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宋王侯 > 第六百三十五章 三千禁军疯了

第六百三十五章 三千禁军疯了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只是今晚上三千皇城禁军纪律表现得很差,一个个脾气暴躁,对长官无礼顶嘴,甚至因为打架斗殴被杀的禁军士兵便出现了数次。

    血杀将这些看在眼中,却是将原因归结于两个方面,一方面是这些天士兵们连轴转太辛苦了。另一方面他认为定是隐藏在皇城禁军中华夏卫府忠于叶尘的暗子暗中在捣鬼,所以他下令凡是有意捣乱者,就地斩杀。

    他这个命令也是歪打正着,在杀了几个控制不住自己与长官或者与别的士兵发生冲突的士兵之后,总算将三千禁军中不安的因素压了下去。

    这个过程中,血杀不止一次的发誓,事后一定要给晋王殿下禀报此事,将皇城禁军来一次大清洗。

    …………

    …………

    白沧海带着四十名高手杀向花蕊宫,毫无手软的一路杀了数百名侍卫、太监和宫女,但当他杀入花蕊宫时,却是扑了一个空。晋王赵光义根本不在花蕊宫。然后在御书房、两仪宫等赵光义可能在的地方来回冲杀,疯狂的寻找赵光义。

    多罗砣带着三十人到处杀人,摸到侍卫睡觉的地方,趁乱杀了不少侍卫,但也受到了激烈的反抗,不过最后成功将这片侍卫杀得溃散。当然,这是因为整个过程中,赵光义新任命的侍卫统领等高级将官都没有出现,这些侍卫群龙无首的原因。

    就在多罗砣一边感慨着这些皇宫侍卫也不过如此,一边带着还活着的二十一人匆匆来到宫门,抱着必死决心将禁军挡在宫门外时,才发现宫门早已从外面被封死,皇宫外禁军更没有丝毫要杀进来的意思。

    感觉隐隐有些不对的多罗砣当即命人爬上宫墙,看看皇宫外面怎么回事,不料那名南府的高手脑袋刚刚伸出去,便被射成了刺猬,跌了下来,当场死去。

    多罗砣见此,脸色大变,终于明白情况大为不妙。略一沉思,便带人离开宫门,去寻找白沧海和连继城。

    …………

    …………

    没过多久,多罗砣、白沧海和带着小皇子、宋皇后的连继城在花蕊宫前汇合时,所有人都已经感到情况不妙起来,这不光是至今为止不见皇宫外的禁军杀进来,还因为皇宫里面的防卫力量显得太弱了一些。

    连继城和白沧海上到后宫中最高建筑顶端,远远向后宫四周皇城的城墙上看过之后,便进一步的证实了这一点。

    两人互视一眼,神色凝重无比,但并没有表现出多少意外骇然之色。眼前的一幕本来就是他们之前推断的数种情况之中情况最不妙的一个。所以,针对这种情况,他们早已经做好了应对预案。

    这个时候,经过一晚上厮杀、寻找,已经到了酉时,西方天边已经出现鱼肚白,天蒙蒙亮。

    皇宫里面侍卫、太监、宫女虽然被他们杀了不少,但大多数还活着,一些人藏了起来,但更多的则是犹如无头苍蝇一般乱跑,很快这些人便被白沧海带人全部强行驱赶集中在一起。

    然后白沧海等人也全部换成了太监和侍卫的衣服,并且进行了简单的易容装扮,宋皇后也被装扮成了一名侍女,小皇子赵德芳刚装扮成一名小太监。不仔细看,已经足以骗过后宫外的禁军。

    后宫正门被封死,白沧海等人进来的小后门还存在,驱赶着这一千多名太监、侍卫、宫女来到小后门前,然后打开后门,不用白沧海等人吩咐,这些太监宫女们便争先恐后的顺着小后门跑了出去。

    这处小门极为隐蔽,皇城墙上的禁军并不知道,但一群人突然出现在皇宫高墙与后宫高墙之间,很快就被他们发现。

    血杀没有进行任何分辨,甚至就没有任何犹豫,便下令让皇城禁军放箭射杀。

    然而,就在这时,异变突起。

    一声巨响突然出现,皇城墙上禁军感觉脚下猛得一抖,无不一个踉跄,血杀在瞬间便站稳了身子,但是再看向巨响源头时,却是脸色大变,心中一阵后怕。

    距离他五百丈处,皇宫那处小后门百丈左右的一截皇城墙瞬间崩塌了。

    不知谁喊了一声:“赶紧逃啊!禁军要杀了我们。”

    然后这一千宫女、太监、侍卫组成的庞大人群便顺着那崩塌的皇城缺口向外跑去。

    白沧海、连继城等人自然混在其中,装扮成宫女和太监的宋皇后、小皇子被他们牢牢护在其中。

    “放箭,
韩娱之别惹熊猫帖吧
杀了他们。”血杀最先反应过来,下令道。

    但是诡异的一幕发生了。

    没有人听从血杀的命令,去放箭射杀这些正在跑向豁口的宫女、太监们,而是好像瞬间疯了一般,顺着被炸得坍塌的那个缺口,双眼放光的冲了下去,双眸中那令人心惊的淫.欲之色犹如失去理智的色中恶鬼。瞬间便有十几名禁军被生生挤下城墙,给活活摔死或者摔成残废。

    血杀和一部分没吃禁军大锅饭的将官见此,脸色再次大变,一脸的难以置信和不可思议,犹如见鬼了一般。

    “你们在干什么,你们都疯了吗?”血杀随手将从他旁边冲过去的两名士兵杀死,厉声喝道,然而没有人理他。男女之间的性欲是人类天生就有,是最为本能和旺盛的欲望,正常情况下人们用理智压制着,即使这些禁军吃了混合有曼陀花粉的馒头,心中的欲望已经无限制的被放大,但他们一晚上没有看见一个女人,甚至一个异性,这种欲望便始终没有被释放。如今数百宫女的出现,瞬间将他们心中已经扩大了无数倍的性欲给释放,所以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他们真的疯了。

    那些原本站在炸塌城墙上侥幸活下来原本在哀嚎的伤兵,看见那些衣衫不整的宫女们,这时候好像都停止了哀嚎,伤口的疼痛似乎不那么疼了,连精神似乎都变得健旺了起来。

    一声女人的尖叫打破了此间诡异气氛,血杀顺着声音看去,看见一个宫女正在殴打一个双腿被压在碎石砖瓦之下的禁军士兵。此时这名已经双腿俱断的禁军士兵用双手将从他眼前经过的宫女裙子撕开了,将一双白皙光光的大腿露了出来。

    这名禁军士兵毕竟受了重伤,下半身还一直在流血,被这名宫女拼了命的殴打下,直接昏死了过去,这名宫女哭泣着,一脸恐惧的用破碎的裙子遮掩着自己打腿,然后拼了命的就想回到宫女群中。因为她已经看见更多的已经疯了的禁军向她冲了过来。

    然而,这名宫女没有跑几步,一个伤兵摇摇晃晃的从废墟中站了起来,在宫女路过的时候,竟然低声吼了一下,然后就死死地将宫女压在地上,一时间裂帛之声传来,伤号的低吼声,宫女的尖叫声充斥了这一块。

    旁边一名与这名宫女交好的老嬷嬷大怒,拿起一块碎石块重重的砸在那个伤兵的后脑上。伤兵的脑袋一歪,就一动不动,不知道是死了,还是昏了过去。

    正当这位老嬷嬷打算把倒地的宫女拉起来的时候,身子猛地一僵,一只满是鲜血的大手扣在她还算丰隆的臀上正在来回摩挲。

    “啊!”一辈子都没有被男人碰触过的老嬷嬷发出一声杀猪般的尖叫,从怀中掏出之前在皇宫中捡的一只短刀,很凶悍的胡乱向后斩落,只听咔嚓一声,那只手就被她短刀斩断,殷红的血激从血管里喷涌而出,喷了那个刚刚坐起来的宫女满脸。

    那个被斩断手的伤兵竟然不知道疼痛,嗓子里发出野兽一般的嚎叫。用另外一只手紧紧地捉住这名老嬷嬷的脚腕子,拼命地向自己怀里拉。

    暴怒且也快失去理智的老嬷嬷手里的长刀一阵胡乱挥动,噗噗几声之后。伤兵的脑袋竟然如同西瓜一般的被她给砍的惨不忍睹,当场死去。

    然而这名老嬷嬷也昏了过去。

    实事上,类似这样的一幕在数处同时发生,有些跑得慢的宫女、老嬷嬷更是已经被伤兵或者最先冲下来的禁军士兵压在身下,扒光了衣服,开始做那等禽兽之事。

    这些士兵疯子一般去追逐眼中看得见的所有宫女,可是狼多肉少啊!所以,很快就出现一群士兵为了一个宫女而拔刀子厮杀。

    血杀和他身边那些保持理智的将官,无不感觉自己也快要疯了,眼前的一幕实在是太过诡异,太过恐怖,太过让他们愤怒的狠不得将自己属下这些士兵全部杀了。

    可是,他们如今麾下的士兵都已经疯了,不听他们的话了,他们不管想要将冲出豁口的那一千多宫女、太监、侍卫杀死,还是想惩罚这些士兵都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事实上他们也不敢去阻止。刚才有一名武力颇高的营指挥使这样做了,结果被一群士兵围杀,尸体都剁成了碎片。

    不过,此时这十多名将官中有一人的心情却与众不同,不是血杀,而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易容假扮成一名营指挥使的上官冰云。

    第二更送上,我会拼命的第三更,只求捧场,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