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宋王侯 > 第六百二十四章 先皇大行与新皇登基

第六百二十四章 先皇大行与新皇登基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整座宫殿都在忙碌着,在压抑紧张中忙碌着,内层宫墙并不高,隐隐可以看见内廷采办的白幡的竿头,在墙上匆忙奔走,朝着前宫的方向去。

    皇帝大行,文武百官轮番入宫哭灵、守灵,赵光义虽然忙着寻找叶尘和对付带着两千人逃走的曹玮,同时给禁军中不断安插自己的心腹,颇有些焦头烂额,但也得一日三至,带头哭祭,到了第二天午后,整个宫中已是人困马乏。换进来的哭灵官儿们还算有点精神,王继恩、辛石这些人可是连轴儿转,都有些吃不消了。

    一箱箱未曾染色的白绫白缎自后宫里搬出来,工匠们忙忙碌碌,内廷中的棚儿已经都搭完了,一座座棚儿矗在那里,庄严肃穆。

    小皇子赵德芳年纪还小,再加上身上有伤,心中又着实悲痛,早已禁受不住,由人带下去暂做歇息,皇后娘娘和永庆公主却仍一直守在灵前,中间只休息过两个时辰,吃了点东西。早先一直陪在赵德芳身边的水儿却消失不见,不知去了何处。

    …………

    …………

    一处偏僻小巷,距离京都皇权中心有些远,距离京都最豪奢的富贵宅聚地也不近。街面上那些悲伤惶恐地京都百姓氛围,一般都不进入这方小巷,因为这个小巷子中充满了各种难闻的味道和一天到晚的肥猪临死前的惨叫声。

    没错,此处便是在开封城底层百姓中颇为有名的杀猪巷,很不起眼的名字,但整个开封百姓所食猪肉中过九成是在这个巷子中宰杀,然后再运到城中各处。

    噪杂混乱的巷子尽头是一方小院,院子是前两年前不知何人买下,已经在这里住了两年多,期间从未有人来拜访,或者人口增多的现象。所以这些天不管是许方义麾下的探子,还是禁军来搜查,都没有任何异状。

    今日皇宫之中,正在给逝去的皇帝大行。叶尘此时却很清闲地坐在这间院子的树下乘凉,一面喝着凉茶。一面低头想着些什么。

    叶尘穿了一件青布衣裳。脸上自然已经是另外一个面容,此时他手指头轻轻转着微烫的小盅,忽然叹了口气,对身旁那位大宋曾经的百官之,如今依然在朝廷中暗藏很大势力的名相说道:“魏王毕竟是陛下的儿子,让他当皇帝自然要比晋王这个弑兄谋反之徒合适。”

    与叶尘说话的自然就是赵普,此时赵普闻言,顿时一脸欣喜,说道:“既然如此,老夫自会按照祥符王所说动朝中藏着的人手将赵光义登基之事推迟三天。”

    没错,此处正是赵普和魏王藏身之地,叶尘能够找到这里,是双方共同努力想要见面的结果。

    “好了,事情还很多,我先走了。”叶尘很客气的向赵普行了晚辈礼,然后转身向小院外走去。

    赵普不敢怠慢一边回礼,一边说道:“祥符王不见见魏王殿下。”

    叶尘看了一眼小院地面某处,摇了摇头,说道:“让魏王殿下藏好,不要随意出现。”

    说着话,叶尘已经出了小院,同样改变容貌的连继城从某处钻出,默默跟在叶尘身后,向杀猪巷外走去。

    小院地下室中,魏王得知叶尘没有下来面见自己的意思之后,神色有些阴沉。

    …………

    …………

    叶尘三人七绕八拐,走了半个开封城,来到一处秘密据点。

    二人进了屋子,里面却是有一人早已等候多时。

    不是别人,正是胡三光,胡三光见到叶尘,神色激动无皆跪了下去,失声道:“大人…………”

    叶尘叹了口气,将胡三光扶起来,说道:“好了,不要说一些矫情的废话了,直接说有用的。”

    胡三光立刻收敛心神,恭敬说道:“大人,在南府司使刘金元暗中出动大江帮上千人帮助之下,白司使和白剑主带人将剑庄上下已经救出,并且送到了杭州,如今有赵赞将军暂时照看。属下也已经联系上了白司使,他如今带着三十三名杀手和二十四名剑客藏在杞县秘密据点之内,另外刘金元派遣南府副司使多罗咜带领南府五十名高手也随白司使一起北上,藏在了杞县。只是人数太多,目标太大,不好进开封城。即使进了城,陌生面孔也不好藏身。”

    叶尘听说刘金元派遣多罗咜带领五十名高手过来,不由大为欣喜。

    多罗咜原本是弥勒教四大金刚之,实为华夏卫府南府中第一高手,比南府司使刘金元都要厉害一筹,若是正面交战,刺杀司副使连继城都不是其对手。此外,南府这两年在叶尘暗中
战士很狂最新章节
授意之下,刘金元笼络了不少江湖真正的高手,跟着多罗咜前来的这五十名高手中想来一流高手都会有不少,其他人虽然还没有达到一流境界,但也应该是杀人的好手。有这些人参与,他下一步计划成算又增加了两成。

    这样想着,叶尘说道:“你潜出城,去找曾尚飞,让他安排白沧海、多罗咜他们进城。进城之后就藏在曾尚飞家中。到时候我们也搬过去。”

    胡三光一听,不由大喜。曾尚飞原本是枢密院签书院事,数日前赵光义让其顶了党进的位置,成为已经换防到城外城防军的都指挥使。因为曾尚飞早在半年前便在叶尘的授意下暗中向赵光义投诚,所以也算是赵光义的心腹。有他安排此事,自然是最为合适不过了。

    叶尘布下这步暗子,如今却正好用到。

    …………

    …………

    皇帝大行,三天一过,新帝登基。

    灵堂那边白茫茫一片,大庆殿却已恢复了金壁辉煌的模样。

    皇家比不得寻常百姓家,家事也是国事,新帝登基乃是举国同庆的大日子,既延误不得,也不能带出一丝晦气来。

    登基大殿异常隆重,从内朝、外朝、再到午门、御街,所有的灵棚都已撤下白绫,换上彩绸,装饰的花团锦簇,唯有灵堂一处仍然带孝,穿白衣、扎白带子的的宫人、内侍们暂时也被约束在灵堂内,大典期间不得随处走动。

    赵光义站在皇帝的宝座之前,心中不由开始畅想。

    一想到今天他必将万众瞩目,他是唯一的主角。他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都是秉承天意,他是高高在上的皇帝,待会所有人都要向他参拜致礼,山呼万岁,到时候他望着御阶下跪拜的群臣,他就有一种高高在上的神明,俯视着脚下的蝼蚁的那种感觉。

    在正式登基前几日,卢多逊、吕馀庆和已经向赵光义臣服的薛居正便率中书、门下、枢密两府一院、六部、九卿进请陛下更换年号。

    循旧例,先皇驾崩的当年,年号是不更改的,新任皇帝要在次年元月一日,再拟立新的年号,可是如果仍然沿用旧的年号,对赵光义来说,亡兄的阴影便挥之不去,自己的帝位始终不够踏实,所以他也顾不得古制旧礼了,在他的授意下,三相率百官请立年号,早已有备的赵光义假意推让一番,便更改年号为“太平兴国”。

    随即,赵光义又改了自己的名字。

    他本名叫赵匡义,赵匡胤登基之后,臣子要避皇帝名讳,他就改了名字叫赵光义,如今自然没有再改回旧名的道理,他也不想改回旧名,赵匡义这个名字总是令他情不自禁地想起读音相近的另一个名字,于是他秘密延请京师出名相师,为自己拟了一个新名字,单名炅字,今后,赵光义就叫赵炅了。

    宋以火德兴国,这个炅字日下有火,正合大宋国运,在他看来是大吉大利,虽说命相风水之说终究有些虚妄,但是对急于巩固政权的赵光义来说,但凡能讨些吉利彩头的东西,他现在都不厌其烦,从善如流。

    起好了年号、名号,还要提前准备好要颁布的新政,当然按照惯例要大赦天下,以示新帝皇恩浩荡,普天之下雨露均沾,除杀头大罪不得开释外,所有罪囚都做了开释、减刑等处置。

    这一系列准备到位之后,便到了真正登基之时。

    新帝登基,文武百官、皇亲国戚、元老宿臣,各依序列,依次入殿。

    赵光义站在龙椅的前面,俯看着跪倒在地上的弟弟赵光美为的皇亲国戚和文武百官臣子们,知道当自己坐下之后,自己便会成为宋国开国以来的第二位君主,手中掌控亿万人生死的统治者。

    这是他奋斗已久的目标,为了这一个目标,他曾经惶恐过,嫉恨过,然而最终学会了隐忍,平静,等待…………狠毒,最后弑兄谋反。

    当这样一个目标忽然近在咫尺之时,赵光义的心情竟是如此的平静,平静地让他自己都感到了一丝怪异。

    “请皇上登基。”

    “请皇上登基。”

    如此这般三次,赵光义躬身三次,以示对天地人之敬畏,然后他直起了身子,看着堂下跪伏一地的群臣,似乎看见了整个天底下的亿万子民正在对自己跪拜,一股掌控天下的满足感油然而生。

    赵光义这般想着,便要往龙椅上坐去。

    …………

    …………

    今日第三更送上,求捧场,求月票,求红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