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宋王侯 > 第七百一十三章 谁对谁的伏击

第七百一十三章 谁对谁的伏击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五日前,玉枫派了使者来见贫道,经贫道引见,见了萧太后。”

    “玉枫暗中联络牵线,宋国朝廷给麟州杨崇训加封世袭郡公,且世代镇守麟州。作为交换,杨崇训会装作与祥符国联手抗宋,关键时刻与高怀德伏杀祥符国派往麟州的援军。”

    “与此同时,折家会派大军进逼祥符国,牵制祥符国另外三大军团,而宋军还有四万大军牵制宋国与祥符国边境的五万党项铁骑。这个时候,辽国会派八万大军直逼横山草原党项八氏的地盘。最后宋国、府州、麟州和契丹四方从四个方向兵祥符国本土,叶尘虽然神通广大,但面对四方势力加起来足有二十万大军,也难以抵挡,以叶尘的实力未必会死,但祥符国必亡。最后,宋国收回属于他们的十一州,契丹吞并党项八氏。府州和麟州以及玉枫也得到他们想要得到的东西。”

    玉道香呼吸略微急促,心中对玉枫等人杀机早已滔天,轻咬银牙说道:“你如何保证你说的都是真的?还有你为何要告诉我这些,你想要什么?”

    张无梦说道:“贫道刚才所言,贫道可道誓,保证句句属实。至于为何告诉你这些,贫道的确是想与叶尘做一个交易。”

    张无梦说要道誓,玉道香便已经可以肯定张无梦所言是真的,深吸一口气,说道:“什么交易?”

    张无梦眸中有莫名之光流转,肃然说道:“贫道想在有生之年再亲眼见识一下,叶尘将日、月、星三枚玉佩合一时的天地异变。贫道知道公主殿下在此事上应该可以替叶尘做主,所以才决定将此瞒天大阴谋告诉公主殿下,做此交易。”

    玉道香毫不犹豫的说道:“好,我替夫君答应你,在你有生之年再让你亲眼见识一下日、月、星三枚玉佩合一时的天地异变。”

    张无梦微微一笑,深深的看了一眼玉道香,说道:“若不想萧绰变成疯子,契丹数十万铁骑踏平祥符国,公主今晚还是少杀一些人。更万万不可真伤到那小小婴儿。毕竟那小婴儿也要叫你一声姑姑的。”

    玉道香一声冷哼,眸中寒光即使是张无梦心中也是一惊,后者心中叹了口气,便飘然离去。

    …………

    …………

    因为萧绰是一名寡妇,所以大辽后宫之中只有宫女和少量太监,没有一个男人,自然便没有宫卫军。为了防卫,萧绰训练出了两千名实力不弱的女侍卫,驻守后宫。

    玉道香乃大辽长公主,这四个月以来,在后宫陪太皇太后,这些女侍卫都是知道的。所以直到玉道香接近萧绰所在宫殿外时,才被女侍卫恭敬的拦下,并告知她太后不在。这座宫殿周围驻守足足一千名女侍卫,即使是玉道香都做不到在外殿宫卫军支援之前,强行闯入萧绰宫殿之内。

    玉道香知道自己只有一次机会,没敢轻举妄动,而是转身离开,然后在附近假山处潜伏,等了半个时辰负责喂养婴儿皇帝的一个奶妈子从萧绰宫中走了出来,路过玉道香所在假山之时,被玉道香神不知鬼不觉的敲晕带走。

    一个时辰之后,玉道香带着这名奶妈子的人皮.面具轻而易举的进入了萧绰宫中。

    …………

    …………

    萧绰在前殿和契丹文武重臣议事之后,心中牵挂着自己的宝贝儿子,匆匆回到自己的宫殿,来到宫殿深处小皇帝所在。在旁边宫女推开门进入的那一瞬间,萧绰看清眼前的一幕,脸色剧变,一个踉跄,差点没有直接晕过去,脸上早已毫无血色。

    负责照料契丹婴儿皇帝的宫女、老妈子足有二十七人,然而此时这二十七人已经变成了二十七具尸体,整整齐齐的摆放在她的眼前。

    萧绰一声尖叫,不顾旁边贴身宫女和贴身女侍卫的阻拦,便冲入了纱幔后面,然后又猛然停在了原地,死死的看着怀中抱着她宝贝儿子的玉道香,直到确定自己的儿子小手动着,看起来还活着之后,才稍稍恢复理智,右手放在后面轻轻摆动,一名贴身女侍卫已经跑了出去,很快宫外一千名女侍卫已经层层将这间屋子围了起来,在外围,还有万名宫卫军。

    “皓月,你疯了吗!你想做什么,赶紧将陛下放下。”萧绰死死的看着玉道香抱着婴儿的双手,大声喝道。

    玉道香冷冷的看过来,寒声说道:“以海东青传令,收回征伐党项八氏的八万铁骑。”

    萧绰深吸一口气,强行让自己渐渐恢复冷静,说道:“果然是你已经知道此事。好!本宫现在便答应你,以海东青传令收回征伐党项八氏的八万铁骑。你赶紧将我儿放下。”
盛唐风华无弹窗


    玉道香摇了摇头,说道:“以海东青下旨让南院大王统领十万大军攻打宋国西北诸州。”

    萧绰眼睛一眯,还想说什么,玉道香右手将怀中婴儿举起,冷冷的说道:“快点下旨,否则不要怪我心狠手辣。”

    萧绰双目喷火,略一犹豫,便咬牙说道:“好,我答应你。来人,快拟旨,安排海东青。”

    …………

    麟州城城主府在夜色下显得格外美丽,飞檐之下是满山的春树,被月光照着泛着寒冷凄美的色泽,如同仙境一般。

    看着远处这幕美丽的景致,大宋轻骑兵们抽出战刀挥舞,一夹马腹便向前冲了过去。

    数百名大宋骑兵依次冲过长街,然后纷纷倒下,十余道绊马索,就像毒蛇般,撕裂了不知多少条马腿。在长街两侧埋伏了很长时间的麟州军队,开始射箭,箭如雨下,不过片刻功夫,那些骑兵便痛嚎着毙命。

    战斗开始便再没有终止的时刻,几乎同时,整座麟州城都响起了厮杀声和惨呼声,鲜血不停地涂抹着夜色,断肢在月光里飞舞。

    “应该没有问题。”

    麟州城主府侧方的大直道里,没有一根火把,也听不到任何声音,漏树而过的月光,落在玄武重骑的身上,让人与马的盔甲表面都泛起了寒光。

    这里是展熊武亲自率领的祥符国玄武军团两千重骑。

    展熊武拉下面甲,缓缓抽出祥符枢部装备部兵器研究司特意研的直刀,斜指前方的夜色,指向杀声震天的长街,沉声喝道:“碾过去!”

    马蹄渐动,沉重的玄武重骑踏着坚硬的地面,就像过去的三个多月一次次训练演练的那样,又一次开始了冲锋,大地开始颤动起来。

    整座城市都开始震动起来。

    …………这场针对大宋骑兵安排的致命伏杀,一切细节都有经心的安排和设计,玄武军团和麟州军队的配合做了很多次演练,非常娴熟。

    当玄武重骑如铁流般冲出主街侧方的直道,在直道方后牌楼下苦苦支撑的麟州军队,以最快的度让开道路。

    大宋骑兵正挥舞着战刀,四处寻觅着还活着的麟州军队,忽然感受到大地的震动,愕然现身下的座骑莫名变得不安起来,下意识里向北方望去,然后他们便看到了那些人马皆黑的玄武重骑兵。

    “重骑兵!”

    “祥符国的重骑兵!”

    “快撤!”

    玄武重骑根本不理会大宋骑兵的惊呼,保持着最完美的度,挟着恐怖的气势,继续向长街之上冲锋,所过之处无物能挡。

    然而就在这时,有些令人意想不到的事情生了。

    街口处的一幢三层酒楼轰然倒塌。

    紧接着,相邻数幢客栈酒楼接连倒塌。烟尘大作。无数砖屑木块,堆积成小山一般,堵住了长街的退路。

    大宋骑兵将领脸上的焦虑惊恐神情,变得狰狞一片,他们握着战刀,看着依然保持着冲锋阵势的玄武军团,不再后退。

    黑压压的大宋骑兵也不再后退。

    混乱的街面上,忽然出现了更多的绊马索,缠绕住玄武重骑的马蹄。

    一些玄武重骑重重摔倒在地,沉重的盔甲与坚硬的地面相撞,出沉闷的声音,血水从灰甲里流淌出来。

    街道两侧的楼里,出现了更多的麟州军队,他们开始向玄武军团射箭。箭雨骤然狂暴,有玄武重骑的盔甲边缘,竟同时射进了数枝羽箭。

    不时有建筑倒塌,横亘在街面上,变成重骑兵难以逾越的障碍。有骑兵连同座骑,整个被倒塌的建筑掩埋,再也无法站起。

    这确实是一场伏击。

    但不是玄武军团和麟州军队联手对大宋骑兵的伏击。

    而是麟州军队和大宋骑兵联手对玄武军团的伏击。

    杨继业说祥符国玄武重骑,两千能抵两万轻骑。

    今日能否依然无敌?

    玄武军团将领看着不停倒下的部属,声音寒冷的就像是昆仑山上的冰雪,看着街道两侧的麟州军队和对面的大宋骑兵,说道:“把他们全部杀光,我们就能活着出去。”

    …………伏袭在城市各处生。

    玄武军团遭受了极为沉重的打击,然而他们依然无畏地冲锋着,带着被背叛的愤怒,带着袍泽牺牲的悲痛,挥舞着手中的直刀,突刺着手中的长矛,继续冲锋。

    今夜第二更送上,等会还有第三更,兄弟们不要错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