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宋王侯 > 第七百二十四章 夜袭

第七百二十四章 夜袭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在后世的时候他就是一名军人,他已经习惯于分工明确、职责清晰的职业军队,所以他在内心深心中十分渴望他麾下军队也是这样的职业军队。

    叶尘很清楚职业军人、职业军队与这个时代军队的区别,更清楚前者在有序调动之下所挥出的战斗力和高效的行动力。就如此次这一万人便能够牢牢的挡住四万宋军,这其中固然有着善守的杨继业功劳,但也有着新成立的工兵营、强弩手、医护兵、辎重兵很大的功劳。

    而这才是叶尘以皇帝之尊特意轻骑赶到前线,并仔细视察战场上点点滴滴的主要原因。

    “这才是最大程度将每一个人最擅长的能力挥出来,然后以最科学合理的方式用到最需要的地方或者时间?”叶尘心中喃喃自语,李光顺的黑狼军旗就在前方,一个锐角防线的根部。叶尘和杨继业、胡三光顺着斜坡快走上墙头。

    眼前因为火药包的爆炸,使得硝烟弥漫,但仍能看到远处是汪洋般的宋阵,土墙前方布满数百盾车,许多盾车被打得支离破碎,地上到处是横七竖八的木头和尸体,盾车间无数士兵在填充坑洞,很多人甚至跑到了盾车前方。

    “让南山守军派出两个指挥,往山脚运动,牵制宋国左翼,这一波攻击之后将所有巨型强弩换下,新的强弩换到上面…………哦!对了让那些笨蛋将每一架巨型强弩射的次数记录下来,回头将数据交给装备部。”李光顺正在布命令,他现叶尘和杨继业到达,转身正要行礼,叶尘挥手制止道:“做你的事情,不用管我,我先看看敌情。”

    李光顺知道他脾气,更不会丝毫违背叶尘的命令,继续给传令兵部署,此时侧前方一声巨响,杨继业举起望远镜,视野中四个盾车,二十多名宋军被炸成碎片,这是抛石机刚抛出一个火药包取得的战果。叶尘变态视力自然不用望远镜,看着这一幕,微微一笑,心中禁不住喃喃自语:“不知道在我有生之年,喻文带着装备部火器研究司的人能不能带人将火炮研制出来。”

    蚂蚁般密集的宋军推动着盾车前进,后面更多的士兵将那些小坑洞填满,他们已经填平了前面数十步的坑洞,但收兵的信号还没响起。

    双方的抛石机互相轰击,石块带着轰鸣声砸塌祥府国这边的一些防御工事,宋军的一个个盾车也被打得粉碎,特别是无数士兵在火药包的爆炸中血肉横飞,但依然无法阻挡那些宋军士兵的步步靠近,仗打到这种程度,固然是宋军悍勇的休现,但更多的则是党进派他的亲兵督战的缘故。这些天督战的党进亲兵逼迫一些士兵向前,毫不手软的将一些转身逃走或者退缩不前的士兵射杀。

    宋军盾车阵支离破碎,那些歪倒破烂的盾车后面是无数还在忙碌的士兵,开始沉默着的黑狼军团弩箭手和弓箭手开始上场,高射横扫没有掩护的士兵,一根根箭氏轻易的要了他们年轻的生命,使得将宋国的填坑变成一项代价昂贵的工作。

    李光顺在土墙上令,让弓箭手和强弩手加快射打击那些后面的弓手和士兵,火药包爆炸声每隔一段时间便轰然响起,每一次响起便让宋军付出惨重代价,特别是严重打击着宋军的士气。

    密集的弓箭和弩箭让那些宋军士兵再无暇填坑,纷纷往剩余的盾车后面躲藏,宋军弓手在盾车间闪动着,与那些只露着头的黑狼军团士兵对射。

    最右边有一队士兵侥幸活了下来,在一名指挥使的带领下,拼了命的向前冲去,他们吸引了负责这段防御的一名黑狼军团将领的注意,一声令下,一个营指挥的弓手一个齐射,密集的宋军士兵中惨嚎连连,距离最近三架巨型强弩也朝那里射击,一丈多长的巨.枪将人群射穿,一次性射碎了五个士兵才停下来,这五个士兵没有一个肢体完整。

    余下的士兵勇气顿时尽失,转身四散而逃,又被黑狼军团弓手和弩手射死不少。

    士兵的生命在对阵双方纷飞的火力中显得如此的廉价,卑微到只价值一根箭矢,甚至一块盾车崩飞出来的木屑。

    因为叶尘的到来,已经渐渐认同祥符国的黑狼军团将士有意表现一下,土墙上的士兵加快了各种攻击力度,弓手和弩手加快射,工兵营的火药包多扔了几个,抛石机更是没有停过。党进终于忍受不住伤亡,下令鸣金两声,压阵的党进亲兵回撤,前线的宋军士兵潮水般退去。

  
极武星河sodu
  不用李光顺下令,土墙上一通号响,几名黑狼军团军官大声指挥着,麾下士兵跃出土墙和拦马沟,通过那些剩余的坑洞地带,呐喊着冲到盾车线的位置,用弓箭追着那些撤退的宋军一通射击,然后用刀杀死地上的伤兵。

    李光顺旗号又动,通道中随后涌出数百名刚才休息的士兵,他们背着铲子锄头,手中提着腰刀,直接走通道冲到盾车位置,用腰刀拼命收割那些人头,不管活的死的,都是一刀斩了。一些哨骑奔出两翼的通道,在中间的战场上四处游动,顺路看下一下零散的脑袋。

    叶尘虽然有意改革一下这个时代计算军功的办法,但目前为止还没有想出比记斩更加让下面将士满意的办法,所以祥符国目前记军功主要方法和宋国一样————看斩、夺旗、攻城等。

    “宋军攻,我们守,主要是以远程攻击为主。宋国在这个阵地和这样的仗中,是打不过咱们的。”杨继业淡淡笑道。

    叶尘说道:“麟州和府州已经尽入我们手中和高怀德自杀的消息,这个时候党进应该刚刚知道,所料不错的话,他已经开始考虑撤退。只是还在犹豫。但辽国南院大王带领十万大军南下,直逼宋国真定府的消息在最迟明天早上党进应该也会知道。到那个时候,他必然会撤退。”

    叶尘所言并不难判断,所以杨继业没有丝毫意外。胡三光在刚才也已经将最新军情告诉了李光顺,后者听了也只是神色一振,并不惊奇。

    叶尘顿了一下,继续说道:“朕来此之前,已经让拓跋格鲁和折御勋各带领两万人马绕路去断党进的后路。所以,党进越晚撤军,我们便越有把握将其一网打尽。而你们这里,也要做好随时追杀的准备!”

    杨继业和李光顺恭敬称是。

    叶尘转身向对面宋军望去,突然对旁边胡三光说道:“把朕的龙旗竖起来。”

    天子龙旗升起,一丈六尺的龙旗在春风中猎猎飘扬,四个军寨的士兵最先现叶尘的大旗。党项人是一个极为务实的民族,所以随着党项八氏跟着叶尘吃得好、穿得好,日子过得好,又总是打胜仗,死得人还不多。

    所以,自叶尘来到西北这半年多下来,党项八氏对叶尘和祥符国的认同已经很强。甚至已经默认叶尘就是他们的王。

    所以,黑狼军团将士看见叶尘的龙旗之后,自大声欢呼,叶尘所在是战线的中段,所有士兵都能看到,整个黑狼军团欢声雷动,气势如虹。

    叶尘在天子龙旗下享受这海潮般的欢呼,欣慰着终于用糖衣炮弹收服了党项八氏的同时,眼睛却看着远处的宋军大营,他眯眯眼睛,低声笑道:“党进,朕告诉你朕就在这里。想来以朕的人头,总还能够让党进晚一些撤退吧。嗯…………或许今晚上宋军会来个夜袭。”

    …………

    …………

    夜。

    轰隆一声巨响,山下爆起一团红色,一枚地石雷被人踩上了,闪耀的焰火中两个人影被抛上半空。然后有人从拦马沟往外扔火把,映出身形的宋军被拦马沟中的藏着的黑狼军团突然站起以强弩硬弓射杀。

    李涛明是党进亲自挑选的一千名敢死勇士中的一个。但他此时在地上趴着不敢动丝毫,山上传来祥符队一阵叫喊,几支火把升起来,在空中翻着跟斗往山腰落下,近千名宋国敢死队战士安静的隐藏在黑暗中,没有人出丝毫声音。

    这里是南山,实际上党进一直就在关注这个地方,但是他故意试探之后放过这里,希望让这山上的祥符队放松警惕。南山上的近百架抛石机每日都对山下射击,每架每日射的石块近百枚,最主要的是其中有两架特制抛石机专门用来抛射火药包,再加上山顶上抛石机能够抛射出过半里远的距离,给宋军造成了极大的伤亡。使得宋军不得不将营地往北延伸,如果能攻克南山,党进就能在山顶就近观察祥符队的防御和调动,然后居高临下,从侧面攻打军寨。

    而白天要夺取这个山头几乎是不可能的,再加上他得知府州和麟州两线战败,且丢失城池,高怀德也自杀身亡之后,他便已经知道自己没有时间了,或者说今晚上夜袭是他最后一次机会。

    深夜第二更送上,九孔打着瞌睡向大伙求个捧场和月票——————————求大家来纵横看正版,支持一下,我感激不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