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宋王侯 > 第六百八十九章 兵变

第六百八十九章 兵变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非常感谢威虎山老八、怀下之江南、书友269oo217的慷慨捧场和月票支持。

    夏州祥符王府,后宅。

    仕女扑蝶的六扇屏风后面,流苏垂幔的锦榻之上娇.喘吁吁,叶尘叩关而入,大肆伐挞,喻清妍已然酥软如泥,似再禁受不起那风雨狂暴,偏又用一双丰若有余、柔若无骨的修长大腿夹紧了他的腰肢,抵死缠绵。

    终于,在喻清妍的告饶声中,云收雨歇,鸳鸯交颈,榻上传来叶尘促狭的低笑声:“这段时间夫君我可是将大半公粮全部交给你了,你若是再不怀宝宝可就不能怪你家夫君没有本事了。”

    流苏锦幄的榻沿上有气无力地垂下一条粉光致致的美妙身体,喻清妍以一声荡气回肠的呻.吟做为了回答。这时,那锦幄悄然拉开,明明正在闭关修炼的玉道香不知什么时候突然出现在这里,此时两颊染霞,一脸委屈和幽怨的说道:“大白天的,你们两个便行那荒唐之事,好不知羞。”

    喻清妍早已羞得蒙头钻进了被子之中,不敢向外面看一下。

    叶尘却管不了那么多,他只是在玉道香神色之中闻到了浓浓的醋味,嘿嘿一笑,说道:“玉儿!你出关了。那姹女心经是不是已经修炼大成。夫君我可是早就想将你抱到床上宠幸了。”

    自从四个月前,在白云山三枚玉佩合之一时,叶尘肉身被洗涤、真元被极寒、极热两种截然不同的能量精炼,使得肉身变得强悍许多,丹田内太一真经真气更加凝练精纯的同时,也不知为何随着时间的推移,他对男女之事越来越是兴致勃勃,经常明明元阳已泄,但是腹中依然炽热如火。

    玉道香白了一眼叶尘,叹了口气,说道:“还差一点。不过此次先是与崔熙数场大战,之后一个月的闭关修炼,如今距离功法大成也只是差一个契机而已。所以,夫君你还要忍一忍。”

    玉道香这样说着,伸手一拉,便把喻清妍蒙在身上的被子拉了下来,幽幽的说道:“你们继续吧!夫君身边总要有女人才行…………”

    喻清妍啊的一声,脸红红地瞟了眼神色复杂的玉道香,害羞又将被子拉过来,将自己绯色的抹胸,特别是露出的那堆玉赛雪的一儿挡住…………

    …………

    …………

    海东青从高空中直冲而下,犹如弩箭一般飞入祥符王府,叶尘有所感应,推门来到屋外,海东青落在叶尘肩膀上,亲昵的用喙去轻轻的碰触叶尘的脸颊。叶尘摸了摸海东青的刚硬的羽毛,从其腿上竹筒中抽出一张细卷纸,上面用铅笔写下密密麻麻的小字。

    叶尘看过秘信之后,又微微闭眼从心念上与上官冰云取得联系,半响之后,叶尘沉声道:“这六个军寨守将中果然有不少对大宋忠心可佳,不是那么好收服啊!还有高怀德肯定不会坐视不管。”

    叶尘站住脚步,略一沉吟道:“叫韩相公、杨太尉、胡三光、李君浩、连继城、白沧海、贾宪、王、黑月过来,共议大事。”

    ………

    ………

    叶尘身在夏州的麾下文武官员济济一堂,叶尘将海东青送来情报和上官冰云情报分析与众人说了一遍,目光一扫,问道:“诸位,有何良策?”

    杨继业说道:“王爷,高怀德得知我们不但要谋算他六个军寨,而且还要收服军寨中一万两千精兵,必定不会善罢甘休,即使大宋皇帝和朝廷不同意,高怀德也必定会兵。依卑职之见,我们七州守军不能动,夏州城外两万党项铁骑做好随时出击准备。王爷最好也能够坐镇夏州,不要离开,否则高怀德麾下四万精兵若是倾巢出动,没有王爷坐镇,七州军心、民心恐有动荡。”

    叶尘摇头道:“高怀德的目的不是攻打七州,而是要接应六寨中一万两千宋军回到庆州。而本王的目的便是要留下这一万两千精兵为我所用。”

    韩熙载说道:“王爷英明,如今王爷麾下汉军加上一万新兵,只有三万人,而党项铁骑却有八万,短时间内没有什么,但时间一长恐怕会生出变故。所以收服六个军寨中一万两千精兵对我们至关重要。”

    “韩相公所言有理。但是党项人与六个军寨守军多年来互相征伐,早已势成水火,结下死仇,若是出动党项铁骑去留下这一万两千精兵,恐怕只会适得其反。”胡三光接口说道。

    李君浩蹙着眉头说道:“虽说如此,但是两万汉军驻守七州已经人数吃紧,而一万新兵还拿不出手。除了党项铁骑我们已经没有人手。”

    叶尘说道:“诸
乡野村民无弹窗
位所言已经将我们眼前顾虑说了出来。收服六个军寨中一万两千精兵自然不能动党项大军,当然七州守军也是不能动的。”

    众人议论纷纷,有的赞成先全力将高怀德打败,然后再想办法收服六寨守军。有的主张叶尘抓紧时间快马亲自奔赴六寨,以叶尘的威望和年初时与六寨将士结下的良好关系,再借助党项大军威慑,一举将六寨收服。

    这时,忽有一声轻哼传出,众人不自禁心中一跳,然后只见一人越众而出,昂然道:“王爷!不如让我带领刺杀司全力出动,将那六寨中不想臣服大人的守将刺杀。”

    众人闻言,尽皆向此人望去,却见此人正是每次议事皆一副冷酷神色,站在那里沉默不语的白沧海。

    白沧海因为身为刺杀司司使,已经有了刺杀之王的称号传开,他和麾下人手在叶尘麾下势力中都是另类的存在。再加上,白沧海一流高手的气势,即使韩熙载和杨继业这样的人物面对白沧海时,从心底深处都感到有些不自然,一般情况下都是敬而远之的态度。

    韩熙载欲言又止,若是其他人这样说,他肯定要站出来反对,但面对白沧海,韩熙载不了解这个杀星的性格,便没有敢站出来反对。可是杨继业毅然站出,大声说道:“万万不可。大人若是派人刺杀六寨军将,反而适得其反,让六寨将士更加离心,再收服起来,只会更难。”

    韩熙载紧紧盯着白沧海,现后者并没有对杨继业反对其意见有任何不悦之色,心想下次这种情况下自己也可以站出来反对的。

    叶尘却是微微一笑,说道:“白沧海所言与本王想法不谋而合。”

    说到这里,叶尘挥手示意杨继业和韩熙载等人稍安勿躁,接着说道:“只不过本王之策并非是单纯的刺杀,而是…………兵变。”

    众人闻言,不由一惊,然后恍然,心想王爷显然暗中早已蓄谋已久,王爷身边有着美女毒蛇之称的上官冰云已经消失了有一段时间了。

    果然,叶尘接下来又说道:“白沧海你派六名金牌杀手,潜身前往十里堡,上官冰云和陈宏石已经为这场兵变准备了两个多月,让他们去了之后听命上官冰云。此外,白沧海和连继城二人各带一队杀手,前往府州和麟州,这两家与圣堂之间有所关联,高怀德动兵,圣堂必定会想办法让两家藩镇趁机出兵。你们到了之后,两家最终若真出兵,你们不妨出手杀些人略加震慑,以这两家向来明哲保身策略,想来不敢再招惹本王。”

    白沧海和连继城当即便领命而去。

    叶尘神色一肃,又接口说道:“传本王命令,七州除黑骑兵之外,两万守军固守七州不出,夏州城外两万党项铁骑,再加上三岔谷一万党项骑兵全部交由杨太尉全权调兵遣将,对付高怀德四万大军,务必拒敌于本王治地之外。”

    杨继业单膝跪地,双手接了令箭。

    叶尘又道:“胡三光派出探子,盯死高怀德所属西北边军和府州、麟州动向,要保证随时将情报送于杨太尉之手。”

    胡三光单膝跪地,恭敬称是。

    …………

    …………

    农历十二月份的西北,已经进入冬天一个多月。

    六名金牌杀手十二月九日来到十里堡。

    十二月十一日,六个军寨同时生兵变,包括三名守将在内,二十七名军官连同其亲兵心腹,总数一千余人被杀。同一时间,高怀德带领四万西北边军倾巢而出,直逼夏州。

    庆州西北边军动向早早被胡三光带领情报司所掌控,并及时报于杨继业,后者调动并亲自统帅夏州城外两万党项铁骑和三岔谷一万党项骑兵于半路将高怀德挡住,双方大战一场,互有死伤,形成对峙局面。同一天,府州折家和麟州杨家大军也有所异动,但在前者死了几名嫡系族人和后者死了两名大将之后,便又偃旗息鼓。

    茫茫雪原,惟余莽莽,宋国四万西北边军和叶尘麾下三万党项铁骑展开了激烈的厮杀。

    西北边军使用的抛石机是华夏卫府武器司去年明的新式抛石机械,需要操纵的人手远比原本老式抛石机少得太多,早已在宋军中装备了下去。

    所以,西北边军不用担心人手不够,随着三名步兵使劲的操控齿轮把手,然后伴随着十名抛石手的奔跑,两条大纤索拉动,一块巨大的石头便在空中翻滚着,带着一种无声的沉重压力砸向党项铁骑,然而效果却并不是很好。

    马上还有一更,今天晚上争取三更,兄弟们不要错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