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宋王侯 > 第六百八十七章 花钱如流水

第六百八十七章 花钱如流水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非常感谢流离de岁月和soaring的慷慨捧场和月票支持。

    “杀!”

    张大为带领一千五百铁骑没有摆出锲形冲阵,格多部仓促聚拢起来的近千战士还没有接战,便已经已经有近四分之一跌落下马或死或伤,在张大为下令射了两拨远程弓箭的一面倒火力压制之下,格多部已经丧失了大部分射箭反击能力,在剩下的三拨对射之中,格多部稀稀落落的箭矢已经很难对张大为一方身穿坚甲的铁骑生什么效用。

    张大为一千五百铁骑队形整齐划一,用的不是破阵,因为对付眼前这样一支部队,张大为认为已经完全用不着破阵了,只要进行屠杀就行了。所以,整个队形成一个月弧形掩杀过来。

    扎西多吉还没有死,他左肩中了一箭,右胸中了一箭,一边用双腿牢牢控制着同样中了箭,正在焦躁跳跃的胯下战马,一边吃力地拔出了自己的佩刀,想着自己刚刚满月的儿子,仰天嘶吼道:“和他们拼了…………”

    扎西多吉的一生,就在这一声嘶吼中结束了,张大为带领骑兵已经到了五十步之内,他们也在向前冲,马上就要进入短兵相接的肉搏战了。然而,格多部战士的噩梦还没有结束,张大为一声令下,一千五万骑兵突然将强弓换成强弩,一片弩箭如闪电一般,向格多部战士呼啸而去。

    这么近的距离,弩箭的度比强弓之箭的度还要快上不少,更难躲闪。

    更何况,格多部战士大多根本连盾牌都没有,扎西多吉一声呐喊还未完成,两枚弩箭已经分别洞穿了他的胸口和腹部,他惨叫一声跌到马股下,那战马同样身上中了弩箭,正痛极跳跃,一失了控制,双足向后飞起,又将那已然气绝的扎西多吉尸身飞踹出一丈多远。

    “杀!”

    张大为拔出了长刀,身边的骑兵们纷纷应声拔刀挟矛,做好了冲锋准备。他们都左挎弓、右挎箭,鞍挂铁盾,但是铁盾如今完全都用不上了,只需手中的兵器做最后的清扫就成了。

    …………

    …………

    格多部聚拢起来的千名左右的骑兵,还未与张大为所属短兵相接,便已经死了大半,已不足三百,望着呼啸而来的盐州铁骑,早已经面无人色,惊恐绝望。

    而在这个时候,格多部族长惊恐之下,又下达了一个极为愚蠢的命令让格多部战士拨转马头逃跑,可是比起疾冲过来的盐州骑兵,这种情况下转身逃走,已经没有度优势,很快就被追上,而且他们是以一个骑兵最愚蠢的死法弃尸戈壁草原他们是被人从背后砍死的。

    张大为一声令下,一千五百铁骑兵如流水一般迅兵分两翼,将那两百二十多帐完全包围起来。张大为策骑当中,率领一百骑直趋中军,格多部落所有的族人正在四下骑士们的压制下向那里集中。

    妇孺们牵着孩子的手,默默地听从着命令,自小生长在弱肉强食的西北荒原上,她们已经见惯了屠戳和掠夺,他们之中不乏从其他部落掠夺而来,又成为这个部落一员的人。

    头已经花白的格多部族长老泪纵横地站在族人最前面,张开双臂,一步步向前走来,隔着十步远,便在张大为面前卟嗵一声跪倒在雪地上,泣不成声地道:“我是格多部的族长,是我带人抢了盐井,杀了盐司官吏,冒犯了伟大的祥符王,我一家人甘愿受死,请将军开恩,饶我族人性命!”

    张大为收起了长刀,大声喝道:“你既然已经做了自取灭亡之事,休怪我家王爷心狠手辣。”

    老族长以头触地,连连叩头,额头砰的头破血流。这一刻,他真的是后悔的要死,恨死了他的那位汉族老友,那位老友说大宋皇帝绝不会坐看祥符王占据西北八州,他被那位老友说服了,在他想来,叶尘虽然厉害,但毕竟没有属于自己真正大军,党项八万铁骑只是借来的而已,大宋的强大早已深入他的心中,他认为只要大宋大军一到,叶尘就得灰飞烟灭,所以在那位老友的劝说下,根本不想向叶尘臣服。

    在他想来,那位祥符王既然与大宋皇帝结下死仇,便势难持久,他已经想好,等到大宋大军一到,他的部落旗帜鲜明地站在大宋一边,甚至适时出兵相助大宋,到时必将得到不少好处,甚至将这已经抢夺到手的盐井真正的占为己有也极有可能的。然而,他想不到一念之差,招来灭族之祸,可是这时后悔已经晚了。

    张大为已经懒得和他啰嗦,一摆手
大宋混球吧
,淡然说道:“砍了他的猪头。”

    立即有一名骑兵飞身下马,提着血淋淋的战刀走上前来,四周盐州骑兵持刀抢虎视耽耽,格多部落一众男女没有人敢妄动。眼睁睁看着那骑士走上前来,手起刀落,一刀斩下自家族长的人头,揪住他的头,把人头提了起来,扔到他们面前。

    张大为又道:“过车轮高的男丁全部杀了,然后所有武器器、毡幄帐篷、牛羊马匹、财帛子民,统统带回盐州!”

    半个时辰之后,大半格多部族人被杀,少部分在最开始张大为所属形成包围之前便已经逃走。

    至此,格多部落从山坳中算是已经消失,所有的东西都被扫荡一空,原本草原只剩下一片片鲜血和死状凄惨的尸体…………

    ………

    ………

    张大为的副将周羽的脚下,是大片的血迹染红了沙土,已经到了秋末冬初,但却不知道从哪来的苍蝇顽强的铺在血迹上面,如同一张黑色的毯子。

    一名都头疲惫走过来,对周羽抱拳道:“将军,我们已经截杀了一百六十七名格多部人!”

    周羽点点头,说道:“已经两个多时辰没有现格多部人的踪迹了,小孩子和妇人也没有现。”

    周羽踢了一脚地上的沙土,惊起一大群苍蝇,等乌云一般的苍蝇群再次落地之后道:“向东搜索一百里,抵达格多部落之后再一路向北,再等一天,如果还没有漏网之鱼,我们就直接回盐州复命。”

    都头躬身称是,然后去传达周羽的命令去了。

    …………

    周羽带着五百骑兵向兀鹫盘旋的地方拉开散兵线横扫了过去。

    兀鹫盘旋的地方就必然会有死尸,这个道理荒原上的所有食肉动物都知道,但很多不了解兀鹫的人类却不知道。不过,周羽却是知道的,所以他散兵线驱赶出来最多的不是人,而是成群的野狼和各种野兽。

    周羽这一点极为高明以这些被驱赶的野兽为前锋,组成了一个很另类的前锋探子。

    要知道,有了这些野兽的存在,那些躲在草丛中,或者山包后面的莫格部土蕃人就无所遁形………荒原上的野兽鼻子没有不灵的,周羽他们靠眼睛才能现的格多族人,这些野兽却能够用各种各样的办法现。

    最主要的是,这些野兽的目标和周羽的目标完全一致,即便是有些聪明的野兽向两边逃亡,也会被骑兵们用弓箭威慑的继续按照既定路线前行。

    ………

    ………

    华夏卫府内务司这三年来生意做到了整个天下,特别是将一些行业直接垄断,每天每月都在源源不断的赚着银钱。赵匡胤活着的时候,叶尘还要将一半盈利收入交给赵匡胤以充实内库。如今这笔巨银自然就不用再交给赵德昭了,可谓是积累了庞大的财富。打下五州后又获得了五州府库的大量积蓄,同时又有三岔谷的金矿源源不断的被开采而出,按理说是不应该缺钱的。

    然而,事实并非如此。

    先,三千华夏卫、杀手和两千多有编制的探子,以及一些文武官员拖家带口跟着叶尘来到西北这种相对中原和江南来说的荒芜之地,自然要给这些忠诚的属下建立一个家,按照级别不同,房子、宅子大小不同,或建、或买,光是这项开支便是两百多万贯。

    其次,八万党项铁骑离开横山草原,奔袭四百里,战死三四千,辛辛苦苦打下五州,结果不但不让他们抢粮食、抢银子、抢各种财物,也不让他们玩女人,而且还要在汉人百姓仇恨的目光中,一边强行控制自己的怒火和杀机,一边帮助叶尘驻守七州近两个月,紧接着叶尘又让他们去给他看守金矿,震慑六个依然还在西北边军守中的军寨。虽然,这个过程之中,有党项两位霸主拓跋格鲁和李光顺强行压制,但叶尘若是不拿出足够多的粮食、银子、物资作为报酬,即使拓跋格鲁和李光顺也难以压制八万悍卒,时间一长也必然会出现哗变,后果不堪设想,更别说圣堂暗中虎视眈眈,绝对不会放过蛊惑、挑事、散布谣言等手段施展的机会。总之,叶尘给八万党项铁骑给了可观的报酬。具体来说,叶尘是借鉴后世雇佣兵制度,给八万党项铁骑每月六十万贯的佣金,并且准许他们随意在八州之地买卖粮食、衣服等生活物资送回部落。如今已经三个多月时间过去,便意味着近两百万贯的支出。

    更的迟了,非常抱歉,晚上还会有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