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宋王侯 > 第六百三十九章 墙倒众人推

第六百三十九章 墙倒众人推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非常感谢流离de岁月、你难道是、有所敬85、笔架山居士、云倦云舒26、ache11ess、星河洛水、王宇视通、轻轻的疯子的慷慨捧场和月票支持。

    晋王殿下的身体随着急促地呼吸而起伏着。艰难的偏着头,有些散神的目光看着身旁的王继恩,极为不甘的说道:“本王…………还没有当皇帝,本王还不…………不想死!”

    这一句话,赵光义是咬牙切齿说出来地,然而受此重创,再如何狠厉的话语,都不能改变必死的结局。赵光义的目光越过王继恩的脸,狠狠地盯着城楼外面,看着苍天,在心内凄厉地嚎叫着,本王是要当皇帝的,是苍天指定的人,谁能杀朕!叶尘都不行。

    噗嗤一大口血喷出,吐了王继恩一脸,赵光义脸一歪,便一动不动,只是圆睁着双目,一脸的不甘。旁边血杀如丧考妣,颤抖着用手指试了试赵光义的呼吸,如遭雷击,喃喃说道:“殿下他………他就这样死了,我怎么办?”

    …………

    …………

    晋王殿下骤然遇刺,生死不知,这如天雷一般的变故,惊的皇城上下所有的将士都感到了身体麻,谁也不知道紧接着应该怎样做。皇城上下上万大军围困着的那些刺客,依然没有脱困,只是又经过几轮箭雨,已经剩下二十多人,不过宋皇后和小皇子依然毫未损。但是眼看着再有两三拨箭雨,只怕所有人都要死去。

    早在第一时间有晋王的护卫去了太医院,钱乙带着太医们正从太医院往这边赶过来,王继恩顾不上满脸的鲜血,惊恐慌乱的取出随身携带的伤药,往晋王殿下的伤口泼水般的倒着,试图止血疗伤,但实事上人已经死了。

    相国寺九层宝塔之上,叶尘透过高倍光学望远镜看得一清二楚,弹头精准的打在赵光义的后心,伤到了心脏,以现在这个时代医疗技术必死无疑,他在确定这一点之后,便通过心念将此消息传给了上官冰云,并让他将这个消息在皇城上公布于众。

    上官冰云做得很好,她扯了一嗓子:“晋王殿下遇刺,已经死了。”

    整个皇城广场前顿时哗然一片,寻常士兵一片惊疑和惘然,但潘美、许方义等赵光义的心腹则是脸色剧变,惨白一片。

    晋王死了,意味着皇帝只能从先帝两个儿子中选,不管是谁当上皇帝,他们的结局必然都会凄惨无比,他们自己死去恐怖都是最后的结局,要知道正常情况下他们九族之内,府中上下恐怕都会死绝,因为他们参与了谋反弑君,这件事情可以瞒得过寻常百姓,却瞒不过叶尘、赵普、曹彬和两位皇子。

    这些念头瞬间在潘美和许方义脑海中闪过,二人互视一眼,都看到了彼此双眸中的疯狂。

    “潘将军,尝谓人曰:天子宁有种耶兵强马壮者为之尔。先帝可在陈桥黄袍加身,潘将军为何不行。”许方义突然想通了一件事,眸中精光闪动,咬牙说道。

    潘美身体一震,深深看了一眼许方义,神色之间已经意动,但还是有些犹豫。

    许方义急声说道:“潘将军,这是我们唯一的出路,难道潘将军想要被诛九族,自己再亡命天涯吗?”

    旁边带领两千铁骑的云骑军都指挥使李继隆将二人对话听在耳中,也心中有了决定,说道:“潘将军,许大人言之有理,这是我们如今唯一出路,潘将军麾下有五万大军,再加上末将如今掌控着京都南城七门和京都半城的防务。又有许大人支持,只要将先帝两个儿子杀了,武骑军刘守忠此人也惯于见风使舵,所以此事大有可为。”

    潘美脸上变幻不定,半响之后,眸中闪现出一丝绝然之色,说道:“好!”

    然后他抬头看向场中趁机向边上移动的白沧海等人,随口对李继隆说道:“李将军,你传我号令,下令将场子里面的反贼全部杀了。”

    李继隆心想这是潘美让他投名状,这个时候不能退缩,一咬牙便一把从身边亲兵手中拿过令旗,一边准备挥棋令,一边大声喊道:“全军听令,放…………”

    然而,不等李继隆挥旗令,让城上城下的士兵再次挥洒箭雨,他的肩膀只是一动,一声雷鸣般急促响声之后,他整个脑袋却忽然没了!

    是的,就像光天化日下的鬼故事一样,云骑军都指挥使李继隆的头颅忽然就这样整个炸开了,就像是熟透的西瓜,又像是灌满了水的皮囊,无缘无由地撑破,化作了城墙上的一片血水白浆骨片,漫天洒开…………

    更
剑圣沧澜的堕落笔趣阁
恐怖的是,李继隆的头颅爆掉之后,似乎身体都还不知道头颅已经变成了漫天脑浆的事实,右臂依然举了一举,然后才颓然放下,看上去就像是一个断了线的木偶,整个人垮了下来!

    全场所有看着李继隆的将士禁不住响起一片惊叫惨呼。这样令人毛骨悚然的场景就赫然生在无数官兵面前,怎能让他们不惊惧,不害怕。所有的人都开始瑟瑟抖起来,拼命地睁着眼睛,想要找到敌人,想要弄清楚是怎么一回事。

    他们当然什么也找不到,他们根本不知道生了什么,只知道李将军的头忽然爆了!这些宋国的精锐禁军们,哪里会想到刺客远在两里之外。他们徒劳无功地喊叫着,愤怒地搜寻着。

    搜寻不着,甚至没有丝毫痕迹可言,自然渐渐化成了恐惧,这种根本看不见的刺客,这种根本无法抵抗的杀戮,怎是凡人所能抗衡?

    未知往往能够带来惊恐,无穷地恐慌开始迅疾弥漫在皇宫的城头上,所有的将士们无助的搜寻着,有些人更是被这沉默的压力压的快要崩溃了,瞄准宫城下方众人的弓箭也下意识里放松了一些。

    宋军军纪森严,何况在场一万大军除了两千铁骑是李继隆麾下人马外,其他军队都是潘美的兵,并不可能因为李继隆的惨死便变成一团散沙,在无数次的沙场之上,宋国的军人不知道见过多少种奇形怪状,惨不忍睹地死法,然而像今天这种如神意一般的打击,实在是令世俗凡人不得不往那些诡异恐怖的方向去想。

    李继隆麾下具体带领两千铁骑的那位将领乃李继隆的心腹,他奋勇地怒吼了几声,想平伏禁军下属们的情绪,同时妄图下达铁骑冲击杀了场中反贼,为自家将军报仇的命令,然而他的吼声只维系了几声便嘎然而止,因为令城上众官兵惊恐无比的杀意又至,这名将领的胸腹处被轰出了一个极大的口子,肚肠变成一团烂血,他哼都没有哼一声,便倒了下去。

    至此,这种恐慌的气氛再也无法抑止,皇城上下目睹这一幕的军队已经乱成了一片。事到如今,包括在第一时间牢牢藏在大军之中的潘美和许方义在内,没有人敢再出头下令。

    如果是一般的领兵沙场做战,如果今日的皇宫只是一处简单的沙场,面对的是很明确的敌人,那么谁都不会傻傻的一直去等将军下令再去箭,士兵会根据特殊情况,自主做出判断,然后放箭。然而,今天毕竟不一样,万箭所向,那众人圈里有宋皇后和皇子两位贵人。而刚才本来要当皇帝的晋王殿下已经死了,那么场子里面的小皇子便很可能是下一步的皇帝,皇后就是太后。这相当简单的道理,即使是普通的大头兵都能够想得明白。

    当然,若是在第一时间,将军下令射击,士兵多年的本能会让他们毫不犹豫的去服从命令行事,但这一耽误,再加上死了两位将军,士兵有了自己认同顾虑的想法,那么此事便不一样了。

    …………

    …………

    这是一个人,或者说是一把枪,在挑战一万多精锐大军。

    死一般的沉默不知道持续了多久,马儿们都开始有些不安地踢着蹄儿,被围在中间的白沧海等人似乎也不想触动一万大军紧绷的神经,没有选择在此刻强行突围。

    然而,这样诡异的场面并没有一直持续下去,哒哒哒哒的一名骑兵疾驰的声音突然从正对着皇城广场的长街上响起,在大军外下马,顺着士兵让开的通道,飞快的来到潘美面前,大声喊道:“大将军,不好了,武骑军杀过来了,城外捧日、天武、龙卫、神卫四军和神勇、宣武、骁骑三军也已经从北城各门杀进了城。”

    潘美和许方义脸色大变,知道晋王已死,他们便是墙倒众人推的局面,大势已去,赶紧下令收拢大军,派出心腹带人去接自己家人,准备从南城门出城撤离。

    西南边还有潘美四万人马,分别是围困华夏卫府两万和围追曹玮的两万人马。只要逃出京都,与自己四万人马汇合,是打是逃,他至少拥有一些本钱和底气。

    就在潘美将皇城前一万两千大军收拢,准备撤离时,城北号角渐响,若是能够站在高空中居高临下望去,便可以现,此时的京都之内,五千武骑军正在都指挥使刘守忠的带领下杀向皇城方向,而是北城城墙内外,在不同地方向出现了数十丛烟尘,蹄声如雷。正轰隆隆地从城门处,沿着京都里四通八达地大道,向着皇宫的方向杀来!那是已经进城的各路禁军。

    不好意思,今天有事耽搁了,更的迟了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