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宋王侯 > 第七百五十七章 如今的祥符学院

第七百五十七章 如今的祥符学院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房当勇咬着牙前后看了一圈,摇摇头道:“报告教官,我不知道,他们捂着我的头打的,也没有出声,我说不出来。”

    贾培瑞心里摇摇头,这个房当勇是真老实,还是想自己回头打回去,怎么连诬告都不会。角落里面的辛瑞山和魏子奇、高德宝、游宏明得意的交换了一下眼神。

    贾培瑞只得问道:“你是真的一点都没看到?”

    “报告教官,我真的没…………没看到。”

    贾培瑞直起身子,仰头看看屋顶,最后眼光落到赵士强身上,“既然找不到人,就只能这样了。除了房当勇之外,全队人罚跑校场十圈,俯卧撑地两百次、蹲下起立两百次。赵士强带队无方,免去小队长一职,今日起由房当勇担任小队长。”

    “啊!”辛瑞山张大嘴,忍不住发出声音。

    整个屋子的人都呆住了,贾培瑞不理会他们,大喊一声道:“立即穿衣出发!”

    两个纠察兵立即抽出短木棍,屋子中一片人影乱晃,全部人都开始飞快的穿衣,赵士强一边穿衣服一边凑过来低声对辛瑞山骂道:“你们几个狗才把老子害苦了,再有下次老子踢死你。”

    …………

    …………

    五月至八月这三个月的时间,除了远在海外的倭国彻底沦为殖民地之外,华夏大地各国一片安宁,没有什么大事发生。当然,暗中祥符国、辽、宋三国之间间谍战也越趋越烈,每天都要流血死人。

    特别是祥符国武器装备生产基地研究出重宝螺杆,从而打造了一套水力磨具,使得祥符国打造武器盔甲的速度提升百倍,成本降低百倍。这个消息最终还是被泄露了出去,使得宋国和辽国为了偷盗重宝以及与重宝有关的图纸,为了破坏水力磨具,劫持参与其中的工匠,给祥符国派来了大批的间谍。祥符国安全部自然也不甘示弱,胡三光同样派出大量探子潜入两国,暗中发展壮大势力的同时,也打探着一切有用情报消息。

    不过在这期间,倒也有一件事情传遍天下,那就是祥符国天定一年七月七日,祥符国通告天下,改夏州为夏京。

    …………

    …………

    时间已经进入到了八月份,徐铉这四个月以来全心全意扑在祥符学院的校务上,每天又要亲自讲学,又要到处请教师。依靠安全部强大的情报能力,凡是祥符国里在自然科学或者格物一道上面有所成就的人,不管是什么身份,甚至是盗墓贼、深山一心炼丹的道士都被他想法设法威逼利诱的请到了学院。

    同时,徐铉还要管理学生,可谓是日理万机,累了个人仰马翻。幸好叶尘一直对祥符学院很看重,始终有一部分目光和心思在祥符学院上,所以愿意担任徐铉的副手也不少,徐铉挑选了一些官吏,将学院的机关机构构建起来,四个月下来,对学校的各种事务或者说业务越来越熟手。

    …………

    …………

    夏京城外南边,比四个月前不同的是,这里多了一条平整的大道连通着正南面的官道,这条平整的大道,其宽可以容纳两辆马车平行,是祥符国名副其实的第一条水泥大道,比武器装备生产基地前的那条水泥大路还要早半个月。虽然不及皇城里面那样一块块的青石铺成,几乎光可鉴人,也不及官道平整,但是花费的人力、物力、财力都要少得太多,而且下雨天没有官道难免有的一些泥泞。

    这一天小雨绵绵,正是祥符国天定一年的八月初三,在西北,这个时候下雨天已经能感到一丝冷意。一个身形挺拔,面有沧桑之色的年轻人,蓑衣斗笠之下身着青色长袍,腰佩一柄长剑,骑着一匹枣红色高头大马,正缓缓在这条水泥道上行走。

    从这里前去不多远,便是闻名祥符国,名声已经传到宋国、辽国,乃至大理、高丽的祥符学院了。在洛阳太乙书院读书的时候,青袍青年听说这条大道人来人往,十分热闹,同窗们说起此处,虽然讽刺居多,但也有少部分人悠色神往。

    青袍青年出身于一个家学渊源,默默传承数百年的武学世家,从小练武,但自十五岁离开家乡楚州,游历天下,十九岁的时候,突然对读书研究学问充满了兴趣。打听到洛阳有太乙书院为天下书院之首,就到了洛阳,就在太乙书院读了整整七年书,考上举人后
最强特种兵之龙神笔趣阁
,运气就开始变坏,或者就是考不上,如去年,则干脆修炼的功法出了岔子,导致一场大病,连赴京的机会都没有。虽然一身武艺,却终不甘心去考武举,此时离下一次省试还早,正好到祥符学院来长长学问。只是他听说夏京物价太贵,但愿祥符学院这个地方可不要像开封城里一样贵才好,否则自己终究是不可能长住的。

    说起这太乙学院并非是作者编纂,而是确实存在的。早在北魏时,在嵩岳南麓创建嵩阳寺,至唐高宗时改名太乙观。五代后唐清泰年间,进士庞式曾在太乙观讲学。迄后周世宗时,在此设太乙书院。在原本历史上,宋太宗赵光义还会赐名太室书院,并赐《九经》尚书、诗经、易经、论语、孟子、左传、周礼、礼记、孝经一部。宋仁宗时,诏令西京洛阳修葺扩建,赐名“嵩阳书院”,并赐学田一顷,以供办学经费。司马光、程氏兄弟、范仲淹等均曾讲学其中,该书院被誉为“四大书院”之首。

    如今历史被叶尘所改变,赵光义也已经生死,太乙学院的历史也随之改变,最主要的是,有祥符学院的横冲出世,相信书院之首定然不会再是其它书院或者学院了。

    青袍青年一边想着心事,一边按照之前打听到的路线前行。突然听到身后有声音传来,转身看去。

    跃入眼帘的是一辆马车和十名身穿黑色披风的骑士,从马车和骑士的位置来看,这十名骑士是那辆马车中人的护卫。青袍青年刚来到夏京,所以看不出什么,但若有夏京本地的人,便会认出身穿黑色披风骑士的身份————大内暗卫。

    祥符国内直接负责皇族防卫的有两股力量,除了四千黑骑之外,便是连继城统领的暗卫司两千暗卫。这马车里面的主人既然有暗卫充当护卫,即使不是皇族中人,也定然与皇族有着某种非同小可的关系。

    看着马车在十名神色默然骑士的护卫下朝自己急驰过来,青袍青年感受到这十名护卫冷厉的气息,特别是齐刷刷看向他的冰冷警惕目光,不由心中一凛,拉了一下缰绳,把自己的马让到一边。那驾马车却在他身边停了下来,马车内有人掀开车帘,温声问道:“这位兄台,请问你可知道祥符学院还有多远吗?”

    问话的人十六七岁的样子,穿着蓝色长袍,年纪轻轻但却透着一股沉稳和自信,以及一种让人信服的神色气质。

    青袍青年面对十名护卫狼视眈眈的目光,神色不变,朗声笑道:“这位公子请了,在下也是第一次去祥符学院。”

    “哦?如此下雨天,兄台何不下马上车,一同前往?”蓝袍少年温言相邀。

    “多谢公子美意,不过在下习惯了这种天气。更何况在下看公子这些护卫不也是在雨下行走。”青袍青年抱拳谢道。

    蓝袍少年怔了怔,看了看自己的护卫,说道:“如此祥符学院再见。兄台,请了。”

    “那在下就先行一步了。”青袍青年挥鞭驱马,冒雨而去。

    一两柱香的功夫,就可以看到前面有几个果林茂密的土丘,因下着细雨,雨雾茫茫,颇有清幽之意。于林丘之间,依稀可以看到一个犹如翠玉的一般的小湖,绵绵细雨落入湖面,不减绿色,清澈得能够看得见湖边水下白色小鱼。就在果林与小湖之间,有几条水泥小路蜿蜓而入,不知道通向什么所在。举目眺去,在林木之后,可以看到一层层建筑的屋顶。

    “多半到了吧。”青袍青年暗自忖道,“真是世外桃源呀。”为了表示尊敬之意,他连忙翻身下了马,牵着马缓缓而行。一路欣赏着这沿途的景致。绕过几个丘林之后,读书的声音隐约传来,他侧耳听去,却是“………君子食无求饱,居无求安,敏于事而慎于言,就有道而正焉,可谓好学也已………”那是《论语》里的句子,只是这声音稚嫩,却让青袍青年有些疑惑不解。

    循声而往,祥符学院的全景渐渐跃入眼帘。声音是从一排红色砖房中传出,此时走得近了,越发清楚,这明明是十二三岁的稚童读书的声音。青袍青年心里越加纳闷:莫非我走错地方了?

    小心的牵着马走了过去,却见红色砖房前立着一块石碑,上书:“祥符学院附属中学”几个大字,皱眉理解了这句话的意思之后,青袍青年这才恍然大悟。

    两更深夜送上,求捧场和月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