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宋王侯 > 第七百三十二章 大撤退(下)

第七百三十二章 大撤退(下)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非常感谢威虎山老八的慷慨捧场和月票支持。

    李光顺在河边追上宋军后卫,两轮冲击斩杀两百余宋军,但他很快现了河中的异常,对面的宋军也列好了阵列,如果他冒失冲过去,很可能会有部分骑兵被水流隔断与南岸的联系,遭到对方骑兵的剿杀。他派人以查探,宋军在上游果然建了一道水坝。

    叶尘和杨继业匆匆赶到李光顺旁边,前者放眼望去,后者举起望远镜观察着,对面黄湾关的驿站外约有两千宋军骑兵和五千步兵,党进的大旗赫然在列,不过他们阵形也有些混乱,看出的来是匆忙间整队列阵的,他们似乎在等着黑狼军团过河。

    李光顺对叶尘和杨继业道:“陛下,大将军,宋军在上游建了一道水坝,河道中水很浅,流缓和,他们的骑兵和步兵都轻易涉水而过。”

    叶尘问道:“现在上游已经开始放水了?”

    李光顺摇摇头,说道:“启禀陛下,目前还不知道,臣已经派人去上游查探去了。”

    胡三光接口道:“臣派出的探子对黄湾关的侦查一直不顺利,原来宋军是在这里修这个东西。”

    黑狼军团今天是第二次遭遇挫折,先是火阻,现在又成了水阻,看得出来党进对这次撤退计划了很久,火烧大营和水阻显然都是党进的设计,他还提前特意派唐鹏加强了黄湾关的防守,让胡三光提前没有探知水阻的具体情况。

    这个地方是比下河谷更重要的要点,因为其地势狭窄,而且还有河流阻隔,参谋部的各种推演中,都是在此地重创宋军,其中也有人提出过宋军可能修筑水坝,但最后杨继业和叶尘都认为只要咬紧宋国尾巴,那个水坝不会有多大作用,放水淹的话,会把宋军一起淹掉。

    谁知道党进出手那般狠辣和果断,宁愿活活烧死数百麾下士兵和烧毁价值巨大的粮草、辎重、帐篷,也要以火阻拦住黑狼军团,由此拉开了距离。

    叶尘在心里想了一下:这种大战的经验参谋部体制在计划制定上已经显示出优势,但这种紧急情况一出现,参谋们就都没有主意,还是得靠他或者杨继业拍板决断。

    “你们打算如何应付?”

    李光顺回道:“启禀陛下,臣已经派了两千骑兵下马,往上游进绕行而过。”

    杨继业摇头道:“党进应该不止留了这点人手,东面山谷夹道里面肯定还有接应的人马,应该是昨日提前驻扎黄湾关的唐鹏所部,多半是想等着我军过河对我军进行偷袭和夹击。”

    几人说话间,上游果然传来水流咆哮的声音,一道潮头奔腾而下,在河床中撞击起片片水花,水流很快灌满了河床。远处的宋军阵列响起鸣金声,依次调头从黄湾关那个两山夹道离开,最后只剩下五百亲兵簇拥着党进的大旗,他们在最后压阵,待其他甲兵远离后,才从容的打马疾奔而走。

    叶尘看看河中水流的势头,还没见减少的迹象,对着那面大旗的方向淡淡道:“还好,朕提前派出了拓跋格鲁,否则这次还真让他们就这样撤走了。”

    …………

    …………

    辽国,上京。

    玉道香看着怀中粉雕玉琢一般的小小婴儿,逗弄小家伙玩耍,小家伙开心的手舞足蹈,出呀呀咿咿的欢快叫声,玉道香神色之中流露出自内心的喜爱之情,距离她十步之外,萧绰将这一幕看在眼中,心中大定。但对玉道香的杀机并未有丝毫减弱。

    这些天,玉道香一直生活在萧太后萧绰的寝宫之中。辽国婴儿皇帝一直在他三步之内被奶妈正常喂养,正常吃喝拉撒睡。而萧绰就在玉道香十多步外,从未离开过半步。殿外早已被皇宫侍卫和宫卫军层层包围了大半个月,萧绰唯恐伤到自己宝贝儿子丝毫,根本不敢有丝毫异动。三天前,有一名萧绰的心腹宫女建议给玉道香的食物中下毒,直接被萧绰当场下令将这名心腹宫女拉到殿外杖责至死。

    这时,一名宫女匆匆跑了进来,给萧绰跪下,说道:“启禀太后,御医说太皇太后已经活不过一个时辰,太皇太后说想要临终之前见太后和皓月公主一面。”

    玉道香闻言,不由脸色一变,脸显悲痛之色,萧绰则叹了口气,站起身来。

    “我抱着我这小侄子去见母亲。”玉道香说着话,已经向殿外走去,殿内殿外成千上万的人根本没有人敢阻拦丝毫,甚至不但不敢靠近一步,而且有意识的与玉道
锦宫欢全文阅读
香拉开距离若是靠得太近,让太后产生误会,那可就步了前几日那宫女的后尘了。

    萧绰带人与玉道香保持十步的距离,也向太皇太后殿内走去。

    玉道香心中挂念着即将离世的母亲,怀抱婴儿,脚步飞快,跨殿进宫,来到太皇太后床前,殿内御医和宫女太监早已远远退开。床榻之上太皇太后被数层厚厚纱幔挡着,看不清里面情形,玉道香感知到床上的人气息微弱,心跳若有若无,知道自己母亲即将离世,不由双眼通红,悲痛不已。

    快步来到床榻之前,玉道香正准备揭开纱幔,突然脸色一变,一声娇叱,右手抱紧婴儿,左手翻手间向头顶打去。

    一道人影如风一般从头顶垂落而下,一拳砸在玉道香手掌上,电光火石间,玉道香脸色再变,因为床上的她的母亲突然翻身而起,以比头顶来袭之人还要快许多的度,从她右手边一掠而过,真是快如闪电,即使以她的实力和身法都来不及有所反应。

    头顶来人一声闷哼便飞了出去,于七八步外踉跄落地,嘴角溢血,受了内伤。

    而玉道香虽然稳稳站在原地,但脸色却异常难看,因为她右手中的辽国婴儿皇帝已经被人抢走。

    玉道香转身看去,对他出手的是两名道士。冒充她母亲从她手中抢走婴儿皇帝的除了当今天下两个半步先天强者之一的张无梦还有谁。至于另外一人却是张无梦二弟子,太平教自张无梦和郭无为之后三号人物邢西扬。

    萧绰带着人从外面冲了进来,迫不及待的从张无梦中手接地自己的宝贝儿子,仔细看了半天,现完好无损之后,不由欣喜若狂,喜极而泣。

    “殿下,贫道幸不辱命。”张无梦将婴儿小心翼翼的递给萧绰后,从容说道。

    萧绰很快便恢复平静,然后将婴儿交给身后的奶妈,并让人带到自己宫中看护好,然后对张无梦说道:“张真人放心,本宫答应你的事情必然会做到,明日本中就下旨取消太平教的所有禁令。”

    张无梦说道:“多谢殿下。”

    这个时候萧绰已经看向脸上一片寒霜的玉道香,说道:“皓月,本宫要将你千刀万剐,方能消去本宫心头滔天之恨。”

    玉道香没有说话,张无梦略一犹豫说道:“殿下,皓月公主不能杀。”

    萧绰脸色一冷,寒声说道:“为何不能杀?难道本宫会怕那祥符国不成。”

    张无梦说道:“祥符国不可怕,可怕的是叶尘这个人。”

    萧绰冷笑一声,说道:“本宫知道叶尘不简单,神通本事不小,但本宫执掌堂堂大辽帝国,麾下铁骑大军百万,岂会怕了他。哼!此次我儿劫难,也是因叶尘而起,此事之后,宋国不找祥符国的麻烦,本宫也要下令让大军踏平祥符国,活捉叶尘,将他凌迟处死。”

    张无梦摇了摇头,说道:“殿下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叶尘真实身份非同小可。”

    萧绰眉头微皱,有些不耐烦的说道:“什么身份?”

    张无梦叹了口气,说道:“据贫道所知,叶尘手中拥有一个可于十数里之外杀人于无形的仙器。那已经谋反成功的宋国晋王赵光义便是被此仙器所杀。凡人根本防不胜防。殿下若是杀了皓月公主,以叶尘对皓月公主的感情和叶尘的心性,必定疯,不顾一切为皓月公主报仇。而以叶尘的实力,又手握此等仙器,即使殿下手握我辽国百万大军,殿下和陛下安危也难以保证万无一失。”

    萧绰脸色微变,然后神色肃然一片,说道:“张真人,你所言之语可敢保证。”

    张无梦说道:“贫道所言,绝无虚假。此外,贫道一直怀疑叶尘本就是仙界流落于凡间的仙人血脉。本就不是凡人。”

    萧绰瞳孔收缩,瞠目结舌,半响后才说道:“张真人所言实在太地荒诞,可有凭证。”

    张无梦说道:“去年宋国先帝玉皇顶受刺当日,洛阳白云山生天地异变,一道数丈宽白光冲天而起,那是打天了一道仙门,虽然那仙门只是出现一刹那便消失,但贫道当时在场,亲眼所见,透过仙门所看见的世界定是仙界无疑。而此仙界之门唯有叶尘借用天星、阴月和阳日三枚玉佩才能打开。”

    萧绰闻言,目光闪动,久久不语。那场天地异变之后,她也派人去查看过,那里的确出现一个级巨坑,根本不是世间之力所为。

    等一下还有一更,诸位看客不错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