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宋王侯 > 第六百六十四章 杀还是不杀(上)

第六百六十四章 杀还是不杀(上)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非常感谢流离de岁月、轻轻的疯子两位老兄弟慷慨捧场和月票支持。

    叶尘与众官员很随意的打着招呼,一脸微笑,十分谦和,没有丝毫异样,让所有人心中暗自长松了一口气。

    不多时,有内侍太监喊道:“皇上驾到!”

    叶尘到东侧入列,他和曹彬站了这边最前面的位置。跟着大殿上的一百多文武大臣跪伏在地,高呼道:“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赵德昭入座,看见叶尘,先是心中一跳,无来由的一颤,但又看见叶尘和其他人一样跪在了下面,不由心中一安,忍不住暗忖道:“是了,朕乃大宋天子,叶尘虽然厉害,但毕竟只是臣子。而且赵普说过,叶尘虽然拥有弑君的能力,但却并没有谋反的实力。”

    这样想着,赵德昭心中对叶尘的畏惧便不由淡了一些,口中说道:“众卿平身。”文武百官又喊:“谢陛下恩。”然后所有人起身站好。

    这时叶尘便走上前,把虎符大印双手呈上,道:“臣叶尘奉召讨逆,十日内在达州城大破潘美叛军四万多人,俘潘美等叛贼归朝,不负陛下之重托。今朝回师交还兵权。”

    有内侍下来接印,赵德昭温和说道:“祥符王所向披靡,朕心甚宽慰。来人,赏祥符王叶尘锦袍、玉带、金鞍以示嘉奖。另外,朕打算加封祥符王为祥符亲王,政事堂拿出一个议程和吉日出来,朕要亲自主持加封大典。”

    叶尘没有吭声,既没有谢恩,也没有推辞拒绝。

    赵普见此,担心冷场,当即出班,说道:“臣遵旨。”

    赵德昭看叶尘脸上面无表情,沉默不语。不知为何心中一凛,刚刚消散的恐惧又在心底渐渐滋生。且一种让他难以忍受的羞辱不断从心中浮现,眸中不自觉得有一抹冷光一闪而逝。

    因为他早与赵普、曹彬等人有过商量,先将自己的心腹太监总管高公公派去让叶尘泄愤,然后让曹彬和罗公明劝说叶尘,最后再当朝加封叶尘为亲王。这三步之后,依然不能让叶尘满意或者释怀的话,他赵德昭便要下罪己诏。

    当即,赵德昭一脸悲痛,先是自责自己没有看好亲弟弟燕王赵德芳,然后开始宣读罪己诏。

    叶尘依然沉默不语。赵德昭强忍着,面上装模作样,但实际上心中已经恼怒到了极致,也是屈辱到了极致。从而对叶尘的杀机已然达到了极致。

    第四步罪己诏依然未能让叶尘开口。赵德昭和赵普还准备了第五步。这第五步除了赵普和刘守忠之外,无人知道。所以,接下来赵德昭所为,让所有人大吃一惊。

    在众目睽睽之下,赵德昭走下御椅,来到叶尘面前,作势行礼认错。

    “陛下不可!”

    “不可啊!陛下!”

    “陛下身为天子,怎能向臣子行礼。”

    ………

    ………

    满朝文武百官震惊无语,纷纷开口阻止,几乎所有官员看向叶尘时充满仇恨和极大的不满。

    叶尘心中感慨,这一招定是赵普老贼想出来的,果然够狠、够绝!

    天子是什么,顾名思义,昊天上帝之嫡长子。其命源天对封建社会最高统治者的称呼,其权力出于神授,是秉承天意治理天下,故称天子。被认为是宇宙最高的主宰,世间万物都是天地孕育的后代,天为父,所以号“皇天”,地为母,所以叫“后土”。

    受上千年儒家思想影响,除去五代这样乱世不算,天子之位一旦正朔继承,那便是天下之主。今日叶尘若是坦然接受了赵德昭一拜,且给他认错。便从某种程度上坐实了叶尘拥有谋反之意。

    叶尘年纪轻轻,便要加封为亲王,如此殊荣,历朝历代几乎从未有过,在场大臣们私下里不知对叶尘有多么嫉妒。此时叶尘若是再受天子一拜,且当面认错,这不但从某种意义上得罪了满朝文武,引起满朝文武对叶尘同仇敌忾。而且,有朝一日皇帝要杀叶尘,所有人都不会说赵德昭嫉妒贤能,且感觉理所当然。而最主要的是,仅此一事,便可彻底将叶尘推到满朝文武对立面,彻底绝了叶尘谋反的可能。

    叶尘如今已经不是三年前刚来到大宋为官时的官场白丁,这其中的凶险岂能看不明白。所以,不等赵德昭真的拜下去,他便已经率先拜倒行礼,且大声说道:“陛下乃我大宋天子,岂能向臣子行礼。”

    不等赵德昭有所反应,叶尘又说道:“陛下!臣有事禀报。”

    赵德昭一怔,说道:“祥符王有何事要禀报朕
我的老千生涯吧
?”

    叶尘说道:“臣昨晚上带人去围剿反贼晋王和圣堂的余孽,从抓到的圣堂活口口中得知,陛下身边还有一名隐藏极深的圣堂暗子。并且还得知,燕王之死,以及刺杀李君浩的刺客中之所以有皇宫侍卫,都是此人一手所为,目的便是为了栽赃给陛下。好挑拨臣与陛下之间的关系。”

    满朝哗然,赵德昭想起昨晚上叶尘连夜送来的奏折中也提到此事,且还特意叮嘱自己注意安全,再加上之前花蕊夫人是圣堂暗子的事实给了他很大的刺激,而花蕊夫人事后又神秘失踪,也不得不让他怀疑皇宫之中还真有可能另有圣堂或者晋王的人潜藏。

    就在赵德昭胡思乱想的时候,站在武官这边第四排的刘守忠却感觉有什么地方隐隐有些不对。

    赵德昭却没有丝毫刘守忠的感觉,略有些急切的说道:“祥符王言之有理,之前燕王被花蕊那贱妇害死,朕也曾怀疑宫中还有贼人潜藏,让刘守忠暗中一直查探,只可惜一直没有找到这贼人。不想祥符王已经查到此人,快告诉朕,朕这就叫人将他抓住,碎尸万段。”

    叶尘摇了摇头,说道:“陛下让刘守忠去查探贼人,却是让贼去抓贼,焉能找到贼人。”

    刘守忠闻言,不由脸色大变。赵德昭却愣了一下,疑惑道:“祥符王此言何意?”

    叶尘说道:“启禀陛下,刘守忠便是圣堂在宫中的暗子。”

    哗的一下,刘守忠身边的臣子急忙与其拉开距离。

    赵德昭说道:“这不可能?”

    刘守忠却早已出班,指着叶尘,寒声说道:“叶尘,你不要血口喷人。”

    然后又对赵德昭跪下,咬牙说道:“陛下!叶尘在玩弄陛下,他是想要削剪陛下心腹大臣。”

    赵德昭脑海中飞运转,想了一下刘守忠所做所为,感觉刘守忠绝对不可能是圣堂的人,否则这些天有无数次的机会直接将自己杀了,怎么还用得着圣堂通过挑拨离间让叶尘杀自己。再加上刘守忠提醒,他也终于反应过来,这不就是叶尘在玩弄自己,且还想要除去自己好不容易收服的心腹大将。

    有了这个想法,赵德昭气的脸色涨红,心中已然愤怒到了极致。

    “叶尘明明知道燕王的死和李君浩受刺与自己无关,这些都是圣堂的阴谋。就这样,朕堂堂天子委曲求全,先派从小将自己带大的心腹太监派过去让叶尘打断了腿泄愤,然后让曹彬和罗公明劝说叶尘,最后再当朝加封叶尘为亲王。这三步之后,叶尘这狗贼依然不满意,不释怀。逼着朕当着满朝文武为他一人下罪己诏,甚至要向他行礼,乞求叶尘这狗贼的原谅。”赵德昭心中念头闪动,先前一系列委曲求全已经让他感到奇耻大辱,叶尘狗贼得寸进尺,如今竟然玩弄自己,还想趁机除去自己心腹爱将。简直是可忍孰不可忍。

    众目睽睽之下,赵德昭脸色变幻不定,看向刘守忠,后者微微的向他点了点头,这是二人商量好的事情,若后者有绝对把握今日杀了叶尘,那么今日便动手。毕竟今日大朝会叶尘一人进宫,很可能会是最后的机会。

    心中有了决断,赵德昭转身走回龙椅上座下,指着叶尘咬牙说道:“叶尘,你放肆,竟然敢当朝欺君。”

    刘守忠突然站起,大声喝道:“来人,将当朝欺君的叶尘抓起来。”

    赵普、曹彬、罗公明等满朝文武脸色大变,但不等他们有所动作,大庆殿正门,四个角门突然涌进来无数持刀、持弓的侍卫和皇宫禁军。

    龙椅两侧角门中涌出近五百侍卫牢牢将赵德昭先护了起来,然后中间两个角门和正门口涌出的禁军,持刀拿盾,团团将大殿围了起来。

    刘守忠早已从属下手中接过自己兵器————一把铁枪,同时说道:“请诸位大臣暂且退出大庆殿。”

    随着刘守忠的命令,顿时有禁军让出一条通道,已经弄清楚是怎么一回事的大臣们亡命般的向殿外跑去,罗公明犹豫了一下,看了一眼脸色已经变得犹如寒冰一般的叶尘,也转身离去。

    赵普虽然对赵德昭和刘守忠瞒着自己于今日准备杀叶尘感到极为不满,但此时事情展到这个程度,已经木已成舟,他也只能盼着今日能够杀死叶尘,除去大患。

    所以,赵普在第一时间拉开与叶尘的距离,然后也退出了大殿。

    待会还有一更,兄弟们不要错过。说实话,这几天对杀与不杀,纠结了好久,为此先后将写好的六千多字内容都删除了。我知道众口难调,只希望这样写,能够让大多数读者满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