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宋王侯 > 第六百七十三章 八州破五城

第六百七十三章 八州破五城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非常感谢ca閣下、achelless、流离de岁月、wars、风沐春江、书友46022052、王宇视通、流年莫望北、茶有点浓、小僧近色、威虎山老八的慷慨捧场和月票支持。

    叶尘自然不能告诉韩熙载————一千多年后,三岔口那里有个储藏量极为丰富的金矿,自己有个同学便是那里黄金武警,所以自己刚好知道。

    叶尘笑了笑,伸手指了指天上,说道:“此事天机不可泄露。”

    叶尘说的轻佻,但韩熙载听了却是心中一凛,突然发现自己这些天因为祥符王平易近人,说话越来越没有了最开始的谨小慎微,祥符王注定是要当皇帝的人,所谓伴君如伴虎,作为臣子,要深知不该知道的不要知道!不该问的不问!,否则说不定便会惹来杀身之祸。

    …………

    …………

    八万党项铁骑浩浩荡荡,一人两马,离开了横山草原之后,便兵分八路,以极快的速度向八州之地移动。

    战马群在戈壁上狂奔,每过半个时辰,骑士就在马背上上下翻飞,从一匹战马的背上跳跃到自己的另一匹战马背上,战马脚步不停,从前天傍晚到第二天凌晨,大军就已经到了距离横山草原近两百里外的八州附近。

    对八州的守军来说,本来就是猝不及防,他们从没有想过已经大半年没有打过草谷的党项人会突然倾巢出动攻打位于六个军寨后方的八州。

    正如叶尘所说,这八州久无战事,城内的戍卒已丧失了基本的警惕,以华夏卫府探子和杀手的能力,大胆行凶,冒名入城,要诳开城门挥军直入并不难。

    八万党项骑兵是轻骑赶来,既无辎重、也没有攻城器械,唯一的选择只能是速战速决,叶尘动用了华夏卫府几乎所有的力量,甚至以自己为诱饵将西北边军五万大军主力引开,暴露金矿所在分流西北边军。同时,出动麾下最强大的刺客和探子力量将府州城和麟州城闹得人心惶惶,再加上叶尘凶名赫赫,两家根本不敢有任何妄动。此外,还动用高怀德身边隐藏近两年的高级暗子,让六个军寨反应迟钝,弄不清楚情况。

    这种种谋划,可谓是用尽了手段和手中力量,但最多也只争取到一天时间。只要高怀德反应过来,大宋在西北所有军事力量反应过来,便绝对不会给他们强行攻打八州时间的。所以,叶尘只能创造一个不可能的奇迹,在一天之内,攻克八州。否则便只好让党项铁骑退去。

    事实证明,和华夏卫府之前调查分析结果一样,灵州等八州中大部分是如此的懈怠,

    因为,八州之中有五个州城破了。

    …………

    …………

    五百名身穿大宋边军装束的党项骑兵来到灵州城五百步外时,才被灵州城墙上的守军发现端倪,然后吹响了急促的号角声时,当看守城门的二十名士兵在班头带领下准备关城门时,提前潜入进来的杀手和探子便开始动手,杀了二十名士兵。

    等灵州城内其它地方宋军赶来时,那五百名装扮成宋军的党项骑兵已经犹如一股洪流一般冲了进来,死死的守住了城门。与此同时,藏在两里之外的九千五百名同样身穿大宋军服盔甲的党项铁骑全力向灵州城冲来。

    两里地便是一千米而已,对于全速冲刺的骑兵来说,一分钟不到便已经冲了过来,而这时,灵州城内守军才刚开始对五百死守城门的党项勇士展开围杀。

    结果可想而知,五百骑兵突然让开道路,九千五百铁骑就这样从城门口席卷过来,一路上人喊马嘶,蹄声如雷,咆哮声震耳欲袭。

    …………

    …………

    突然到来的战乱让整个灵州已陷入一片混乱当中,百姓们满街奔逃,商贩们门窗紧闭,到处都是骑着高头大马,但却身穿宋军盔甲军服的党项族战士,在灵州城中横冲直撞。

    强大的兵力优势,再加上一方有备而来,另一方猝不及防,战争持续了三个时辰便已经大体结束。灵州城内五千守军死了近两千人,剩余的三千多人投降且被缴械。而党项人战损才五百多人。

    就在灵州城百姓以为这此党项人会如以往打草谷时那样杀人、放火,钢刀见人就砍,长枪见人就刺,见到女人就上,见到东西就抢的时候,事实结果却大相径庭。

    接下来,关闭城门,禁止出入,七千兵力上了城墙,开始布防,两个城门各有五百人看守,一千人看守俘虏,剩余的五百多人充当执法队,开始全城巡逻维持秩序,且斩杀了四十多名不服从军令,擅杀百姓、强.奸
王者荣耀之巅峰无弹窗
女子,抢劫百姓财物的党项战士。

    再加上华夏卫府探子暗中宣传帮助,傍晚的时候,灵州城已经大体恢复秩序,只是百姓依然对党项人充满戒心,闭门不敢出来,街巷之中极为冷清。

    同一时间,同样的手段,同样的打法,类似的一幕,分别在盐州、定州、静州、龙州、顺州、胜州、会州这七州中发生。只不过,相比攻打灵州,顺利程度和所用时间,战损人数有所不同而已。且顺州、静州、会州攻城失败。

    这三州攻城失败,主要原因是三州相比另外五州要更加深入大宋腹地,远了近百里的距离。从而被提前发现,所以才失败。

    事实上这三州被拿下的成功率本来就比其它五州少了太多,所以这种情况叶尘带领华夏卫府上下提前便已经推衍过,也早有预料且做了相应的预案————攻打会州和静州的两万人马转向,向叶尘所在环州附近疾驰而去。而另外一万人则去了六个军寨通往八州所在关口布防,防止六个军寨中一万两千人马来攻。

    …………

    …………

    围绕着环洲城,方圆百里之内,以各种身份潜伏散布着近数百名华夏卫府探子和更多的外围成员,灵州等八个州城的守将派给高怀德的所有信使全部落在了他们的手中。所以,带领三万大军已经等待了一个夜晚和一个白天的高怀德依然被蒙在鼓里,还在等待两万党项大军来杀叶尘,他好渔翁得利,活捉叶尘。

    正午时分,艳阳高照。八月份的西北,正是一年十二信月中最热的时候,阳光照在脸上,感觉火辣辣的疼痛,汗水流个不停。

    高怀德以大帅之尊,平时可以养尊处优,但上了战场,也只能骑在马上,和寻常士兵一样,在大太阳下面吃灰尘,享受暴晒。唯有此时休息的时候,亲兵可以给大帅搭建一个简易凉棚,端上凉茶,享受一下特殊待遇。

    年龄大了,晚上又没有休息好,在大太阳下骑了小半天的马,高怀德便感觉浑身疲惫,此时在凉棚下面正闭目养神。旁边有一名亲兵拿着一把扇子猛扇风。

    “启禀大帅!祥符王一行在二十多里外小树林中休息,四百黑骑和三千华夏卫在附近巡逻。”一名探子飞奔而来,于凉棚外十多步下马,跑至凉棚下单膝跪地,大声禀报。

    高怀德眼睛都没有睁开,淡淡的说道:“好,再探。告诉张虎,每半炷香便派一名探子过来给本帅报告情况。”

    这名探子离开没过多久,又一名探子前来,单膝跪地说道:“启禀大帅,发现两万党项骑兵已经向祥符王一行冲去。卑职离开时,党项大军已经距离祥符王一行四十里。”

    高怀德猛的睁开双眼,一脸欣喜,说道:“好,传本帅命令,做好行军出击的准备。”

    半炷香之后,正在带领大军以不快不慢的速度前行的高怀德听了新近来的又一名探子禀报之后,不由神色一凝,皱眉沉思起来。

    半响之后,高怀德喃喃自语道:“这两万党项大军竟然身穿我大宋军服和盔甲…………党项人是从何处得到我大宋衣甲的?”

    “是圣堂,也只有圣堂这一个可能。”

    “是了,党项人本来便与圣堂有所勾结关联。”

    “再加上圣堂贼人对叶尘恨之入骨,所以此次才不惜血本,想办法给党项人弄去两万套我大宋军中衣甲,便是为了让他们一路顺利来到此地杀叶尘。”

    “应该就是这样,毕竟圣堂和党项人不应该知道这是本帅的借刀杀人之计。”

    这样想着,高怀德刚才产生的疑惑便又烟消云散。

    “大帅,以华夏卫府三千华夏卫和那四百黑骑的战力,两万党项人若想击溃他们,至少损失一半兵力,到那个时候,我们三万生力军再突然杀入,便可轻易将双方剩余疲兵全部消灭,活捉叶尘。”高怀德身边幕僚刘宪华说道。

    高怀德微微颔首,表示对刘宪华所言的肯定。

    然而,就在这时,又有探子前来禀报道:“大帅,张将军让卑职禀报大帅,情况有些不妙。”

    高怀德心中一跳,喝道:“发生了何事?”

    探子说道:“叶尘一行已经和两万党项大军合兵一处,全速向夏州而去。”

    高怀德闻言,身体一震,怔了片刻,说道:“合兵一处?这是何意?”

    探子立刻说道:“启禀大帅,两万党项大军根本就没有攻打祥符王一行,相反是护送他们往夏州方向赶去。”

    待会还有一更,今天会争取三更,兄弟不要错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