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宋王侯 > 第六百三十章 叶尘的血腥反击

第六百三十章 叶尘的血腥反击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此人的声音赫然是女子声音,并且悦耳优美且有魅惑之意,让白沧海和多罗咜等人听了之后,不由神色一凝,他们丝毫没有看出眼前之人是名女子所易容,因为此人男人特有的喉结明明存在。

    叶尘没有急着接长条箱子,而是微微闭目,再次感受了一下自己和上官冰云之间神秘而独特的精神联系,不知为何他忍不住伸手抚摸了一下上官冰云头顶。

    叶尘只是随手轻轻一抚,可是上官冰云瞬间激动狂热到了极致,甚至已经激动的泪流满面。

    叶尘见此微微一怔,想了一下也不明白其中的原因,只知道定是与分裂成两个黑血蛊母有关。现在显然不是想这件事情的时候。叶尘接过长条箱子,郑重背在自己背上,然后对长官冰云说道:“我们会在明晚上闯进皇宫刺杀晋王,但是血杀带领的三千皇城禁军会让我们死伤惨重,甚至行动失败。你现在去想办法混入皇城禁军中,并且在明晚上我们闯入皇宫时,至少要拖延三千禁军半个时辰。”

    上官冰云一听叶尘赋予任务,当即变得一脸庄重神色,说道:“主人放心,花蕊夫人是弥勒教的人,奴奴有办法让她听奴奴的话帮助奴奴,所以奴奴一定能够混进皇城,且完成主人交待的任务。”

    叶尘感到有些吃惊,他一直以为花蕊夫人是圣堂放在皇宫中的暗子,却是没想到花蕊夫人竟然是弥勒教的人。

    不管叶尘等人如何吃惊意外,上官冰云话音一落,便向叶尘大礼叩拜,然后便起身离去。

    看着上官冰云走出小院,白沧海猛然想起一人,看着叶尘,有些不肯定的说道:“她是上官冰云?”

    叶尘点头道:“没错,是上官冰云。”

    …………

    …………

    上官冰云离开之后,没过多久,胡三光和连继城便先后回到了曾府的小院。

    屋子里面,叶尘、白沧海、胡三光、连继城和南府副司使多罗咜,共五人正在议事。

    叶尘平静说道:“若非当初随手留下曾尚飞这枚棋子,如今我们这么多人连个藏身之处都没有。”

    白沧海也庆幸的说道:“这的确是一步好棋,如今谁也不会怀疑你会躲在晋王心腹大将的府中。”

    “曾尚飞是我们的人…………”叶尘平静说道:“此次行动便相当于成功了一半。”

    众人没有说话,等着叶尘进一步的解释。

    叶尘盯着胡三光地眼睛,郑重说道:“这几天,你拿着我的令牌去聚集人手,如今在京都的人手你有把握能够调动多少。”

    胡三光说道:“大人,加上所有官员府上暗子和京都几处秘密据点,我们华夏卫府总共还有六百一十三人在开封城内,经过排查,除去已经或者可能倒向许方义的人,我们还能够调动三百七十五人。”

    叶尘听了这个数字很是欣慰,在眼前这种情况下,能够有过一半的人愿意冒着灭族的危险还听自己的命令,不管是谁都感到欣慰和骄傲。

    叶尘转头看向连继城,说道:“漕帮周杰和李思烟麾下的钱宁联系上了没有?”

    连继城说道:“启禀大人,这二人都联系上了。嗯………说起来,周杰这小子做事很谨慎,他藏在大运河上流动船上,并且每半天换一艘船。所以不管官府的人还是圣堂的人目前为止都没能找到他,属下之所以能够联系上他,还是周杰担心大人的安危,主动派心腹找上了卑职。另外,钱宁身份一直没有暴露,通过那座院子很顺利便将其联系上。”

    叶尘微微颔,表示满意,周杰和钱宁二人或许不被赵光义放在眼中,但叶尘却是很清楚这二人手中所掌握的力量,特别是周杰手中的漕帮,若是用得好了,足以改变或者决定很多事情。比如开封十三座城门中唯一一座水门只要周杰愿意,可以随时掌控。当然只是掌控很短的时间。而钱宁是开封最大的粮商,在叶尘这两年暗中帮助下,开封粮行甚至已经被钱宁垄断一半市场。只要钱宁一声令下,便可在粮食上大做文章,引起开封一定程度上的混乱。

    叶尘深吸一口气,对胡三光说道:“将我的命令传给周杰和钱宁,让他们动他们的人手和一切力量,让整个开封城乱起来,将开封府、提刑司、大理寺、城防军这些武装力量尽可能的吸引牵制,然后让周杰再派五百好手听你命令,趁乱将十万禁军中军都指侯使以上将官的家人全部给我绑架,然后顺着水门带出开封,让周杰藏起来。嗯…………告诉他这些人要好吃好喝
位面之穿梭系统小说5200
的伺候着,绝对不能伤害到他们。此外,你亲自进行统筹分工,带着我们那三百七十五人下令,将晋王一系五品以上官员全部杀了。”

    胡三光显然早就知道叶尘的计划,一脸杀机的答应一声,便起身离开。剩下的人都要跟着叶尘去杀进皇宫,实施斩行动。而这才是决定成败最为关键之处。

    …………

    …………

    御史中丞王悦风的管家亲自去府后安排了一辆马车。

    哒哒哒哒的马蹄声中,一辆豪华的马车从黑暗中驶了出来,停在了王悦风府邸的石阶之前。

    如今地京都自然执行着十分严谨地宵禁。除了那些在各处坊中追缉叶尘、赵普、魏王的势力。大街上基本是空无一人。正常情况下,肯定不允许有人深夜出行。但是此时要上马车出行的是已经内定在新皇登基之后就要官升参知政事的王悦风,那些大街上巡逻的禁军和官吏自然会当作没有看见。

    马上成为大宋副相,王悦风这些天心情很好,但一想到害死自己独子的叶尘还活着,他便有些不甘心。所以,准备去潘美府上打探一下情况,看晋王殿下是如何对付叶尘的。

    他微笑着抬步下阶,准备登上马车。

    早有下人给他掀开马车的车帘,他很习惯的便踩着一名下人的背上了马车。然而半个身子刚刚钻进了马车,王悦风的眼瞳便紧张地缩了起来。因为本来应该空无一人的马车中,竟有一个看着有些熟悉的黑衣人正冷漠的看着自己!

    然后二管家感觉到了一股彻骨地寒意,沿循着身体内地一个空洞,往自己地脑中侵入。寒意之后,便是无穷无尽地痛感。

    他张大了嘴,却喊不出一个字节。只能嗬嗬地艰难喘着气,低下了头,终于看清了自己咽喉处多了一个洞。

    冰冷的细剑无情的刺入了他的咽喉,温热的血,顺着华夏卫府特制细剑的出血槽汩汩地向外流着。

    “华夏卫府的杀手…………为什么,这两年叶尘都不杀我,为什么这个时候要杀我?”

    王悦风在临死前的这一瞬间,只剩下这个念头。

    只是他已经来不及思考了,双手无力地攥着咽喉上地细剑,往马车下软了下去。啪地一声摔下了马车。鲜血横流,生机全无。

    最先现这次刺杀事件地,当然是近在咫尺地王家家丁护卫,然而他们被这血淋淋地一幕震骇住了心神。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只有眼睁睁看着自家老爷就这样被一把细剑破喉,倒在了血泊之中,不停抽搐。

    而那辆马车已经在极快地时间内,开动了起来,碾过了王悦风的身体,向着黑夜里冲了过去。

    王家护卫和家丁胡乱惊叫声中,终于认出杀死自家老爷的正是府上喂马的马夫,只是他们怎么也想不到,马夫是怎么躲在了老爷的马车中,而且竟没有露出一丝痕迹,且变成了一名厉害恐怖的杀手。

    马夫自然是华夏卫府在王悦风府上的暗子,他驾驭着马车,在王家府邸中护卫冲上来之前,已经消失在了京都地黑夜中。

    皇帝陛下被刺驾崩之后,华夏卫府刺杀司使白沧海成了刺杀天子的反贼,叶尘最开始没有出现,后面也没有正大光明的出现,华夏卫府被两万大军围困。只是一日时间,除了已经倒向许方义的一部分人在为晋王赵光义服务之外,往日里震慑天下的华夏卫府,顿时变成了一盘散沙,完全丧失了往日那种强悍和恐怖。甚至身为总司使的叶尘就在白天被人犹如丧家之犬一般的追杀。

    而针对王悦风这一场阴险而勇敢地刺杀,终于再次告诉京都里的人们和所有势力————祥符王叶尘还活着!华夏卫府还在。

    那些试图想杀叶尘的人,都将慢慢迎来华夏卫府无休无止的报复,那些沉浸在黑暗中地谋杀、毒液、暗箭,会让多少人死去?

    …………

    …………

    “今天夜里会死多少人?”潘美亲手将刚才差点杀了自己的美丽女子一根手指头割下来,心忡忡地问道。就在刚才,自己夫人身边极受宠信的一名丫鬟给他茶水里面下了毒,被他识破之后,暴起刺杀他。然后被他制住。

    这名丫鬟此时脸色苍白之极,所谓十指连心,生生割了一根指头,没能昏死过去,这得益于她在华夏卫府亲手经历连继城半年的残酷训练。

    三更送上,连着好几天每日三更,只求诸位看客能够以捧场和月票鼓励安慰一下我那困乏疲惫的肉身和精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