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宋王侯 > 第六百五十章 乱战(下)

第六百五十章 乱战(下)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叶尘自然不会有丝毫畏惧,从背上拿下八石宝弓,抽出一只特制铁箭上弦,大喊一声:“杀!”然后一声如雷一般破空声响起,铁箭便已经射在叛军从最前面一名骑兵身上穿过,一连穿过九人,铁箭才在最后一名骑兵身上停下。81然后这名骑兵便变成一个人肉炸弹,上半身爆炸了。

    叶尘年初时在西北横山草原上,曾经以这一招对付党项骑兵,一箭可以让一百多名骑兵死伤,且还可以让大批战马受惊,从而打乱骑兵的冲刺。然而这一次却并没有在西北时的战果,死伤人数差不多,但是爆炸声的巨响,却没有让战马受惊,骑兵冲刺只是小范围受到影响。

    叶尘意外之余,目光如炬,一眼便看出叛军的战马有些不对劲,双眼略有些通红,显然潘美不知以何种秘术,使得这些战马几尽失去理智,但却又能够被骑兵所驾驭而不受恐惧、巨响等外界因素的影响。

    显然,为了对付叶尘,潘美在这些日子里私下没有少下功夫。

    叶尘一箭射出的同时,便亲自带着身后一百骑兵和一千华夏卫纵马向叛军冲了上去。

    远处好不容易冲出叛军方阵的曹玮目睹此景,脸色大变,一千骑兵与五千叛军骑兵对冲,并且叛军中还有两千重骑兵,虽然他知道叶尘实力恐怖,叶尘身后的黑骑兵和华夏卫也要比寻常骑兵强上一筹,但他依然不认为能够是潘美带领的五千骑兵的对手。

    不光是曹玮,王同等诸将同样是如此想法,和旁边诸将官穿着打扮一样,且将自己脸面容隐藏起来的潘美虽然感觉这一切太过顺利了一些,但同样也是这样的想法。只有叛军后方河边浮桥前带着五百步兵督战的许方义隐隐感觉不对。甚至有一种大难临头的感觉,所以他毫不犹豫,二话不说,便带着他四十多名心腹探子上了浮桥,向河对面走去。

    两边距离三十步时,叶尘身后一千一百亲兵齐齐举起手中单手强弩,随着叶尘一声射,一千一百根弩箭便飞了出去,三百多名躲闪不及的叛军骑兵便栽倒在地。只是并没有过多影响叛军骑兵冲刺。潘美看着距离自己越来越近的叶尘,兴奋激动的甚至难以自禁,他早有安排,只要计划顺利,进行到眼前这一幕,便要不计损失,不顾一切的围杀或者活捉叶尘,只要叶尘死了或者擒获,不但可以立刻扭转战局,而且后续的好处是无与伦比的。

    然而,就在双方距离三十步时,异变突起。

    五千叛军骑兵后面两千重骑中突然传出一声喊杀声,然后这两千重骑兵突然加,抬起手中铁枪向前面三千友军开始冲杀。

    十数日前,京都皇城广场上,晋王和云骑军都指挥使李继隆被叶尘先后以重狙枪打死,云骑军两千重骑便跟着潘美一路逃窜至此。这一路上潘美花费了不少精力,许诺了不少好处,才将这两千重骑兵的将官初步收服。不过,潘美依然不能对他们完全放心,所以紧跟在他身边、身后的依然是他嫡系骑兵,云骑军这两千重骑兵便被他放在了最后。不料,就在这最为关键的时刻,竟然反叛,而且给潘美最重要、最致命的一击。他却不知道,早在数日前,连继城便已经易容混入了他们军中,而且带着叶尘的亲笔许诺书,与这两千云骑军的将官有过密谋接触。

    三千骑兵前面被叶尘带领一千一百战力本来就高一筹的骑兵挡住,背后又被两千重骑兵毫无预兆的进行冲杀,什么样的结果,即使不通战事的人都能够轻易想到结果。更何况,曹玮、王同等人已经带领骑兵开始回援。

    叛军一方惨败的结局已经不可更改。已经跑到浮桥中间的许方义,隐有所感,转头看了一眼,脸色大变,带着五十多名心腹加跑出了浮桥,并且毫不犹豫的便下令让心腹属下直接将浮桥给砍断,他想断了叛军逃走的退路的同时,也绝了叶尘追杀他的路,不过他也只来得及砍断三个浮桥中的一个,因为河这边看护浮桥一百潘美心腹亲兵已经喊叫着冲了过来,许方义不想和这些人厮杀,便带人赶紧向不远处山林中冲了过去。

    …………

    …………

    叛军步兵这边本来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此时眼见两千重骑兵倒戈,顿时士气和战意荡然无存,立刻便变成兵败如山倒的局势,叛军乱作一团争先恐后向河岸逃跑。王同等禁军诸将带着各自的人马见叛军两千重骑兵倒戈,便转身开始追击步兵。只是刚才一番大战
花都遁甲小道士sodu
,特别是强行调头,让他们也失了队形,军队在战场上一旦失去阵营想重新集结整顿,一时半会儿几乎是不可能的。

    于是除了被叶尘一千一百亲兵、两千倒戈的重骑和三千名曹玮带领的骑兵围起来屠杀的潘美两千多骑兵之外,战场在此时已经失去控制,不过禁军骑兵是在乘胜疯狂追杀,而叛军步兵则是到处乱跑,形势已经无法逆转。

    弓弦噼里啪啦乱响,王同的弓骑兵追得最快,一边追一边对那些移动的逃兵当靶子射。

    旷野上弥漫的黄尘好像熊熊燃烧的火焰,无数奔跑的步卒仿佛在火里飞奔。战场谁也不知道哪些人是哪股人马,都在乱奔,大将身边只剩亲兵,没人可以指挥现在的军队。

    地上全是叛军死伤的人,骑兵毫不留情的从尸伤兵上践踏而过。战场的接触面有限,很多将士到现在还没杀上一回,只剩下跟着跑了。于是禁军骑兵们争先恐后,只想着追上去多杀几个人,多割几个头颅,以得到更多的奖赏和功绩。

    靠近河边,场面就更加残暴,无数的叛军步兵被挤压到了水边,变得愈密集。很多人掉进了河里,在水里挣扎,有人仰着头大口呼吸,有人被冲到了河心直接淹没。身披甲胄的士卒浮都浮不上来,淹死者不计其数。

    河上本来有三道浮桥,其中一道被许方义砍断,一些人抓着搭建浮桥的船、木板等求生。更多人看着浮桥,挤不过去,周围都是人。

    禁军骑兵席卷而至,人群更是惊慌失措,更多的人被挤落下水。一些人跪地求饶,但很快被密密麻麻的自己人推翻践踏,惨叫声讨饶声在河边震天响,已经跑到密林中的许方义转头看一眼,脸色惨白一片,心中对叶尘的畏惧更甚的同时,也大感侥幸自己机警。

    就在这时,忽然河水中一片火光闪动,乱兵纷纷抬头看去,两道浮桥竟然一起燃起了大火,谁也不知道是怎么烧起来的。所有人脸上写满了绝望,有人已经跪地奥啕大哭。

    乱兵中一个声音大喊道:“别挤了!大伙儿快丢下兵器求饶!”

    “已经败了,投降捡条命罢。”

    “我们本来早该投降的!”

    可是禁军骑兵中有人已经杀红了眼,一心只想着多砍下头颅换成奖赏,竟然不管不顾的继续砍杀。

    远处叶尘已经现这一点,一百黑骑兵此时奔来,叶尘的帅旗在风中飘扬。胡三光大喊道:“大帅有令,停止屠戮,抗命者斩!”

    所有人都知道这一百黑骑兵是大帅亲兵,所以一百黑骑兵呼啸而过,所到之处的禁军将士都停了下来,仰头看那旗帜。叛军乱兵顿时大片跪地高呼,喊声乱七八糟,隐隐有什么“多谢祥符王救民之恩………”之类的马屁话。

    十数息之后,一片烟尘中,叛军步兵哗啦跪倒一大片,周围很多人也跟着6续跪倒了。就好像有神仙在中间丢了一颗石子,波浪一样的涟漪向周围迅扩散。很快还活着的所有近三万步兵全部丢下兵器,跪了下来。

    “投降了…………”“饶命…………”震天的呐喊乱糟糟地在大面积叛军士兵中响起,旷野上跪了无数的人,潘美带着一千多名正在困兽犹斗的骑兵已经被团团包围。

    此时,叶尘早已带着自己一千亲兵退到了一边。负责围杀潘美的是刚刚倒戈的两千云骑军和曹玮、王同等人率领的骑兵。

    眼看着外面步兵已经全部投降,潘美身边一脸绝望的骑兵中便紧接着也跳下来跪伏了。十数息后,便只剩下潘美带领的一百多亲兵誓死不降,负偶顽抗。在绝望之中一声声惨叫怒吼,前仆后继,始终不投降,也不崩溃。潘美身边的一名亲兵营指挥使大喝道:“宁战死!报将军之恩!”

    绝望的喊声响彻全场,叶尘等人心想潘美不愧是大宋一代名将,在这种情况下,依然有人为他而死。

    要知道,生命谁不珍惜,谁不怕死?当一个人甚至是一群人,真的能达到孟子所言“舍身取义”地步的时候,那他一定是真诚的!

    十多息之后,潘美身边的人已经死绝,潘美一声惨笑,说道:“叶尘!不管大宋谁当皇帝,终有一天,都会灭你满门。”

    叶尘闻言,脸色微变,而与此同时,潘美话音一落,手中战刀便向自己脖子抹去。

    第二更送上,求捧场,求月票,求红票,求纵横网站的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