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宋王侯 > 第七百二十九章 后方谍战

第七百二十九章 后方谍战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门子看到张泊回来,连忙来迎接他,张泊摇摇手,自己进了三进,却没有去正屋吃饭,而是去了旁边的厢房,那间厢房的窗户上挂着一挂厚帘子。

    他在门口犹豫一下,然后有节奏的敲了几下。

    “进来!”里面传出一个男子声音。

    张泊推开虚掩的房门,里面光线阴暗,外边明亮的光线把他自己的身影投射在地上,形成一个影子。

    张泊缓缓走入,然后掩上了门。

    里面阴暗处走出一个人影,他走到张泊面前抬起头,此人赫然戴着一个小丑面具,显得极为滑稽,但又非常神秘。

    “今日那祥符国朝廷有何要事?”

    “和前几天一样,没什么要事…………”

    “张泊,你在本官面前,就不要耍这些花样,否则本官下次便让人将李煜耳朵、手指什么的给你送过来,让你瞧瞧。”

    张泊冷冷抬眼打量眼前的小丑,此人是宋国宋卫府情报司的一位高官,于半个月前亲自来祥符国,潜入夏州,利用张泊对故主李煜的深厚感情,秘密与张泊接触,以李煜一家人要挟张泊,已经从他这里套走不少情报,而且胃口越来越大,甚至要求他去军枢府和中书省偷窃文件。

    张泊心中闪动着无数念头,李煜当年对他有救民之恩,有知遇之恩,有着君臣之恩,他一生重情重义,却是不忍心看着李煜一家人被杀。但他如今是祥符国的重臣,是叶尘的臣子,他早已下定决心要效忠叶尘,忠于祥符国。

    这些天他心中的矛盾和挣扎,一直折磨着他睡不着觉。他无数次想要向掌管着如今夏州武力的曾尚飞和连继城坦白,但每次在最后时刻又犹豫不决。今日他本想向同是南唐旧臣的韩熙载诉诸于口,但一想以韩熙载的性格,根本不会在乎李煜一家人的死活,会毫不犹豫的带人将眼前这个小丑抓捕。所以,在最后他又打消了这个念头。

    张泊看着小丑,眸中光芒闪烁不定,心中犹豫不决,痛苦万分。

    小丑感觉很敏锐,他冷冷对视着张泊,说道:“不要有其他念头,就算你不管故主李煜一家人的死活,也要想想你全家老小。本官既然出现在你家,自然不会是一个人来,实话告诉你,你全家老小已经掌控在本官手中,你敢出卖本官,就等着给你全家收尸吧!”

    张泊已然怒极,但最终还是强压下心中滔天怒火,拱手对小丑道:“阁下言重了,小人只是有一事想不明白,我祥符国陛下之能大人想必也很了解,大人来祥符国这许久,难道看不出来,只要过得数年,不管是宋国,还是辽国,国力终究会被我祥符国越,至于我祥符国的大军,假以时日天下间没有人是他们的对手。听说宋国皇帝昏庸暴戾,宰相赵普专权,官员贪污,势必难以长久,阁下就没想过换个台子唱戏?何苦在一棵树上吊死。只要阁下愿意,老夫可亲自向陛下举荐阁下。”

    小丑微微一笑,淡淡说道:“整个天下的人都知道祥符国皇帝的神通广大,但是跟本官有什么关系呢!本官若是能够被你们所收买,赵相公便不会派本官来这祥符国的虎狼之穴。”

    张泊摇了摇头,不再说话。

    小丑知道张泊还是怕了他,转身找了一把椅子坐了,对张泊道:“好了,现在回答本官刚才的问题。”

    “这几天前线粮草需求增加了很多…………”

    小丑从张泊家的侧门离开,张泊并未来送他,一个不了解任何底细的仆人来关门,小丑脸上的小丑面具已经取了,不过他头上戴着一顶西北的防尘帽,边缘拉得很低,把耳鬓的头遮住。

    他外面穿着一件很常见的道袍外套,来到大街后弓着身子,把头稍稍埋低,打起一个算命的幌子,活脱脱一个游方道士,这样的人进出人家之时,也不易被外人怀疑。

    这一片现在是夏州城最高档生活区,祥符国的文武高官都住在这边。小丑混在人流中,不着痕迹的往两边府邸窥视着。按照小丑来这里半个多月的打探,祥符国遵循高薪养.廉的政策,官吏的俸禄待遇比宋国和辽国还要高,但仅限于银钱房屋,从来没有人能用士兵、小吏当奴仆,祥符国允许官员雇佣仆人,却绝对不许蓄养家奴,张泊现在府上除了从南唐带来的两个老仆之外,也只是雇佣
天才战争少女无弹窗
着两个仆人和两个丫鬟。

    小丑在街口看到了接应的人,一个装作担郎,一个装作茶客,小丑从他们面前经过,确定他们看到自己后,往进城的大道而去。

    担郎最先起身,跟在小丑身后,茶客观察了片刻,看到没有可疑人员后,才随在后面。三人前后走着,在三阳桥之前往南转,这里巷道密集,在几次战乱的时候损失比较小,民居颇为完整,而且看起来比较陈旧,有些年头了。

    小丑似乎对地形十分熟悉,径自钻入一条小巷,这个巷子平日少有人过,担郎就停在巷口,刚好挡住道路,小丑在拐弯处换好衣服后,咳嗽一声通知那担郎,然后从另外一边的巷口走出。

    此时他已经换了一个模样,头上戴着方帽,身上穿着青衿,看着就是个豪绅模样的人,这样的人在夏州城内不少,不是豪商就是本地粮绅,并不惹眼。

    他在南城东拐西拐,来到了南门附近的向阳门大街附近,从后面的巷子来到一个两进的院子的后门。

    院子前面是一个卖炭的店铺,就在向阳门大街上,后面则是这个两进的院子,小丑在门上有节奏的敲着,门里没有任何耽搁,几乎是立刻就开门,门吱呀一声开了,露出一张凶悍的面孔,是小丑属下,小丑走进院中,长长舒了一口气。

    他每次出去都有风险,因为祥符国国家安全部反间谍的手段太厉害了。说实话,要不是现在正在打仗,胡三光带领着安全部主要力量放在前线战场上。他还真不敢如此肆无忌惮的出入张泊这样的祥符国大员的府邸。

    他没有去门市,直接进了二进的正屋,那属下跟着走进来,给他倒了茶,对小丑低声道:“大人一去就去了两日,属下心里焦急得很。”

    小丑顾不得茶水还烫,迫不及待的抿了一口,然后才抬头道:“张虎,你是怎地回事,都说了不要叫大人,也不要说属下,日后记着了,不要因这些小事丢了性命。”

    那名叫张虎的属下应了,这时从店铺过来一个商人模样的人,也对那张虎道:“刘东家提醒得好,这祥符国不比我大宋境内,祥符国的同行比我们宋卫府强得太多,我们宋卫府说白了也是跟人家学样而已。六天前我们在祥符国好不容易建立的十一个据点,被端了六处,听说徐博徐大人也差点被抓住,拼着受了重伤才逃走,藏在一个地方好多天,养好了伤才出现。好像就是那些蠢货还用老法子,在各处茶楼酒肆散播些谣言,或者搞刺杀破坏,归途就被人盯上,六个地方隔天就被人端了,四十多个人加上徐大人只逃出了六人。所以,如今咱们到了他们的老窝,更要时时小心。”

    小丑躺在椅子上,眯着眼说道:“老高还是明事理,张虎你刚来此处不久,要多听老高的。”

    接着小丑就把自己这边获得的情报说了一番,然后对两人道:“你们都说说,看看咱们有没有能下手的?”

    老高躬身道:“小人先说说,小人安排了两人混了一份祥符国衙门和军队中的差事。一人是京师带来的朱老头,一个多月前,夏州衙门招聘一些人定期清扫大街,小人用了一些手段,让朱老头成功得到了这份差事,并且想办法让他定期清扫祥符枢部附近街道,小人让他每日收集军枢部扔掉的垃圾纸张,带回来拼凑之后能看出不少东西。另外一个人是小人展的本地破落户,小人看他身体还挺壮实,便在三个月前祥符国兵部征三千五百工兵的时候,让他去投了军,他现在在黑狼军团工兵营,只要他这次能够活着回来,便让将祥符国工兵训练的所有事宜全部写出来。方才刘东家所说,祥符国又加增加前线粮草,但是他们前线人数并没有增加,这很有可能是大军要走远路的原因,此事还需要尽快以快马通知党大帅,以防他中了埋伏。”

    张虎说道:“夏州城西那圈起来的一大片被祥符国的人称之兵工厂的作坊,要不要小人去一趟?”

    小丑和老高同时摇头,其中的老高道:“千万不要去那里,那里是祥符国除皇宫之外,戒备最严密之处,前往那里的各个路口反复盘查,你一个生面孔走过去,别说打听情报,进都进不去的。并且没准就有人来审问你,一个应付不好,便得把你自己搭进去。”

    第二更送上,求捧场和月票的支持和鼓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