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宋王侯 > 第六百四十六章 达州守将

第六百四十六章 达州守将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清晨的窗外还笼罩着淡淡的薄雾,晨曦让古色古香的房间里越来越明亮。韩可儿那削葱一样的手指,柔柔地给叶尘穿着每一件衣服,此刻叶尘心中一片柔软和温暖。

    她的动作又柔又慢,好像在故意拖延与他相处的时间,又扑到了叶尘的怀里,踮起脚尖在他耳边亲昵道:“夫君,你早点回来。”说罢在叶尘的颈窝里深深吸了一口气。

    叶尘伸手轻轻在她肩背上抚摸了几下,昂从卧房里走了出来。

    此时,叶尘脸上已经没有了温柔,有的只是萧杀之气!他把最柔软的地方压在心底,他很明白,当前大宋的形势,或者说这个天下,只有铁血才能捍卫他关心在意的东西!

    魏王和赵普已经对他动了杀机,他也曾想过直接出手全部将这些人杀了,扶持小皇子当皇帝,一了百了。但这样的话,势必会让朝廷百官元气大伤,要知道朝官已经死了不少了。另外,也势必会顾不上潘美,给其时间让其坐大,甚至在川蜀建国。

    而最主要的是,他已经看清自己这位皇子学生的性格,并不是说不适合当皇帝,而是他若是强行扶持赵德芳当皇帝,必然要杀了赵德昭,而在赵德昭出手伤害赵德芳之前,后者对自己哥哥依然充满浓浓亲情,这种情况之下,势必会让他与赵德芳之间产生隔阂。自己已经杀了一个要当皇帝的皇族晋王,若是再杀一个要当皇帝的魏王,不管赵德芳和他师生感情有多深,在这样的情况下,这种隔阂在有心人的推动之下,总有一天,会让他叶家陷入万劫不复之地,要知道叶尘再强大,总是要死的,而人心也总是会变的。叶尘不能给自己一系的所有人和自己的后人家族埋下必死的祸根。

    为今之计,只有近快剿灭潘美的叛军,他才能再做一些事情………解决一些隐忧。

    想着这些事情,叶尘翻身上马,到了大门口,只见一百黑骑兵已经披甲上身整装待,寇准、水儿、黑月和麻刚子,以及带着数百华夏卫驻守叶府的张大为在门口送行。两日前,晋王让人攻打叶府,半天时间,四百黑骑兵死了近百人,五百华夏卫死了近半。

    叶尘目光扫过几人,说道:“看好家里。”

    寇准一脸坚毅躬身称是,水儿一脸不舍。黑月、麻刚子和张大为早已单膝跪下称是。叶尘上马离去,一百黑骑兵不用招呼,便默默跟在叶尘身后。城门口保卫司司使和韩虎和胡三光还带着一千华夏卫等着他。此次出征,这一千华夏卫和一百黑骑兵便是叶尘的亲兵。

    …………

    …………

    城外,禁军校场。已是人山人海,旌旗飘扬,一片萧杀之色。五万大军已经集结完毕。

    朝阳初升,在秋天如血嫣红,五万人一起跪伏于地,呐喊震天响:“拜见大帅。”

    叶尘身份地位太高,且威名、凶名在外,即使因为前几天华夏卫府绑架了这些禁军将领的家属,叶尘与他们有些隔阂,但就因为这样,更没有人敢在身为此次出征统帅的叶尘面前有丝毫违背或者怠慢。试想一下,万一被祥符王或者华夏卫府误认为自己对祥符王不满,这得是多么恐怖的事情。

    叶尘检阅了大军,下令让大军开始做行军准备。然后召集数十武将在军营大堂内议事。人太多,有的坐满了椅子,有的只能站着。叶尘道:“诸部已集结完成?”

    各将6续禀报。叶尘听罢点头,这时胡三光已经摆上了一张竖挂着的地图,叶尘说道:“出兵前最后一次议事,半个时辰之后,大军便开拔!此次作战,旨在神奔袭,叛贼军中有我们密探,叛军行踪都在我们掌握之中。且他们每日准备劫掠的目标都会有密探提前报知。按照叛军行军度,十天后,叛军会路过达州,过了达州便是蜀道,想要再劫掠粮草很难。所以叛军会攻下达州,劫掠足够多的粮草,才会进入蜀道。我们便要在十天之内,赶到达州,且还要在叛军攻下达州之前。”

    “昨日计划已经下诸位,出动禁军总兵力五万,战马四万余匹,本帅已经决定带领两万骑兵,一人两马,提前轻装简行,除了必要的装备,别的东西一律不带。三万步兵随后赶来。”

    “行军路线:先到均州,走金州一路折向西南,然后直逼达州。全军只携带五天口粮,轻装至金州,休整一日。三司已经先行准备大军后勤;我们到达金州后会得到另外十天口粮补充,之后五天内奔袭至达州,平均日行军近八十里,本帅带
自然系管家物语笔趣阁
两万骑兵都是精锐,一人又有战马两匹,应该能做到。到达后,会有巴州、达州等地厢军运粮驰援,所以粮草问题,大家不用担心。愿诸位共勉。”

    …………

    …………

    达州,久战之地,五代时后周和之后的大宋与后蜀在这里血战过不少次,现在这座州城的守将名叫李广武,麾下有两千地方禁军,八千厢军。

    李广武和曾尚飞一样,是六年前从后蜀投降大宋的一名降将。自投降过来之后,只在去年川蜀暴乱时,带兵剿过流寇、马贼。但这并不代表李广武带兵打仗的能力不行,而是因为李广武是降将,且当时投降太晚了一些,所以只能在大宋腹地守城,不能去前线征战沙场立功。

    这几年,李广武每次听说某个武将因为打北汉、南汉、南唐等战中立下大功,升了官,封了爵,便眼热不已,且心中后悔自己当年降宋若是早一些该有多好。

    此时李广武昂挺胸,左手按剑,翘站在达州城头,在风中深深吸了一口气。风中似乎传来了战争的气息,但眼下还什么看不见、什么也听不见。

    就在昨天,华夏卫府的密探已经以八百里加急快马绕路越叛军,提前来到了达州,将一切告诉了达州知府王成雄和守将李广武。比起一脸担忧之极的知府王成雄,李广武激动的一晚上没有睡着觉。他感觉自己改变命运,立下大功,升官受爵的机会到了。

    “祥符王派人来说潘美肯定会带人攻打我达州,李将军认为是否可信。”王成雄一脸担忧的说道。

    气氛已经很紧张了,潘美的前锋人马距达州已不足三百里;李广武手里只有两千禁军能够拿得出手,至于八千厢军与禁军相比还有很大差距。

    良久后,李广武转头道:“祥符王的判断没有错,潘美没有选择,他麾下四万多叛军若不想一半人饿死在蜀道上,便必须要在入川蜀地之前筹集足够的粮草,而如今达州、巴州一带这两日已经坚壁清野,将所有乡镇粮草运进了城内。潘美要想得到足够多的粮草,只有攻达我达州。”

    王成雄又叹了口气,继续担忧道:“这一战难呐!李将军手里只有两千禁军,我达州八千厢军平时几乎就没怎么训练过…………潘美后日即兵临城下,叛军足有四万多人,而且都是精锐。”

    李广武道:“潘美麾下叛军虽然有四万多人,但是据华夏卫府密探所说,士兵因为突然成为叛军,抛妻弃子,又没有粮草供应,即使潘美以沿路劫掠财物激烈士兵,但士气也必然不稳。只要我们咬牙拼死将第一天坚持下来,叛军士气必然会大减,我们再以全城之力,坚持七八天,祥符王便会带大军前来。到那个时候,便是你我建功立业之时。”

    “怎么算也是咱们的四五倍的兵力。”王成雄依然叹道。

    李广武用很肯定的语气道:“去年川蜀暴乱,本将有幸在祥符王麾下打过最后一仗,深知祥符王厉害,所以祥符王定会来救我们。”

    “倒是有可能,不过晋王刚诛,魏王刚入主皇城,京都局势不稳,就怕祥符王和大军被一些事情耽搁。”王成雄道。

    “从去年祥符王带两千人疾驰百里,夜袭八万流寇一事上,便可看出祥符王一定会抓住时机,绝对不会让叛军进入川蜀之后才来。更何况王大人不要忘了,祥符王最擅长的便是创造奇迹。”李广武摇摇头,若有所思道。

    王成雄仍旧执拗道:“祥符王万一没有及时带大军赶来,我们就彻底完了。”

    …………

    …………

    数日后,潘美兵临城下。李广武和王成雄闭门自守,坚守不出。潘美在城东十里地外扎营部署,既不靠近也不围城,围城兵力稍有不足。

    除了斥候在野地里时不时生小规模冲突,两军尚未有交战的迹象。

    叛军营帐之中,许方义说道:“叶尘对华夏卫府武器司看守得极严,即使是在下当时也不能随意进入,这个方子,是我私自截留下火药,找人偷偷试验了近一年,才得出的方子。将军这些天找人准备火药,可办好了?”

    潘美道:“已经置办妥当,装满了八口大棺材。木炭很容易,硫磺多了就稍难,最不好搞到的是硝石。幸好我们一路所过村镇都是富庶之地,且遇见不少商队,否则还真不好找。”

    第二更送上,再次向兄弟们弱弱的求捧场和保底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