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宋王侯 > 第六百五十六章 赵德昭的恐惧

第六百五十六章 赵德昭的恐惧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此时还能行动的三名银牌杀手,一边以最快的度拿出武器司配制的解毒丸子吞咽口中,一面意图退回去,缩小防守的圈子,他们今日的职责任务是保护李君浩,而不是去杀人。

    退回街对面的那两只刺客,似乎也没有想到李君浩的身边。竟然会有同行的存在,且让他们也受到了不小的伤害。

    二人对望一眼,知道对方肯定是华夏卫府大名鼎鼎刺杀司的杀手,而对于华夏卫府的毒药,无论是哪方势力的人都知道那种恐怖程度,由鬼医和喻清妍师徒二人一手打理的毒药,不是谁都能承受得了的。

    所以,这二人脸色变得异常难看,然后便果断且干净利落的转身而起,脚尖在墙上一点,掠入夜空之中,很快便消失不见。

    他们都是真正的高手、杀手,也是昔日魏王招揽的护卫,当然如今却是皇帝陛下赵德昭的大内侍卫。然而,他们今日受命前来杀李君浩,却不是受皇帝陛下的命令。因为他们本来就不是皇帝陛下的人。所以,他们能杀死最好,杀不死,只要全力出手,让对方有所死伤,然后将他们的脸被对方看见就行了。

    …………

    …………

    三位刺客逃走了二人,但李君浩却觉得自己此时的情况并没有丝毫好转,自己所受的压力甚至更大了一些,局势变得更为凶险了。因为那把刀,那把很少有人使用的长刀,在两侧那阵密密叮叮的战斗生时,再次又杀了过来。

    刀前无一合之敌,刀下无全尸之鬼。

    泼雪似的刀光,将那些悍勇可敬的华夏卫们肢解、分离,斩,斩出一条血路,在满天残肢乱飞之中,离李君浩越来越近了。

    看着自己亲近的属下惨死在长街之上,听着那声声惊心魂魄的刀声与惨叫声,嗅着浓烈的血腥味道,看着一路踏血而来的刀客,那人走的如此的坚定与执着,就像是一个魔鬼一般。

    李君浩的心凉了,血却热了,双眼欲裂,满心想冲上前去,挡在兄弟们的身前,与这个使刀的刺客轰轰烈烈战上一场,哪怕死在刀下,又如何?

    可是,他不能进,反而要退,很悲哀但是很坚决的往身后华夏卫府京都办事衙门中逃了过去。

    因为他知道,对方的目的是要杀自己,而自己现在还不能死。自己至少要等到总司使大人回来才能死去。

    使刀的刺客,距离李君浩只有六步远。

    刺杀司受伤的三名银牌杀手终于回救到位,但重伤之身,却敌不住那名刺客惊天的刀势,细剑断成数截,三人都被震飞了出去。

    华夏卫府京都办事衙门近在眼前。

    李君浩逃上了台阶,眼前办事衙门里面华夏卫府的文职官员惊慌尖叫,让里面长期驻守在此处的二十名华夏卫赶紧跑出来救人。

    使长刀的高手,脚尖尚离石阶五步之远,已是一刀斩下,刀势所向,正是狼狈之极的李君浩后背!若是没有意外出现,李君浩必死无疑。

    一名似乎被吓呆了的妇人,此时本来是正爬在街上抖哭泣,然而不知道为什么,她的身体突然如轻烟一般飘起,右手一抖,一道晶光陡然缠住了这名刺客的大腿!

    这名使刀的高手身材高大,威势十足,刀法更是极为精湛,分明已经达到了刀法宗师境界,但是显然他没有想到这名妇人会有问题,而且一出手度竟然如此之快,且又如此诡异阴狠。

    不过,这名使刀的高手,竟像是没有看到下身的晶莹之光,仍然刀势不止,往下斩去。因为,他在瞬间已经将真气灌注于双腿之上,再加上他苦练过铁布衫之类的外门硬功,他相信对方的偷袭最多让他轻伤,而以轻伤换得李君浩的命,自然是值得的。

    然而,下一刻,这名刺客便后悔的要死。只见嗤嗤声响中,那道晶莹之光瞬间勒紧了刺客的小腿根,而且随着妇人一声银铃般的笑声,这名实力高绝的刺客小腿便犹如豆腐一般直接断了。

    这名刺客脸色惊恐大变中,一声惨叫,手中本来劈向李君浩的刀光瞬间变向,斩向身下的妇人,势若疯虎,千军难当!

    然而,千军难当,却难伤一缕轻烟。这名妇人显然不想与已经疯的刀法宗师正面硬拼,在刀光临身之前,已经鬼魅飘起,划过一道弧线,来到李君浩身前。

    刺客见此,瞳孔一缩,右手猛点断腿处穴位,止住流血,此时他脸色已经极为苍白,不管是谁,被人砍断了小腿,流出很多血,
末日轮盘无弹窗
都是重创。一身实力不足三成,待下去只有死路一条。脑海中念头瞬间闪过,他单腿脚下一蹬,却已经背着身子,弹射而出,跃过街对面高墙,消失不见。

    妇人安静地站在原地,没有任何动作,李君浩却已经猜到这名妇人的身份————总司使大人的蛊奴上官冰云。所以他没有说一些感谢之类的废话。

    …………

    …………

    皇宫,崇政殿。

    赵德昭脸色异常难看,他从魏王府带到宫中的两名心腹侍卫失踪了,最主要的是赵普刚刚来告诉他,李君浩当街受刺,华夏卫府损失惨重,死伤十多人。而据赵普让人打探到的消息称:三名刺客中的两人好像正是他失踪的那两名心腹侍卫。

    显然,自己又被栽赃陷害了,对方的目的依然是想要激怒叶尘,让叶尘杀了自己。赵德昭对这些隐在暗中的圣堂贼人恨之入骨,但最让他恨的人却是让他心中畏惧惊恐的叶尘。所以,他真正的想杀的人其实还是叶尘。然而,他没有那个胆子,赵普显然也没有。刘守忠倒是有这个胆量,也有这个忠心…………

    “若是曹彬和罗公明没有能劝说得了叶尘,又当如何?朕不能坐以待毙,必须要两手准备,让刘守忠也要准备好围杀叶尘的一切。”赵德昭谨慎的看了一眼大殿中太监、宫女和侍卫。不敢将心中想法流露丝毫。

    经过几件事情之后,他如今看着宫中这些太监、宫女和侍卫,感觉没有一个能够信得过的。他已经想好,等过了叶尘这次危局之后,便要清洗皇宫。

    赵德昭不露声色的让人叫来刘守忠,然后借口烦闷,让刘守忠陪他去御花园散步,而且让其他人远远跟着。

    半炷香之后,刘守忠不知听到了什么,身体一震,但心中却激动万分,只要他帮助陛下杀了叶尘,他在陛下心中的地位,便能够比肩甚至越赵普,将来枢密院使的位置非他莫属,公爵之位也是跑不了的,然后若是能够带大军收服燕云十六州,便能够如叶尘一般,在生前便享有王爵之位。

    刘守忠是典型的军中大将的思维方法,即使他知道杀不了叶尘,便意味着自己必死无疑。而即使杀了叶尘,也代表着后半生会承受华夏卫府余孽的一次次刺杀。但是,他认为这些付出比起得到的回报都不算什么。

    所以,刘守忠毫不犹豫的服从了赵德昭的命令,开始瞒着赵普暗中进行部署准备。

    …………

    …………

    颍昌府是叶尘班师回朝,回到京都之前夜宿的最后一站。

    八月十四日,佳节中秋节的前一天,叶尘便带大军来到了颍昌府。大军在城外地方官员准备的军营休整,颍昌府上下官员准备宴请祥符王叶尘,但被叶尘以身体又痒而推脱。为此,颍昌府上下却是大松了口气,同时颍昌府也有不少忠君爱国官员为此万分担忧。

    新封的燕王赵德芳被当今皇帝召入宫中喝酒,中毒而死,身死在当今天子赵德昭的怀中。这道消息如今已经传遍了整个京都内外,官员无人不知,民间百姓之中同样广外流传,颍昌府距离开封一百多里,颍昌府上下官员岂能不知。

    最主要的,是所有人都知道,等祥符王班师回朝之日,便是京师再次动荡之时。

    总体来说,赵德昭自登基为帝之后,除了燕王之死这件事情之外,所做所为颇为可圈可点,最主要的是朝廷上下,不管是地方官员和边关重将,还是中枢朝官都算是皆大欢喜。甚至在不少人看来,叶尘应该是最为欢喜的一个人。

    因为,宫中和政事堂都传出消息,陛下和朝廷一致决定加封叶尘为祥符亲王,且赐免死金牌一块。由异姓郡王加封为异姓亲王,在大宋可是实实在在的一人之下,亿万人之上,又有免死金牌,如此殊荣,就算是历朝历代,古往今来都是凤毛麟角,少之又少。

    在绝大多数人看来,天子如此做足以消去祥符王的怒火和一些极为隐晦的顾忌。

    …………

    …………

    叶尘不参加颍昌府宴请,自然不是因为身体又痒,而是去了颍昌城西城。

    马车在一处民宅外停了下来,这里地势僻静,极难被人注意。连继城从驾位上下来,正要细致的观察一番,等确定四周安全,再通知总司使大人下车,可是叶尘却已经下了车。

    今日第二更送上,等会还有第三更,兄弟们不要错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