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宋王侯 > 第六百三十七章 狙杀(上)

第六百三十七章 狙杀(上)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非常感谢流离de岁月、威虎山老八、轻轻的疯子、哓天、soaring的慷慨捧场和月票支持。

    在潘美看来,眼前这些军队,都对他忠心耿耿,而他对晋王忠心耿耿,那就没有问题。可是赵光义心虚啊!他毕竟杀了自己的哥哥,而大宋军队向来对他哥哥忠心不二,或许因为如今先帝死了,这些将士心思已经大为不同,但是难保其中不会有哪个将官是那种脑子容易热的死忠之士,突然带人将他稀里糊涂给杀了,那就死得太不值了。

    当然,这也与赵光义生性多疑的性格有很大的关系。这个时候,赵光义认为只有身在高处,能够俯瞰整个大局,身边除了对自己绝对忠心耿耿的血杀和三百护卫,不要让其他人靠近,并且不会身处绝地,才是最正确的选择。而这样的地方,如今只有皇城阁楼之上。

    事实上,赵光义有这样的顾虑也的确是有原因的。要知道,以华夏卫府这些天所表现出来的易容之术,叶尘化身成任何一个人都有可能,甚至在赵光义看来,叶尘必然隐藏在现场这一万大军之中。

    所以,赵光义在赶过来的血杀带着自己三百护卫层层保护下,绕开大军,向皇城正门顶上的阁楼走去。

    赵光义一路经过的士兵纷纷半屈膝行了军礼。无一人敢直视未来的皇帝陛下,王继恩和许方义紧紧地跟在赵光义的身边。快要接近皇城时,赵光义忽然想起一事,对许方义说道:“大庭广众之下绝对不能对本王的皇嫂和侄子无礼,许卿你去和潘美想办法将他们从叛贼手中救出来,然后再逼迫叶尘自己出现。”

    许方义压下心中隐隐的不安,躬身称是,正准备离开,赵光义又说道:“在白沧海、连继城这些反贼死得差不多之前,不用担心会误伤到本王的皇嫂和侄子。”

    许方义微微一怔,便明白了晋王的意思,说道:“臣明白。”

    言毕,许方义便快离去,和潘美汇合,开始商议如何满足晋王的命令。

    皇城正门顶上一座城楼,赵光义让人将城楼里面的士兵全部撤出去,然后带着自己最信任的三百护卫和血杀走了进去。然后严令不让任何人接近城楼百丈之内,否则格杀勿论。

    赵光义坐在城楼用来射守城弩的地方,血杀和另外五名一流高手前后左右,将赵光义的身体牢牢保护起来,不留任何死角,并且刚好给赵光义留了一丝缝隙,让他目光能够看到皇城前广场上那一百来人。

    …………

    …………

    潘美和许方义简单的商量过之后,特别是将赵光义的真实意图领会之后,便开始实施起来。

    潘美丹田运气,确保声音能够传得很远,广场四周所有人都能够听得见,才大声说道:“晋王殿下有令,绝不能让贼人将皇后和小皇子劫持走。传本将命令,射杀贼人,万不可伤到两位殿下。放箭!”

    随着潘美一声令下,白沧海和连继城同时叹了口气,前者一声令下,众人便又再次将宋皇后和小皇子护在最中间。

    一阵密集的箭雨,一百来名高手凭借着强悍的修为,用手中兵器,织成了一片剑网、刀网。不知斩断震碎了多少箭枝。然而人力毕竟有时穷,有数千、数万枝箭不断射出,如雨落大地,谁能不湿,谁能不死

    潘美一口气下令四轮箭雨过后,场中环绕在宋皇后和小皇子身边的只剩下五十多人,并且有十多人已经中了数箭,受了不轻的伤。

    凡是被射死的人无不已经被射成了一个刺猬,死的不能再死。不管他们实力有多高,一流境界在平时何其风光,今日在强大的军队力量面前,竟是这样的不堪一击。

    再强大的个人,在一个兴盛的王朝之前,在足够数量的强军面前,依然如蝼蚁一般无助,除非这个人已经强大到不像人的地步,或许传说中的先天强者便拥有如此实力。

    实事上,经过和许方义商量,潘美已经有意放慢了节奏,想逼不知道藏在何处的叶尘出来。不管是赵光义,还是潘美和许方义,甚至整个开封乃至整个大宋所有人,都知道叶尘是一个有情有义之人。绝对不会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忠诚的下属因为听他的命令来闯宫而被这样一一射死。他们相信,叶尘绝对会出现的。

    然而,他们却打死都想不到叶尘是以一种他们难以想像的方式出现了。

    正如赵光义、潘
八方武神最新章节
美、许方义他们所推断的那样,叶尘的确不会看着白沧海、连继城、赵德芳他们死去。事实上,透过重狙枪上的高倍光学望远镜看着广场上这一切的叶尘,早已心急如焚。但他依然用理智,死死的强压着自己的开枪的冲动。因为他知道,他的机会只有一次,只要一枪未能杀死赵光义,暴露了自己最大的底牌,再想杀赵光义便会很难,那样的话,不但救不了白沧海他们,而且更不能破得了眼前危局,扭转不了当前京都局面。

    所以,他在等这个机会,然而谨慎无比的赵光义一直没有给他这个机会。、

    还好,上官冰云就在皇城上,所以叶尘通过与上官冰云之间心念传递之术,给上官冰云下达了一道命令。

    …………

    …………

    赵光义平静地看着城下的这一幕幕血腥的场景,眉头紧紧蹙起,今日若是不能杀得了叶尘,即使将下面这些人全部杀死,将叶尘能够调动的刺客杀手一网打尽,也最多达到了一半目的。

    只要叶尘还活着,便始终是他的心头大患,因为目前已经可以彻底确定,华夏卫府下辖的北府、西府和南府、内务司都对叶尘忠心耿耿,根本只认叶尘,不认朝廷。这些人据许方义所说,拥有的势力和实力、财力之庞大远远过他之前的想像。更何况叶尘自身于万军之中射杀上将的神通实力始终威胁着他的生命安全。这所有的一切都意味着,他必须要杀死叶尘。

    “给潘美传令,一次只集中两三人射杀。”沉默片刻后,赵光义轻声说道,旁边王继恩赶紧安排人去传令。

    随着赵光义下达的军令传到潘美耳中。包围了整座广场的宋队开始在潘美的命令下,只有两千左右的士兵举起了手中的长弓,稳定的箭矢再次瞄准了广场中那些浑身是血的顶尖刺客们。对于寻常士兵来说,他们并不知道这些刺客是些什么了不起地人物,他们只知道只要自己手里的箭放出去,那些刺客再厉害也只有死路一条。

    或许有的军方将领和一些聪明地军士,猜到了眼前这些人的身份,想到了那位大宋一代创奇年轻的祥符王叶尘。但这并不影响他们执行军令,甚至叶尘站在他们面前,只要上官下令,他们都会毫不犹豫的射出手中之箭。这便是军队。

    …………

    …………

    开封城相国寺有一九层宝塔,中有九层浮图一所,架木为之,举高九十丈,有刹复高十丈,合去地一千尺。刹上有金宝瓶,容二十五石,宝瓶下有承露金盘三十重,周匝皆垂金铎,复有铁锁四道,引刹向浮图四角,锁上亦有金铎,铎大小如一石瓮子。浮图有九级,角角皆悬金铎,合上下有一百二十铎。浮图有四面,面有三户六窗,户皆朱漆,扉上有五行金铃,合有五千四百枚…………高风水夜,宝铎和鸣,铿锵之声,闻及十余里。

    这段话就说了一个意思开封城最高的建筑是相国寺九层宝塔。

    此时,没有任何人能够现,在离皇城广场有些遥远的相国寺九层宝塔楼顶上。也有一个人正瞄准着皇城之上的赵光义,只是赵不义牢牢的被人护在其中,不好下手。

    相国寺九层宝塔是京都第一高地建筑,乃佛宗供奉高僧舍利子之地,实为佛家禁地,寻常日子中,是不让任何人出入的,再加上此处距离皇城距离刚好合适,所以,重回后世老本行狙击手的叶尘藏在这里行事,是最为合适不过了。

    叶尘匍匐在相国寺九层宝塔第七层上,一件特制的青白色袍子盖在他的身上,远从塔下看云,与宝塔一个颜色,竟似与相国寺九层宝塔融在了一处,根本现不了。

    在这特制的青白袍子的前方,有一个冰冷的金属制的管状物伸了出来,正是那把曾经狙杀了太一道教宗,半步先天强者陈景元的的重狙枪

    叶尘强压下心中怒火急躁以及杀机,重新将眼睛附在了光学瞄准镜上,调整着自己的呼吸,用真气回复着自己有些焦急的心跳,很快他的呼吸微弱的几乎消失,心跳也缓慢到了极致,他将镜中的视野固定在了皇城城楼赵光义的身上。当然在赵光义身前还有血杀和另外一名高手横在中间。

    皇城极远,赵光义却近在眼前,这种感觉叶尘很熟悉,今天这种环境他也很能适应,这让他仿佛回到了在后世军队中狙击手射击演习和西南边界丛林中实战任务。

    满地打滚求捧场,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