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宋王侯 > 第六百九十三章 追战(中)

第六百九十三章 追战(中)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随着高怀德一声令下,旗鼓号令立即传下,三军立即行动起来,大宋西北边军是训练有素、作战经验丰富的精兵,又没有粮车辎重这些累赘需要照料,布阵度着实很快,党项铁骑尚未冲至近前,长枪大盾已布下数重,后面弓弩手业已就位,箭矢斜指长空,只候将校命令。

    高怀德提着手中刀,亲自带着亲兵在队伍的最后方押阵,此时冷冷凝视着远方扑来的骑兵人马如潮,蹄声如雷,怒火在眉宇间腾腾燃起。

    他后悔痛恨的同时,却也丝毫不惧,反而怒火满腔,杀意滔天。在他亲自押阵之下,三军寂然无声,只是迅而密集地按照将领吩咐排列阵势。前方,一支数千人的骑兵队伍呼啸而来,明明眼见前方偃月状的大阵中无数弓弩斜指,枪戟森然,却夷然不怕,事实上在这样的冲锋阵势下,他们也站不住脚步,谁要停下,先就要被自己人撞个人仰马翻踏成烂泥,向前,唯有向前,死中求生!

    近了,更近了,千余人的先锋队伍渐渐形成一个锲形箭头阵,笔直地向偃月阵中心高怀德所在之处杀来。

    高怀德冷笑,三百步,两百步,一百步,眼看敌骑马上就要进入弓弩的有效杀伤范围,高怀德一声令下:“放箭!”

    “嗡”地一声,足矣让一些第一次经历战阵的人感觉怵麻了,本来是呼啸破风的尖利声音,可是因为数千枝箭一齐腾空,便形成了令空气震颤的嗡鸣声,仿佛一团乌云般,利箭迎空射去,箭加上马,双方恰可在箭矢最有效的射杀距离内重创敌骑。

    然而,几乎与高怀德下令的同时,随着远处杨继业帅旗下鼓声传来,狂奔如雷的党项骑兵竟然齐刷刷地提缰转向,高怀德的后阵布的是偃月阵,形如半月,他们堪堪擦着一侧月尖,划着弧形绕向左翼扑去。

    杨继业岂能不懂偃月阵的特点,在他统领之下,自己这边又是骑兵,岂有不挥所长,偏与敌人硬碰硬的道理。

    但是,高怀德显然也早已防到了他们可能利用马声东击西的战术,西北边军左右两翼布的是刺阵,密集的阵形可攻可守,铁骑洪流冲向左翼,迎来的同样是密集的箭矢和枪戟,叶尘一方骑兵一路疾驰,人人侧举圆盾护住要害,第一拨箭雨虽也射倒了许多人马,但是因为他们是从敌军后阵擦其尾翼而来,并不是正面冲来,所以与西北边军挨的极近,正常情况下西北边军在短兵相接前至少可以射出三拨箭雨,这时已被减少成一拨,使得叶尘一方骑兵的伤亡减至最低。

    前方数千骑根本就是引敌箭的幌子,他们冲过去之后,紧跟其后的骑兵稍稍拨马,便与西北边军短兵交接了,仍然是片刻不停地向前冲,手中的刀枪只凭快马疾驰的一个拖字诀,就划断了许多西北边军将士的咽喉、胸膛。西北边军将士不甘示弱,长枪短戟交替刺出,上刺人下刺马,一旦有党项骑兵中枪落马,阻得后面的兄弟冲势一顿,便都做了他们刀下之鬼。

    打仗不死人是不可能的,但是这种擦翼而过的打法避免了正面冲撞,却将伤亡降至了最低,万余人的马队驰过之后,借着强大的冲劲,高怀德所属密集的阵形已被冲乱,后边洪流般不断的大军开始直接突入敌营,舞动钢刀居高临下进行斩杀。

    高怀德数道命令出口,西北边军大旗又变,大军立即由数阵变为疏阵,密集的队伍顿时撤向中间空地,整个密集的大阵疏散成十人左右的一个个小阵,盾牌手、短刀手、长枪手相互配合,歼杀叶尘一方骑兵。在这样的阵形下,已突入敌军的骑兵已失去度优势,反会变成任由步卒宰杀的对象。

    只要运用得宜,没有完胜不败的兵种,任何兵种都是可以挥自身优势,重创强敌的。

    不论党项骑兵,还是黑骑显然都非庸手,三长三短的号角声起,刚刚陷入西北边军阵营尚未深入的骑兵突然拨马后退,融入了密集的洪流,绵绵不断杀至的叶尘一方骑兵继续快马贴着宋军阵势,开始用大斧长刀像削皮剔骨一般,一层层地削去西北边军的外层皮肉。

    高怀德反应很快,一声令下,旁边亲兵令旗挥动,鼓声如雷,西北边军马上阵势再变,重又集结成密集队形,长兵器刺人身,短兵器斩马腿,双方残肢断臂,血浪滔天。

    …………

    …………

  
梦醒细无声小说5200
这已经不是杨继业和高怀德的第一次正式交锋,无所谓谁强谁弱,端看你临战的技巧、心态、意识、装备,和手下兵将的素质,没有人全靠硬打硬拼,除非你数倍于敌,且全不在乎己方的伤亡。杨继业虽然以守闻名于世,但显然攻的能力也不弱,而高怀德以善攻出名,此刻却正好掉了个,善守的在攻,善攻的在守。而且他们攻或守的本领都不弱于他们本来的专长。

    所谓名将,本就如是,攻守兼备,能守能攻,杨继业以善守而闻名于世,只是因为他以前所保的北汉国力太弱,无法给他攻的机会。而高怀德以攻名扬天下,不是他不善守,而是他在这十多年中,在赵匡胤麾下,到处攻伐,压根就没有守的机会。

    这一场大战,厮杀三个时辰,直至风起雪飘方止,双方死伤数千,杨继业一声令下,鸣金收兵,叶尘一方大军迅后撤,高怀德长松了一口气,来不及休息,迅整军,急急东行。

    不提战马在战斗中的作用,就算它仅仅只能起到代步作用,在这莽莽雪原上,一方只能用双腿赶路,一方可以积蓄体力,直到迎战时爆,这是多大的差距。更别说高怀德一方宋军粮草将尽,军衣不暖,若不尽快上路回到庆州,仅是这西北凛冽的风雪就能把他们的战力消磨殆尽,四万西北边军,毁于一旦也不是没有可能。

    所以,高怀德明知杨继业或者叶尘不让其麾下大军与他们生死对决,是存着消耗他们体力、士气和战斗意志的打算,但也不得不硬着头皮赶路。

    这便是阳谋,即便你明知道对方是怎么做的,有什么目的,你也无从化解、无破绽可寻,无懈可击。明知是计,还是不得不往里钻。

    正如眼前这场大战交兵正酣的时候,叶尘治下除夏州还有一万新兵之外,银州、灵州等六州的守军几乎已倾巢而出,说这六州现在已成了一座空城也不为过。这个时候只消派出三五千兵就能轻易夺取任何一个州城,但是高怀德就算知道了也无计可施,他这里兵马一动,胡三光情报司的探子就能及时精准掌握,叶尘治下大军自然会相应调动,且又有骑兵优势,高怀德派人回去就是送羊入虎口。

    …………

    …………

    如此这般,大军漫漫,一路上杨继业阴魂不散,两军且战且走,大小战事也不知经历了多少,直到第二日,攻击才突然停止。再往前便要离开荒原,进入叶尘所言的那片无名山区。一旦进入山区,大多都是骑兵的叶尘一方就难以挥他们的优势,而且西北边军还能够就近筹集到一定的粮草,相对来说西北边军也就安全了许多。

    马车中,感觉自己的身体快要抗不住的高怀德沉沉思索着。他并不认为到了这里就安全了,出不认为叶尘会这么轻易放弃重创他们的机会如果这四万西北边军受到重创,短时间内朝廷便无法再对河西叶尘用兵了,叶尘势必顺利建国且得到了一段稳定朝局和大力展工商,招兵练军的大好时机。

    所以,高怀德认为叶尘必然会不惜一切,在他们逃进山地之前尽可能的打击他们,削弱他们,直至铲除他们。

    事态已经展到眼前这般糟糕,高怀德反而渐渐释怀,他一生戎马,年过花甲,不要说被他消灭的军队,就算是亡在他手中的大小王国,生擒的皇帝君王也都有过。这一生已经辉煌过了,复有何憾?如今他虽败了,非战之罪,而是因为前期皇帝陛下中了叶尘之毒,朝廷上下投鼠忌器,错过了最好时机,导致如今叶尘做大、坐稳西北。成为了名副其实的西北王。

    既然事已至此,如今高怀德再愤怒、再悔恨已经毫无益处,他最明智最正确的做法便是苦思对付叶尘的良策,并将其呈于天子和朝廷。

    “叶尘狼子野心,已成我大宋心腹大患,甚至远北方契丹。望陛下和朝廷诸公能够慎之对待。叶尘麾下八万党项铁骑悍勇,民风使然,然其武勇,非不可敌也。唯河西形势,地广人荒,党项人善马战,我军若出兵攻伐,短时间内不能败敌,敌坚壁清野,后断我粮道,疲我军伍,未知何谋可以捍御。然,以叶尘之能力,其势力每日一增,每月一变,万万不可拖延,否则终成大祸。”

    这第三更晚了一些,是因为我们家网突然断了,非常抱歉,整了好长时间才弄好。不过还有第四更,一次性上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