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宋王侯 > 第六百一十五章 天子回京

第六百一十五章 天子回京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非常感谢轻轻的疯子慷慨捧场和月票支持。

    所以,真正控制开封的大人物都不敢有丝毫松懈,当曹彬和赵普、李君浩、胡三光暗中相见密谈之后,一张覆盖朝堂、大军以及民间的权力和打探消息的大网已经形成,也已经做好了随时捕杀任何存有异心或者敢有所异动之人。

    京都的百姓,却没有官员和军队这般紧张,这般热的天气,富庶地宋国子民们却是不愿意呆在家中硬抗着酷暑闷热,而是习惯躲进遮阴的茶楼里,喝着并不贵的凉茶,享用着叶氏工坊出产的廉价冰块所带来的各种清凉冰爽,同时又讲一讲最近朝廷里生的事情,说一说邻居的家长里短。当然,有钱的人都去了永乐会馆,因为永乐会馆用来吃、喝、嫖、赌、玩的每间屋子都铺满了冰块,凉爽之极。

    对于京都百姓来说,在一些情况下,皇宫和自己的邻居似乎也没有太大的区别。

    蝉儿在茶楼外的树中高声叫着,有几只甚至眼盲地停在了茶楼地青幡之上,把那个大大的茶字涂成了荼字。而这些嘶啦嘶啦的鸣叫,恰好掩住了茶楼里面好事者们的议论。

    议论的当然是陛下此行西巡和祭天事宜,关于当今英明神武的皇帝陛下为何突然要去西巡和祭天的讨论和闲言碎语,从皇帝离开开封那天开始,便已经在京都大街小巷,各个茶楼酒馆中展开,近一个月下来,各种说法漫天飞。

    晋王有谋反之意,陛下察觉之后不忍剑斩亲弟,且不想失去兄弟情谊,所以才特意带上晋王去陛下家乡洛阳走一遭,目的是唤起晋王的亲情良知。这个说法在一夜之间便开始在开封城内广为流传,没有人知道消息的源头是从何处来的。

    这个消息当然是李君浩和胡三光与曹彬和赵普密谋之后,胡三光暗中指使人所为。目的自然是防患于未然,准确的说是为了以防万一陛下若真引蛇出动未能打死蛇却被蛇咬死,晋王赵光义必然还有后续手段,有了这个谣言,至少在民意上已经占了先手,只要利用的好,便可以给赵光义带来无穷的麻烦。

    当然。此时的京都百姓,包括朝中地文武百官,都没有想到,开宝四年夏秋之交的这场风波来得是如此的突然和猛烈,轰隆隆地如天雷卷过。卷进了几乎所有的人,京都内外所有的土地。

    …………

    …………

    白沧海和白子轩带着三十多名杀手和二十多名剑客从玉皇顶上逃走。接下来,他们先要做的事情自然是在第一时间内以最快的度回开封,将晋王弑兄谋反之事告诉开封城里面的人,比如李君浩、胡三光、曹彬、赵普,以及赵德昭和赵德芳兄弟二人。

    事实上,白沧海和白子轩也是这样做的。但是当他们距离开封还有两百多里时,被许方义派出的心腹探子找到了,然后一封信和十根手指头,十个耳朵同时被许方义派来心腹送到他们面前,白沧海和白子轩看过信之后,眼睛顿时红了,杀机瞬间滔天而起。但他们不得不停下,然后再退后百里。

    剑庄之主带着庄中五十名剑客参与到大宋最凶险最大的一件事情之中,以白子轩的谨慎,自然先要将剑庄上下老弱妇幼,再加上仆从,总计四百多人藏起来,事实上藏得很隐秘,但还是被早就有心盯着他们的许方义找到了地方。所以这四百多人便落在了赵光义的手中,具体办这事的自然是许方义和曹玮的人,前者的人带路,后者的心腹带着三千水军于长江中某个江岛之上抓住了这三千水军。

    白沧海当初加入华夏卫府,完全是因为叶尘,事实上从始至终对已经死去的皇帝赵匡胤并没有多少忠心,而白子轩愿意带着剑庄参与此次引蛇出动,是因为想要给剑庄上下搏一个大大的富贵。如今剑庄妇孺老幼都被对方绑架了,根本没有第二个选择。只能按照赵光义的要求,带着所有杀手和剑客退到开封城两百里之外,不踏进一步,且不可另派或者另找人给开封城的人报信。

    …………

    …………

    呼的一声。大风毫无先兆地从京都宽阔的街道。密集地民宅间升起。穿过。掠过!风势来得太突然,将那些在街上摆着果摊、低头困地摊贩凉帽吹掉。露出那双浑浑噩噩的眼睛,吹地满街地果皮乱滚。吹地茶楼外青幡上地蝉只再也附着不住。啪嗒一声落到了地上。

    荼字又变成了茶字。

    坐在茶楼栏边的茶客们好奇地往外望去,心里纳闷。这已经酷热难耐了三个月的老天,难道终于要落下一场及时的秋雨了?

    然后他们看见本是一片碧蓝地天,忽然间被从东南方向涌来和层层积雨云覆盖,整座京都地上方。
神纹战记无弹窗
宛若加了一个极大的盖子,阴凉笼罩着城郭与其间的子民。

    云层不停的绞动翻滚,像无数巨龙正在排列着阵形。时有云丝扯出,看上去十分恐怖。如此浓厚地乌云,自然预兆着紧接而来的暴雨。看这云头,这场大雨只怕会异常凶猛。

    而那些茶客们不惊反喜。心想老天爷终于肯让这人间清凉一些了。

    咔嚓一声雷响,雨水终于哗啦啦地下了起来,街上的行人们纷纷走避,楼上的茶客们眯着眼,极为快活的欣赏着许久未见的雨水和宅落被打湿后沁出的些许别样美丽。

    雨下的并不特别大,但却特别凉。不一时功夫,茶客们便开始感觉到了丝丝寒意,不免有些意外。心想往年初秋的雨只是淅淅下着,总要有个三四场大雨,才能尽袪暑意,今年怎么这初秋场大雨便如此之凉。

    茶客们搓着手,喝着热茶,暗骂这老天爷太怪,众人出门都未带着伞,更不可能带着单衣。只好在这楼中硬抗着丝丝凉意。

    “出什么事了?”忽然有一个人望着城门的方向好奇说道。

    “陛下西巡祭天回来了。”有人喊道,神色之间有着自内心的欣喜。

    “这么说晋王没有谋反,那就好,那就好啊!不然又要死好多人。”有一个经历过五代乱世的老人感叹的说道。

    …………

    …………

    早在两个时辰前,留守京都的宰相薛居正便收到陛下回京的消息,于半个时辰前便带着文武百官在开封城东门外二十里处远迎。而东门守将和开封府尹赵光美早也将清路、警戒等事宜安排了下去。

    一片平地之上,早已搭起了一片挡雨的棚子,曹彬和李君浩、胡三光和一百多名迎接陛下回宫的大臣跪在棚子下面,在宰相薛居正的带领下齐声道:“恭迎陛下回宫。”

    “都起来吧!”在天子特制大马车中,赵匡胤隔着薄纱冲着众臣挥了挥手,有些无精打采的说道,声音听起来略有些嘶哑,但和皇帝的声音并无不同。

    等众人大声道:“谢陛下!”然后起来之后,赵匡胤的头号心腹宫中太监总管王继恩尖着嗓子大声说道:“陛下在玉皇顶祭天受了风寒,龙体有痒,如今天降大雨,于陛下身体不利,不益下车,陛下有旨,请诸位大臣回家,以免着凉!”

    所有人再次异口同声的说道:“多谢陛下。”

    曹彬、李君浩、胡三光死死的盯着皇帝的马车,确定看不出什么破绽之后,才看向其他人。只是因为天降大雨,除了陛下和花蕊夫人、晋王乘坐马车之外,其它人不论文武官员都骑马,且都身穿蓑衣,带礼斗笠,遮挡了大半张脸,李君浩、曹彬和胡三光三人远远的看见了骑在马上的沈义伦、卢多逊等所有跟着陛下西巡的官员,甚至还看见了正在和许方义并行骑在马上不知说着什么的白沧海。这才长长松了口气。

    等到仪仗远离,众臣三三两两在自家仆从伺候下上了马车一一离开之后,胡三光突然想起一事,说道:“没有看见潘美。”

    曹彬摇了摇头,说道:“这并不代表什么。”说罢便转身离去。

    “派往玉皇顶打探消息的探子,至今没有一人回来。此事有些蹊跷。”等曹彬走远,只剩下胡三光和李君浩两人时,胡三光犹豫再三,一咬牙对李君浩说道:“自从陛下离开嵩县到玉皇顶祭天之后,许大人每隔两个时辰便会派人回来通报一下那边情况,一切都正常。晋王始终没有任何异动。”

    李君浩皱眉道:“这又如何,现在看来,不正是如此吗?”

    胡三光说道:“可是每次来送消息的都是许大人的绝对心腹。而且既然一切正常,为何又要每隔两个时辰便让人送信回来,这不是多此一举吗?”

    李君浩皱眉沉思,没有说话。胡三光话说的很委婉,但怀疑许方义的意思已经表达的很清楚了。只是顾虑到自己和许方义关系亲密,所以才没有直接将话挑明而已。

    半响之后,李君浩说道:“你带所有华夏金卫和在开封的金牌探子去大人府上吧!不管刚才马车里面坐的是不是陛下,也不管接下来开封城要生什么事,大人的家人绝对不能出任何闪失。”

    胡三光想了一下,说道:“李大人,明天早上的朝会不如………你称病不要去了。”

    李君浩想了想,说道:“我知道了。”

    …………

    …………

    非常感谢爱笑的冷雨焰指出了本书一直以来的一个大错事实我一直写成了实事。已经改过来了。

    另外,求捧场,求月票,求红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