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宋王侯 > 第七百四十一章 上京劫持之夜

第七百四十一章 上京劫持之夜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非常感谢书友3o7o9559和kjooz的慷慨捧场和月票支持。

    这是叶尘与徐铉、韩熙载、马文韬、张泊、贾宪、喻文等人绞尽脑汁想出来的体例,因为他们面临的,是老师缺少的现状,祥符学院的院长由叶尘钦定的徐铉兼任,其中第一年的课程,主讲论语的是马文韬,主讲春秋为韩熙载,主讲诗经的是徐铉,主讲算术的是贾宪,主讲物理的是喻文,主讲化学的暂时是火药厂和两个民用工坊中挑选的三个最优秀的大匠担任,但在此之前叶尘却要亲自进一步给三人指点一番。主讲地理的暂时空着,主讲生物的是鬼医。主讲政经由韩熙载兼任。

    朝中大臣兼任主讲,也只是平均每七天来上一两次,是不影响正常工作的。事实上若不是韩熙载、马文韬等人强力反对,苦劝不止,叶尘自己都想兼任地理的讲师。

    …………

    …………

    辽国,上京。

    用了半个月的时间,白沧海带着五百名高手和胡三光带领大批金牌探子,在萧秀明的帮助下分批潜入了上京。然后上官冰云也被叶尘派到了上京,并且带来了叶尘与张无梦之间的协议。

    萧秀明的府邸,密室。

    白沧海、上官冰云,胡三光、萧秀明围坐在一张方桌旁,桌子上放着三十七个人的资料,和三十七份劫持计划。

    资料是由萧秀明和胡三光提供,计划是上官冰云和白沧海所作。

    “这三十七个人是萧太后的嫡系心腹或者是萧太后最为在乎之人,其中上京二十一人,十六人在外地。将他们劫持到手,再加上一百万两银子,应该能够将皇后换回来。”上官冰云拿着萧秀明给的名单,肃然说道。

    萧秀明说道:“只要能够将枢密院使室昉和萧太后的父亲北院大王萧成天劫持到手,我们的计划便成功了一半。”

    白沧海冷酷的说道:“枢密院使室昉由我亲自动手,萧太后的父亲萧成天不如就由上官小姐亲自出手吧!”

    上官冰云摇了摇头,说道:“不!这两个人都交给我,萧秀明带着心腹虽然可以控制上京南门,但若有意外生,我们就会被困在城中,后面与萧太后的交换便会很被动。所以,一旦开始动手你便要和萧秀明一起待在南门。”

    白沧海看了一眼上官冰云,他知道论计谋包括他在内,祥符国无人能够与上官冰云相比,所以他没有犹豫,当即便说道:“可以。”

    上官冰云说道:“好了,三十七个人的踩点、计划都已经推演完毕,五天后晚上动手。胡三光和萧秀明负责通知上京外其他十四组人。”

    …………

    …………

    夏至未至,春末的天气倒也有了几分夏日里那般善变的气息,上午晴了一阵,没到下午便渐渐转成了阴天。上京街头行人神色匆忙起来,主妇们收起了院落里晒着的衣服,在院子里等待着有可能降下的雨滴。

    天依旧阴着,像是要下雨。长长的巷道高高的屋檐,总给人几分阴森的感觉,不过偶尔有孩子或下人从前方走过。或高声嬉闹或低声交谈,才稍稍冲淡了这样的观感。这座大宅在上京城里论大小和富贵程度可排进前五,只因这是辽国北枢密使室昉的府邸。

    辽国官制,分北、南院,北面治宫帐、部族、属国之政;南面治燕云十六州汉人州县、租赋、军马之事。因俗而治,得其宜矣。

    北面官主要是管理契丹和其他游牧民族的事务,南面官主要是管理汉人、渤海人的事务。

    北面官的最高机构是北枢密院,掌兵机,武铨,群牧之政,凡契丹军马皆属焉。以其牙帐居大内帐殿之北,故名北院。而如今北枢密院最高长官便是枢密院使室昉。

    由此便可知道室昉在辽国的地位,而室昉也是白沧海要劫持三十七人中地位仅次于萧太后父亲萧天成的人。

    上官冰云一路走过长长的道路时,碰到的下人无不立刻对着他跪了下去。

    …………

    …………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雨终于下来了,并且下得越来越大。

    借着大雨,上京城二十三座府邸注定是要迎来不之客。

    雨落在檐下,晦暗的光芒从窗口照进来,室昉听说女儿冒雨从婆家回家之后,眉头微蹙,终于还是叹了口气,他女儿与婆家关系越来越僵,他岂能不知。只是女婿是萧太后的亲弟弟,即使是他也不敢轻易得罪。

  
小夫小妻小仙人最新章节
  室昉的女儿回家,管家亲自带着来到室昉所在书房前,知道这母女是要说一些私密之话,便恭敬退下,书房内只剩下室昉和他女儿。

    上官冰云推开门,雨在骤然间已经变得非常的大,上京的天色浸在一片黑蒙蒙里。

    上官冰云走进了书房,半炷香之后,室昉带着上官冰云匆匆坐上马车离开家,去了北院大王萧天成府上。室府上下当即传开小姐在婆家受了委屈,老爷终于忍不住带着小姐亲自去找北院大王,想让后者给小姐做主。

    室昉带着自己的女儿如愿在萧天成府邸客厅中见到了北院大王萧天成,在室昉神色凝重的要求下,萧天成一脸疑惑的让下人都退了出去。

    又是半炷香之后,萧天成一脸怒色带着室昉和其女儿冒雨坐着马车离开了北院大王府邸。

    与此同时,一声惨叫声撕裂了上京城外面的风声雨幕,远远传来。那惨叫声撕心裂肺,叫得凄惨。然后便是厮杀打斗声。传到正和萧天成、室昉坐同一马车向南门行去的上官冰云耳中,不由眉头微蹙。

    “城内出现贼人,下令让城卫军去守护皇城。”上官冰云对室昉轻声说道。

    室昉当即便叫来一名心腹护卫,从怀中拿出一枚令牌交给他,然后将上官冰云的命令重复了一遍,让其给城卫军统领去传令。

    白沧海带领的五百高手于江湖火拼厮杀、打家劫舍向来是极为娴熟精通的。他们要劫持的辽国重臣虽然也有家丁护院,但提前制定了详细的计划,且有心算无心,仓促间对于这类事情,真是半点准备都没有。所以,虽然有四组人马出现了意外,未能将目标劫持到之外,但另外十七组总体都很顺利,将目标劫持到手,向南门赶去。只是他们身后有不少追兵。他们处于边杀边逃的状态。

    大雨飘泼,虽然是是春末的雨,但已然有了夏日的感觉。天空偶尔划过闪电,黑压压的上京城中,惨叫骚乱快的从各处向南门方向蔓延开来,但由于风雨皆大,一时之间,还没有引起城内守军的太大反应。

    但没过多久,城防军示警的呼声,和大军调动的声音,还是在雨里沸腾起来了…………还好,因为室昉的一道命令,大部分的城防军都去了皇城。

    闪电划破天空,将周围照的煞白一瞬,随后是轰鸣的雷声。

    大雨下在世界的每一处。

    “轰!”声音划过雨幕,白沧海一剑劈飞了十数名辽兵,然后手中的剑舞的水泼不进,将十数支同时射向他的箭矢打飞。萧秀明两百名心腹属下已经全部被辽兵所杀,如今南门城下只剩下萧秀明和白沧海二人,而前者受了重伤,躺在城门角边上。

    即使上官冰云利用室昉调走了大部分城防军,但紧跟在各组劫持人员屁股后面而来的辽兵也足足有一千多人员,并且另有一千人提前绕到前方妄图关城门。萧秀明带两百名心腹属下迎了上去,很快拼得一干二净,白沧海趁着他们争取的时间,硬是以一己之力杀出一条通路,将各组劫持人员接应而出。这个时候,他一人已经杀死了三百多名辽兵。还好下雨天,弓箭受潮,射一两次便容易坏。否则光是一片片箭雨,即使白沧海都难以抵挡。

    随着时间的推移,辽兵越来越多,而这时候除了上官冰云劫持出的两人之外,另外计划中二十一个辽官只劫持出了十五人,白沧海知道自己另外六组属下多半已经凶多吉少。眼看着有又一支辽军向这边杀来,白沧海奋力将眼前敌人杀退,脚下一点,掠之萧秀明身边,将其提起,便以之字形向城外急掠而去。

    紧随着他身形的是一片箭雨,来自于头顶城墙和身后辽兵。这一次覆盖的范围很大,即使是白沧海也难以彻底抵挡和躲开,身上中了两箭,特别是他手中本就重伤萧秀明被三箭射中,当场死去。

    …………

    …………

    “刘金元带领华夏卫府南府三各千多余孽逃到了海外,去攻打倭国了。”

    “日本?………刘金元竟然带人跑到倭国去了?”

    看着宋卫府的情报司使范长才点头称是,赵普惊讶莫名。

    大宋与祥符国大战,丢城失地,损兵折将,大败而归,举世震惊,大宋朝廷上下一片哗然,君臣悲愤不已,但却又无可奈何。还好,祥符国大军只是击退了宋军之后,并没有乘胜来犯,而辽国十万大军刚刚入境,便又撤回。否则大宋朝野,数千万黎民百姓定然会恐慌不已。

    今日第二更的晚了一些,非常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