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宋王侯 > 第七百零七章 开封那场大火

第七百零七章 开封那场大火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非常感谢威虎山老八、流离de岁月、闷烧锅的慷慨捧场和月票支持。

    胡三光闻言,不由大吃一惊,他很难想像小小的一个海外小国会有如此多的白银和铜矿,但胡三光知道自家这位皇帝的性格,也知道后者身上有着太多的神秘和深不可测。既然陛下这样说了,那绝无问题。

    叶尘可是知道,日本这个小岛国的产银量在南宋至明末这个时间段一度达到世界白银产量的四成,是当时中国货的重要倾销地。

    胡三光一惊之后,便恢复平静,然后又说道:“陛下,还有一事。十娃和黄楼平同时传来消息,宋国朝廷已经准备调动五万大军奔赴西北,而且秘令高怀德对麟州杨家动手,然后在得到了麟州之后,望河套以定河西,占据地理优势,再创造时机进犯我祥符国。”

    叶尘皱眉沉思,半响之后,说道:“你先去安排刘金元的事情。麟州杨家之事…………或许可以先交给杨继业带领他的军枢部去处理。”

    胡三光告退去安排传信给刘金元,叶尘让人又叫来了杨继业。

    …………

    …………

    开封城皇城西北侧,枢密院所在地域正烈焰焚天。

    火巡捕、城防军、枢密院衙役、开封府和开封县小吏等各路人马来去如飞,那水龙车也罢了,有的衙役还端着脸盆,抱着大腕,也不知这杯水车薪济得甚么事。

    枢密院附近民房起火了,北方的冬天本来就天干地燥,开封城房屋大多都是木质结构,且间隔细密,燃起之后,未及时扑灭,结果可想而知。最主要的是等枢密院里面官吏反应过来时,大火已经封锁了整座枢密院宅子的大门。

    等得去皇宫议事的曹彬急急忙忙赶来时,枢密院院子里面已经哭喊、求救、惨叫声一片。

    就在这时,一大蓬水柱从外面冲了进来,压制住了火势,百十个包着湿棉被的火巡铺兵丁呐喊着冲进了枢密院里面,不管面前的官员,还是是小吏,用湿被子一裹就向外拖。

    眼看着火势渐渐地熄灭了,远远站在看热闹人群中的十娃心想:该烧的应该已经烧了,往江南给赵赞的命令应该能够迟上几天。

    枢密院现在很乱,可以说乱成了一团糟,救火的火巡铺的军兵亡命的把水泼到火场里,无数衙役披着湿湿的棉在开封县县令的督促下一遍遍的冲进火场,然后再冒着火花救出一个又一个的枢密院官吏。

    十娃冷眼观瞧,现大宋官府的效率还是挺高的,灭火的,救人的,封锁现场的,维持秩序的、每一处看起来都很乱,其实很有秩序。

    被衙役们从火场救出来的枢密院官吏,一个个脸色难看的同时,也有着从鬼门关逃出来的感觉,一些意志软弱之辈甚至还忍不住哭了起来,十娃相信,从今往后,他们应该不再会缺少噩梦的素材。

    火遇到冷水之后激出大量的水蒸汽,让整个现场变得迷雾缭绕的,眼看着大火慢慢地被逼退,火势也渐渐的小了下来。

    一个火巡铺的军兵却惊叫一声道:“不好,水柜里面没水了。”

    开封县的县令楞了一下,大喝道:“快去取水。”

    火巡铺的军兵像看傻子一般的看着他,好一阵子才道:“河水被冰封了,取水不易。”

    开封县县令跺着脚道:“不管你用什么法子,必须快些把水取来。”眼看着大火又有死灰复燃之势,开封县县令看了一眼站在一边脸色阴沉、神色复杂的曹彬,心中凛然,根本就顾不上个人风仪,气急败坏的号施令。

    “轰”的一声,枢密院的主楼倒塌了。

    接了曾尚飞最初的位置,成为枢密院承旨的罗耀顺来到曹彬身边,说道:“大人,往江南赵将军的那份命令,还在里面。”

    曹彬吸了一口气,说道:“派人去礼部铸印司重新铸造我枢密院所有印章,然后重新拟制一份命令,本官亲自去找陛下重盖玉玺。快点,度越快越好。”

    罗耀顺称诺,然后同样神色复杂的快步离开去安排了。

    街道对面,十娃闪进一个巷子,从后门进入一家小院,对旁边一名一脸冷漠的中年男子说道:“礼部铸印司的那几名铸印章子的师傅都安排好了吧!”

    中年男子说道:“魁放心,铸印章子的几名师傅都已经以各种理由离开了开封,三天内朝廷的人休想找到一个。”

    十娃说道:“很好,你亲自去告诉漕帮周帮主,枢密院的军令我们已经成功拖延,但是大宋皇帝送
绝色妖娆:鬼医至尊sodu
往江南的中旨,就交给他们了。嗯………为了保险起见,将派送中旨天使一行行踪快马通知剑庄白子轩,以白子轩的才智自然知道怎么做。”

    中年男子躬身称是,然后转身离去。

    …………

    …………

    刘金元自担任华夏卫府南府司使以来,在叶尘的大力支持下,特别是当年叶尘假死潜伏江南,一举将圣堂大半势力从江南赶出去,紧接着随着南唐覆灭,弥勒教势力也远走边陲,刘金元一家独大,三年时间下来,江南大半江湖帮派势力不是被刘金元吞并,就是变成南府的外围势力。

    总之,如今刘金元麾下势力早已是最开始大江帮的十倍不止。

    去年大宋征伐南唐时,大军过江的时候,刘金元出动了两千人和一百艘战船协助,那也只是一小半的势力。大江帮只要愿意,可以在一天时间之内,出动万人以上的武装力量。

    当然,这样的武装力量,单人武力虽然比寻常士兵要强,但除了刘金元直属的两千嫡系经过战阵、部队训练之外,其他人整体作战能力就和一万正规大军是没法比的。

    如此大的摊子,刘金元要带嫡系势力顺江出海,征伐倭国,这其中牵扯到的事情是极为繁琐和庞大的。

    …………

    …………

    大江帮老巢,也就是原本华夏卫府南府议事厅。

    刘金元坐于上主坐之上,下面两边各坐着六人,左边为是大江帮的军师苏增书,右边是南府副司使多罗陀。再后面两边各五人都是刘金元的嫡系属下,也是他亲自任命的南府十个部司使。两年前叶尘在江南时,也曾经与这十个人见过面,并且进行了一番考较,虽然都未必是一流高手,但都是能够独当一面或者拥有一技之长,且杀伐果断的人物。

    刘金元目光扫过众人,说道:“大宋朝廷军令已下,不日便会传到赵赞手中。我们要抢在三天之内,做好一切出海准备。除了之前所议定三千零一百四十五人随行之外,其他人包括外围势力一律潜伏,不可以与大宋朝廷正面冲突。”

    众人站起抱拳称诺,唯有名叫孙立强的堂主略一犹豫,说道:“帮主,属下有一些逆耳之言想说于帮主听,还请帮主海涵。”

    刘金元笑了笑,说道:“自古忠言逆耳,你说吧!”

    孙立强说道:“帮主,朝廷之所以动用大军围剿我们,是否因为那一位与大宋朝廷和皇帝反目成仇,且于西北建立祥符国的缘故?”

    刘金元心中冷笑,但却不露声色,说道:“没错,正是这个原因。”

    孙立强小心的看了一眼刘金元,说道:“属下认为,若是我们与西北那一位划清界线,朝廷不但不会对付我们,而且多半还会重用我们。”

    刘金元神色一喜,故作沉思说道:“就怕我们即使划清界线,大宋朝廷和皇帝也不会放过我们。”

    孙立强察言观色,现刘金元已经动心,心中一喜,继续说道:“帮主,前日属下府中来了一位客人,是从京都来的一名太监,他代表皇帝陛下,给了我们一个许诺。”

    刘金元闻言先是一惊,然后大喜,说道:“许诺?皇帝陛下给了我们什么许诺?”

    孙立强没有接着说话,而是给他旁边另一个名叫张东的堂主使了个眼色,张东立刻便站起向刘金元抱拳,流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说道:“帮主,当时属下刚好也在孙堂主府上,那名太监带着大宋皇帝陛下的秘旨,说只要我们与叶尘划清界线,向陛下效忠,陛下便会设立我们为宋卫府南府,只比京都宋卫府低半级,而且不受京都宋卫府统属,直接由大宋皇帝陛下统领,俸禄也从大宋皇帝陛下的内库中下,比京都宋卫府还要高半倍。”

    孙立强紧接着便附和道:“没错,帮主,皇帝派来的太监的确是这样说的,秘旨我们也看了,是真的。”

    刘金元叹了口气,盯着孙立强淡淡的说道:“既然这样,你可以去死了。”

    孙立强先是一愣,然后脸色大变,冲着张东低吼道:“我们一起闯出去。”

    话音未落,他腰间长剑已经出鞘在右手,直指他右手的多罗陀,左手握拳,防着左边的众人,同时脚下一蹬,便要腾空而起,从旁边窗户掠出。

    然而,就在这电光火石之间,噗嗤一声,一道匹练刀光闪过,孙立强的头颅便飞了出去,热血直冲一尺之高。

    这是今天第三更送上,只求兄弟们能够捧场和月票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