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宋王侯 > 第六百八十一章 圣堂的阴谋

第六百八十一章 圣堂的阴谋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非常感谢威虎山老八、哓天、ache11ess、风沐春江、流离de岁月、闷烧锅的慷慨捧场和月票支持。

    “哇………哇………哇………”

    一阵阵嘹亮的婴儿啼哭声自后殿中传出,萧皇后的亲生父亲萧成天和耶律家的几个皇族都挤到了后殿门口,眼巴巴地看着,有那沉不住气的,已对身边的宫女吩咐道:“你们快去问一下,皇后生的到底是男孩儿还是女孩?”

    …………

    …………

    宫殿深处一片忙碌,但却不慌乱,紧张有序,萧皇后满头大汗地躺在特制的床榻之上,足足九个稳婆和十多名女医急急忙忙的在做着各种善后,三名契丹族古老的萨满还在屏风前面抽疯似的蹦着、跳着,在紧密的羯鼓声折腾的一身大汗,累得快要喘不过气,但却不敢停下。一盆盆热水、一块块干净的棉布、纱布、数把纯银打造的剪刀,以及补充元气的清炖参鸡汤、何乌鸡汤………,此外还有一大群宫女们捧着各式各样的东西,跑来跑去,不知道再做些什么,有些手忙脚乱的感觉。

    萧皇后已耗尽了最后一分力气,绝美的容颜一片苍白和疲惫,神志都有些恍惚,这一点即使是皇后都不能免俗。

    孩子的嘹亮有力的啼哭声在萧皇后听起来也是忽远忽近,两名贴身宫女小心的将萧皇后半扶起来,一碗参汤递到了嘴边,萧皇后一口喝下,便迫不及待的颤抖着声音问道:“我………我儿………是男孩………还是女孩?”

    一位萧皇后的心腹女官,赶紧眉开眼笑的说道:“娘娘大喜,娘娘生的是一位龙子,是一位龙子啊!”

    这位女官,说到最后却已经喜极而泣。

    萧皇后左手的贴身宫女接口道:“娘娘,龙子很健康,白白胖胖的………”

    萧皇后欢喜的眼泪瞬间夺眶而出,说道:“快,快抱………抱来让本宫看看。”

    萧皇后的命令无人敢违背,即使刚生过孩子,虚弱无比的萧皇后同样没有人敢违背。所以,孩子身上的血迹还没有完全洗干净,就被净布裹了呈到萧皇后的面前,萧皇后亲眼看了看小小婴儿的小鸡.鸡,确信自己看到的确是一个儿子,这才长长松了口气,这近十个月一直压在她身上的恐怖压力瞬间荡然无存、消散贻尽。

    …………

    …………

    又过了一阵儿,已经被收拾赶紧的小小的人儿再次被送到了萧皇后的榻边,萧皇后扭过头,看着那已陷入甜美梦乡的小家伙,粉嘟嘟的脸蛋儿,胖胖的双下巴,闭着眼睛睡的正香,两只小手时不时的还要微微向上抖动一下,似乎想要抱住什么东西,然后慢慢的又落回脑袋旁边,双手微微抱头,睡相憨得可爱。

    萧皇后唇边绽开一丝温柔甜蜜,带有母性光辉的微笑,看着那小小的拳头,时张时合,小小的手指看着细细的,好象透明的一般,初为人母的萧皇后和所有的初生母亲一样,看着竟不敢去碰触一下,担心一碰就碰坏了它,过了好半天,萧皇后才在旁边一名老嬷嬷恭敬引导解释之下,试探着伸出一根手指,轻轻点了点小娃娃的掌心,小娃儿立刻本能的紧紧攥住她的手指,再也不撒开。萧皇后一动不敢动,省害怕伤到自己的宝贝儿子。

    “小冤家,今天你可折腾死娘了………”

    萧皇后喃喃地说着,凑过去轻轻贴了贴儿子那比新剥鸡蛋还要光滑、新鲜的豆腐还要娇嫩柔软的脸颊,甜蜜、温馨、满足的感觉瞬间充臆了她的全身上下。

    …………

    …………

    京兆府,某幢大宅。

    圣堂大长老玉枫脸有遗憾,对着身前圣堂四长老王诸同说道:“可惜了,没想到马文韬这样的人物竟然都会如此轻易向叶尘效忠,并且全力助他收服五州百姓的民心。否则此次五州百姓与党项军队的冲突声势还能够更大,到时候我们再烧一把火,只要让五州城内彻底乱起来,高怀德绝对不会放过机会,定会对五州出兵。”

    王诸同叹了口气,说道:“是啊!是有些可惜,不过这才是开始,有了第一次,我们便可以有第二次,我会找一些党项人乃至土蕃人在叶尘治下八个州城烧杀抢掠,加深这两族与汉族之间的仇恨,然后再暗中散布一些谣言。”

    玉枫摇了摇头,说道:“这只是微末伎俩,虽然能够给叶尘添一些麻烦,但重创不了叶尘,更何况我们再有第二次,华夏卫府的探子必然会有所警惕,想要引起混乱,已经很难。”

    说到这里,玉枫略微一顿,说道:“本座已经派人查清楚,叶
甲壳狂潮全文阅读
尘控制党项八氏的依仗便是如今党项族两大主宰拓跋氏和李氏。显然是叶尘以蛊虫控制了拓跋氏和李氏的族长拓跋格鲁和李光顺,本座已经安排黑乌鸦去刺杀这两个人,只要他们一死,叶尘最大的依仗党项人便不会再听叶尘的话。”

    王诸同点头道:“大长老英明。”

    玉枫不置可否的叹了口气,说道:“四长老,本座明天会亲自前往西域,西域诸国、诸多部落这些年没少拿我们的好处,若想要灭掉叶尘的一切,眼下只能借他们的力量了。”

    …………

    …………

    夏州,议事厅。

    叶尘麾下文武将官齐聚一堂,只为商议一件事————龙州、灵州、盐州、定州、胜州、银州、夏州的百姓在同一天突然与驻守在城内的党项铁骑生冲突,甚至造成流血事件。这件事情对叶尘当前治下局势影响极深,甚至直接暴露了叶尘目前面临的最大一个问题————缺少大军,准确的说缺少汉人军队。

    虽然有八万党项铁骑,甚至只要叶尘愿意,他可以命令拓跋格鲁和李光顺强行将党项八氏所有能战之兵征集,凑够十万铁骑没有什么问题。但这毕竟是党项人。正如马文涛所说,一百多年来,党项人只要吃不饱饭,穿不暖和,便习惯于变成强盗,到汉人地境抢掠汉人百姓,且烧杀抢掠,无恶不做,从而与西北汉人百姓仇怨极深。叶尘以党项骑兵攻下灵州等五个州城,且让李光顺和拓跋格鲁强行约束大军,已经尽可能的做到了不去祸害百姓,但是党项人狗改不了吃屎,即使拓跋格鲁和李光顺毫不留情的杀了足有近两百名不听话的部属,但是偶尔还是会出现党项人抢掠、强.奸良家妇女的事情生。

    “王爷,下官无能,没有料到五州百姓对党项人如此仇视,下官与王爷的赌注算是下官输了,只是党项铁骑必须要尽快离开,否则如昨日这种冲突恐怕会越演越烈。”马文韬脸色有些难看的说道。

    韩熙载也紧跟着说道:“王爷,下官失职,让银州、夏州也生了乱子。”

    叶尘神色之中一片宠辱不惊,对马文韬和韩熙载温和说道:“韩相公和马大人稍安勿躁!”

    言毕,叶尘又转头对胡三光说道:“闹事之人的来历查得怎么样了。”

    胡三光站起说道:“王爷,各位大人,据情报司探子暗查,此次七州百姓与党项铁骑生冲突,是圣堂暗中安排人故意生事,冒充党项人对五州百姓烧杀抢掠,又派人散布谣言,夸大事实,使得谣言四起,从而使得五州百姓对党项驻军越来越仇视,又安排人蛊惑了一部分百姓所致。目前已经抓捕十一人,杀了十五人。回头下官将证据、犯人交给韩相公和马大人处理,可向百姓澄清事实,以定民心。”

    马文韬一听原来是有人故意生事,不由怒极,咬牙道:“原来是有宵小之辈暗中捣鬼。”

    韩熙载显然已经知道此事,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脸色有些难看。

    叶尘又转头对杨继业说道:“杨太尉,五州城内一万八千降军如今整顿的怎么样了?”

    杨继业说道:“启禀王爷,按照王爷一个多月前的吩咐,老夫带领曾尚飞、展熊武、杨延平、韩虎、张大为将一万八千降军打散、重编、整顿,又将两千华夏卫作为班头、副都头、都头、副指挥使、指挥使融入充斥到这降军之中,且强化训练一个多月,再加上王爷又将军饷俸禄比原来提升了一成之多,这两万汉军已经成型,且牢牢掌握在我们手中,而且士气极为不错,此时让他们驻守八州,已经可以胜任。”

    叶尘微微颔,说道:“很好。虽然我们汉军人数还是少了一些,但也勉强够用了。”

    说到这里,叶尘略微一顿,说道:“传本王命令,党项大军与两万汉军于明日内开始换防。曾尚飞带领三千汉军驻守银州,展熊武、韩虎、张大为及杨家二郎杨延广、三郎杨延庆五人各带两千汉军,分别驻守灵州、龙州、盐州、定州、胜州。此外,杨延平带领剩余五千汉军前往兰州将王带领的四千五百黑骑换回,由黑月带领五千黑骑驻守夏州。拓跋格鲁和李光顺各派心腹带领一万铁骑回归横山草原,镇守横山后方。拓跋格鲁亲自带领三万铁骑堵住六个军寨回路,另派一万铁骑去三岔谷夺占驻守金矿。另外,李光顺带领两万铁骑驻守夏州城外军营,坐镇中枢。所有调动换防,由杨太尉具体主持,除兰州换防可推迟三天,其余所有军队必须在两日内完成。”

    非常抱歉,昨天有些事耽误了,今天抱着娃又打疫苗,排了大半天的队,更的迟了,不好意思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