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宋王侯 > 第七百二十八章 金牌急脚为何迟迟未到

第七百二十八章 金牌急脚为何迟迟未到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非常感谢'哓天'、ccp'、ache11ess、ars的慷慨捧场和月票支持

    至于军情中所说的五号位置,是防线上所有面对的地域都有编号,这是总参谋长曾尚飞派来的十多名参谋的任务,他们每日都要在瞭望哨拿着一份标号的地图训练,在没有标定物的情况下准确判断敌人位置,这也是黑狼军团的抛石机不管是石头,还是火药包,精度都要比宋军高不少的原因之一。

    所以,黑狼军团的准备远远比党进等宋军将领的想象的还要完备,早已在他们的想像和认知之外。

    此时,所有的抛石机都在调整自己的角度,并且统一换上了火药包,战线上短暂的寂静,而宋军以为有了土墙的掩护,并不害怕祥符队火药包的打击。

    各个工兵队三角旗举起,杨继业身边红底黄边的指挥令旗磨旗一周,向前猛一挥动。所有准备就绪的抛石机将火药包,两宋军两翼五号位置抛了出去。

    宋军两翼刚刚聚集起来准备对抗黑狼军团南山和北山上蓄势待付骑兵步兵阵顿时一片大乱,纷纷往土墙旁边躲避。

    杨继业对身旁的旗号手道:“传令,两山之上骑兵突击宋军左右两翼五号位置。”

    片刻后,各五百的黑狼军团骑兵排着严整的队形,从南山和北山的半山腰上奔腾而下,借着下坡的冲力,闪电一般迅进入战场,向着宋军两翼人马冲击而去,宋军措手不及,瞬息之间便死伤上千,但很快便又重新聚集起步兵军阵,黑狼军团骑兵很难再占到便宜。

    杨继业见此,果断下令,让骑兵撤回。

    …………

    …………

    攻防之战还在持续,而从大宋京都疾驰而来的八百里加急金牌令旨才刚过庆州,距离此处还有一天的路程,比叶尘、胡三光等人以距离和快马度的换算推断还要慢了一天。

    之所以会这样,这还要从四天前,府州和麟州先后被祥符国夺占开始说起。

    自这一天之后,大宋朝堂上的气氛一天冷过一天。到了前天,辽国十万铁骑南下,直逼真定府的消息传到开封,宋国皇宫崇政殿中的温度已经几乎降到了冰点以下。

    自赵德昭登基为帝之后,皇宫之中赵匡胤时期勤俭节约优良传统便彻底断送了。按照赵德昭的意思,皇城中的任何一座宫室,只要天子驾临,夏天就会放置冰块,冬天则要升起炭火,让天子在御榻上坐得舒心。从鹤型香炉中飘散出来缕缕香烟,缭绕在梁柱间,让天子所在的每一座宫阙,都宛如天上仙宫一般。

    但曹彬觉得这春日的宫殿中温度还是够冷的,而且冷清,尽管人数比平常要多了好几倍。

    今日的崇政殿,不再仅仅是五六宰辅加上两制班的十余重臣,而是扩大到了侍制一级,加上几个重要的且有关军事的监司主官,会聚一堂,共同讨论如今要面对的问题。

    不过相对于迫在眉睫的紧急军情,难以区分的责任,借题挥的臣僚,以及愤怒的天子,这个才是更棘手的问题。

    赵德昭看着满朝文武,雷霆怒意在眼中汇聚,火焰在胸中熊熊燃烧。

    谁能告诉他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高怀德和永庆军路转运使周宏成联名上奏,说此次计划万无一失,结果呢?

    高怀德死了,府州和麟州丢了,折家三万多大军投敌。党进带领四万精锐攻打不下只有一万人驻扎的四个军寨。最主要的是,辽国人不但言而无信没有兵祥符国,如今反而来打我大宋。

    为何明明兵力占优,国力占优,计划也很好,就是节节失利,没有一仗是顺利的。

    赵德昭此时感觉焦头烂额,他已经快要失去分寸。

    西北的战火是经过自己同意主动挑起的,赵德昭不会为此事而太过秋后算帐。但事情拖到契丹人都牵扯进来,赵德昭又怎么可能不上火?

    此外,让赵德昭心中感到更加痛恨的是他现自己对朝堂的控制渐渐在减弱,相反赵普那老贼越来越强势,甚至霸道。

    内忧外患,沉重的担子压在赵德昭的肩头,让他一时间甚至觉得呼吸都变得艰难起来。而下面的臣子仍旧在争吵,吵得他头疼欲裂。

    “妖孽叶尘,其枭獍之心,不感先帝知遇之恩和朝廷恩德,反而大逆不道,反叛立国。我大宋兵多将广,如今是有小败,但不可示弱,当选良将,再起大军,破其城、灭其国,俘叶尘,执于陛前问罪!”

    这是刚刚入京诣阙的一名侍制在兴奋的叫嚣着战争,
地狱电影院sodu
但将这些话说完之后,几乎所有人都像是看傻逼一样看着他。吼两句倒是容易,想在天子面前挣个好印象,也不是这么做的。

    所以吕馀庆很是嫌恶的瞥了一眼,说道:“调兵遣将,膺惩祥符,这是我大宋必做之事,可当务之急,乃是北方契丹,而非西北叶尘。”

    “真定符与京城相距千里之遥。京中接到战报,就已经过去了三四天。如今真定府那边是个什么情况,我们一概不知。不过,有李继勋带领十万北方大营精兵守护国门,当不会有事。”

    薛居正反驳着吕馀庆。又向赵德昭道:“陛下。西北周宏成和高怀德思事不周,计划不慎,方致今日西北之败和契丹铁骑南下。臣请陛下将二人重责,以儆效尤。”

    吕馀庆厉声说道:“叶尘欲壑难填,王师不至,叶尘绝不会收手。王师越迟攻入祥府国,叶尘实力越强。所以,高怀德和周宏成一心为国事,虽然战局不利,但不可重罚,否则当会寒了天下官员的心。”

    听听,一下子就转回到争论这是谁的责任上去了!

    赵德昭听得心中恨,直咬着牙。

    “陛下,事已至此,还是尽早派出金牌急脚,让党进撤兵为好。”曹彬站了出来,在赵德昭愤怒爆之前,说出了他的意见。这其实是他与赵普刚才进宫之前商定后的意见。

    不等赵德昭有所反应,赵普上前一步,紧接着说道:“臣得到消息,叶尘的皇后是辽国皓月公主,如今辽国出尔反尔,反咬我们一口,很有可能在背后与祥符国已经结盟,我们大宋虽然国力强大,大军强悍,但是也不宜与两国同时开战。”

    曹彬、赵普两人一搭一唱,一看就知道他们私下里已经有了默契。

    赵普的言很平静,但赵德昭听到之后,心脏便一阵阵的抽紧。

    他觉得两人说得有理,这个时候应该让党进撤军,但是他又不甘心在文武百官面前就这样听从赵普的意见,

    只是先帝好不容易打下大好江山,到自己手中,不到一年时间,他的天下,竟然变成了如此动荡?即使再不想听从赵普之言,最终党进还是要退兵的。不过,晚退一天也是可以的。

    这样想着,赵德昭说道:“诸位爱卿都言之有理,朕结合诸位爱卿之言,认为再多给党进一天时间,说不定西北战局有变。等明日若是还没有好消息传来,便急脚金牌,让他撤军。”

    …………

    …………

    夏州。

    自战争开始以来,特别是皇帝陛下亲临前线之后,留守在夏州祥符国的几位重臣压力便很大,特别是左相马文韬和右相韩熙载要总领全国政事,两人总担心在这个时候国内后方出一些事情,影响前线战事。所以,他们日理万机、事无巨细、战战兢兢、如履薄冰的同时,身上的压力可谓是重如泰山。

    除二位宰相之外,最忙碌,压力最大的还有两人————户部尚书贾宪和军枢部装备部喻文。他们二人前者要负责筹集粮草,后者要负责前线武器、器械。

    当然,忙碌的不止是他们,可以说祥符国朝廷上下所有部门府衙在这些天都全力运转。比如,农部尚书张泊这些天忙着要组织人手开垦黄河流域的耕地、水田,还要整体水利,筹集粮种,关注全国农事等等。

    祥符国中书省府衙因为有左右二相的原因,分为左府和右府。这些天韩熙载和马文韬吃住都在府衙,以方便办公,处理政事。

    此时张泊正在右府中给韩熙载汇报农事。

    “…………目前黄河流域预计七百多万亩良田,因为人手紧缺,才开垦出两百多万亩,并且为了能够让刚开垦出的良田赶上今年耕种,在开垦出良田的同时便先将用于灌溉的引水渠修好,所以…………”

    不等张泊将话说完,一脸疲惫的韩熙载便摆手将其打断,说道:“张大人不用细说,这些事情你们农部自己处理好就行,等战事结束之后,再递交一个总的结果交于本官和陛下就是。”

    同样看起来精神不振的张泊点头称是,看了一眼韩熙载欲言又止,双眸中满是挣扎和痛苦。韩熙载此时已经低下头开始忙别的工作,没有注意到张泊的异常。

    张泊离开中书省府衙,一路向家中走去。祥符国四品以上大员的府衙统一在夏州西面,紧挨着皇宫所修建。张泊的府邸自然也在此处。他一路走到家门口,减缓了脚步,似乎回家也并不轻松。

    深夜第一更,等会还有第二更,大家不要错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