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宋王侯 > 第六百三十三章 决定一切的终极奥义

第六百三十三章 决定一切的终极奥义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伟大的毛爷爷就说过类似的话:决定一切的终极奥义————是人。

    所以当白沧海带着一百多人按照叶尘之前的嘱咐和计划,来到皇城外某处的时候,他们眼前的那段城墙上的火把忽然就被风给吹灭了。然后身穿一身侍女服的水儿那张小脸就出现在了城墙上,向他们挥了挥手,而水儿身边的那数十名禁军士兵犹如雕塑一般,一动不动,说不出的诡异。

    白沧海赶紧带人展开身法,以最快的速度,悄无声息的接近城墙,然后拿出华夏卫府武器司特制的抓钩,扔上城墙,嗖嗖嗖的一百多人两三息间便全部上了城墙,然后又下了城墙。

    众人都是高手,在城墙上短暂的停留便一眼看出看守这段城墙的数十名禁军中了毒,能够让这些士兵在中了毒之后还一动不动的站着,自然是奇毒,这种奇毒自然只有鬼医和喻清妍能够配制。

    而如水儿这样美丽可爱,且天生拥有魅惑之力的绝色少女想要接近这些血气方刚的禁军士兵,然后给他们下毒实在是太容易了。

    …………

    …………

    整座皇城被分成了三个区域,核心区域是包括了大庆殿、崇政殿、御书房在内的一片庄严建筑群,宋国皇帝和群臣在这片建筑中,商讨决定着宋国大大小小的所有事情。而贵人们居住的地方,则在这片建筑群之后,由无数座宫殿组成,由大内侍卫和内廷的太监们负责打理看守,自古以来一般都称之为后宫。此外,还有一片俗称冷宫的区域,这里没有住着什么贵人,基本上是被人所遗忘的角落。

    很多人以为进了皇城便可以顺利地进入后宫,但他们似乎忘了皇帝这种另类雄性生物是多么地在乎自己的领土和自己的女人。

    历朝历代的皇帝对这件事情捍得都很重要,因为他们有太多女人,在男发之事方面再天赋异禀,吃再多的大好补药,也不免会冷落大多数的女人。所以,从某种程度上说,皇帝往往会成为天下间最容易被戴绿帽子的人。

    为了不戴绿帽子,皇帝们发明了太监,在后宫与前宫的中沿修起了高墙,安置了大批自己信得过的侍卫、太监。所以历史上,和后宫嫔妃们有一腿或有一指的色鬼们,基本上逃不出侍卫、太医、太监这三种人。

    然而后宫的高墙虽然挡不住宫里的红杏往墙外伸,却成功地挡住了许多想谋反的人。

    历史早已证明了这点,数百多年前的北魏,便曾经有一位文臣趁着皇帝远巡的时刻意图谋反,他当时比此时白沧海今夜带的人多,但也多不了多少,只带了一千人杀进了皇城,依靠禁军中的内应,轻松的通过了禁军的防守,眼看着成功在际…………却被留在后宫的皇后,带着一大批侍卫太监宫女。成功地将那些谋反的士兵挡在了宫门之外。

    最后,这位胆大包天地文臣,绝望地发现————那些妇幼阉人们,竟然比禁军还要厉害,居然把他带领的一千士兵挡在宫外长达三天之久!

    最后这位谋反的文臣,当然以死亡收场。而成功阻止这场谋反的,除了那位皇后的冷静与勇敢,宫中太监宫女侍卫们的万众一心。其实最关键的原因…………是皇帝用来圈养女人的高墙,实在是太坚固了!

    如今白沧海他们顺利的进了皇城,而且在水儿的带领下,冒充一队禁军,依循着平日里地即定路程,进行着沉默而紧张的巡逻,通过水儿早就打探好的路线,就这样有些诡异,且一路畅通无阻的来到了皇宫某处宫墙外。

    大宋皇宫的宫墙和历代皇朝皇宫一样,同样很坚固、很高,甚至比皇城的城墙还要高一些。

    然而有墙的地方。一定就有门,除非是地下地墓。加之因为人类向来不喜欢从上帝开的另一扇窗爬进爬出。所以再如何禁纲森严地建筑,都会开出各式各样的门。

    而有门,自然就有开门的人。所以决定一处地方是否好攻,关键不在墙有多高多坚固,或者门有多厚,里面的门栓是不是精钢所制。

    还是毛爷爷他老人家那句话:决定一切的终极奥义————是人。而叶尘恰好掌握了那个能够开门的人。

    …………

    …………

    星光渐淡。城头渐黑。

    附近建筑里面都有灯光,偶尔可以看见几个提着灯笼巡视地侍卫。还有负责打更地太监,略弯着身子走过。

    白沧海带着这批‘禁军’来到了皇城下离后宫最近地那处地方,然后…………像风一样地
青诡纪事txt下载
散开!

    白沧海冷漠地看着这一百多人像无数只鹰隼一样地散开。扑向了眼前能够看得见的皇宫中的所有人与灯光,不过一刹那功夫。那些灯光便消失了。廖廖数位侍卫被悄无声息地刺死。

    他点了点头,这一百多人是个混编部队,三十多名职业杀手,二十多名最为擅长杀人的剑客,五十多名杀人经验极为丰富的江湖高手。这样的组合,在有组织、有计划的前提下,在黑暗中杀人,效率果然很高。

    跟在他身旁多罗砣看了他一眼,又看了一眼约莫数十丈距离外的后宫高墙,沉声问道:“强攻?”

    白沧海的眼光瞥了一眼宫墙下一处不仔细看,根本发现不了的小门,摇了摇头说道:“我们走门。”

    “走门?”多罗砣惊讶地看了白沧海一眼,心想刺杀司司使大人这话实在奇妙,难道他会传说中穿墙神术不成。

    白沧海没有理会他,关于此次最隐秘的一些事情,只有他和连继城知道。

    白沧海脱下了身上沉重的禁军盔甲,露出内里紧身的黑色夜行衣,借着前宫树木地遮掩,靠近了那方门。

    身后的连继城在他后方做了一个手势,正散落在四周黑暗里一百多名刺客,同样脱下了禁军服饰盔甲,里面全部是黑色夜行衣。紧接着,他们像蝙蝠一样地飞掠而回,以白沧海为正中心,排列成了两道直线,紧紧地贴在后宫的宫墙下。

    多罗砣也跟了上去,站在白沧海身后两丈地地方,抬头看了一眼宫墙,心想并不是太高,至少这一百多人里有一大半人可以借助抓钩翻过去。

    便在此时,天上云头微散,一轮清亮明月从淡云间透了出来。

    美丽的月之下,白沧海遵循叶尘的嘱咐,站在门前,开始轻轻的敲门。

    指节轻轻落在厚重的木门上,发出轻微地嗡嗡声,不过是一声响,木门地背后没有人回应,但紧接着却是传出门簧轻动的微响。

    潜伏在白沧海两侧的一百多名黑衣人,脸上都不由自主流露出震惊,今夜按照祥符王的命令,跟随白沧海杀入皇宫,这一百多人虽是勇敢忠诚无俦,但心中也是悲壮的做好了必死的准备。

    却是没料到竟然就这样轻轻地把后宫的门敲开了!

    在这一瞬间,这一百多人在心中顿时对那位不知道藏在何处,又准备做何事的总司使大人生出了无穷的敬畏,对于今夜的成败,也是信心倍增。

    后宫的这处小木门极其厚重,明显内里开门的内应有些吃力。白沧海闭着双眼,将肉掌贴在木门之上,忽然眉头一皱,体内真气微微灌注而出,顺着掌心传至门上,将木门震开了约一人宽。

    很温柔地开门,没有发出一丝声音。

    白沧海像阵风一样闪入门中,然后看了一眼门后用紧张惊惧目光看着自己的小太监,认出对方就是不管在先帝面前,还是如今的晋王面前都很得宠的小辛公公,心中再次感慨叶尘竟然还在皇宫里面埋伏了如此深的一枚暗子。他这样想着,微微点头,说道:“辛公公辛苦了。”

    辛石吞了一口口水,有些惊惶地看了一眼黑压压的四周,没有敢接话。

    晋王、潘美、许方义、血杀虽然定下了逼蛇出洞,引敌入瓮之计,也想到了皇宫里面肯定会有叶尘的内应,甚至为此明知道水儿藏在宫中而放任自流,但只怕他们也没有想到,这个内奸,竟然是一直被王继恩和赵光义信任有加,当成王继恩接班人培养的辛石!

    辛石惶恐地看着四周,他其实有些纳闷。为什么自己开门会开的如此顺利。那些盯着四周的侍卫,为什么没有发现自己?

    “大人,奴才替您领路…………”

    开了一人宽的小木门中,不时飘入黑衣人。这些黑衣人的速度极快,不一时便全部突进后宫之中。各自选择地形掩藏好身形。辛石看着这一幕,心惊胆颤。知道这便是祥符王用来乱宫地部属。只是看着…………人似乎太少了点儿吧?

    “祥符王特意交待,你打开了门便找个地方藏起来,或者直接找地方装死。”

    白沧海对辛石轻声说道,这两天,叶尘亲手画了一张皇宫立体图,他们每个人早已牢牢将这图记在脑海之中。所以他们虽然第一次来皇宫,但对皇宫地形之熟悉,甚至还要在一些多年待在皇宫之中的太监之上,毕竟有一些地方,太监也是不能随意去的。

    今日第三更送上,求捧场和月票的安慰和鼓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