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宋王侯 > 第六百四十五章 祸根

第六百四十五章 祸根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非常感谢流离de岁月、小说本、闷烧锅、ars的慷慨捧场和月票支持。

    部将出去传令,士兵听到可以放开抢掠财物,又有良家妇女可随意糟蹋,这才恢复了一些士气。不得不说,潘美的方法虽然对百姓太过狠毒残忍,但对于此时的叛军也不为是一种方法。

    就在这时,忽然有骑兵从来路急匆匆疾驰而来,说道:“将军,曹玮又追上来的,距离我们只有二十里的路程。”

    有部将义愤填膺的说道:“将军,不如让末将带一万人马设下埋伏,灭了曹玮所部。”

    “万万不可!先不说曹玮深得曹彬真传,用兵行军经验更是丰富,很难成功对其伏击。最主要的是我们士兵不稳,若是分兵,没了大将军的威望压制,士兵很有可能便又哗变或者逃离大军。”许方义摇头说道。

    潘美略一沉思,说道:“许大人言之有理。此外,一路州县并不明白曹玮部的情况,以本帅对朝廷文官的了解,在没有朝廷诏令之前,他们绝对不会对其打开城门,更不会随意提供粮草,而我们一路将城外粮草劫掠一空。曹玮没有粮草,京都魏王和小皇子之间必然还会有一番争斗,等朝廷局势稳住,京都给地下州县下了诏令,不知到什么时候了。到那时,曹玮必然坚持不住,已经退回京都,而我们多半也已经到了达州,抢到足够多的粮草,进了蜀道。”

    叛军众将闻言,深觉自家大帅言之有理,无不喜形于色。即使是许方义也感觉曹玮说的没有错。然而,他们却是想不到,叶尘和赵德芳因为大宋大局或者兄弟亲情,放弃了争夺皇位。

    …………

    …………

    开封枢密院。

    议事大厅,阳光从雕花门窗透进来,随着被风吹得摇动的竹帘时明时暗,如有光晕。在此办公的官员书吏此时全部退避了,剩下的是如今大宋朝廷最有权力的一圈子人。宰相赵普、枢密院使曹彬、参知政事罗公明、吕馀庆,另外还有新任侍卫马步司都指挥使刘守忠,以及七大禁军军团的都指挥使和华夏卫府新任情报司使胡三光。

    显然在叶尘的默认之下,若是没有意外,魏王赵德昭定然能够顺利当上皇帝,差的只是选一个良辰吉日登基而已。所谓一朝天子一朝臣,中枢多了一些新面孔,也留下了好些个旧面孔。

    比如三司使罗公明,人称官场“不倒翁”,的确是很有道理的,此次便跻身为副相。还比如刘守忠,由四品武将一下子提升数级,成为正二品大员,这自然不是因为刘守忠以前打过多少胜仗、有过多少功劳、苦劳,这自然是因为他是第一个带麾下大军向魏王效忠的主将,有勇有谋的一次大胆押注,为魏王入主皇城奠定了最为重要的一个环节。上位,有时候就是这么简单,但禁军之中如刘守忠这样麾下有五千人马的主将,少说也有十多个,就只有刘守忠有这个机会、也抓住了机会。

    赵普就不说了,重新回到中枢,成为百官之。魏王能够当上皇帝,完全就是他一手谋划的结果。

    …………

    …………

    今天诸臣聚集枢密院,自然是商议如何平灭潘美带领四万多叛军之事。

    调动五万京师禁军行至千里之外打仗,自然不能像潘美那样的叛军一般说走就立刻能走的,这其中牵扯的事情太多。比如京师周边防卫重新调整布局的问题,供五万大军至少一个月粮草筹集准备,以及十万劳役民夫的征调等等。这些事情并非是一两天便能够完成的。

    所以说,虽然已经在崇政殿上魏王和叶尘当场定下由叶尘带五万大军出征平叛。且所有人都明白兵贵神的道理,但是世间之事总要受各种因素掣肘影响,具体实施起来,并非那么一回事。

    “诸位大人,且看川蜀地形图。”曹彬开口道。

    众人纷纷转头看去,一副木架子上挂上了一副华夏卫府武器司出产,远较枢密院军用地图更加精确细致的地图。曹彬这两年来,不到五十岁的人却看起来像是快要六十,已显老态,不过气质却越加内敛,身材魁梧,让他气势不减,他此时穿着圆领官袍,口气镇定、举止儒雅。依然是大宋第一名将,一代儒将的风范。

    曹彬从容的伸出手臂,指着地图上位置:“根据探子回报,潘美带着叛军目标是川蜀,而据华夏卫府情报司在叛军中的密谈传回的情报可知,潘美定下最终落脚点是成都府。潘美很有眼光,也选了个好地方…………成都府,川蜀腹地,境内地势平坦
西游之八戒全能系统全文阅读
、河网纵横、物产丰富、农业达,素有“天府之国”的美誉。叛军若是逃进川蜀盆地,再据有成都府,依仗蜀道之天险,让其站稳脚跟,潘美便可建国,成为我大宋心腹大患。反之,我大军若是能够在潘美部进入川蜀盆地之前追上叛军,并将其剿灭,潘美没有落脚点,又没有天险可依仗,便无可凭借,即使逃走一部,也难成气候。所以,此战若是要战胜,便要抢在潘美进入川蜀盆地之前便击溃叛军。”

    “为了让大军尽早出,经魏王殿下批准,老夫已经与宰相大人、祥符王商议妥当,将本来供给西北边军秋季粮草挪用给祥符王。此外,征调劳役民夫已经来不及了,所以决定调动十万厢军押运军粮。且将禁军各军之中战马全部拿出交给祥符王,以供出战将士使用。诸位大人可有异议。”

    带兵出征的是祥符王,曹彬说的又是经过魏王和宰相批准的策略,谁敢有意见,或者说即使有意见,谁又敢说。

    包括刘守忠在内,所有的武将当即便抱拳说道:“末将等无异议。”

    …………

    …………

    待禁军各主将、罗公明、赵普、胡三光等人离开去各自准备出征事宜之后,议事厅中只剩下叶尘和曹彬二人。叶尘这些年虽然打了不少胜仗,甚至在朝廷和百姓看来,已经是与曹彬比肩的无敌名将。但是叶尘却清楚,在打仗这一块,自己或许有从后世带来的优势,但总体来说,距离曹彬这样的宿老名将还有不小差距。所以他很谦虚的向曹彬请教,曹彬自然不会藏着掖着,只要是叶尘问起,便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曹彬微微蹙眉,略一沉思道:“你想丢下步兵,带领两万轻骑先行追上去打潘美四万两千多人,虽然有些行险,但既然你们华夏卫府的密谈已经得知叛军军心不稳,倒也可行。”

    叶尘叹了口气,肃然说道:“圣堂有一股势力在开封隐匿,华夏卫府至今还未找到,晋王被我杀了之后,圣堂多年的谋划便会被付诸东流,以圣堂大长老玉枫的为人,绝对不会善罢甘休,我总觉得他们会有大动作。所以我不能离开开封时间太长。”

    …………

    …………

    秋季,开封的傍晚晚坐在外面,已经有了冷意,不过好处是蚊虫变少了许多。四下里十分静谧,连夏天那等虫子叽叽的聒噪都没有…………唯一的声音是相国寺远远传来的钟声。

    叶府后院,阁楼之中。叶尘手掌里握着韩可儿光滑的玉手,左手逗弄摇篮里面的叶钰。难得的享受温馨时光。

    “唉……”叶尘轻叹了一声,“刚刚才能够待在家中陪你,我又要出去了。”

    “夫君只管安心做正事,不用管我,只是夫君走的时候将清妍妹妹带上,有她在你身边照顾你,妾身更放心一些。”韩可儿故作轻松的说道,但话语中的意思还是暴露了她心中的担忧。自叶尘上次中了毒,差点死了之后,韩可儿几乎天天以泪洗面。喻清妍医术已经尽得鬼医真传,特别是对解毒方面,已经不弱于鬼医。所以韩可儿才特意叮嘱。

    事实上不用韩可儿叮嘱,晚饭之前喻清妍便已经告诉叶尘,从此以后,不管叶尘去何处,只要离开家中,她都想要跟着。

    叶尘点头答应了韩可儿的要求,韩可儿柔软的胸脯靠在叶尘的膀子上,不在说话,静静的享受这种难得的醉人时光。可惜没过多长时间,摇篮里面小叶钰便哇的一声哭了,奶娘、下人全部被叶尘打了出去,所以韩可儿和叶尘顿时一阵手忙脚乱…………

    韩可儿给小叶钰喂了奶,小小婴儿吃着奶便进入了梦乡。叫来专门负责伺候小叶钰的两名老嬷嬷将叶钰抱下去睡觉,韩可儿又紧紧抱着叶尘的臂膀,靠在了叶尘的怀中。

    “夫君一定能赢?”韩可儿柔声问。

    叶尘道:“胜算很大。”他说了一句实话,沙场瞬息万变,不到结果揭晓的那一刻谁也没完全的把握,所以才会有人铤而走险。

    韩可儿抬起头,眼睛里水光晶莹耀动,期待的看着他:“夫君一定能赢。”

    看着她温柔又伤感的脸,叶尘顿时愣了愣,在朝廷百官和大宋百姓看来,叶尘定然会旗开得胜,所有人充满信心,但只有韩可儿却对他充满担忧,不过叶尘很快便明白过来韩可儿只是要一个安慰,忙笑道:“对,一定赢。你什么时候听说过夫君我打过败仗。”

    …………

    …………

    弱弱的向诸位看客求月票和捧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