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宋王侯 > 第七百一十九章 四个军寨的防御

第七百一十九章 四个军寨的防御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非常感谢云倦云舒26和7933794o4的慷慨捧场和月票支持。

    燃油之后,韩虎一声令下,龙州城上一排火把丢了下来,火把还没有落地,轰的一声,空气中的油气就已经被火把点燃。燃油的油气如同火龙一般眨眼间向两边蔓延而去。

    下一刻,城下正在攻城的府州士兵无一幸免,全被点燃了,就像是一个个人形火把,凄厉的大叫着,跌跌撞撞的乱跑、乱撞。

    城下立刻就就成了一个火焰的世界,初春还显潮冷的土地表面因为也落了燃油,也在瞬间燃烧,龙州城下热气蒸腾。

    白虎军团长韩虎坐在箭楼上冷漠的看着城下的地狱世界,一道道攻击命令箭楼上传出来。

    他役边传令兵通过旗语和鼓声每一个命令准确的传递出去,城墙上白虎军团士兵趁机疯狂射杀。

    燃油的好处就在于燃烧猛烈,一旦燃烧殆尽,就迅熄灭。

    城墙上的白虎军团战士早就计算好了一次喷洒燃油的量,真正做到了用最少的燃油杀死最多的敌人这一完美目标。

    事实上,死于燃烧的府州士兵并不多,但被烧伤的却数不胜数,全身被烧得焦黑,轻轻一碰,一大块皮肤就会自然脱落,路出里面冒着热气的肌肉。

    即便是多年征战,见惯了生死的府州士兵,面对一大群摇摇晃晃向他们逃回来的伤患,也不由得亡魂大冒。

    一些人的皮肤如同破衣衫一般挂在身体上,嘴里还不断地喊叫着:“救我,救我…………”

    城头观战的龙州知府齐志禄闭着眼睛转过头,他没有韩虎坚如铁石的心肠,藏在宽袍大袖下的手也跟着微微颤抖。

    让他继续留在这里是一种煎熬,韩虎摆摆手道:“齐大人连日辛苦,如今战事已经平缓下来,尽可下去休憩。”

    齐志禄在两位副手的搀扶下,朝韩虎拱拱手,就匆匆下了箭楼。

    刚一下箭楼,齐志禄就推开两位副手,扶着城墙一阵干呕,今天本来就没有吃饭,只是在箭楼上喝了不少茶水,一时间全部吐了出来。

    两位同为文官的副手也没有好到那里去,原本能忍住,被府尊一阵干呕弄得嗓子痒的厉害,即便是不想呕吐,如今见知府大人出丑,身为下属,如何能不一起出丑?

    吐了一场的齐志禄抬起头,眼中满是泪水,仰着头看着灰蒙蒙的天空大吼道:“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

    一名副手诧异的道:“府尊缘何为敌人流泪?”

    齐志禄擦擦嘴角道:“不忍之心倒有,流泪乃是呕吐之过也。”

    这名副手原本也是为了凑开心才说的一句话,他自己也是泪流满面,不由得哈哈大笑道:“今天终究是再次坚持了下来。”

    齐志禄摇摇头道:“白虎军团的战士也损失不小,原本四千人如今已经不足三千。照此下去…………”

    话音未落,就听天空又传来石块破空的声音,两名下属赶紧抓着齐志禄钻进了城墙后面的藏兵洞。

    只见巨大的石块从天而降,砸在地上轰然作响,而后碎裂成数块。

    眼看着七八个白虎军团军卒从城头跌下来,水袋一般的砸在地上,鲜血四溅,眼看救不活了。

    三人靠在空荡荡的藏兵洞里,感受着石块砸在城墙上的震动,齐志禄叹口气道:“何苦来哉。”

    他们三人都清楚,投石机喧嚣过后,就该敌人的步卒冲上来了夺城了。

    祥符国自建国这四个月来,建国之时由华夏卫府武器司改编的装备部研究司出了不少守城的法宝。

    燃油、火药、火药包、弩箭、毒瓶、滚木礌石、守城巨型强弩,哪一样拿出来都会让依靠梯子就要夺城的府州大军吃了大亏。若非守军只有四千,敌军多达十倍不止。守军只要达到一万,府州便很难在短时间内攻得进来。

    好不容易等到府州的投石机停止威了,齐志禄这才在举着盾牌的护卫保护下走了出来。

    出瓮城的时候,齐志禄又看见好多军白虎军团卒举着铁管子向城下喷射燃油。

    下一场攻城又开始了。若再不来援兵,最多再有一天,龙州必破无疑。

    …………

    …………

    宋祥两国交界四座军寨。

    浩浩荡荡的宋军布满四个军寨北面的山野,旗帜营帐漫山遍野,无数宋军挥汗如雨,挖掘立营的壕沟。

    党进的帅旗出现在
不灭神主无弹窗
北山下,他望着眼前森严的壁垒久久无语。

    那两道壕沟阵地不是城墙,但是作用与城墙无异,土墙高一丈五尺左右,但下面的深壕还有七八尺,这就两丈的城墙,过了这两道之后,才是四个军寨城池,那里依然是一个完整的防御体系,就算四个军寨总共是四条防线,而且这些防御线全然与他之前所认识有所不同。

    党进沉声对身边一名厢都指挥使问道:“南山是何情形?”

    “大帅,南山前方亦有数层土墙,与北山一南一北,守住了四处军寨两边。我们若想避开四处军寨的前方,需从此处营地出绕过南山或者北山走四十多里路,这个过程中很可能会被敌军寨内的骑兵袭击。”

    党进倒是一眼看出正面想要攻破四个军寨,付出代价肯定不小,所以想要从侧面,甚至后面攻打,但是听了属下的话,知道不可行,不过他还是想自己再亲眼去看看南山的情况。

    “党将军,这四个军寨………若是实在难攻,本官倒是认为可在两边布下重兵,卡住地利,不让四个军寨里面骑兵出来闹事便可。”

    众人不用转头,就知道是谁,全军上下,不以大帅称呼党进的只有这一位政事堂中书省舍人李中正。大军之中有两名监军,一个太监一个文官。太监自然是皇帝陛下派来的,而文官名义上也是皇帝陛下派来的。

    但是,党进很清楚李中正代表的是权倾朝野的宰相赵普,所以他虽然处于进退两难的境地,依然显示了自己的气度,并不呵斥李中正,而是解释道:“两位监军大人有所不知,若不能拔除四个军寨,我大军根本不敢攻入祥符国境内,否则后路很容易被断,粮草辎重也必会出问题。祥符国立国之前高大帅统领西北边军四万大军败于敌手的主要原因便是粮草辎重被劫。所以,不攻下这四个军寨,我们的粮草辎重和后路的安全便很难保证。而没有粮草辎重,我大军如何再远征祥符国?”

    李中正低头沉思,最后点头退到一边不说话。

    党进目光扫过山下,半响之后,带着点冷笑,说道:“按着叶尘麾下以往华夏卫府武器司的能耐和杨继业的德行,那些沟里面还不定有什么名堂,老子能数出来的就有鬼箭、铁蒺藜、陷马坑、尖木桩、石地雷、地弩、火瓶、毒瓶。他们的强弩不架高,打开缺口平放,仅数道拦马沟便宽数十步,皆在其强弩射界内,盾车近不得,填壕就得死过千人。”

    党进眼神变幻着,面前的四个军寨防线犹如一只沉默的怪兽,正在磨灭他坚强的心志。他终于忍不住骂道:“杨继业这混蛋到底是从何处钻出来的,怎地如此阴险。”

    另外一个厢都指挥使说道:“听闻杨继业和麟州杨崇训是亲兄弟,此次麟州彻底倒向我们大宋,可惜杨继业不为我大宋所用,否则…………”

    李中正突然说道:“杨继业竟然和杨崇训是亲兄弟,那麟州那边会不会…………”

    党进摇了摇头,说道:“不可能,杨崇训的三个儿子和四个孙子如今都在京兆府,除非他想绝后,否则绝对不会反水。”

    李中正点了点头,又不说话了,但另一边一直不说话的一名太监讥笑出声,李中正闻声顿时脸色有些难看,不过装作没有听见。

    党进等军中将帅却是不想也不敢插手帝相之争中,所以装作没有看见两名监军之间的猫腻。

    党进眼神渐渐凝聚,他知道不能再拖下去了,不管打下这四个军寨需要多大的代价,这一仗必须是要打的。先不说此次和府州、麟州甚至契丹三方合谋祥符国,这个计划已经展开,犹如射出的箭无法回头。就算此时只有宋军一方出战,到了这种程度也无论如何不能不战而走。他带领京师禁军,背负着皇帝陛下和朝廷的使命远涉数千里而来,此时调头回去,那么天下人都会认为是他们怕了祥符队,军心士气一旦您跌落下去,以后再遇到攻打祥符寨城池,没有人会出力死战。党进宁可死些人,也要维持宋军的精神气势。

    所以,党进很快将那些颓丧的念头赶出脑海,指着眼前的四个军寨道:“自先帝立国以来,我大宋大军无论是面对何方军队,未有不战而走者,更是胜多败少,所以才能一统天下。今日四个军寨为我大军必攻之地,传本帅命令,即刻准备盾车,半日后攻四个军寨,先登土墙者升两级,赏银两百,先登四个军寨城墙者升三级,赏银五百两。凡畏缩不前者,无论身为何职一律处斩………”

    这是今天第二更,晚上争取第三更,求捧场和月票支持和鼓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