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宋王侯 > 第六百二十二章 各方反应

第六百二十二章 各方反应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非常感谢书友44836856和轻轻的疯子的慷慨捧场和月票支持。

    真定府,大将军府。

    北大营统帅李继勋看着桌子上两份密信,神色沉痛,甚至眼角有泪水残留,眯眼沉思。

    李继勋心腹谋士周光来的时候,看见大帅脸上神色,不由脸色微变,自从前年大帅跟着陛下打下北汉,击败契丹援军之后,他便从未见过大帅有过这样的神色,显然生了某件大事,而且多半与桌子上那两份密信有关。

    可是什么样的事情能够让一个一生征战沙场,面对数十万大军厮杀而不变色的大将军沉痛流泪,且神色如此凝重。

    真定府距离开封足有两千里远,赵光义让徐铉写的昭告天下昭文在这两天时间内显然还不足以传到这里。但赵光义以储君的身份派人以八百里加急送来的密旨已经到了,同一时间到的还有赵普派心腹送来的一份密信。

    赵光义密旨内容表达了两层意思,一是大肆褒奖了李继勋这些年的劳苦功高,时是还有一堆赏赐,最主要的是加封为他为太保,又加封了一千亩的食邑。二是密令北大营做出北上燕云之势,向契丹施压,以绝契丹人趁大宋京都可能出现的内乱而铁骑南下。

    当然,徐铉写的那份关于皇帝陛下是如何驾崩的,晋王赵光义又为何是储君的昭书在密旨里面也附了一份。

    在最开始得知皇帝已经驾崩的沉痛吃惊之后,李继勋开始恢复冷静,沉思其中厉害关系。

    示意周光自己看这两份密信之后,在周光脸色大变,大吃一惊之中,李继勋又足足沉思了一炷香时间,才深深的叹了口气,对周光说道:“此事你怎么看?”

    周光心中已经有所定计,等李继勋这句问话已经好半响,当即便说道:“大帅可是想要给陛下报仇?”

    李继勋摇了摇头,说道:“你也看出来了。”

    周光说道:“以魏王能力又怎么能够指使得了华夏卫府刺杀司司使白沧海,更别说弑父谋反。所以说陛下受刺多半是晋王所为。”

    说到这里,周光略微一顿,说道:“大帅若是听从赵普密信中所说,不管不顾,一心想要给陛下报仇,分兵一半率领大军南下京都,不管成与不成,契丹铁骑兵必然趁火打劫,若是因为分兵一半大败于契丹,让契丹铁骑南下,我大宋大好局面从此不在。而大帅若是以大局为重,听从晋王旨意,只要守好边关,等晋王坐稳了皇帝,以晋王不弱于陛下的雄才大略,当能够让我大宋百尺竿头更进一步,说不定在大帅有生之年还能够收回燕云十六州。”

    李继勋叹了口气,说道:“陛下对我有知遇之恩,早年又有兄弟之情。陛下被小人所害,本帅焉有不给陛下报仇雪恨之理。只是…………正如你所说,若是因为本帅一时冲动,断送我大宋江山大好局面,那本帅便是千古罪人。”

    周光眼见李继勋做出了最理智的决定,便在心中长松了一口气,说道:“大帅也是为了我大宋千万百姓安危而不得不为大局着想。”

    李继勋说道:“只是叶尘还活着,赵普也活着,这二人联手,晋王能否当上皇帝,还是一些变数的。好了,京都的事情我们不用再理会了,传令让众将前来议事。”

    …………

    …………

    等招来众将,传达了储君晋王的旨意,又下令让大军向契丹压境之后。李继勋挥退了所有人,孤坐于房中,幽幽叹了口气:“自己会不会选错了。”

    心底的那个疑问,就像是一条毒蛇一样在不停吞噬着李继勋的信心,他是当年义社十兄弟中唯一一个被赵匡胤留下统领大军之人,年龄比赵匡胤还要大十多岁,当年在后周皇帝郭威时期,他在很长时间内都充当着赵匡胤兄长和上级这样一个角色。

    他已经年近花甲,临老之际,骤闻陛下死讯,对于他这样一个老人来说,心中所承担的打击远比他在众人面前表现出来的要严重的多。然而这位大宋开国大将中资格最老的老人,却是强悍地压抑住了悲伤和愤怒,终是为宋国的将来,谋取一个最可靠与安全的途径。

    “如果陛下还活着。一定会怪我吧。”

    李继勋缓缓闭上眼睛,想着已经离开这个人世的皇帝,心中一片悲伤。自己不但不替陛下报仇,而且还要向杀死陛下的凶手臣服,扶持其登基,陛下的那抹魂魄,一定会非常的愤怒。

    可是为了宋国。为了兄弟们打下的万里江山能够存续下去,李继勋认为自己似乎别无选
我们的世界大战笔趣阁
择。

    若是能够在不动用大军南下的情况下,能够扭转京都朝中局势,杀了赵光义,他会毫不犹豫的去做此事。然而,这么多年,他对晋王做事谨慎有着很深刻的了解,要想做到此事几乎是不可能的。他想到了那位年轻的祥符郡王,最终还是摇了摇头,他不认为叶尘能够以一己之力与掌握了十万禁军的和朝廷皇城的晋王相抗衡,更别说杀了晋王。

    …………

    …………

    几乎同一时间,西北边军大营统帅高怀德同样收到了赵光义的密旨和赵普的密信。比起李继勋有过犹豫,高怀德甚至毫无犹豫的便选择了作壁上观,守好边关。

    北边和西北的消息传到开封,赵光义心中大定,他唯一担心的便是这两位掌有重兵在手的大帅不顾一切的杀回开封为他哥哥报仇。

    将皇帝之死栽赃给魏王和白沧海身上,骗骗老百姓和寻常士子官员还行,但真相根本瞒不住一些老狐狸。赵光义对此心中也早已料到,同样的他也相信不论是高怀德,还是李继勋,都不会让情感冲动压过理智决出决定,因为这两人已经年过半百,考虑问题绝对不会如年轻人那样感情用事。但他一想到另一件事情,神色便又变得阴沉起来。

    崇政殿之中,赵光义脸色有些难看,潘美被叶尘一剑重伤,至今还在病床上,最主要的是潘美重伤之后,两万五千虎翼军竟然就这样被叶尘以一已之力吓退,让他极为震怒。

    “潘美重伤昏迷,你们两个废物为何不带大军趁机围杀叶尘。不但让曹玮八千大军逃走,而且竟然就此撤兵?”赵光义看着跪在地上虎翼军副都指挥使洪秀东和军都虞候于江涛脸色铁青。

    洪秀全和于江涛不吭一声,但心中却是腹诽不已:当时谁出头,都有可能被叶尘射杀,还能怎么办。

    赵光义感觉自己说话重了一些,强压住自己怒火,声音略缓说道:“好了,叶尘不可能一直和曹玮在一起,此时多半已经潜入京都。你们现在回去继续带兵围剿曹玮那叛贼,告诉曹玮和他麾下将士,他们的家人都在开封,本王至今还没有为难过谁的家人,但他们若是还执迷不悟,后果让他们自己去想。此外,有时间好好研究一下,面对叶尘这样的高手,如何预防他的箭,也想想如何将其围杀。”

    洪秀全和于江涛松了口气,恭敬称是,然后便退了出去。

    “比起德昭那废物和德芳还未成人,本王是我大宋最适合当皇帝的人,若是叶尘也能够和李继勋、高怀德一般以大局为重,不要想着给我那哥哥报仇,且为本王所用。本王保证可在有生之年,加封叶尘为亲王。”紧蹙眉头,沉思半响之后,赵光义突然对旁边候着的王继恩说道:“王继恩,你亲自去一趟祥符王府,将本王的意思告诉叶府。”

    王继恩躬身领命而去。赵光义转头又对另一边王继恩向他推荐的据说与叶尘有些仇怨的太监辛石,说道:“辛石,你去召李继隆和许方义进宫。嗯…………让血杀也过来。”

    …………

    …………

    没过多久,许方义和殿前都点检兼侍卫统领血杀,以及云骑军都指挥使便来到崇政殿。

    “李继勋和高怀德已经声明效忠于本王,曹玮带领的八千禁军家人都在开封,根本不用担心。所以如今大势已定。唯一变数便是叶尘。本王已经让王继恩向叶尘释放善意,他若是识时务,那就皆大欢喜。否则,不管多大的代价,务必要将叶尘围杀。此外,江南传来消息,白家的人被白沧海和白子轩救走大半。这些贼人中一部分很有可能也已经潜入京都,本王已经传令开封府、提刑司、大理寺全城搜索抓捕,但真正能够替本王找到人,然后将他们杀死的,还是要靠许卿和李卿两位爱卿。”

    “所以,许卿,你将叶府附近盯死,只要现叶尘踪迹,李继隆便调动大军将其围杀。”

    赵光义说到最后一脸杀机,许方义和李继隆恭敬称是,然后转身离去。

    等二人出了崇政殿,赵光义蹙着眉头想了一会,对血杀说道:“以叶尘以往所表现出来的实力和性格,很有可能会进宫刺杀本王,所以从现在开始,你务必要提高警惕,皇宫戒严,不能让任何贼人潜入皇宫。”

    血杀神色一凛,说道:“王爷放心,卑职已经在皇宫中布下天罗地网,叶尘不来则矣,若是出现,卑职定让他有来无回,以解王爷心腹大患。”

    …………

    …………

    抱歉更的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