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宋王侯 > 第六百五十一章 花蕊宫中的御医

第六百五十一章 花蕊宫中的御医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非常感谢威虎山老八、轻轻的疯子、波兰不眠夜、entreri33的慷慨捧场和月票支持。

    “抓活的。”

    电光火石间,弓弦声传出,一道普通羽箭,犹如闪电一般,从叶尘手中射出。

    “锵!”几乎就在同时,有金石撞击声传来,潘美手中战刀便跌飞了出去。与此同时,一道人影从围攻潘美的士兵中窜出,鬼魅一般出现在潘美身边,一枚铁针便插进了潘美腰间一处穴位之上。潘美身体一震,便跌到在地,一动不动了。几名华夏卫上前,用牛皮筋将其绑住,押往后方。

    叶尘带人来到河岸,俯视地上跪了一大片的败兵,大声道:“尔等皆为我大宋士兵,被叛贼潘美等人威逼裹挟,全部无罪;有罪者,都头以上将官。来人,将所有叛军将官全部绑了,士兵缴获身上所有财物和兵器,然后打乱编制,两日后带回京都,听从朝廷重新调配。”

    “谢大帅大恩大德!”众人胡乱喊道。

    叶尘用剑指着河里还在扑腾的落水者:“救人。”

    就在这时,忽闻东面一阵马蹄轰鸣,达州城的守军才出来。

    这一战双方人数很多,但持续还不到一个时辰,太阳都还远没到中天便结束。

    达州城两千精锐距离这边五百步时,便停了下来,只有守将李广武和知府王成雄二人骑马前来,在距离叶尘十多步时便勒马停下,然后,快跑至叶尘身前,跪下道:“末将达州防御使李广武拜见大帅。”“下官达州知府王成雄拜见王爷。”

    叶尘点了点头,让两人起来,说道:“二位以弱势兵力防守达州城,直至本帅带人前来,居功甚大,待我回朝后定向朝廷给你们请功!”

    李广武和王成雄顿时欣喜若狂,一脸的激动。深感这些天吃得苦、受得罪和受到的惊吓没有白受。

    二人再次感谢过叶尘之后,向黎霞河那边看,李广武愣道:“大仗就这样…………打完了?”

    叶尘道:“叛军不堪一击,一打就溃了。”

    王成雄谄媚的说道:“王爷用兵神,下官佩服到五体投地!”

    李广武恭敬的说道:“末将一直相信大帅会带大军前来,但是末将没想到大帅到的如此之快。”

    叶尘没有理会二人继续拍马屁,说道:“你们准备一些囚车,用来押送这些叛军将官回京。还有,大军在达州城休整两日,你们准备一下粮草和营地。”

    王成雄和李广武赶紧恭敬称是。

    …………

    …………

    叛军覆灭,潘美等一众叛将被俘的捷报快马送往东京,早已深信祥符王战无不胜的百姓感觉理所当然,但是朝廷上下却是吃了一惊。要知道潘美可是大宋军中能够与曹彬和叶尘堪比的一代名将,如今在叶尘面前竟然显得如此不堪一击,实在是出乎魏王、赵普,甚至曹彬等文武官员意料之外。

    “殿下必须要在叶尘回京之前登基为帝。”

    崇政殿之中,赵普眉头紧蹙,对坐在上同样喜忧参半的魏王说道。

    赵普旁边吕馀庆紧接着说道:“臣以为赵相公所言甚是,殿下不能再等到半个月后的吉日再登基了,臣以为殿下最好能够在七天之内便登基为帝。”

    赵德昭略一犹豫,说道:“也好,只是本王最近一直在想,本王即使登基为帝,有叶尘存在,又岂能做得安稳。”

    赵普和吕馀庆对视一眼,皆是默不作声。

    半响之后,吕馀庆离开,赵德昭让殿内太监、侍卫都下去,大殿内只剩下赵普和赵德昭,赵德昭才长长叹了口气,说道:“赵相公可有办法以解本王心忧。”

    赵普眉头紧紧蹙起,沉思半响之后,说道:“臣近日一直在思考对付叶尘的办法,思来想去,没有万全的办法,还是不要对叶尘动手,否则一旦未能将叶尘杀死,后果不堪设想。”

    赵德昭说道:“赵相公所言正是本王最顾忌之处,本王刚回想了一下叶尘来到我大宋之后经历,那弥勒教、圣堂不知用了多少厉害手段和人物一次次的杀叶尘,其中也有过动用大军围杀叶尘,可是最终叶尘都能够大难不死,然后进行疯狂的报复。赵相公,你说叶尘难道真是上天…………”

    赵普眉头一跳,说道:“魏王切不可对叶尘心生惧意,叶尘也绝对不是什么上天下凡吉星,这本来就是先帝为天下民心所向让人散播的谣言而已。”

    赵德昭摇了摇头,不再说话。

    …………

  
双天行笔趣阁
  …………

    花蕊宫里透着一种让男人感觉极为舒服的气息,大白天的,宫门自然没有关,站在门外都可以看见里面种着些沉睡之寒梅,厌暑之幽兰,经年之青竹,未开之雏菊,宫殿里可以看见许多白色的纱幔在轻轻飞舞着,乍一看极为纯净甚至稚嫩,但进去之后不知为何便会不由自主的想起男女之事,颇为神异。

    一个约四十多岁的御医出现在门口,花蕊宫中走出一名眉毛极长的美丽宫女,询问过御医的身份之后,便很有礼数的将御医迎进宫去。

    花蕊宫的主人花蕊夫人今日身体有痒,魏王有旨,让御医过来看看。

    御医穿过重重纱幔,一张矮矮搁着的床榻上看见一个穿着浅粉色长裙的女子正躺在那里,单臂支颌,腰段间自然流露出一股风流,眉眼如画,神色却是怯生生地引人怜爱。按理说,御医给宫中嫔妃看病,即使花蕊夫人乃是先帝留下的遗妃,但也不能照面,必须要隔着纱幔才行。但是花蕊宫中显然不理会这一套。

    今日来的御医是次来花蕊宫医诊,没想到看见了花蕊夫人,先是一阵瞠目结舌,不知眼前所见女子是真是假,是画上的人儿还是水中的仙子。那眉眼,那自然散落在榻手上的顺直黑,足以让世上的所有男子都心神向往。

    但紧接着御医便想起什么,脸色大变,赶紧跪下连连连叩头,说道:“娘娘恕罪,微臣以为娘娘是在纱幔之后。”

    “嘻嘻嘻嘻………”银铃般且又蕴含着奇异莫名之力的笑声响起,让御医心跳开始加快,心神都一阵恍惚。花蕊夫人对于男人面对自己时表现出这样的丑态早已见惯不怪,今日她借口身体有痒,招来御医,却是想要在宫中俘获一些人手,供自己差遣,顺便也增加自己的安全感。所以,如今日这个御医已经不是第一个,在此之前,已经有五名大内侍卫被她创造的各种机会轻易俘获。

    然而,接下来生的一幕,却是让花蕊夫人脸色大变,猛的从床榻上站起来,若非她不是寻常女子,恐怕都已经尖叫出声。

    此时正宫之中,只有花蕊夫人和之前带领御医进来的那名宫女。只是此时那名同样正在娇笑的宫女笑着笑着,七窍突然开始流血,而且越流越快,很快变成一张血脸。但是诡异的是这名宫女依然笑个不停,而且笑的声音依然很是动听。三息之后,这名宫女身子一软,跌到在地,气息全无。

    花蕊夫人脸色惨白,紧咬牙关,死死的盯着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站起身来,背着双手饶有兴趣观摩宫殿的御医,说道:“是你在进来的时候,对她下的毒,你到底是谁?”

    御医闻言,缓缓转过身来,向花蕊夫人走来,花蕊夫人见此脸色再变,从眼前情况来看,这名御医自始至终都没有受他魅惑之术影响,刚才所谓的丑态显然是逗她玩。这样的人物,花蕊夫人此生只见过三人,这三人一个是半步先天强者,另外两人都是一流高手。

    花蕊夫人正准备喊人,御医突然说道:“你若是敢叫出声来,便会立刻死去。”

    花蕊夫人赶紧闭嘴,她对这名心狠手辣的御医所说的话不敢有丝毫怀疑,但是他却从床榻前走开,跑到了一边,始终保持与御医七步以上的距离,但她也不敢跑出宫殿。

    御医没有继续追向花蕊夫人,而是如花蕊夫人刚才那样,很舒服的斜躺在矮榻之上,看着花蕊夫人,淡淡的说道:“若不想生不如死,便跪下吧!”

    花蕊夫人脸色变幻不定,但半响之后,不知想到了或者想通了什么,突然笑出声来,脸上惊惧之色更是荡然无存,竟然在瞬间恢复了之前的风情万种的迷人姿态。

    嘻嘻笑声中,花蕊夫人已经冲着御医跪了下去,并柔柔的说道:“奴奴不知道是四长老大驾光临,还请四长老不要惩罚奴奴。”

    没错,这名御医正是华夏卫府这些日子百般寻找的圣堂四长老王诸同。

    王诸同一声冷哼,嘿嘿一笑,说道:“花蕊!你以为你和弥勒教楼炎明那老秃驴的关系,老夫和大长老会不知道?”

    花蕊夫人刚刚恢复如常的神色,再次瞬间变成一脸惊惧,而且这一次是真正的惊恐,且急声说道:“四长老饶命,是楼炎明以邪术控制了…………”

    王诸同不耐烦的一挥手,将花蕊夫人话语打断,寒声说道:“老夫来见你,不是想听你的狡辩,事实如何,你心中清楚,老夫也清楚。有一件事情,你做了之后,从此与圣堂便再无关系。圣堂上下也不会再有人找你做事。”

    今天至少两更,兄弟们不要错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