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宋王侯 > 第六百二十三章 密见赵普

第六百二十三章 密见赵普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就在赵光义召见心腹对付叶尘的时候,两个做丝绸生意的商人,戴着笠帽,用非常正规合理的文书和路引身份,从西城门进了开封城,走到了西城一个转角处,住进了客栈。

    透过客栈的窗户,隐约可以看见被重兵包围的叶府。两名商人取下笠帽,看着远处的府邸,最后目光落在府邸外层层禁军和隐在暗中的无数高手上面,脸上一片杀机。

    数场秋雨后,窗外秋意浓,错落有致的京都贵宅轻沐湿意之中。

    叶尘将目光从窗外收了回来,对身后连继城说道:“你去想办法联系上胡三光,我要想办法进到府中,拿到一件东西,或者说让府中想办法给我送出来。”

    连继城恭敬答应一声,退出了房间,二人此时的容貌当然已经与本来容貌大不一样,即使是熟人相见,一时也难以认出。

    这家客栈能够开在祥符王府附近,自然非常有档次,这张床铺的褥子不厚,但手感极好。叶尘下意识里用手掌在布料上滑动着,心里一阵叹息————用了近一个月的时间,经历了九死一生去祛毒,最后毒是成功祛除,但神志却是被黑血蛊母所控,浑浑噩噩的离开叶府和开封,又在白云山遭遇三佩合一惊天异变,可谓是数次死里逃生,此刻再看着京都熟悉的街景,竟是不由生出了些恍若隔世的感觉。

    叶尘和连继城出了白云山,一路上二人为谨慎起见,很小心的没有与华夏卫府的部属联络,两世为人,叶尘对人性没有多大信心。

    叶尘的顾忌是有理由的,寻常百姓虽然看不清如今朝廷形势,但他相信华夏卫府上下都能够轻松的看清当前形势,谁都知道只要他叶尘不臣服马上要当皇帝的赵光义,后者必然会想尽一切办法杀死他。这个时候会有多少人不顾将自己全家老小死活和自己性命继续忠于他叶尘?

    听说被大军围困的华夏卫府上下有三分之二并未选择听许方义的话,叶尘很欣慰,但叶尘不愿意去考验人性,哪怕是华夏卫府那些看起来对他极为忠心属下。他如今只会相信被自己以蛊虫所控制的那一部分属下。

    叶府里面有半死迷宫,再加上鬼医的存在,叶尘短时间内不用担心家人的安危,他要拿到藏在府中一件东西,是因为在接下来的计划中,他需要动用自己终极杀手锏————那把从后世带来的重狙枪。

    他和连继城乔装易容进入城中之后,去了很多地方,城内所有要害所在,包括永乐会馆都已经被云骑军和武骑军控制了起来,尤其是家里地附近,不但有三千虎狼一般的精锐禁军,同时他感觉到了很多高手的存在,他知道军中有不少高手,晋王这些年暗中也拉拢培养了也有一些高手,此外还有圣堂的高手也为赵光义所用。所以,即使以他的轻功身法和实力,他也不敢冒然进府,或者想办法与府中人取得联系。

    虽则不敢随意的与人联络,但以叶尘如今敏锐的六识,特别是变态的视觉和听觉,想要搞清楚当前京都的状况,并不是一件很难的事情。

    而此时他心中想的最多的事情,则是…………皇帝真的死了?这位大宋开国大帝最终还是未能因为叶尘的到来,而改变原本历史的宿命————被自己弟弟害死。叶尘知道这是因为自己中了毒,出了一些问题,赵光义和圣堂趁此空档行事。否则有自己看着,绝不会让赵匡胤被杀。

    叶尘此时的心情十分复杂,有些震惊,有些压抑,有些自责,有些古怪。如今陛下真的死了,自己接下来应该怎样做?

    他比任何人都要清楚赵光义当皇帝其实当得还不错,因为在原本历史上宋太宗雄才大略并不比他哥哥宋太祖差多少,虽然依然未能收回燕云十六州,但这与宋辽两国实力本身有关。契丹如今正是最为鼎盛的兵强马壮时期,而大宋虽然统一了中原和江南,但军力与拥有数十万骑兵的契丹相比,还有不小的差距。

    而魏王与赵光义相比,前者相差太远,倒是小皇子赵德芳在自己培养引导之下,不论是心智、性格,还是具体能力的体现,都表现出了很不错的天赋,但毕竟年龄还小,当了皇帝到底会如何,还是个未知之数。

    若是站在大宋整体大局层次考虑,叶尘不替皇帝报仇,而且效忠赵光义,辅助后者收回燕云十六州,甚至在有生之年打下契丹是最好的结果。

    在这件震惊天下的大事当中,叶尘不得不承认,晋王的一切谋划都很做得很好,只要陛下死了,晋王有太后懿旨和陛下所谓遗诏,那么不论是
大主宰sodu
朝臣还是掌握大军的将军统帅,都会站在自身利益或者大宋整体大局稳定考虑,将赵光义做为坐上龙椅宝座的第一选择。

    而赵光义一旦登基为帝,尘埃落定之后,再也没有人能够改变什么。

    但叶尘岂会这样做,岂会眼睁睁的看着赵光义的阴谋得逞?

    静静躺在床上的叶尘脑子里急转动着,所谓站在大宋整体大局考虑的想法只是在叶尘脑海中出现了很短时间,便被叶尘坚决抛掷一边。这里面除了赵匡胤对叶尘的确有知遇之恩的因素外,最主要的是,叶尘将原本历史上赵光义所为和当世对赵光义的了解结合起来,很容易的便认清楚赵光义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心胸极度狭窄,睚眦必报,且心狠手辣。自己此时若是臣服于赵光义,后者必然会等坐稳了天子之位,然后到时机成熟之时,便会毫不犹豫的灭他叶家满门。

    所以,叶尘必须要将赵光义杀了,将小皇子赵德芳救出。

    …………

    …………

    满城俱素,一片缡白,犹如在七月酷暑天气里下了一场寒沁人骨的大雪,雪花纷纷扬扬散落在皇城四周,各处街巷民宅。不是真的雪,只是白色的布,白色的纸,白色的灯,白色的悬挂,白色的灯笼。

    白茫茫一片真是干净,干净的人们将自己的悲伤与哭泣也都压制在肺叶之中,生怕惊扰了这宋国十四年来最悲伤的一天。

    皇帝陛下驾崩的消息传出之后,京都百姓受到了极大的冲击。人们往往如此,在一个人死后,才会想到他的好处。不论宋国的皇帝陛下是个什么样性情的人,但至少在他统治宋国地十多年间,宋国子民的日子,是自五代乱世以来以来最幸福的一段时光。

    故而京都这些天多是悲声。

    皇帝在玉皇顶巅被魏王伙同华夏卫府刺杀司使白沧海刺杀,不管百姓是否真的相信,是否有怀疑,这就是赵光义想要告诉宋国百姓的真相,而至于真正的真相是什么,或许要等几年以后,才会逐渐揭开,像洪水一样冲进宋国百姓的心里。那些权贵们会再次利用宋国百姓的心怮,去寻求他们进一步的利益。

    还不到举国丧的那一天,京都已经变成了一片白色的世界。

    所有的人在习惯悲伤之后,都开始感觉到荒谬,无比惊才绝艳的皇帝陛下,胸中怀着一统天下伟大志业的陛下,怎么可能就如此悄无声息的逝去?不是不能接受皇帝陛下的离去,只是所有人似乎都无法接受这种离去的方式。

    伟大的太祖皇帝逝去,迎接宋国的…………将是什么?

    是动乱之后的崩溃?是平稳承袭之后的浴火重生?

    因惶恐而寻求稳定,人心思定。绝大多数人都把目光投向了崇政殿中地那把龙椅,迫切希望赵光义赶紧登基,稳定宋国地朝政。

    不论是因为太后懿旨和陛下所谓的遗诏所带来的名份上,还是从大臣们的观感上来说,貌似理所言当然的该由晋王赵光义继承皇位。然而前些天已经有谣言传开,以致于众所周知,皇帝陛下此行西巡祭天。最大的目的本来就是引蛇出动,而这条蛇就是晋王赵光义…………

    根本不用有人再继续引导,便有不少人想到了什么,想明白了什么,却什么也不敢说。那些入宫哭灵的大臣们,远远看着扶着衣棺痛哭的晋王殿下,心头都生出了无比的寒意与敬畏。

    在官员之中流传着那位年轻的祥符王叶尘似乎已经暗中潜入京都,只是没有几个人认为在当前形势下,特别是晋王已经掌控了十万禁军和皇城、朝廷的前提下,祥符王叶尘还能够拥有翻天的本领。在绝大多数人看来,祥符王若是不愿意臣服于新的皇帝,那么今后只能将姓名埋于黑暗之中,而大势…………已定。

    …………

    …………

    按照赵氏皇族家乡洛阳之地的旧俗,摆着一只黄铜盆,盆中烧着些市井人家用的纸钱。黄色的纸钱渐渐烧成一片灰烬,就像在预示着人生的无常,再如何风光无限的一生,最后也只不过会化成一蓬烟,一地灰。

    晋王赵光义和宋皇后带着小皇子赵德芳、永庆公主,以及花蕊夫人等皇帝的嫔妃跪在地上或悲痛,或迷茫,或无助,或装腔的哭泣着。辛石跪在一边,将这一切看在眼中,心想这些人中估计只有宋皇后和陛下一对儿女是情真意切的为陛下的逝去而伤心哭泣。

    第二更送上,还有第三更,兄弟们不要错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