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宋王侯 > 第七百零六章 宋国要动手了

第七百零六章 宋国要动手了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叶尘摇了摇头,斩钉截铁的说道:“玉儿为我祥符国皇后一事绝不更改。”

    韩熙载察言观色,顿时明白叶尘与那皓月公主之间有感情非同小可,赶紧说道:“既然如此,我们商议的重点便是如何在尽可能小的代价下,迎回玉皇后。”

    叶尘闻言,微微一笑,说道:“韩卿所言极是,朕也是这个意思。”

    张泊想了一下,说道:“陛下,臣以为我祥符国与大辽结为姻亲,并非坏事。即使契丹索要彩礼重了一些,或者说条件太过苛刻也并非不可。因为,这样一来,我祥符国便与契丹联姻,虽然并不代表结盟,但足以让宋国忌惮,于我国大有好处。此外,在玉皇后那里,也能够体现出陛下对玉皇后的一片深情。”

    叶尘想了想,感觉张泊所言有理,但是他一想到萧绰所提的那些所谓彩礼,便感觉很是不爽。

    萧绰要求祥符国的彩礼有五条:第一,两国建交,互不侵犯,沿边城池,不得创筑城隍,不得派驻重兵。第二,双方宗教传播,互不阻碍,凡有越界盗贼逃犯,彼此不得藏匿庇护,可互为引渡。第三,双方于边境设置榷场,互市贸易。第四,祥符国要向辽国每年提供盐六十万石、茶一万石、丝绸百万匹,铁器十万件,以及陶器瓷器若干,均按中原常价交易,不抽重税。第五,祥符国与辽国建立父子之国的关系。”

    这五个条件中,前三个都是互惠互利完全平等的邦交条件。第四条却是大有文章。至于第五条,包括叶尘在内,祥符国上下君臣直接将其忽视,甚至都没有人敢将其提出商议,因为这是对祥符国皇帝叶尘的侮辱。且明眼人都知道契丹提出第五条地目的是坐地起高价,好讨价还价。而且第五条本身很荒唐,试想一下,当今契丹婴儿皇帝要叫玉道香为姑姑,可是契丹人提出父子之国条件是要求叶尘叫契丹皇帝为父亲…………

    至于第四条,这先要说一下宋国与辽国之间的一些事情。

    宋国对辽国是实施经济限制或者说互相制裁,并且长久以来,宋国始终占据主动或者说主场地位。

    这十几年下来,两国之间虽然先后设了几个榷场,但是能够交易的物品及其有限,辽国不向宋国输运马匹,宋国不向辽国输运铁器,就算是布匹、茶叶、食盐、陶瓷等一些生活必需品,宋国也都对商人特意抽以十分高的税赋,以限制其出口规模。

    而铁器,比如铁锅、锄头、镰刀、犁铧等生活必需品,辽国更是十分的贫乏,以致于许多百姓姑娘出嫁把铁锅都当了十分昂贵的嫁妆,送上一口上好的铁锅或者铁器那对娘家来说是十分有面子的事,其有价无市的程度可想而知。再比如锄头、镰刀、犁铧,现在仍有大量使用木制和石制品的地方,其生产力或者说生产效率因此受到了极大限制。

    这些事情以及其中的道理,叶尘和他的臣子岂能不知。

    而叶尘带着祥符国上下虽然与宋国风道扬镳,但对于契丹这样异族大国依然保持极大的警惕和敌意。叶尘若是答应萧绰第四个条件,先宋国对辽国的经济制裁和封锁便相当于开了一个大口子,失去了效用。先不说宋国会有何反应,站在叶尘和祥符国君臣的角度来说,也是不能允许这样的事情生的。毕竟相比大宋,拥有数十万骑兵的大辽更让祥符国感到警惕或者忌惮。

    可是若是不答应,玉道香怎么嫁给叶尘,成为祥符国的皇后?

    张泊略一沉思之后,又说道:“陛下,诸位大人,虽然上次我们打败高怀德,宋国西北边军损失惨重。但是,陛下如今立国称帝,宋国必然还会对我朝有所动作,而我祥符国新立,国小势微小,不论是国力,还是军力,最终还是不能和宋国相比。臣以为,若是能够通过联姻与辽国建交,便可让宋国朝廷有所忌惮,若是能够进一步结盟,获得而辽国一些实质性的武力援助,就算辽国不出兵,适当的时候在燕云方向小小一个动作,便可牵制大宋军力。所以,臣以为与辽国联姻对我祥符国百利而无一害。”

    马文韬断然说道:“陛下,臣以为,外力之助,终非持久之计。而我祥符国之立,有利于辽国,所以能予以我们帮助的地方,我们不提出要求,辽国也会去做,不能予以我们援手的地方,我们即使与其联姻,辽国也绝不会出手援助,除非我们付出实质性的代价。若
超级军工帝国小说5200
是那样,那么我们从此很有可能就要被辽国在一定程度上所影响控制,可谓得不偿失,所以,臣以为,联姻之事中辽国若是始终坚持第四个条件,我们绝不能答应。”

    韩熙载微微蹙眉道:“若无辽国出兵干预,或者由他们在辽宋边境制造些事端牵制宋国兵力,宋国若是全力攻打我国,恐怕我们要承受的压力太大,短时间内,我们不怕什么,但是时间一长,兵员消耗方面,我们是耗不过宋国的。毕竟宋国之国力目前还远我国,且有数千万人口,四十多万大军之外,还有上百万的厢兵可随时进行兵员补充。”

    一直没有说话的杨继业沉声道:“陛下,韩大人所言是有些道理,因为若不争取辽国的援助,我们与宋国动全面战争的话必定会十分艰难。但是,臣以为,辽国狼子野心,一旦对他们依赖过重,他们就会得寸进尺,最后,我们必然沦为辽国的附庸,而辽国对其附庸是如何的予取予求,从当年臣所在北汉国的情况陛下和诸位大人应该看得出来。到那时,我祥符国不过是辽国手中对付宋国的一件工具,我祥符国君臣也将沦为辽国的马前卒。所以,臣以为依靠联姻结盟于辽国不可取,而此事处理不能掺杂与辽国结盟的相法。”

    叶尘闻言,叹了口气,目光扫过众人,虽然感觉有些无奈,但却很满意,因为众人都是站在祥符国的角度考虑问题,或者说从话语中可以看出,不管是韩熙载、张泊等南唐来的官员,还是杨继业和马文韬这样从宋国跟着来的臣子,都已经彻底的将祥符国当成了自己的国。

    …………

    …………

    此事牵扯到叶尘后宫私事,韩熙载、马文韬等大臣心有顾忌,不敢多言,商量大半天,直至晚饭时间,依然没有个万全之策,期间韩熙载和张泊提议和辽国进一步讨价还价,马文韬和杨继业坚决不同意这种资敌的行为,而白沧海和连继城、胡三光则一致认为,三人亲自出马,国家安全部和特殊职能部倾巢而出,再加上北府萧秀明的配合和玉道香本身高实力,直接将玉道香偷偷从契丹上京救出或者说抢回来。结果遭到叶尘和几乎所有人文官的反对开玩笑,堂堂一国天子迎娶皇后,还要抢亲。

    最后没有个结果,叶尘便宣告解散,准备回头再议。

    不料,小朝会刚刚解散没多久,叶尘正准备回后宫用膳。胡三光便又求见。

    叶尘让人将胡三光带到他的御书房,后者便肃然说道:“陛下,十娃和刘金元分别传来消息,宋国果然要准备对我们祥符国动手了。”

    叶尘没有丝毫紧张,反而好奇的问道:“赵德昭和赵普准备怎么对付我们?”

    胡三光说道:“十娃传来消息,宋国朝廷准备让赵赞率领大军对刘金元的南府和剑庄开始清剿,且官府会全力打压我们在宋国的生意。”

    叶尘神色凝重,说道:“当初收服南唐时,刘金元带着南府出力,导致南府势力暴露。剑庄与我们的关系也早已大白于天下。而冯刚、吴志远、周鑫他们掌控的生意更是根本没法藏。还好,这一天当初早有预料,当初也安排了一些后路。”

    说到这里,叶尘顿了一下,说道:“给十娃和周杰传令,让他们想办法拖延宋国朝廷给赵赞的军令,然后给刘金元和白子轩传令,让他带领所有暴露的势力立刻顺着长江出海,转移至东海赤峰岛。休整一个月,熟悉海战、海航,然后全副武装北上倭国,攻打占领倭国。”

    胡三光略一犹豫,说道:“陛下,听说那倭国乃穷苦蛮夷之地,又远在海外,与我们祥符我相距太远,占领他们恐怕对我们祥符国没有什么好处。”

    叶尘笑了笑,想起在后世时了解的一些已经被证实的信息资料,说道:“告诉刘金元,倭国虽小,但却是一个在银矿上的国家,地下埋着的银子比整个大宋现在市面上流动的银子加起来还要多,朕要他们占领倭国,还要让倭国的人给我们当矿工,然后将倭国的银子全部挖出来,送到我祥符国。嗯…………倭国的铜矿也不少,把铜也运过来。朕已经下令工部开始着手铸造我们祥符国自己的铜钱、银币,正是缺少银子和铜的时候。还有,给皇后的彩礼或许可以改成一百万两银子,想来契丹萧太后是没有理由拒绝的。”

    本月第一天,两更深夜早早送上,求大家的保底月票和捧场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