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宋王侯 > 第六百九十四章 追战(下)

第六百九十四章 追战(下)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故臣以为,诛杀叶尘宜急不宜缓,但却要准备充分,若有八备,当可谋之。其一,彻底控制麟府杨家,因为麟府杨家与叛臣杨继业为至亲,有叛变之可能,且在麟府养备马匹,教习骑射,可为奇兵。其二,羁縻横山属羌,恩威并抚,以为藩篱,牵制叶尘兵力、财力、人力。其三、结交西域凉甘吐蕃、回纥大部,又联陇右吐蕃北出萧关,合力破贼。其四,诏诸路互相应援,统一调度,如臂指使。其五,并边小砦,毋积刍粮,贼攻急,则弃小砦入保大砦,以完兵力…………”

    高怀德知道自己没几年好活,唯恐等不到诛杀叶尘之时,如今字斟句酌,沉吟良久才写下一条平夏谏议,同时还有一封请罪奏表,良久才写完。最后高怀德又凝神看了一遍,唤进亲兵心腹,吩咐道:“分抄二十份,十份以驿兵分路送往京都。嗯…………华夏卫府探子势大,恐会被截。所以另外十份装扮成百姓,潜送京都,急奏陛下。”

    亲兵离开半炷香时间不到,便有探子赶到高怀德车前禀报道:“启禀大帅,敌军有一万多人陈兵前路堵住我军去路,且都是汉军,据判断很可能是银州、灵州等六州守军。”探子的声音中微微带起了怵惧之意。

    “知道了!”高怀德淡淡地说了一声,两个亲兵立即上前,先替他穿好战袍,又为他披上战甲,一名年过花甲的老头又变成了一个铁甲衣寒、威武铿锵的大将军,仿佛出鞘的宝剑一般,锋寒夺目。

    走出车子,翻身上马,此时冬日残阳如血般殷红,那森寒的铁甲上竟也染上了一层血色。

    落日照大旗,马鸣风萧萧。

    高怀德一磕马镫,战马轻驰起来,赶向队伍前列,后边数百名亲兵紧紧相随,三军肃立,注视着他们的大帅。他能带领我们安然退回庆州吗?只剩下堪堪三万人左右的西北边军,默默地伫立在那儿,目光随着他们的大帅来到最前面。

    一眼看清前方的敌军,高怀德也不由倒抽一口冷气。他早预料到叶尘必然不会放任他们进入山区,或者说在进入山地之前必有一场大战,可是万万没有想到叶尘摆出来的阵势竟是如此雄壮。叶尘一方背依山岗扎营,从山脚到山顶一座矮山已被密密匝匝的大军覆盖了,正是一路追着他们的三万党项铁骑和四千五百黑骑,远远的依稀可见山头上叶字王旗在冷冷的朔风中飘扬,这意味着叶尘已经亲自前来。

    东西两面,两万骑兵刚刚陈列好阵形,看得出来他们是刚刚赶到,看其装备虽然统一,但却分明是党项人。两万党项骑兵看着六个军寨,高怀德岂能不知,如今这两万党项骑兵毫无损的出现在这里,这意味着什么?高怀德虽然早有预料,但此时一经证实,一想到一万两千本属于他西北边军的精兵就这般彻底失去,一时间也是心如刀绞。而远处在他们回路山口处,一万步骑混合的汉军,分明就是叶尘治下银州、灵州等六州守军,果然叶尘麾下兵力几乎已经倾巢而出。

    今日,当有一番苦战!

    晚霞渐暗,本来就没有多少热度的太阳正一寸寸沉落天边,双方大军遥遥对峙着,没有任何一方撤退,也没有任何一方冲杀。风吹着花白胡须,高怀德扬起头来,看着映在山头帅旗上的最后一缕阳光:“那就战吧!”

    “祥符王殿下有令:高怀德若肯弃械投降,便放尔等离去!”

    山坡一面,叶尘王旗之下,近百个大嗓门的士兵突然齐声大吼,声音在整个原野上飘散开来。传进西北边军耳中,将士们不禁士气一落,且不由自主的看向他们的主帅高怀德。

    高怀德脸色阴沉,叶尘这一手太过阴险,会让一些士兵认为叶尘的目标是高怀德,而非他们。这会极大的削弱士兵的战意和士气,以及高怀德的威望。

    叶尘一方的呐喊声还在继续,暴怒中的高怀德在众目睽睽之下,提刀一指叶尘王旗所在,大声说道:“堂堂祥符王只会用这等阴险毒计,妄图离间我等将士之心。简直是对我西北边军的侮辱。”

    杨继业站在山头,眼见高怀德反应很快,且处理的方法也很对,不禁也是心中暗赞,顿起惺惺相惜之意。这一路追击,几番交战,他对高怀德用兵也是十分的钦佩,此时在双方加起来近十万大军面前,高怀德神志仍然清醒,反应及时,处理果断,这样的对手,由不得他不敬。

    叶尘
彪悍的人生sodu
也数度公开表现出对高怀德的赞赏,胡三光见他有爱才之意,曾问他如果能包围敌军,可否尽力生擒高怀德,以纳为己用,却被叶尘一口否决了。

    高怀德是大宋开国功臣,且还是赵匡胤的亲妹夫,乃皇亲国戚,对大宋又有着独特的感情,而且年过花甲,正是性格最倔强的时候,就算被生擒了,也决不可能向他臣服,最终必然会自杀。若是叶尘下达这样一道命令,最终不但只会得到一具尸体,而且使得自己的部将束手缚脚,反而影响战局。

    所以,叶尘此次倾巢出动,给所有部属下达的命令是尽其所能,重创高怀德所部。

    高怀德说完之后,他的数百亲兵同样大声复述一遍,刚刚落下的士气,又有所回升。

    然后高怀德策马驰回中军,立刻下达了第一个命令:“布方圆阵全力防守。”

    很快高怀德身边的亲兵便以旗语、鼓声将这道命令传了下去,西北边军众将接到命令,心中满是疑惑。方圆阵是几乎彻底放弃了进攻,防御最强的阵法,大将位于阵中心,兵力层层布防,长枪、弓箭在外,机动兵力在内,队形密集,防御力强,不过同时也是一种挨打阵法,大帅不下令赶紧强行突破敌阵,反而要采取绝对的守势?这是要我们全部被耗死在这里吗?

    但紧接着高怀德便派亲兵亲自给麾下诸将送来了第二道命令:“至天黑之后全力突围!”众将顿时暗呼大帅英明,然后立刻执行了高怀德的命令。

    叶尘、杨继业等人不知道高怀德还有第二道暗令,站在山头将宋军动作看得分明,不由也是惊疑不定。

    但紧接着杨继业目光一凝,看着堪堪沉落山头的太阳,不由恍然大悟:“老夫本以为高怀德所部精疲力尽,方才缓行至此时方到才到这里,难道…………竟是高怀德有意为之?他明知在进入山地前必有一战,故意不早不晚赶在这个时间到达,就是要等待天黑!”

    叶尘此时也反应过来,神色复杂的说道:“没错,高怀德要想突围,黑夜之中的确是最为有利的。高怀德能到今天这个位置上,果然不凡。”

    杨继业也是深吸一口气,开始下令,调遣指挥部队开战。

    叶尘略一沉思,对身边胡三光说道:“高怀德所属定会有不少人趁着黑夜突围而走,这点已经无法挽回。但是这未尝不是我们一次机会。去给黑月、展熊武、张大为、韩虎、曾尚飞、杨家二郎、三郎传令,高怀德所部突围之后,不要让他们去追敌,展熊武和杨延广合兵去顺州,张大为和韩虎合兵去静州,曾尚飞和杨延庆合兵前往会州,黑月带领四千黑骑伺机支援。”

    胡三光恭敬称是,然后快安排七名金牌探子去给七人传令。

    …………

    …………

    一夜鏖战,死尸盈野。

    高怀德拿捏着时间,堪堪在日暮时分赶到这片山区之前,早一分便提前陷入重围,多付出无数牺牲,晚一分则无法充分利用旗鼓号令于山前集结,已是将时机算得再准确不过。

    不过,杨继业调兵遣将的本领可是丝毫不弱于高怀德,自有其对策。

    在日落西山时刻,如果倚仗优势兵力和有利的地形全力进攻,一俟天色漆黑,敌我难辨,叶尘一方的兵力优势、地形优势将全部失去效用,必被高怀德所趁。所以此刻虽然占据了绝对上风,杨继业却下令四面合围,只以弓弩等远程武器进行攻击,阵势团团扎住,不肯上当混战。他此刻占据着绝对优势,就算捱到明日天光大亮也无所谓,何必急于一时。

    若说远程武器的犀利,虽说弓弩在宋军中的配备比例极高,但是叶尘自来到西北之后,给包括党项铁骑在内的麾下兵马配备的强弓却是武器司最新研制成果,而且配备比例不比宋军低。所以在双方阵营密集的对射中,西北边军的伤亡率还是要高于叶尘一方很多。一直等至天色完全黑了下来,高怀德终于按捱不住,下令突围。

    正如叶尘和杨继业预料的那样,夜色还是挥了作用,双方一旦短兵交接,弓弩便失去了作用,士兵怕误伤战友,岂能胡乱射,而双方一旦进入混乱,除非正在生死双搏的双方,其他士兵冲到近前,也要先顿上一顿,看清敌我这才挥刀劈砍,这样一来西北边军自然可以钻个空子。

    这算是第四更了,求捧场,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