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宋王侯 > 第六百三十二章 三千禁军的馒头

第六百三十二章 三千禁军的馒头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就在今天中午的时候,上官冰云通过弥勒教的秘密渠道联系上了花蕊夫人,然后在后者的帮助下轻易的进了皇城,以她的千变万化的易容神通,很轻松的便成为了给三千禁军之中做饭的厨营中的一员。

    今天皇城禁军晚饭主食吃的是馒头,是由十多个厨子杂役用了一下午时间在特定专门蒸馒头的厨房分十多锅蒸出来的。

    上官冰云此时的身份便是专门和面的,没有人知道每一次和面的时候,她都会偷偷拿出一个小瓷瓶,给用来和面的水中倒一些曼陀花粉,然后彻底融化,均匀的混合在面团中,最后变成了一个个馒头,被每一个禁军吃进了肚子里面。

    守护皇城的三千禁军士兵的伙食自然会防止不轨之徒下毒。所以,所有的食物做好之后,都会有专人以银针或者活鸡试毒。

    然而曼陀花粉根本就不算是毒药,或者说与平常意义上的毒药不同,银针根本不会变色,活鸡吃了也只会显得更加兴奋或者叫声更加嘹亮,是看不出任何问题的。

    …………

    …………

    辰时一刻,皇宫的夜极深极静。

    三千皇城禁军控制着皇宫外围的宫殿,以及皇城外数条要害街道。如今局势紧张。换值的禁军。都暂驻在这几条街道地民房中,不敢回营待命。

    一列约二百人地禁军队伍,全身盔甲,走到了正宫门前,与前班值的禁军,交换了布防手续及口令。只是两边的人看起来今天心情都不是很好,且这两队禁军领头的都头本就有些间隙仇怨,平时便多有口角,此时不知因为什么事情便再次争执了起来,而且相比平日两人的克制,此时显得极为冲动,并且他们各自的下属也显得极为暴躁。若是有人仔细观察,便会现显得很暴躁的这些禁军双眸都有些通红。争吵刚一开始,一名都头拔出了刀子,红着眼睛将对面都头的胳膊砍了下来。然后一场混战就此开始。

    皇宫前城的城墙极为宽大,上面可以并行四匹骏马,全由青砖所筑,自然流露出一股肃杀气息。

    由于当前的局势特殊,新任殿前都点检,掌管皇城三千禁军的血杀自从上任后便没有回过自己的府邸,他甚至吃住都在皇城墙之上,城内两队禁军生火拼,他在第一时间便现了,然后带着亲兵亲自下了皇城墙,赶过去阻止。

    正常情况下,他只要一出现,两边的人肯定极为恐惧的停下,然后向他跪下请罪。然而,今天不知为何,两边的人好像杀红了眼,没有人理会他这个顶头大上司。血杀大怒之下,命令亲兵穿插入两队之间,妄图将两边人分开。

    可惜,血杀没有注意到或者没有放在心上的是,即使是他的亲兵,今天状态也有些问题,比如脾气很不好,自控力极差,看见偶尔有宫女从内城走过便肆无忌惮的远远观望,若非距离太远,中间又隔着高高的宫墙,恐怕都已经扑了上去。

    血杀不是没有看见自己亲兵今天的异状,只是他以为是因为下面的人这些天连轴转,没有休息好的缘故。毕竟睡不好,自控力差,且容易暴躁。这样的说法在这个时代中医中早有说明,血杀也是知道的。再加上他刚上任没几天,如此短时间内威望不可能建立起来,更是不好说什么。

    但接下来生的一幕,却是让血杀大吃一惊,他的亲兵去拉架,杀红眼的两边禁军不但不给他亲兵的面子,而且失手砍了血杀的两名亲兵,这一下不可收拾,被砍伤亲兵和他的同伙瞬间眼眼睛便红了,仿佛平时藏在心底最深处嗜血一下子给释放了出来,三方混战厮杀就此开始。

    “住手!”血杀爆怒,一声巨吼之后,人已经跃了出去,三两下将厮杀最凶的七八人全部杀了。血腥刺激终于让这些人恢复了理智,慢慢住手,血杀依然脸色铁青,今天这一幕若是传出去,不管谁听了,都只会是认为是自己统兵无方,带兵无能。

    …………

    …………

    同一时间,与血杀之间隔着重重宫殿的另一边皇城外.阴影角落中,一列禁军在此排阵,看着皇城,严阵以防,似乎随时准备迎接来自皇城上的袭击。

    然而,此时这列禁军中的一位却是用犀利深远的目光看着皇宫方向。

    白沧海轻轻整理了一下禁军的衣饰,看着皇城墙后面漆黑一片,不知道小皇子在何处,晋王又在何处。他知道自己带着一百多人杀入宫中,将要面临
重生之无双战防笔趣阁
的是三千禁军和五百大内侍卫高手,如此冒险,究竟成算几何,无人能知。

    因为没有人知道,已经混进皇城禁军之中的上官冰云能否按照计划以一己之力将三千禁军拖住一时半会,这个计划本身就很疯狂,若非执行这一环节的是上官冰云,白沧海甚至对能够拖住三千禁军一息都不抱有任何信心。

    当然,真正给他信心的是叶尘。他知道叶尘的信心来自那个长条箱子,他也知道叶尘身上有着太多神秘之处,最主要的是叶尘以往的事迹从来没有让他失望过。所以他选择和连继城、多罗咜一样,绝对相信叶尘,带着一百多名天下间顶尖刺客来到了这个天下间真正堪称龙潭虎穴之地。

    “总司使大人说了,以晋王的心智肯定多半已经猜到我们会闯皇宫,但是晋王不知道我们武力有多强大,更不知道我们有着他们难以想像的手段。所以我们会成功的。”连继城现跟着多罗咜来的五十名高手和剑庄二十多名剑客看着皇宫神色有些凝重和悲壮,忍不住说道。

    这些已经做好决然赴死的人闻言,果然精神一振,悲壮之色也淡了一些,更多的只是满脸的杀机。

    …………

    …………

    皇城比京都权贵们的脸皮还要厚,上可骑马,下可贮物,甚至连禁军议事的房间,也设置在那些大块青石之间,幽暗之中,透着一份肃杀。只有些许跳跃着的烛光,照耀着房间里所有人的脸,所有人的眼,让他们惊醒过来。

    这些禁军的将领校尉们确实很疲惫,只要是和士兵们一起吃大锅饭的人双眼更是不为人知的隐隐泛红,甚至时不时的就有想要将平时对自己不好的上官或者同僚杀死的冲动。

    晋王从白云山玉皇顶回到开封,入主皇宫之后,整个京都风雨欲来,而他们所负责拱卫的皇宫,更是成了各方势力紧盯的风暴中心。连续数日,没有一位将官可以离开皇城,即便是轮值时,也没有人敢回府休息。

    火焰在血杀的眼中变成燃烧的光彩,他幽幽看着室中的十几位将领,寒着声音说道:“我知道诸位这些天都很辛苦,但在晋王殿下登基之前,谁若是再管不好自己的人,再闹出乱子,别管本官不客气。回去告诉兄弟们,本官会向晋王殿下请旨,等殿下登基之日,定会给兄弟们不菲的封赏,诸位可听清楚了?”

    室内诸将官今天反应有些迟钝,有人心中更有一些恐怖的冲动,但毕竟是身怀内力真气的将官,还能够压制。所以最终还是齐声说道:“末将明白。”

    然而,其中一个平时脾气便不太好,名叫张一山的营指挥使不知今天怎么了就是控制不住自己心中的情绪,所以脸上不满之色却是没有很好的掩饰。且恰好被血杀给看见了。

    “张一山,怎么!你以意见?”

    血杀冷冷地看着张一山,眼神里渐渐弥漫起一股杀意。

    张一山心头一颤,不知为何,热血上冲,怒吼一声,手握住了腰畔佩刀,呛的一声拔刀出鞘,便往血杀冲了过去。

    怒吼从中而绝,刀也落在了地上,大惊之下的血杀异常冷血残暴的闪电出手,右手已经捏在了张一山咽喉处。

    张一山嘴里喷着鲜血,被血杀就这样悬空举在半空中,疯狂的看着血杀,明明快要死了,还拼了命的伸出手想要抓血杀的脸,血杀见此不由大怒,手中微一用力,便直接将张一山咽喉捏碎了,张一山圆睁着血红双眼,就此垂头死去。

    血杀静静看着脚下的尸,忽然转头看了一眼已经给他跪下,且身体颤抖的张一山上司黄石圳,黄石圳心中一寒,脑海中灵光一闪,说道:“卑职明白了,张一山应该是祥符王叶尘塞在我们中间的暗子。”

    血杀眸中精光闪动,盯着黄石圳,寒声说道:“你说他是叶尘的奸细,有何根据?”

    黄石圳说道:“张一山有位表哥是一名退伍老卒,如今在祥符王府上当护卫。”

    血杀眯着眼睛,略一沉思,便点了点头,算是认可了黄石圳的说法。然后转身目光扫过十多名将官,郑重无比的说道:“你们回去务必要好好排查自己手下的人,看是否还有如张一山这样的反贼奸细存在。”

    众将轰然称是,然后转身离去。

    …………

    …………

    第二更送上,苦苦求捧场,求月票,求红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