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宋王侯 > 第六百九十六章 大宋君臣

第六百九十六章 大宋君臣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赵德昭神色刚刚一缓,曹彬话风一转,便又说道:“但臣以为,赏罚分明,亦须有度。赏无尺度,便会滋生骄逸,放任乖戾;罚若无理,也必流于粗暴,失于偏颇,有失赏罚之初衷,诚不可取,总要赏罚明辨,赏罚合理,才能令人心服口服,亦可警尤他人。高怀德跟随先帝南征北战,立下汗马功劳,乃开国老臣,还请陛下三思而后行。”

    赵德昭脸色陡然一冷,森然道:“曹彬,你这是在教训朕么?”

    “臣不敢!”曹彬腰杆儿又弯了弯,声音语气更加恭敬,但仍执拗地道:“臣仔细看过军报,扪心自问,换了臣是高怀德,当时情形,也不得不先出兵。”

    赵德昭冷笑:“这叫出兵?这就把四万大军送进虎口,而且还送给叶尘狗贼三州之地。”

    曹彬身子又欠了欠,沉声说道:“陛下之意,难道六个军寨一万两千精兵便任由叶尘吞并?”

    薛居正、吕馀庆、罗公明等人都替曹彬捏了一把冷汗,只有赵普老神在在.

    赵德昭怒火万丈,自登基以来,他感觉自己权威不断被赵普挑战,这些天已经压抑到了极致,如今自己旨意未下高怀德便擅作主张,而这才是他最痛恨之处。还有如果高怀德真能够把一万两千精兵救回也就罢了,结果人没有救回,而且又却损了三万多人,还被叶尘趁机且计拿走了三州之地。

    赵德昭还想说什么,突然想起这些天赵普结党营私,自己的旨意竟然常常在中书政事堂通不过去,此时再一看曹彬脸色,他不由心中一凛:“赵普老贼已经开始与朕对着干,甚至想将朕架空,若统领枢密院的曹彬再不听朕的话,那朕这皇位还能够坐得稳吗?”

    想到这里,赵德昭忽然又意识到另一个问题:“曹彬如此卖力地为高怀德说话,纯是出于一片公心么?哼哼,他们之间,好象并没有这么和睦吧?这些前朝老臣,不管私交如何,现在是抱成团儿和朕做对,真是该死…………”

    一念至此,赵德昭顿时忐忑起来,相对于丢了三州之地,死了三四万大军,他更看重的是自己皇位的安稳,事实上因为这两三个月以来赵普开始专权,他更看重的是朝中势力的动向。还有,赵普专权但不会篡位,可这些掌握兵权的老将们若是生了异心,一旦出事就是一场内乱。五代乱世时他虽然还小,但是他却知道五代以来当皇帝的大多不是死于外人之手,十之八.九都是被自己手下的大将干掉,取而代之。赵德昭怎么能不忌惮。

    赵普一见赵德昭听了曹彬这番话并没有怒,反而沉思起来,脸上阴晴不定的不知在想些什么,他略一思索便明白赵德昭此时再想什么,心中讥笑一声,便出班奏道:“陛下,曹大人所言,也有一定的道理。高怀德是我朝开国老将,昔日跟着先帝亦是战功赫赫。此番擅自出兵攻打叶尘,也是事出有因。而兵败于叶尘之手,高怀德固然有错,但正如高怀德奏折中所言,叶尘狼子野心,下一步定然是要建国称帝,而且很有可能会图谋我大宋江山。所以当务之急依然是对付叶尘,当然高怀德打了败仗,丢了三州之地,这罚还是要罚的,所以臣以为可将高怀德贬官降爵,但依然统领西北边军,令其戴罪立功…………”

    先有曹彬,如今又有赵普站出给高怀德求情,朕若重罚高怀德,恐失军心,且让这些老臣离心。

    “哈哈哈哈………”想到这里,赵德昭长笑一声,摇头道:“朕听曹爱卿和赵相公所言,方才恍然大悟,高怀德虽然犯了大错,但的确事出有因,当务之急是如何对付叶尘那狗贼,高怀德熟悉西北军务,又拥有和叶尘狗贼交手经验,对我大宋忠心耿耿,就如赵相公所言,将高怀德贬官降爵,但依然统领西北边军,令其戴罪立功…………”

    …………

    …………

    大风起兮云飞扬。

    上官冰云组织兵变收服六个军寨一万精锐大军;杨继业又大败高怀德西北边军,斩杀两万多,俘虏七千。这些先后消息传开,叶尘麾下势力士气顿时为之大振。紧跟着叶尘趁机以巧计夺得静州、顺州、会州三地,不光使得叶尘治下已经有了十一州之地,而且这十一州之地连在一起,从防御地势上来说,使得叶尘治下与大宋交界之处的防御阵线更加圆润牢固,甚至坚若磐石。


三国之超级召唤系统最新章节


    此外,新增六寨一万精锐大军,七千西北边军俘虏,三州三千多降军,叶尘将其打散、重编、揉沙子、整顿消化之后,便意味着叶尘麾下又多了两万汉军。这样一来,不算党项骑兵,叶尘麾下也有了五万汉军。

    而高怀德在亲兵拼死护送下回到了庆州,并且收拢万余溃兵,朝廷和赵德昭戴罪立功的旨意到了之后,便开始在与叶尘治下边境筑垒堡塞,建设烽燧,开始稳扎稳打,做起了持久战的准备。叶尘一方杨继业同样依托险要,修建军寨等防御工事,双双进入休整备战期,但不管是叶尘还是高怀德,甚至在开封的赵德昭、赵普都明白,叶尘已经与大宋当权者之间有了不可调和的矛盾甚至死仇,不管高怀德积蓄力量,或者朝廷派遣大军过来,还是叶尘麾下大军不断强大,总有一天,双方必然还会进行大战。

    …………

    …………

    叶尘赶回夏州,立即召见七千西北边军俘虏和三千三州降军中指挥使以上军官,然后又接见了马文韬带领的静州、顺州和会州降伏的官吏,以他的身份给了一些承诺,彻底让这些人安下心思,开始在叶尘麾下效命做事。

    然后,叶尘召集杨继业、韩熙载、马文韬、胡三光、张泊、白沧海、连继城、李君浩等心腹大将,秘密计议整整一日,随即叶尘就下达了一连串的命令重新打乱整编之后的六个军寨中一万精锐大军,以两千人为一支,分别驻守灵州、龙州、胜州、盐州、怀州。而这五州内的一万驻军则则分成三支,分别驻守新得的静州、顺州和会州。

    当然,伤兵残卒不管是党项人还是汉军,都统一运回夏州叶尘刚到西北时便成立的军民两用医院治疗养伤。而直面大宋庆州方向修建的军寨堡垒,以及三岔谷中的金矿依然是李光顺和拓跋格鲁带领的党项大军驻守。不过,叶尘麾下管理财政的贾宪安排将粮草给养、酒肉源源不断的给党项人送了过去,同时安排工匠高筑堡垒,深挖壕堑,兵营堡垒本已垒就的在其外面尽皆再筑一层,中间夹以草木泥土,使得厚重无比,看那样子,不但使堡垒坚固无比,而且还兼具了冬季御寒的功能。

    与此同时,叶尘治下各地与夏州之间军书公函也是往来不绝,一日之内,红旗信差穿梭不停,如此密集的传报、如此频繁的消息,明眼人和消息灵通的人都知道祥符王叶尘要建国称帝了。

    叶尘初具规模的统治机构已经开足了马力,在军事、政治、经济、文化、宣传等各个方面紧锣密鼓地开始运作,为叶尘建国称帝、为叶尘治下十一州安然度过今冬的天敌和人敌做起了种种战略准备。

    …………

    …………

    山脚下,野草已一片枯黄,高大的树木那遮天的绿荫也不见了,一阵风来,败叶随风飘落,树枝似在瑟瑟颤抖,一望无垠的平原上,虽然阳光灿烂,却没有多少暖意,天地间一片肃杀寒冷。

    得得得得…………

    山谷间响起一片清脆的马蹄声,几只正在枯草丛中觅寻着草籽野谷的鸟雀惊飞起来,展开翅膀飞上枝头,用鸟喙剔剔羽,顾盼着树下,耐心地等候着山间行人经过,不过那两人两马,却偏偏在树下站住了。

    一箭地外,黑月率领着一队黑骑勒马驻足,警戒、游骑早已派出,扫视着左右四方,高空中海东青来回盘旋。而大树下,叶尘已勒住坐骑,与玉道香并肩站在那儿。

    “玉儿,契丹萧太后毕竟是你亲生母亲,不管当年她与你父亲之间到底是怎么回事,但血浓于水,她如今病重垂危,你去了之后就多陪陪她,不用急着回夏州!”

    玉道香轻轻点点头:“她是妾身的娘亲,即使妾身对她感觉很陌生,但是妾身在契丹上京的那些日子,能够感受到娘亲对妾身自内心的关怀。所以,妾身会多陪陪娘亲的。”

    她又看了叶尘一眼,眸中一片柔情:“夫君!你既然要建国称帝,帝王子嗣血脉之事乃国之大事,妾身不好逾越,但不管你有多少女人,皇后这位置一定是妾身的,否则谁当皇后,妾身便杀谁。”

    叶尘苦笑一声,突然伸手抓住了她的马缰,笑着说道:“放心吧!皇后的位置肯定是你的,没有人敢抢。”

    第二更深夜送上,本月最后几天了,求捧场,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