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宋王侯 > 第六百八十四章 取死之道

第六百八十四章 取死之道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坷拉西本来是想将这女人抢回家当小老婆的,可惜最后那个女人竟然愚蠢的拿着一把剪刀从自己咽喉处插了进去。当他想第二次泄兽欲的时候,尸体都都已经凉了,如果她是活的,如果她肯对自己笑笑,用她那双白生生的手臂搂住自己的脖子…………那真是太美妙了。

    想到这里,坷拉西心头一阵燥热,悄悄地舔了舔嘴唇。他决定了,明天天一蒙蒙亮,便率着自己手下十几个人再出寨去抢汉人东西去,反正族长已经暗示过只要做得干净一点,不要留下活口,便可以自行组织去抢劫汉人的。最近商人很少,他决定去抢附近一个汉人小村子,且已经想好,这次一定要掳个活着的汉家女子回去做他的小老婆,若是能做到此事,他相信整个山寨中所有人都会羡慕他的。像他们这种以狩猎为生的小部落,生活异常的艰苦,族中的女人也同男人一样,需要狩猎、需要养家,哪有那样白晰滑腴如羊脂玉的美妙身子。

    坷拉西是一个高明的猎人,他带的这些人都是惯于在丛林山地间狩猎的好手,翻山越岭如履平地,哪怕是肩上扛着一个女人,他也能来去如飞,这次一定不能空手而归,一定要抢个女人回去,而且还是那种乖巧灵慧的汉家少女。

    岭上是一棵棵高大的松木,膝边是横蔓丛生的野草,脚下是多年累积的松针落叶,软绵绵的,清晨山中静谧,空气清新,随着他们的行进,偶有夜栖的鸟儿扑愣愣的飞走。

    快了,还有三四里地,便会到达那个几乎没有任何防御的汉人村寨,坷拉西心中一阵兴奋,他握紧了手中的猎叉,吩咐自己的人加快度,可他刚刚一扭头,就觉得有一股劲风在他脸颊旁掠过。

    “嗳!”紧随其后的那个猎人身子一挺,直撅撅地便向一旁倒下,坷拉西的目光非常敏锐,他现一支冷箭深深贯入那猎人的右肋,露在体外的箭羽部分只剩下不到半尺,不由惊叫一声:“散开,有埋伏。”

    随他前来的都是身手极高明的猎户,立即矮身散开,避向一棵棵大树,一个猎手在地上翻滚了两圈,纵身而起,如飞般遁向一棵粗可合抱的大松树,可他身形刚刚挺起,便出凄厉的一声惨叫,他的度很快,仍然向前扑出,直扑到一丈开外的那大树旁,这才砰然倒地同,又是一枝冷箭,自他的后腰笔直的射了进去。

    顷刻间,冷箭飒飒,十二个人中的一半已经中箭倒下,其中只有一个还有气儿,正躺在地上仰天痛嚎。坷拉西趴在身边那具死尸旁,用尸体做掩护,取下自己的猎弓,弯弓搭箭拼命地寻找着对手的踪迹,却哪里看得到对方的身影。

    “这种箭矢是汉人军队的箭矢,而且是精兵。”坷拉西的冷汗涔涔而下,然后他听见有人谈话声,以及马蹄声。

    “本以为我们这一小队侦骑加先锋直到山神寨,都不会遇到山神寨的人,没想到还真遇到了,算是我们兄弟运气好,刚好一人一个人头的军功!你们几个绕到后面去,不要让他们跑了。”

    听到这个对话,坷拉西便暗叫不好,知道对方是故意说给他们听,引诱他们主动跳起来逃走。

    果然,不等他提醒,趴在地上的五个族人便狂嗥一声,各自漫无目的射出一箭,纵身便要往回跑,然后五支冷箭准确的射来,贯肋而入,长箭入体一尺,这五个族人狂叫着一蹦而倒,呻吟了几声,三个没有了声息,两个在那里咬着牙给自己止血。

    “都不要动!”与此同时坷拉西大喝一声才说出口,可惜已经迟了。随即,他奋力向旁边一滚,避入一棵树后,果不其然,他甫一出声,一枝羽箭便一闪而至,“噗”地一声贯入了那具尸体。

    坷拉西吓得一声冷汗,借着大树的掩护纵身便往后逃,身旁又传来两声惨叫,他知道那两个没被射死的族人肯定被敌人取走了性命,且砍了头。

    他虽然跑得快,但是又怎么能够跑得过战马,很快便被这队二十人的汉人侦骑追上,电光火石间,他大吼一声,便拼命的向旁边树林中跃去。

    然而,刚刚跃起,坷拉西身子一震,便又摔倒在地上。他的手颤抖着摸向自己的胸口,他摸到了一个枪尖,一把铁枪将他刺穿了。

    这时,一名汉人侦骑喊了一声“我的人头!”,然后便只见那侦骑跳下马,从腰间拔出战刀,来到他面前,右手一挥,便扬起了一天清辉。


末世大回炉sodu
   坷拉西的头飞向空中,一腔子血冲起一尺多高。

    汉人侦骑说道:“这是第一个人头。”

    这队汉人侦骑班头是华夏卫府中一名很普通的华夏卫战士,麾下二十名战士都是原本灵州城守军,在西北这种地方,且刚刚经历五代乱世没过几年,虽然过了几年安稳日子,但实际上也是身经百战的战士,只不过这几年在灵州荒废了而已。这两三个月在这名华夏卫战士,也就是新任的班头严格训练之下,早已恢复往日的状态,差的只是再见见血,杀杀人。眼下正好是一个好机会。

    班头对自己麾下二十名战士刚才的表现很满意,对自己刚才说话将人引诱出来的计策更加满意,此时微微一笑,骂道:“没出息的东西,跟着王爷打天下,升官财有的是机会。好了,将尸体都拖到密林中去,不要放在路上。”

    …………

    …………

    格多部是盐州境内一个土蕃部落的聚居地。他们从汉人那儿学会了农耕,在附近开辟有一些农田,同时又在附近放牧以为补弃。因为有了农田的收入,所以他们的族人不用像草原上的那些部落一样逐水草而居,四出迁移,过着相对稳定但依然还是很清贫的生活。

    和羌族山神寨经历类似,格多部族长听一位多年的老朋友说到一些关于所谓真实的祥符王消息,从而经历了和山神寨寨主同样的认识转变过程,且做了一样的蠢事。

    五年前,距离他们部族很近,且一度属于他们的一个青盐井被大宋灵州知府强行归为大宋官产,当时畏于西北边军的强大,他们忍气吐声。眼下,格多部的族长认为是收回这个盐井的大好机会。所以,他派人去将盐井抢了回来。并且杀了看守盐井的三十名盐司衙役和一百多名开采青盐的百姓。

    格多部算了一下,将青盐井一个月开采出的青盐全部卖出去,换来的财物已经抵得上如今他们部落半年的收入。所以,格多部上下都很高兴。至于那位连守城军队都不够的祥符王,派人前来报复的可能性太小了。格多部族长和长老都是这样认为的。

    …………

    …………

    羌族山神寨族长日珂泽今天一早刚刚起床,就接到一个消息————山神寨被包围了。大吃一惊的日珂泽登上堡寨箭楼,才现包围山神寨的竟然是一支一千人左右的汉人军队,来自灵州的汉人军队。

    日珂泽勃然大怒,立即命人吹响号角,召集所有族内战士,出城与来敌决战,他决不容许别人侵上门来挑战他的权威,区区一千汉人骑兵,就敢欺上门来,向数量相差不多,且自幼生活在马背上他们羌人勇士们挑战?看来那位祥符王果然手中没有多少兵,堂堂祥符王才派一千人来讨伐他们山神寨。

    然而,一战之后的结果,却是让日珂泽等山神寨的人感到难以接受。

    来自灵州的这一千名骑兵,手中强弩竟然可以一口气射出五连.,这是日珂泽听都没有听说过的,这一千骑兵身上的盔甲之坚固、战刀和铁枪之锋利也是他们从未见过的,拼杀战阵之犀利也是他们从未碰见过的。

    山神寨生活在蕃汉混杂地区,半牧半耕,骑射本领并未摞下,比起寻常宋军都不怕一战,即使遇见这样的一千骑兵,他们也不畏一战,更有信心杀敌。

    因为,山神寨占据着地利,且战士与来敌相若,又有近万名族人支援,一些妇孺、半大小子拿起武器也能够抵得上半个战士。所以,日珂泽依然并没有担心,他倾巢而出,欲一战之下便将这股来敌全部击溃。不料,他带领一千精骑掩杀出来,将一千来犯之汉人军队迫退,正欲趁胜追击之时,竟然又有两支各有五百左右的骑兵从天而降一般从左右两翼掩杀过来,然后正面那一千汉骑反杀过来。

    若非日珂泽的族人见机得快,立即护着族长后撤,连他这个族长都要葬命在这突如其来的两支精骑箭雨之下。一千对两千,单兵战力、武器装备比他们强不止一筹,而且是以有备算无备,结果已经可想而知,一千精骑活着退回山神寨的骑士竟不足六百人。

    这样残酷的绞杀,只一战就把山神寨迎战的勇气彻底打没了,失去了儿子、丈夫、父亲的族人放声大哭,整个堡寨中到处都是呜咽的哭声。

    两更深夜送上,弱弱的求捧场和月票、红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