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宋王侯 > 第七百零二章 祥符国四大军团

第七百零二章 祥符国四大军团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另外在四司之外,还设有铸印局,掌铸造皇帝宝印及内外官员印信。会同四译馆,掌接待外国贡使及翻译等事。类似后世的教育部、文化部、外交部等部门。

    兵部尚书由韩熙载推荐,叶尘考察把关,由原南唐金陵府尹王东阳担任。兵部掌掌全国士兵的征召和兵籍的管理,武职官员的除授、封荫之典,叙功、核过、抚恤,乘载、邮传之制,甄核、简练之方,士籍、军实之数。管理掌全国马政及驿传等事。

    工部尚书由徐铉担任。工部为管理全国工程事务的机关,和以前六部中的工部有着很大的不同。职掌土木兴建之制,器物利用之式,渠堰疏降之法,陵寝供亿之典。凡全国之土木、水利工程,机器制造工程包括军器、军火、军用器物等,矿冶、纺织等官办工业无不综理,并主管一部分金融货币和统一度量衡。设四司﹕营缮清吏司,掌宫室官衙营造修缮;虞衡清吏司,掌制造、收各种官用器物,主管度量衡及铸钱;都水清吏司,掌估销工程费用,主管制造诏册、官书等事;屯田清吏司,掌陵寝修缮及核销费用,支领物料及部分税收。

    农部尚书是张泊,左侍郎为田九米。右侍郎暂缺。掌管全国种植业、畜牧业、水产业、农垦等事,在中国封建王朝时代从未单独设这一部,祥符国设农部是叶尘特意坚持所设。

    武设军枢府,下设总参谋部、总后勤部、总装备部、总训练部和军法部这五部。其中杨继业为军枢府大将军,正一品大员,曾尚飞为总参谋部的总参谋长,正二品。总装备部部长为原华夏卫府武器司副司使喻文,从二品。总后勤部部长为原华夏卫府内务司三位副使之一的吴志远,也是从二品。总训练部部长和军法部部长暂时都由黑骑统领黑月兼任。

    另外,军枢府之下还有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四大军团,囊括了祥符国四万汉人军队,各统属一万人。其中青龙军团长为张大为,副军团长为杨延庆,骑兵两千,步兵八千,负责顺州、静州、兰州防务。白虎军团长为韩虎,副军团长杨延广,骑兵两千,步兵八千,负责灵州、盐州、龙州防务。朱雀军团长为邓崇轩,副军团长王,骑兵、步兵各五千,负责定州、胜州、会州防务,玄武军团长展熊武,副军团长黄东秋,有八千步兵,另外两千骑兵计划中将改组成两千重甲骑兵。负责银州和夏州防务。

    除此之外,还有黑月统领的四千五百黑骑作为叶尘的天子亲兵。而党项拓跋格鲁被封为白狼军团长,统领麾下五万铁骑。李光顺为黑狼军团长,统领麾下三万铁骑。他们除了驻守横山草原之外,还有三岔谷,以及祥符国与宋国和契丹边境防卫。

    司法设监察院,下设刑部、御史台、大理寺,共称为三法司制。李君浩担任监察院院长,正一品大员,刑部尚书则由刚到夏州没多久的任志亮担任,为正二品。御史台和大理寺主官暂缺。下面各司中下级官员主要以原华夏卫府监察司的人员为主。

    其中,刑部为主管全国刑罚政令及审核刑名的机构,审定各种法律,复核各地送部的刑名案件,会同九卿审理“监候”的死刑、案件以及直接审理京畿地区的待罪以上案件。类似后世的司法部和公检法部门。

    大理寺相当后世的最高法院,掌刑狱案件审理,还设有律例馆,掌修订法律。

    御史台是行政监察机关,也是司法机关之一,负责纠察、弹劾官员、肃正纲纪,相当于后世的纪委。

    在这三大机构之外,还设有国家安全部、特殊职能部、天子暗卫司三个特殊机构。国家安全部部长为胡三光,正二品,下设情报司、保密司,行动司。特殊职能部部长为白沧海,正二品。而原刺杀司副使连继城则成为祥符国天子暗卫司司使,也是正二品大员。这三个机构主要人员来源于原华夏卫府情报司、刺杀司和保卫司人马。

    而在这之外,祥符国还设立翰林院和国子监,但因为官吏稀缺,目前只是一个架子。

    此外,叶尘还特意在祥符国设立太医院,院长由被封为贵妃的喻清妍亲自担任,负责管理宫廷及贵族诊断、制药同时,统管全国各州、县医院,设正五品院使一人,正六品院判二人,正八品御医四人,从九品吏目若干人。

    地方行政划分和大宋一样,分路、州、县、乡镇、村五个级别。

    不过,叶尘治下目前只有十一州,祥符国暂且不分路,只有州、县、乡镇、村四级。

    州设知府和同知、通判等官。知府掌“一府之政,宣风化,平狱讼,均赋役”。也设通
逍遥游笔趣阁
判分掌粮运及农田水利之官。

    县有知县、县丞、主簿各一人,其属有典史等。县分上粮十万石以下者、中六万以下者、下三万以下者三等,均隶属于府或州。

    诏书宣读之后,大臣们6续开始上书恭贺,叶尘也临场说一些话回应。今天的典礼还在持续,叶尘已经得知,等这边的朝拜结束了,还得去太庙祭祀,告诉上天自己继位了。

    …………

    …………

    开封,皇宫。

    寒风中,正有阵阵琴声传来,琴声忧伤、无奈、痛苦。是大宋年轻的宋太后所在宫殿传出来的。如今皇宫已很少有人能看到宋太后离开那座宫殿。

    赵德昭做了乱.伦之事,可以装作不知,但宋太后哪还有脸见人,她又没有自杀的勇气,只能整日以泪洗面,而且渐渐接受了现实,唯一让她能够有所转移心中痛苦的便只有弹琴谱曲。

    宋太后手法熟稔地抚着琴,心神也随着那琴声飘到了九宵云外。痛苦、无尽的痛苦,整日想着对不起先帝而被受折磨,无数次想过一死了之,可每每在最后关头,下不了那个决心。

    琴韵悠悠,如烟之痕,袅袅萦绕,缥缈空灵,宋太后的躯壳,就像一具行尸走肉,她的神思,她的灵魂好似,就像花落池水,来存于世…………

    “太后的琴技更加的高妙了。”

    忽地一阵掌声传来,随之而起的是高声喝彩。

    不由抬头,宋太后就晓得是那个畜生来了,整个后宫中本来就只有这个畜生一个男人。更何况除了这个畜生,还有谁敢在自己身边做高声语呢?

    宋太后没有理会,只是手中停下了弹奏。

    赵德昭想着昔日父皇身边那皎洁如月的美人儿,如今灵秀依旧,却更加成熟,妇人的丰腴圆润,虽然对他冷冷淡淡,但是他正是喜欢这种强迫性的过程,喜欢看着高高在上的太后被自己羞辱,这能够让他稍微将叶尘当初当着文武百官侮辱他的一幕忘掉一些。更何况在他眼中,这样的宋太后有着独特的风情,更加迷人,就像一朵盛开却冰冷的死亡之花,且又素肌莹玉,风华正茂。

    赵德昭已经习惯了宋太后的冷漠,他站在宋太后身后两步外,看着后者那如柳圆臀,雪肌玉肤透轻绡,赵德昭一如既往的感受到了一股异样刺激的冲动,然后他伸手揽住了她腴润动人的腰肢,狰狞笑道:“太后不开心吗?朕让你开心。”

    宋太后一动不动,已经不再如最开始几次那样激烈的反抗,她只是微微闭目,泪流满面。

    赵德昭看着宋太后脸上有泪水,想起自己当初在叶尘面前如狗一般哭泣求饶,双眼变得通红,伸手一探,粗暴的将宋太后那轻盈的身子便抱到了膝上,香骨珊珊,柔嫩温润,圆而挺翘的香.臀隔着一层轻软绫罗却也不掩那柔软弹性,翘臀入怀,一股香馥馥的热力透体传来,赵德昭变态的直冲大脑,不禁出一声怒吼,立即探手使劲的握紧了宋太后胸前一双酥腻娇软,宋太后一声惨呼。

    紧接着赵德昭的大手扯起了宋太后的腰带,宋太后全身颤抖,死死的闭上了眼睛,泪水不断,长睫覆下,心中暗想:“早些遂了他的意,他便能早些离开我这儿,就当被畜生压了吧………”

    但在赵德昭眼中,宋太后见痛苦的闭上双眸,一副任君揉捏的模样,不禁让他生出异样的畅快,他那变态的欲.火更炽,随手将宋太后扔倒在锦毡之上,便去撕扯罗裳。

    合欢撕断,薄裳扯裂,冰肌玉骨稍露芬芳,赵德昭正待俯身撕咬白皙娇嫩的肩膀,门外太监总管高德志却轻唤道:“陛下,陛下。”

    赵德昭大怒,抬头斥道:“混帐,未得允许,谁准你过来的?”

    太监总管期期地道:“陛下,非是奴婢大胆,实是………实在是有大事生,朝中几位大人在崇政殿等着,宰相大人让奴婢来请陛下立刻去崇政殿议事。”

    “混账东西,你是听朕的话,还是听赵普的话。”

    高德志吓得赶紧跪下,说道:“陛下熄怒,奴婢永远只听陛下的话。只是这次是真有大事啊!”

    …………

    …………

    关于祥符国的官制,我查阅了不少历朝历代资料,又研究了当代各国一些司法、军队的体制机构,下了很大的功夫,在半个月前便开始准备,反复思考,经过各方面取舍,最后才定下这样的文官和军队、司法体制机构,若是有看官不喜的话,可以直接越过,对于后面阅读影响不会很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