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宋王侯 > 第七百零八章 帝后之间的两句话

第七百零八章 帝后之间的两句话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站在孙立强侧后面的张东随手在孙立强身上将刀上血迹擦干,然后宝刀归鞘,向刘金元抱拳,说道:“帮主,孙立强的一众心腹,属下早准备了人手,属下这就带人去将他们全杀了。”

    刘金元摆了摆手,说道:“不,你不用将他们杀了,我们现在配合你演一场你从此处逃出的大戏,然后你带着你的属下与张东的心腹属下逃出总舵去见宫中来的那位太监,取得他的一些信任。而我们会在今晚趁着天黑出,顺江出海,然后那些外围势力,你杀一部分,当成我没有来得及带走的心腹属下,交给那名太监,进一步取得他的信任,另外一部分在大宋皇帝的帮助下,将他们收服。若不出意外,你便是大宋皇帝钦定的宋卫府南府从二品总司使。”

    张东闻言,不由眼睛一亮,说道:“帮主英明。”

    刘金元说道:“这是剑庄庄主白子轩的计谋。”

    …………

    …………

    开封,宰相府。

    曹彬和赵普相对而坐,中间放着一盘围棋,前者神色阴郁,后者一脸淡然笑意。

    曹彬落下一枚黑子,叹了口气,说道:“今日枢密院被烧,那个名叫十娃的贼人虽然安排的巧妙,事后不论是开封府,还是刑部调查,这次大火都是巧合。但是,贼人这点伎俩岂能瞒得过我的眼睛。事后我进宫,向陛下请命调动城防军清剿开封地下势力,不料陛下当场脸色就变了。唉!我没想到陛下对我的成见已经如此之深,竟然怀疑我的忠心,担心我会图谋不轨,所以不让我调动城防军。”

    赵普心中大笑,但强忍着心头的喜悦,说道:“曹公不要放在心上,陛下自从被叶尘当众羞辱之后,性格大变,疑心越来越重,你又不是不知道,这几个月来,宫中焚尸场前前后后已经烧了三百多具尸体。”

    说到这里,赵普落下一枚白子,笑着收了赵普好大一片地盘,接着说道:“曹公放心,老夫已经让宋卫府着手对付那十娃、周杰一帮贼人,等打探清楚十娃和周杰两名贼的老巢,我们再调动人手,一举将他们围杀,然后将这些贼人一网打尽。”

    赵普的开解和安慰,并没有让曹彬心情好多少,他深吸一口气,说道:“如今只希望陛下的中旨能够及时送到赵赞手中,将那刘金元所属剿灭。”

    赵普摇了摇头,说道:“皇宫里面四处漏风,陛下让人拟定中旨的时候,以叶尘留在宫中暗子手段,这件事情多半已经泄露,等陛下的旨意到赵赞手中,那刘金元多半已经逃了,而且绝大部分应该会逃往西北祥符国。所以,以老夫来看,曹公不如让枢密院给西北高怀德下一道军令,让高怀德在内地通往西北进入祥符国的路线上派出探子,准备截杀刘金元。而老夫也会给西北两路官员下中书令,让地方上设下关卡,尽可能的拦住那刘金元所属。”

    曹彬点了点头,说道:“赵相公言之有理,事不宜迟,我这就去安排此事。”

    话音一落,曹彬便起身向赵普点了点头,转身向外走去,赵普赶紧起身将其送到门外。

    刚进中厅,赵普贴身护卫兼杀手杀字男便不知从何处飘出,说道:“大人,府邸对面茶楼有人盯着府中正门,卑职派人去看过,是宫中的太监。”

    赵普微微一怔,略有些感慨的笑了笑,说道:“我们的这位皇帝陛下虽然愚蠢,但是最终还是学会了一些东西。”

    杀字男说道:“那如何处理,是不是要将那太监杀了。”

    赵普摇了摇头,说道:“小孩子既然喜欢玩,就让他自个玩去吧!我们不用理会他。更何况陛下越是猜忌曹彬,总有一天会将曹彬彻底推到老夫这一边。”

    …………

    …………

    大宋皇宫,御书房。

    太监总管高德志给赵德昭说道:“陛下,奴婢安排的人看见曹枢密进了赵相公府中,两个时辰之后才出来。”

    赵德昭闻言,脸上顿时一片阴沉,寒声说道:“两个老匹夫,果然想联手架空朕。其心可诛。”

    高德志小心翼翼的问道:“陛下,现在我们怎么做?”

    赵德昭说道:“赵普老贼用朕的三州之地从叶尘狗贼手中换了一个记载三百多官员贪赃枉法证据的册子,然后再用这个册子控制了朝堂中大部分的官员。如今曹彬那老匹夫也与赵普联手,朕若不想被他们架空,便只能另避捷径。朕让你派人去江南与那刘金元属下接触,试图将他们收归朕之麾下,可以进展?”

    说起这事,高德志顿时一脸欣喜说道:“陛下,
通天剑匣帖吧
今天刚刚江南传来消息,何褚丁他们已经说服了刘金元下面两名堂主。想来应该会不辱陛下使命。”

    赵德昭脸色好看了一些,说道:“那就好,只要这件事情办好,朕绝不吝啬赏赐。”

    高德志赶紧跪下说道:“多谢陛下。”

    …………

    …………

    契丹,上京,皇宫。

    萧绰低头看了一眼直直站在殿上的祥符国使臣,说道:“如此说来,我大辽国提的五个条件,贵国皇帝只同意前三条。”

    祥符国派来的使臣是跟着叶尘来到西北的原南唐的一名官员,名叫黄清平,在南唐的时候是一名六品监察御史,来之前韩熙载曾经私下偷偷对他说过只要能够顺利完成此事,回到祥符国,监察院下面还空着的正三品的御史台中丞的位置陛下很有可能便会直接给他。而他的任务也很简单,便是将契丹提出的第四个条件祥符国要向辽国每年提供盐六十万石、茶一万石、丝绸百万匹,铁器十万件,以及陶器瓷器若干,均按中原常价交易,不抽重税。换成百万两银子的彩礼。

    黄清平先是拱手躬身向萧绰行了一礼,不卑不亢的说道:“外臣黄清平启禀萧太后,我祥符国皇帝陛下让外臣告诉太后两句话。”

    萧绰好奇问道:“哪两句话?”

    黄清平说道:“我祥符国皇帝陛下让外臣告诉太后第一句话是女大不中留!”

    萧绰先是一怔,然后神色一凝,一双丹凤眼之中射出犀利光芒,说道:“第二句话又是什么?”

    黄清平说道:“我祥符国皇帝陛下还说一百万两银子的彩礼过期不候。”

    萧绰深深的看了一眼黄清平,说道:“你也回去告诉你家皇帝两句话。”

    “第一句话:媒妁之言,父母之命!。第二句话:我契丹太皇太后本就病重,皓月公主整日相陪,太皇太后经不起丝毫刺激。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黄清平闻言,顿时脸色一变。

    …………

    …………

    同一时间,大辽后宫,太皇太后宫中。

    玉道香微微闭眼,双手抵在自己娘亲背后,真气缓缓进入后者身体内,滋润着已经病入膏肓的身体。

    足足半个时辰之后,玉道香才缓缓收手,然后睁开双眼,而此时契丹太皇太后早已经睡着。

    旁边一名宫女赶紧端来一个装着热水的铜盆,让玉道香洗手,另一名宫女端着一个盘子,上面放着糕点、茶水。

    玉道香先端起茶水喝了一口,但在端起茶水的相间,他现茶杯下面有一小纸条,玉道香稍稍一怔,右手轻摆,那张纸条便已经消失不见,然后她看了一眼端茶水进来的宫女,玉道香记得这名宫女名叫春香,是太皇太后宫中一个很普通的宫女,此时名叫春香宫女在玉道香的注视下轻咬嘴唇,身体轻轻抖动,低着头,根本不敢她。旁边还有其他宫女、太监,玉道香担心春香被人看出什么,便赶紧收回了目光,喝了茶水之后,便回到了自己的住处紧挨着太皇太后宫殿的一座偏殿。

    打开纸条看了之后,玉道香先是一声冷哼,然后又渐渐露出微笑,喃喃自语道:“一百万两银子的彩礼…………夫君好大的手笔。只是夫君刚刚立国称帝,虽然能够出得起这银子,但却正是用银子的时候。”

    “拖夫君的后腿,这岂是我玉道香所为。”

    “只是,娘亲病重,不能因为我的事情让她受到丝毫刺激,否则后果难料。”

    “我那嫂子好一场算计。不过,既然萧绰敢和我夫君要如此重的彩礼,那便不要怪我带一份豪华嫁妆回祥符国。”

    玉道香眸中一片清冷萧杀。

    …………

    …………

    宫卫军有五万人,有六个大统领,和十二个副统领。原华夏卫府北府司使,如今的祥符国情报部契丹分部司使萧秀明便是这十二个副统领中的一个。

    就在祥符国的使臣黄清平被萧绰接见的时候,在萧秀明的府中也在进行着一场秘密谈话。

    “大人,春香存有暴露的风险,属下恳求大人安排春香近快转移。”一名男子对萧秀明说道。

    萧秀明淡淡说道:“放心!我知道春香是你亲妹妹,有皓月公主在太皇太后宫中,春香绝不会有事。而且纸条上本官也已经写明,恳求皓月公主下嫁祥符国的时候,挑选春香随嫁。到时候到了祥符国自然就安全了。”

    今晚上第二更送上,等会还有今晚上第三更,敬请兄弟们不要错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