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宋王侯 > 第七百零三章 诏书

第七百零三章 诏书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非常感谢流离de岁月和云倦云舒26的慷慨捧场和月票支持。

    赵德昭闻言,心中一个机灵,蹭地一下站了起来,沉声问道:“大事,什么大事,难道又是叶尘狗贼带兵攻打我们的州城。”

    太监总管忙道:“具体什么事情奴婢也不知道,宰相大人、两位参知政事相公和枢密使曹大人联名促请陛下即刻去崇政殿。”

    赵光义心中绮念立时消散一空,他马上束紧袍服,拔腿便走。

    宋太后慢慢坐起,掩起了衣衫,惨笑一声,两行清泪控制不住地滚下脸颊…………

    ………

    ………

    赵德昭一路急走,赶回了崇政殿,就见赵普、吕馀庆、薛居正、罗公明、曹彬五个人正一脸肃然的大殿上低声讨论某事,赵德昭立即喝问道:“甚么大事,急着见朕?”

    五人一抬头,看见赵德昭,赵普立刻举起手中一个卷轴,神色复杂的说道:“请陛下先看看这份诏书。”

    赵德昭一愣,奇道:“赵相公这是何意?朕在这里,谁下得诏书?”

    吕馀庆连忙抢过来道:“陛下,这是祥符国皇帝叶尘的立国诏书!”

    赵德昭端坐书案后,展开那封所谓的祥符国使臣送来的立国诏书,仔细地看了起来。赵普、吕馀庆、薛居正、罗公明、曹彬五人已经看过了这封诏书,对其内容了如指掌,此刻只是等着赵德昭看了之后,众人好商议出一个应对之策。

    虽然大宋朝廷上下早就知道叶尘去了西北迟早都会建国称帝,但等这一日到来的时候,大宋君臣还是极为愤怒。毕竟昔日的臣子在自己封地立国,这等同于谋反。任何一个皇帝和忠于这个国家的臣子都是难以忍受这样的事情生的。即使立国称帝的是叶尘,大宋也不能装作无视。

    而对叶尘恨之入骨的赵德昭应该更是难以容忍。

    古语有云:天子一怒,伏尸百万,流血千里。赵德昭这个皇帝虽然当得孬了一些,但是毕竟是大宋天子,他若是雷霆大,不说伏尸百万,死上成千上万的人上还是轻而易举的。

    “朕本世外高人弟子,起于山野。大宋太祖皇帝亲征北汉时,曹公救朕于汾河,朕受命于两军阵前,先有制盐之小功,后有破晋阳之大功。太祖皇帝授朕祥符伯。此后太祖皇帝重信于朕,朕受命伐南汉、平川蜀之乱、建华夏卫府,收吴越、定西北党项。此为朕所以报太祖皇帝之职分也。

    不料,反贼赵光义、潘美弑帝谋反,朕拼尽全力杀赵光义、灭潘美。不意大宋当今天子受残阉之谗,涂污泼垢,骤然难,欲刺杀朕于大殿。朕被迫奋力反击,带麾下至西北。朕以天下为重,莫敢负大宋太祖皇帝隆恩,遂秉太祖皇帝遗志,以天下百姓安危为己任。奈何河西党项八氏新复,根基未定,党项、吐蕃、回纥、吐谷浑,皆乃西域诸蛮舛傲不驯之众也,朕若亡,狼烟四起,其众必散,河西又复陷落矣。

    河西诸州诸部,只识朕畏臣,敬朕从朕,朕称臣则不喜,朕称帝则是从,令朕忠义两难,取舍无措,追思太祖皇帝,夙夜难眠。太祖皇帝雄才大略,素以光复河西、乃至西域为己望,太祖皇帝仁慈,素以拯河西、乃至西域数百万汉人为己任,朕既受命于太祖皇帝之愿,岂敢不尽大忠大义,而为一己贤名伏诛于莫须有之罪,将此大好局面毁于一旦,使河西百姓荼毒兵灾,使西域数百万百姓永世沉沦,使太祖皇帝在天之灵不得安宁?

    今朕手握乾符,悬掌河西,大业集于一身,山川盛于一时。义旗所至,西北十一州,党项氏旋踵而归;有思于此,方有所定。朕愿以一垓之地,革故鼎新,膺于景命,变家为国,德被荒遐,威震绝域;使西域杂胡,继我汉人衣冠,习我汉人教,建为万乘之邦家。遂以元旦之日,郊坛备礼,为祥符国文武大圣兴法始皇帝,年号天定。

    望大宋国皇帝,亲贤臣,远小人,睿哲成人,宽慈及物,许以西郊之地,册为南面之君。敢竭愚庸,常敦欢好。鱼来雁往,任传邻国之音;地久天长,永镇边防之患。至诚沥肯,仰俟帝谕。”

    这立国诏书写得非常客气,语气不卑不亢,且用语很是真诚。而叶尘被迫称帝,却是因为一直念着赵匡胤的遗愿。最主要的是表明了叶尘一个态度————无意觊觎大宋江山,而是有意平定西域。

  
我的韩国前女友们吧
自唐朝安史之乱以后,中原已丧失了对西域的主权,唐朝不能继续对西域实施统治,梁晋汉周也没有做到,现在叶尘打算去做此事。若是宋国在祥符国西进时,在背后出兵,那便是失了大义。所以这份诏书不是简单的一份诏书,还有着特殊的意义和使命————通告天下之后,叶尘以大宋臣子建国称帝带来的负面影响必然会打消不少,而且还使得祥符国多多少少占了大义。

    一篇洋洋洒洒千余字的诏书看罢,赵德昭把诏书往御案上一丢,缓缓抬起头来,赵普、曹彬等五人下意识地低下头去,端起了肩膀,等着赵德昭咆哮风雷,泄一顿之后,再商议应对之策,不想赵德昭竟然没有出一点声音。

    五人诧然,悄悄抬起头来向上望去,就见赵德昭双手扶案,下一刻,忽地一声大叫,将整个御案掀翻,神色扭曲。

    赵普见此微微眯眼,心中冷笑,嘴角扯出一丝讥讽。其他四人虽然极力掩饰,但是眸中的失望很是鲜明。

    …………

    …………

    契丹上京,皇宫深殿,夜色已晚,灯光如昼。

    两个多月前萧皇后生了一个儿子,自此契丹便有了皇帝,只不过是个两个月大的婴儿。而萧皇后萧绰也就成了萧太后,而玉道香的母亲萧太后便成了太皇太后。

    皇帝年幼,自然是太后秉理国政。

    此刻,契丹文武济济一堂,正是萧太后召集契丹重臣商讨刚刚生在河西的一桩大事。

    契丹虽早已立国,而且得了幽云十六州后汉化的度也渐趋加快,朝廷官制架构大多仿效华夏王朝,不过大臣们除了正式上朝的日子,平时聚集议事,重臣在皇帝面前相对大宋来说还是比较随意的,至少重臣们在萧太后面前都是有座位,谈论事情之时,比起宋国朝堂的庄严,放松了许多。

    宫卫军都指挥使耶律辄抚着胡须,颇有些幸灾乐祸的笑道:“这位祥符国皇帝便之前大宋大名鼎鼎的祥符王,年初时我记得太后还视此人终会成为我大辽心腹大患,不料一年过去,却成了他大宋的心腹大患。河西十一州,再加上党项八氏,两三百万子民,大军怎么得也有十万。这一下,宋国就没有余力惦记我大辽燕云十六州了。”

    萧绰端坐上,眼波盈盈一瞟,说道:“爱卿所言极是,以南朝君臣的一贯想法,定会想尽一切办法灭那祥符国。这样一来,短时间内的确是不会惦记燕云十六州。但是这几年从南边传来的消息来看来,这位祥符王可非寻常人,从其所做的事情可以看出,此人乃当世枭雄,若非南朝晋王谋反,杀了赵匡胤,以赵匡胤雄才大略与叶尘联手,有朝一日必将给我大辽带来无穷的麻烦。而如今虽然叶尘反叛宋国,在西北自立称帝,与大宋成为仇敌,这对我大辽自然是好事。但是,那叶尘毕竟是个厉害人物,我们需防纵虎为患,将来被虎所伤。所以,叶尘以祥符国皇帝的身份遣使来朝,欲与我国建立邦交,我大辽应以和种态度对待祥符国,诸位爱卿对此有何看法?”

    耶律休哥起身道:“太后,叶尘与大宋彻底反目建立祥符国,宋国必然会对祥符国大举用兵。臣认为这是我大辽南近大好时机,所以,臣以为我们应当与祥符国结盟。”

    萧绰微微点了点头,没有说话。耶律休哥是她的心腹爱将,甚受她的倚重,说的话虽然有些问题,但所表现出的进取心和战意让她很满意。

    耶律辄接口说道:“祥符国区区十一州,两三百万人,哪有资格与我大辽结盟。太后,臣以为,祥符国应该效仿当年的北汉,与我大辽结父子之国,成为我大辽附庸,听我大辽皇帝和太后的号令………”

    “没错,大宋全力对付祥符国,叶尘应该很需要我大辽的帮助甚至庇护,想来父子之国的要求,那叶尘定然会答应。”

    “不错!叶尘既然建国称帝,最大的忌惮,必是宋国的大军。而当今天下能够与大宋抗衡的唯有我大辽,所以叶尘唯一的倚仗便是我辽国数十万铁骑。而这世上哪有那样的便宜事,叫咱们白白帮他?用一个儿皇帝的称号,换取一国帝位,谅他也不会拒绝。”

    “没错,父子之国。”

    一时间不少人人都表示应该建立父子之国。

    不少人有这样的反应,并没有出乎萧绰的意料之外,她淡淡的道:“父子之国吗………或许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