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宋王侯 > 第六百一十七章 天子何在?

第六百一十七章 天子何在?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非常感谢老兄弟轻轻的疯子又一次的慷慨捧场和月票支持。

    同一时间,近千文武官云集在大庆殿前。

    卢多逊和沈义伦貌似来得很早了,一东一西的在对面站着。

    只是…………回京述职的潘美依然没有看见,而自己的儿子曹玮也没有赶回来。最主要的是晋王赵光义一直没有出现。此外,据说本来就在宫中的魏王赵德昭也没有来。

    曹彬的心情突然间有些焦躁。

    容不得曹彬多想,净鞭响过,王继恩上朝声起,便和薛居正率群臣列队徐步走进了大庆殿。

    大庆殿中,一如往日一般阴暗。阳光穿不透高大的殿宇,而现在也还是清晨,更没有阳光来照明。

    朝臣们按照品级排列,在殿中依序站定,开始等待皇帝陛下的出现。

    等待的时间过去很慢。但实际上,也就是半刻钟多一点而已。

    王继恩尖着嗓子提醒着一众朝臣的仪态,一名身穿明黄龙袍的男子从后门步入前殿,往御座上走去。

    朝臣们照例低头,等待天子入座。只有曹彬瞟着上面,遍体生寒,如坠冰窟。

    坐上御榻的虽然身形容貌与赵匡胤有三分想像,但不是当今天子赵匡胤。

    晋王真的做了!

    晋王真的谋反成功了!

    纵然一直在考虑这个可能,但突然间变成了现实,这还是让曹彬觉得匪夷所思,犹如晴天霹雳。

    怎么做到的?昨天回京的不是陛下,马车里面的人不是陛下。

    不!

    现在想这些已经迟了,该考虑的是要怎么去面对。

    “晋王你好大的胆子,天子何在?”

    曹彬第一时间怒吼了出来。

    敢在天子出场的时候,盯着上面辨认的,也只有如曹彬这样资格的重臣才能够偶尔放肆一下。

    旁边薛居正闻声大吃一惊,也不遑多让,抬起头看清了坐在御榻上的人,也愤怒的从班列中一步踏出去,颤声怒喝:“晋王,你想要干什么,陛下何在?”

    薛居正能力虽有一些,但距离胜任宰相之位还差了不少,赵匡胤之所以让他先是参知政事,赵普罢相之后,直接升任为宰相,此次西巡祭天,特意让薛居正留守开封坐镇中枢,便是因为薛居正对赵匡胤极为忠诚,事实上也正是如此。

    本来照常是在薛居正、曹彬的引领下叩拜圣安,便现在朝臣们听到两名宰相怒喝声和质问声,一时间糊里糊涂,一齐抬头往上看去,瞬间便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是晋王篡了位?所有事先不知道真相的人如雷轰顶,心神摇撼。

    “天子何在?可是被你这反贼害了?”

    曹彬在殿上旁若无人的继续怒吼着。

    “赵光义,你好大的胆子。”薛居正全身颤抖,双目几欲喷火,大声喊道。

    “放肆!”赵光义没想到二人反应如此激烈,将他抢先说的话语都给打乱了。不过他也不是省油的灯,一声厉喝将薛居正和曹彬打断,然后便泪流满面,当场哭了起来:“卢多逊、沈义伦、王继恩,你们给百官说说,到底生了何事?”

    曹彬此时已经明白了一切,知道接下来的只不过是欺骗百官的一面之辞而已,正准备继续当面喝问赵光义,不料御史中丞王悦风突然喝道:“曹大人莫非心中有鬼,不敢听卢大人他们细说经过。”

    这一句话极为狠毒,不但将曹彬接下来要说的话堵死,而且将曹彬置于极为危险的境地,为接下来赵光义难打下了基础。

    此时卢多逊、沈义伦和王继恩等随赵匡胤西巡祭天的官员同样一脸悲伤,硬是挤出一些泪水,卢多逊率先哭着说道:“当日,本官随陛下前往洛阳嵩县白云山玉皇顶祭天…………华夏卫府刺杀司司使白沧海勾结扬州剑庄白家谋反,在玉皇顶祭天时,将陛下刺杀了…………陛下他已经驾崩了。”

    “没错,卢大人所言千真万确,本官也是随驾陛下身边,亲眼所见。”沈义伦也接着说道。

    “本官也跟在陛下身边,本官可以作证,卢大人和晋王殿下所言属实。”

    “本官以人头担保,陛下是由反贼白沧海所杀。”

    “本官亲眼所见,陛下是由白沧海那反贼突然刺杀。”

    …………

    …………

    一时间,跟着赵匡胤西巡祭天的官员纷纷站出来,证明赵光义和卢多逊的话。

    虽然满朝文武已经猜到大半,如李君浩、曹彬更是心知肚明是怎么一回事,但听
神界红包群全文阅读
到天子果然已经死了的消息之后,无疑于晴天霹雳,所有人心中巨震。

    “不可能,白沧海绝对不会谋反。”李君浩刚才看见晋王坐于龙椅之上时,便已经明白胡三光猜得没错,许方义叛变了,他和许方义亲如兄弟,许方义的叛变甚至比天子的死对他震撼和打击还要大,一时没有回过神来,如今听到卢多逊说白沧海谋反杀了天子,他才回过神来,出声反驳。但话出口之后,他便已经心中清楚,反驳没有任何作用,而且他很清楚接下来自己将要面对什么。

    果然,随着李君浩大喊,赵光义突然厉喝道:“白沧海谋反,华夏卫府上下都有嫌疑,来人!将李君浩拿下,听候落。”

    身穿侍卫统领之服的血杀从一侧走出躬身称是,然后带着十多名侍卫便提刀冲了上去,呼啦一声李君浩身边所有人赶紧鸟兽散,瞬间便空出一片空白,让李君浩孤零零的一人站在那里。

    李君浩认识血杀,也知道后者的实力,很清楚自己绝对不是其对手,更何况就算冲出大庆殿又如何,很容易就能猜得到,外面早已被数千禁军包围,冲出去恐怕瞬间便被百箭穿身而死。

    这样想着,李君浩便没有反抗,而是束手就擒,因为他知道只要不反抗,当着千名朝官,赵光义也不会随意杀任何朝臣。而他若是反抗,被杀也是白死。

    李君浩任由两名侍卫将自己绑上,目光扫过沈义伦、卢多逊和王继恩,最后死死的盯着坐在龙椅上的赵光义,寒声说道:“你们不要忘了,我华夏卫府总司使大人还活着。”

    包括赵光义在内,所有赵光义一系的人闻言,无不脸色微变。这正是他们心中最为担心的一件事情。但叶尘失踪,杳无音讯,他们即使想要调动大军将其围杀,都找不到人。而只要叶尘活着,他们始终倾食难安。

    赵光义一声冷哼,说道:“祥符王若是没有参与谋反之事中,自然会主动进宫请罪。还有,此时两万大军已经奉旨将华夏卫府包围,你也不要想着有人会救你。好了,将他押入大理寺大牢,好生看管。”

    曹彬闻言,顿时大怒,喝道:“就算陛下被反贼谋害,但是晋王殿下又不是我大宋储君,更不是我大宋皇帝,焉能冒充陛下下旨调动禁军,此外就算调动大军也要经过枢密院,晋王殿下就算如今监国,也没有权力调动大军。”

    赵光义知道曹彬和李君浩不一样,后者在大宋资历尚浅,更是在华夏卫府监察司使这个位置上得罪了太多人,自己将其拿下,满朝文武和天下官员只会拍手称快。

    但是,自己若是没有说得过去的理由将曹彬拿下,便很有可能让大宋天下数十万大军生出反弹,甚至出现兵变,这绝对不是他想要的结果。不过,眼前曹彬的质问,早在他的预料之中,所以此时微微一叹,说道:“曹公有所不知,来人,请太后懿旨和先皇遗诏。”

    这两道旨意的内容无非就是将天子之位传位于赵光义,没什么可说的,重点则是两道旨意的真伪。

    曹彬和薛居正、吕馀庆等三品以上的官员仔细看过两道旨意,最后结果是那太一懿旨果然是真的,甚至上面还有见证人赵普的印章,对于赵光义来说,即使要作假,也绝对不会选择赵普当见证人的。至于先皇遗诏显然是假的,但没有人会说是假的,即使是薛居正和曹彬此时也不再多说。因为二人都知道事已至此,多说不但无益,而且还要将自家上千人口送于死地。

    但曹彬和薛居正毕竟对赵匡胤忠心耿耿,后者咬着牙说道:“还请殿下善待先皇之子。”

    赵光义眼见曹彬和薛居正终于妥协,心情大好,说道:“薛相公放心,两位侄子,本王自会善待,本王已经命人好生看护德芳,只是魏王德昭却是已经失踪,本王本来还只是怀疑那白沧海刺杀先皇,便是受魏王的指示,现在魏王畏罪潜逃,已经坐实其便是谋杀先皇的幕后真凶,本王已经让徐铉连夜写了中旨诏书,又让提刑司通传天下,对魏王进行抓捕。嗯,诸卿可有异议?”

    大庆殿中顿时一片寂静,紧接着卢多逊、沈义伦、吕馀庆率先跪下大声说道:“谨遵吾皇旨意。”

    其他人这才反应过来,除了曹彬和薛居正之外,包括杨延军和罗耀顺、罗公明在内所有官员同时跪下,齐声说道:“谨遵吾皇旨意。”

    对于曹彬和薛居正没有跪下,赵光义只是冷冷的看了一眼,并没有当场便追究,毕竟严格说起来,他还没有登基,即使掌控了皇宫中的所有武力,也不能随意动眼前这两位宰相。

    家里的事耽误了,只能等老婆和媳妇睡了之后深夜再写,所以更的晚了,非常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