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宋王侯 > 第六百五十八章 班师回朝

第六百五十八章 班师回朝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非常感谢你难道是、书友18672397、轻轻的疯子的慷慨捧场和月票支持。

    叶尘三天前得知赵德芳身死和李君浩受刺的消息时,便已经猜到这是圣堂的阴谋,他本以为是圣堂四长老王诸同一手策划且安排人做的,然后栽赃给赵德昭那蠢货。但刚才看了花蕊夫人的供词才知道,赵德昭本身便想要将自己亲弟弟赵德芳弄残,甚至曾经一度对赵德芳生出过杀心。所以才会被花蕊夫人所利用,否则若非赵德昭相召赵德芳去了皇宫,使得赵德芳身边的防卫力量不在身边,赵德芳又怎么会死。

    叶尘原本以为,赵德昭只是能力有些弱,且胆小好色,最多还有些自私薄情,虽然很失望,但并不愤怒。然而,他却没有想到赵德昭的冷血无情未定在他想像之上。

    赵德昭想要将赵德芳双腿打断,变成残废,这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比杀了赵德芳还要残酷。事实上,若非是担心惹怒叶尘,赵德昭肯定会直接将赵德芳这个唯一对自己皇位有威胁的人给杀了。

    …………

    …………

    叶尘此时心中着实矛盾,因为先帝赵匡胤只剩下赵德昭这一个儿子了。而如今的大宋与当年的后周却大为不同。赵匡胤可以在当时柴氏孤儿寡母时陈桥兵变,黄袍加身,轻易夺得柴氏的天下,但如今的大宋却没有人可以做到这一点。即使是他叶尘,若不想让好不容易统一天下的大宋变得四分五裂,重新变成十数年前五代十国时候的乱世,让天下百姓流离失所,尸横遍野,便不能谋反篡位。

    因为,镇守北方,手握十五万大军,北方大营统帅李继勋,以及镇实西北,手握五万西北边军的高怀德,再加上镇守江南的赵赞,甚至坐镇京都曹彬等军方大佬无不对大宋皇族赵氏忠心耿耿。并且,这些大佬绝对不会坐视他们奋斗拼搏一生,才打下的江山重新变得四分五裂。甚至曹玮、罗耀顺这两位与叶尘亲如兄弟的至友,都多半不会跟着叶尘去造反。

    更何况,叶尘虽然拥有弑帝的能力,但在大宋境内,除了华夏卫府三千华夏卫,两千密探,百名杀手,以及数万外围探子之外,叶尘手中并没有直接能够掌控的大军。曾尚飞手中倒是有一万大军,而且还是负责京都防卫的城防军。可是曾尚飞执掌这一万大军时间并不长,才一个月左右。而城防军上下军官将领却是大宋军队中对皇族最为忠心的那一群人。曾尚飞没有个两三年时间经营,想要带着麾下将官造反,没有丝毫的可能。

    好!就算叶尘在曾尚飞、上官冰云的配合下,杀了赵德昭、赵普等一系列的人,掌控了皇城和京都。那又怎么样呢!天下各路、州、县会听他叶尘的。城外十万禁军会听叶尘的。好,就算叶尘故技重施,绑架了禁军将领的家人,甚至直接以蛊虫将这些将领直接控制。但李继勋、高怀德、赵赞,以及天下成千上万地方官和数百上千个州城的城防军将官会听叶尘的话?

    十多年下来,大宋皇族正统已经深入人心,与十多年前五代乱世的情况已经截然不同。

    晋王谋反当皇帝,被朝廷上下,中枢地方,以及军中大部分文武官员认同,那是因为晋王本身便是皇族,再加上这些年弟弟继承兄长皇位的例子不在少数,更何况还有赵匡胤和赵光义之母留下的遗诏、遗愿。

    赵德昭就更不用说了,他是先帝嫡长子,在赵匡胤没有留下遗诏由赵德芳继承皇位的情况下,由赵德昭继承皇位却是理所当然。

    所以,除了晋王、赵德昭和赵德芳兄弟,以及赵光美,换成其他任何人,不管在大宋威望有多高,想要谋权篡位,都是一件极为复杂和麻烦的事情。

    即使是叶尘这样,如今在大宋地位很高,威望也是如日中天之辈,在没有掌握军权或者手中没有大军的情况下,想要谋反篡位,若是心狠手辣,不顾天下百姓死活,不顾大宋江山稳固安危,或许还有很小的可能。但可惜叶尘不是那样的人,所以这就注定叶尘不可能造反。

    总之,叶尘很清楚自己根本不可能拥有谋权篡位的实力和条件,并且他也不会为了一己之私,让好不容易统一天下的大宋重新四分五裂,渐渐安居乐业而百姓又流离失所,尸横遍野。

    然而,叶尘又很清楚,如今的大宋天子赵德昭,以及大半个朝廷都已经容不下他叶尘,想杀他的不光是皇帝赵德昭,而且还有以赵普为的大批朝官。叶尘估计为了大宋天下稳定,执掌北方大营的李继
我的背后是地球全文阅读
勋和西北大营的高怀德多半也想将自己杀了,以绝后患。因为所有人都知道,自己与皇帝赵德昭之间的矛盾根本不可调和,而自己又拥有弑君的实力和可能。

    这样情况下,叶尘会怎么做?如何做?才能破了眼前困局,既给死去的赵德昭和华夏卫报仇,又能够带着他身后成千上万的人在大宋找到一条出路?

    …………

    …………

    次日,农历八月十五,中秋佳节。

    叶尘率大军班师回朝,距离京都四十里处,朝廷礼部和枢密院举办了一系列凯旋欢迎仪式。叶尘没有参加,提前离开大军,直接带着近千华夏卫和一百黑骑兵,绕小路向京都行去。

    然而,在距离京都二十里左右的一座桥上时,叶尘一行人被拦住。拦住他们的是一队禁军,为的则是一名太监。

    那名太监姓高名德志,原本是魏王府的内侍总管,如今是大宋皇宫大内总管,正五品的官职,也就是原来王继恩的那个位置,可谓是位高权重,平日间即使是宰相、枢密使都不会随意将其得罪。最主要的是他是当今皇帝陛下赵德昭真正的心腹近侍。叶尘以前在魏王府做客时,也曾经见过此太监,知道这位高公公虽然对赵德昭极为忠心,办一些杂事也很得力,但并不是一个聪明人,而且有一个致命的缺点————对于皇族之外的人都极为傲慢。

    高公公站在石桥中间,看着叶尘,躬身行礼,然后傲然说道:“陛下有旨,请祥符王即刻进宫。”

    叶尘骑在马上,看着高公公那副讨厌的嘴脸,神色有些疑惑,没有说话。

    高公公眼见叶尘不搭理他,神情微僵,声音却显得愈强硬,说道:“怎么,祥符王想要抗旨。”

    “原来如此。”

    叶尘说道:“我就说你的主子还不至于愚蠢如此。”

    听得这话,高公公的脸色变得异常难看,厉声喝道:“大胆!竟对敢陛下如此不敬!”

    叶尘叹了口气,自顾说道:“你的主子果然心狠手辣,且自私无情,竟然舍得将从小将他带大,亲如家人的老人送到我面前,让我出气,以泻我的心火。”

    高公公闻言一怔,再次厉声喝道:“祥符王,杂家不明白你在说什么,想当年你也与陛下交情莫逆,不要因为居功而跋扈,从而失了圣宠。咱家劝你还是…………”

    没有等他说完,叶尘的眉头已经皱了起来,说道:“已经耽搁了些时间,不能把时间浪费在这些破事上。既然我们的皇帝陛下将高公公送到我面前让我出气,那便不要客气,将他的双腿打断。”

    高公公听着这番对话,不由愤怒到了极点,喝道:“大胆,杂家乃是天使,祥符王你若动了杂家,便是谋反,欺君之…………”

    一道人影闪过,连继城从马上飘然而下,高公公脸上狠狠被抽了一记耳光,耳光声异常清脆响亮,犹如后世的鞭炮爆竹声。

    高公公被打傻了,他后面五十名禁军正想有所动作,一百黑骑兵便已经面无表情的拔出鞘中的刀,向他们起了冲锋。

    蹄声阵阵,一百黑骑兵挟着烟尘,一往无前向桥那头冲过去。与此同时,咔嚓一声,高公公的双腿已经被连继城直接打断,一声惨叫,直接晕死在地上。

    片刻功夫后,五十名禁军带着昏死过去的高公公狼狈逃走。

    只是叶尘的心并没有如赵普和赵德昭想像的那样,通过打残陛下的心腹近侍,而消去怒火和杀机。甚至相反,叶尘心中的怒火被此事越烧越旺。因为赵德昭再次在他面前表现出了无情自私的一面,这让自认为对这个国家付出了很多,对大宋已经很有感情的叶尘极为不爽。

    …………

    …………

    当叶尘一行抵达开封城北十里地的驿站时,便再次被人拦住。这一次拦住他们的不是太监,也没有军队,是曹彬和罗公明。所以,准确的说不是拦住,而是迎接。当然,谁都知道,曹彬和罗公明迎接的目的是为了在叶尘和陛下见面之前,和叶尘好好的谈一谈。

    在罗公明和曹彬陪伴下,叶尘登上一辆宽敞的马车,三人同乘一车,从南门进入了即将落日的开封城。

    早在三天前便已经赶回开封的胡三光匆匆到来,向叶尘、曹彬和罗公明行过礼,看着叶尘欲言又止。

    今天第一更送上,等会还有一更,兄弟们敬请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