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宋王侯 > 第六百七十九章 尴尬的六个军寨

第六百七十九章 尴尬的六个军寨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叶尘瞟了一脸惊愕的马文韬一眼,故意问道:“李司使,我看马大人一脸正气、慷慨激昂,不像是参与弑君谋反的反贼鼠辈,你们不会是抓错了吧!否则将这些证据交于朝廷,马大人一家可是要诛九族的。这要牵扯马家数千口的人命,万万不可弄错。”

    李君浩一本正经地道:“大人,卑职为官,一向是公正廉明,这一点先帝都是曾经说过的。我监察司自成立以来,明镜高悬,从没有冤枉一名官员,也不会放过一个犯官。对于马文韬参与谋反一事,卑职仔细审问了相关的人犯,已掌握了充份的证据,大人请看,这些信柬就是物证,这些被擒的信使就是人证。”

    叶尘认真的说道:“信件可以慕仿,囚犯可以诬告,恐怕这些凭据…………尚不足以入人之罪吧?”

    李君浩马上肃然回道:“大人,这些信柬上分别有反贼赵光义、潘美和马文韬的官印为凭,那可是做不了假的。”

    叶尘讶然道:“竟有此事?快快取来让本王看看。”

    马文韬看着叶尘和李君浩装腔作势的演戏,只是冷笑,但心中已经开始忐忑不安,当今陛下弑杀多疑,自登基之后,已经因为怀疑便杀了数百名宫中太监、侍卫、宫女,以及数名朝廷官员的事迹早已传到西北,最主要的是如今把持朝政的宰相赵普与他本身就有过节,若是不抓住这次机会弄死他和他们九族之内数千口人那才叫奇怪呢!

    所以说眼前叶尘说他与晋王和潘美反贼勾结谋反之事,即使没有证据,但传到当今皇帝陛下和宰相赵普耳中,后果也是不堪设想。

    马文韬心中一片寒冷,但面上倒也始终保持横眉冷对,看着李君浩接过信柬,走到叶尘眼前,打开一封看了看,李君浩展颜笑道:“唔,大人,这封信是反贼赵光义写的…………”

    说着便从怀里掏出一枚印信,挪过叶尘眼前桌子上朱砂印台蘸了蘸,然后在那信柬上盖了一个大印,马文韬一双眼睛越瞪越大,气的浑身抖,他已料到叶尘必然伪造诬陷他的证据,可是万万没有想到对方竟在众目睽睽之下当众作假,这…………这…………这也太嚣张,太卑鄙无耻了吧?

    盖完印章,李君浩又展开一封信,看了看落款,笑道:“这一封,是马文韬写给反贼赵光义的。”

    随即又取出一枚印信,马文韬看的清楚,这枚印信正是自己在龙州担任知府时使用的那枚官印,那铜钮儿磨得铠亮。

    李君浩抓起龙州知府大印,在信柬上又盖了个印。

    如此这般,一会赵光义、一会潘美,一会马文韬,把所有的信柬都盖了个遍,然后收起印信。最后对叶尘微笑拱手道:“大人请看,这些信柬都真实无误,上边的官印与我们在开封剿获的赵光义与潘美互信两相对照,绝非伪造,证据确凿,并无半点虚假,下官说过,下官执掌监察司,明镜高悬,一向是公正廉明,从不循私枉法的。”

    马文韬亲眼目睹了这样一幕,早已快要气疯了,八月份的大热天,他感觉浑身上下都冰寒刺骨。他不怕死,但是若是因为他而让全族上下数千口人被朝廷处死,那绝对不是他愿意看到的。

    此时,只见叶尘拿着信柬,装模作样地看了一番,点头道:“果然并无半点虚假。”

    叶尘吹了吹信上还未干的印油,又向堂下跪着的囚犯们喝道:“是谁主使你们送这些信的,给本王指认凶手,若是尔等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本王可免你们一死。”

    那几个囚犯大喜,赶紧抬头指着的马文韬,斩钉截铁地道:“就是他,就是马文韬,王爷,我们都是受马文韬指使,替他给反贼赵光义和潘美送信,不得不从,还请王爷开恩,饶小人不死。”

    马文韬早已气得七窍生烟,但却又无能为力。

    叶尘笑嘻嘻地道:“马大人如今还有什么话要说?”

    马文韬冷眼看着这一幕当场诬陷他的表演,此时心中已经完全明白了。叶尘当着他的面泡制证据,并不是非要将这些证据交给朝廷和当今皇帝陛下,治他们马家数千人口人于死地,而是在赤.裸裸的在威胁他。不说如此卑鄙的威胁,以华夏卫府的手段,只要愿意,恐怕不用华夏卫府和叶尘出面,以其它手段想要诬陷他是反贼,多半也是轻而易举。

    马文韬是智者,是真正的聪明人,这其中的各种前因后果瞬间便想了个通透,神色也变幻不定。

  
绝顶枪王无弹窗
  叶尘看着马文韬精彩的脸色,笑道:“怎么,马大人无话可说么?”

    马文韬深深的叹了口气,说道:“祥符王,算你狠!本官认栽。”

    叶尘说道:“古人有言:良禽择木而栖,良臣择主而侍,马大人乃当世大儒,名扬天下的大儒,当进大宋朝廷中枢,任宰相之职,成一世英名,只是据本王所知,马大人被赵普排挤,又不肯依附晋王,早年又因为一狂诗被先帝所不喜,所以才在西北偏僻之地屈居一州知府,也算是无明主相侍罢了。如今本王主宰西北,而西域乱局,群雄逐鹿,本王求贤若渴,正是用人之际。马大人的风骨和一身本领,都是本王十分敬仰的。今本王一番坦诚,马大人可肯为本王所用吗?”

    马文韬盯着叶尘,说道:“王爷若是想要本官真心效忠,便要答应本官的两个条件。”

    叶尘哈哈大笑,把手一摆,两旁华夏卫潮一般退下,并拖起那些死囚,也走得一干二净,片刻功夫,议事厅中就只剩下了叶尘和马文韬两人。

    待得人群走光,叶尘神色一肃,说道:“什么条件?”

    马文韬说道:“第一,王爷若是不建国,不称帝,本官就算效忠王爷,也不会出全力。”

    叶尘闻言一怔,长笑一声,深深的看着马文韬,郑重说道:“马大人果然是个妙人,是个真君子。”

    “嗯!这一点,马大人大可放心,本王既然已经被赵德昭逼到这个份上,自然是要建国,且还要称帝。而且本王还要统一西域,灭了契丹和大宋,从而一统天下,恢复我华夏在汉唐盛世之时的雄风。”

    马文韬眸中精光闪动,说道:“好!王爷有如此雄心,已经获得了本官一半的忠诚。”

    说到这里,马文韬顿了一下,紧盯着叶尘说道:“本官第二个条件是本官要当百官之。”

    叶尘笑了笑,说道:“以马大人的名望当宰相也不算什么,只是本王麾下向来赏罚分明,以务实为要,注重求真务实,马大人想要当宰相,可是却没有过宰相之经历,本王如何能知你能够胜任宰相之职。”

    马文韬对于叶尘话语中所说求真务实之语,甚感新颖,略一咀嚼,便感觉其中之意甚合自己性格,不由眼睛越来越亮,他也是胸有成竹,说道:“灵州、盐州、定州、龙州、胜州是大人以党项异族大军攻破,虽然不知大人以何种手段让那些党项人如此听话,甚少扰民,但是一百多年以来,党项人入我汉境烧杀抢掠不知多少次,早已与这五州之百姓结下难以以抹灭的仇恨,王爷若是想让这五州百姓真正归心,便不能以党项之兵驻守强压。本官有信心在三个月之内,在党项人撤走之后,而五州百姓初步归心。”

    叶尘沉思半响之后,心中有了决断,说道:“也好,本王便将灵州、盐州、定州、龙州、胜州的民事之权交于马大人,正如马大人所言,以三月为期。”

    …………

    …………

    叶尘如今治下疆土包括银州、夏州、兰州、灵州、盐州、定州、龙州、胜州这八州的州城及八州下辖的县、镇、村,此外还有党项八氏所在的横山大草原,以及附近山川中的一些异族部落和山寨。至于处于灵州、盐州等五州与横山草原之间的六个军寨如今则是处于一个很尴尬、很微妙的状态。

    叶尘也没有任何要兵攻打这六处军寨的意思,但却也没有要放这六个军寨之中大军和百姓离开的意思。

    六个军寨暂且不说,叶尘治下除了八州境内的汉人和横山草原上的党项人之外,治下附近山川中还有其它一些部落或者山寨。比如七个不大不小的土蕃部落和五个回纥部落,以及三个土族山寨,这些异族势力既算是他治下百姓,也是动乱之源头。

    转眼间,叶尘接掌八州以来已经过去了一个多月,忙着扩军定民,制户藉定赋税,划定行政区划,勒肃军纪、遣任官吏。虽然有韩熙载总体负责,马文韬具体负责灵州等五州,南唐来的官员负责银、夏和兰州,而叶尘表面上只是走走看看,偶尔下一道指令,但其实各种安排处置、协调决定、任命会见的事宜还是十分繁忙。所以一直还没顾上与党项八氏除拓跋氏和李氏之外的横山诸羌,周围吐蕃、回纥部落和土族山寨的头人领们见个面。

    深夜一边打着瞌睡,一边又硬是逼着自己码了一章,以感谢这几天兄弟们对我的捧场和月票的支持。非常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