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宋王侯 > 第七百五十六章 来自倭国的信使

第七百五十六章 来自倭国的信使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刘金元从倭国派来的信使,不远万里,终于带来了倭国最新的消息。

    如今倭国已经没有什么天皇了,但刘金元和杜千秋控制下的倭国的确还存在。只不过这种存在就如后世日本侵华期间在东北设立的满洲国一样,只是一个傀儡,一个用来控制,甚至剥削倭国人的工具而已。

    “倭国败得太快了,毕竟也是一千乘之国。”马文韬向来说话没有韩熙载那般遮遮掩掩,心中有所疑惑,便在小朝会上说了出来。

    在马文韬或者说绝大多数人看来,要灭掉一个千乘之国怎么着也要年时间吧!可按照信使所言,只不过用了一个多月而已。

    军事技术上的跨越发展,尤其是普及到普通每一名士兵的铁甲,让倭国的军队,在正面战场上完全无法与祥符国的远东水师相抗衡。

    不论倭国能够拼凑出来的是几万,甚至十万大军,其核心都是区区两三千,甚至为数仅只几百的精锐的武士。

    维系战场上士气不堕和打开战局,都是核心精锐的工作。正常开战时,这些精锐都会被攥在统帅和将领们手中,成为坚持战线的中坚,以及关键时扭转乾坤的胜负手。

    但在面对纯粹以强兵组成的敌人,以征发起来的农民为主力的倭**队,完全不能与之抗衡。

    所以,从信使带来的信息足以拼凑出了倭国惨败的原因。

    以兵力人数来说,刘金元和杜千秋总共七千来人,兵力的确居于劣势,但计较起战斗力,还是更为优胜。刘金元他们只要直接冲向敌阵阵势的薄弱处,击溃了当面敌人,接下来就像是牧羊犬赶羊一样,让败兵去冲击其他敌军,这样一层卷一层,转眼就能让敌军彻底崩溃。

    特别是以刘金元麾下三千多全副武装的精锐军队的实力,只需发挥出正常的水准,便能轻而易举的就压倒数万倭国农民为主的大军。

    更不用说祥符国远征水师手中人手一把弩箭,人人身穿铁甲,每次顶着倭国大军竹箭往前冲的同时,两轮弩箭的齐射,便可让倭国大军死伤惨重,士气大减。

    …………

    …………

    “这他娘简直就是地狱啊!”魏子奇全身瘫软的倒在床上哀嚎。

    辛瑞山在他对面床上耷拉着脑袋,他们已经训练近两月,强度越来越大,今日跑了二十里路。

    他们集训营都是步兵,即使没有打过仗,但也知道急行军的用处,但这样急行二十里路实在体力难支,听说明天天蒙蒙亮便出发,还要背甲行军,在天黑之前行军七十里。

    每天没完没了的队列和体能训练,铁枪的各种突刺和弩箭的快速射击操作简直练到他想吐,他现在对当兵完全是一种厌恶,那身漂亮的军装和威武的盔甲看着也不再顺眼。正应了后世那句话————当兵后悔三年,不当兵后悔一辈子。不亲身体验士兵训练的辛苦和纪律约束下的痛苦,旁人永远不会真正理解的。

    不过他们此时想走也走不了,因为祥符国自有相关法令条款约束逃兵,而且祥符**队可没有后世解放军不让打骂体罚的文明训兵、带兵法。有懈怠偷懒就要挨打,不服从命令就要挨打,甚至关禁闭。开始时用的是细木棍,七月底天气稍凉后加了衣服,细木棍就换成了稍微粗一些的木棍,听说还是教导队统一换的,是教官的装备之一。换了粗木棍,打起来反而更痛了,至少辛瑞山的屁股已经多次负伤。

    旁边的高得宝精疲力尽的道:“可恶,晚上还有两百次俯卧撑地和两百次蹲下起立,我全身都散架了,怎么做得动啊!”

    辛瑞山怨恨的看一眼房间中间位置的房当勇,那小子刚满二十岁,是被玄武军团军团长展熊武差点灭族的那个羌族山神寨的人,如今自然已经是山神镇了。听说他在山神镇都已经结婚生子,被皇帝陛下的那位学生寇准寇大人说服,和另外六十多名羌族战士一起跑来当兵。不知道是不是被那寇准大人洗了脑,还是天生脑子一根筋,啥都听教官的,而且一点折扣都不打,连带着还要告发那些偷懒的人。所以有这个内线监督着,他们晚上想偷懒免掉那两百个俯卧撑地和蹲下起立都不行。

    游宏明在来集训的第一天好心拿出自己的腊肉,结果让辛瑞山吃坏了肚子,惨遭教官挨打。开始几天辛瑞山恨死了这个家伙,但这个家伙长得是五大三粗的,最主要的是和辛瑞山有
通天剑匣全文阅读
同一个爱好————嗜吃。两个臭味相投的人,很快又不计前嫌,混到了一堆。

    此时,游宏明他对辛瑞山低声道:“胖子,还有吃的没有?”

    辛瑞山不耐烦的道:“没有,昨晚上买的都吃完了,现在没功夫跑去买。”

    “听说十二连那边有人买到了零食,可以去那里买,就是要出高价。”

    辛瑞山瞥一眼房当勇那边,说道:“老子敢出去么,今日长途越野行进的时候,老子抄了个近道,又被房当勇这狗才告发了。”

    游宏明牙齿磨了几下,“老子也被他告了两次了,咱们不能忍着啊,要是在我原来部队老子一早就揍他了。”

    旁边的高得宝连忙凑过来,附和道:“就是,咱们怎么收拾他。”

    辛瑞山眼珠一转,对魏子奇招手道,魏子奇已经听见了,他摆摆手道:“就别叫我了,我怕教官回头收拾。你们也别去,殴打战友处罚很重的。”

    游宏明过去一把抓过魏子奇拖过来,低声对他骂道:“你不参加,以后就没你的烧鸡吃,烧酒也没你份。”

    魏子奇愁眉苦脸的想了片刻点点头,四个人脑袋围在一起,游宏明转头看看就在旁边的周招弟,那周招弟装作没有听见一般。

    辛瑞山低声道:“别理他,他不会说出去的,咱们晚上的时候………”

    …………

    …………

    军营的深夜静悄悄的,连晚上加练的人都已经睡觉了,只有值夜的哨兵和巡逻的纠察兵还在各处走动,各处都是一片漆黑。

    十一连营房中的士兵都已入睡,大强度的训练让这些士兵十分疲惫,屋中鼾声如雷。

    几个黑影悄悄从长炕上起来,游宏明离房当勇最近,他摸到房当勇的枕头旁边,四个人都到位之后,游宏明猛地一把抓起房当勇的被子,死死捂在他头上,其他三人一声不吭上去就对着房当勇身上乱打。

    房当勇睡梦中突然被人捂头痛打,惊慌的大叫同时,羌族的悍勇也被激发,拼命的反抗,但声音被被子吸收大半,变成了瓮声瓮气的音调,一个人的反抗面对四个人也没有用。

    几个黑影拳打脚踢,房当勇被大的双脚连连乱蹬,放在脚一头的盆子和饭碗被蹬得当啷直响,周围几个被惊醒的队友都惊慌的坐起来大声发问。

    辛瑞山几人赶紧压住房当勇的脚,高得宝最后对着房当勇的肚子使劲一拳,打得房当勇蜷其了身子,连声音都发不出来。

    辛瑞山三人乘机跳下长炕,在黑暗中顺着中间的通道爬回了自己的位置,捂头的游宏明对着房当勇脑袋又打了一拳,乘着房当勇头晕脑胀的机会转身就窜回了自己床上。

    此时屋中大部分人都醒了,房当勇喘了几口气,又大声呻吟起来,辛瑞山和魏子奇、游宏明、高得宝四人都在自己床上问道:“咋地了!咋地了!出啥事了?”

    屋中人纷纷去找火种,赵士强大声道:“都他娘的别动,老子去找火去,都别说话,班长点自己的人,点到的先答应着,谁下床老子揍谁。”

    高得宝咳嗽开始点名,魏子奇和辛瑞山都大声答应,屋中一时点名和答应声不断,这时大门嘭一声响,两盏灯笼迅速的冲进来,巡夜的基地纠察兵进来就大声吼道:“全部安静,夜间休息号响之后都不得喧哗!”

    屋中立即安静下来,所有来参加集训的战士进基地以来都被这些纠察兵和教官打怕了,体罚的花样也是千奇百怪,辛瑞山甚至被罚蹲在倒过来的凳子四个凳脚上,蹲了半个小时。现在只要是教官说出来的话,没人敢打折扣,包括赵士强这样号称打不怕的小强在内。

    贾培瑞教官很快就赶来,他问了小队长赵士强事情经过,赵士强当时睡得稀里糊涂的,也是过了好一会才弄明白,哪里能完全还原。

    贾培瑞打着灯笼凑到房当勇面前,只见房当勇脸上肿了一处,这个房当勇经常举报有队友偷懒之类,贾培瑞心里实际上不是太喜欢这种告状的,但他作为教官也不能说出来。

    今日显然是那些队友在报复这个房当勇,打架斗殴在军中常见,只要不打残打死了,最后都是不了了之,挨打的就是活该,不过那是在建制部队,集训营的这种报复行为就是挑战教官的权威了。

    贾培瑞冷冷问道:“知不知道是谁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