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宋王侯 > 第六百零六章 判贼初现

第六百零六章 判贼初现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十天前,陛下从洛阳传来旨意,让从南唐凯旋而归的江北大营统帅潘美和监军王继恩直接前去见驾,这件事情个中原因,胡三光已经在九天前便从许方义派来的人处得知。

    当时胡三光并未感觉有什么问题,但今天不知为何突然感觉隐隐有些不对,那冯鑫告状的时间为何要选在陛下西巡洛阳?

    军部有曹彬坐镇,以其在禁军中的威望,再加上华夏卫府暗中盯着。京都没有可能会发生什么大事。如果要发生大事,应该是陛下身边…………虽然这件事情本来就有引蛇出动的意思,但万一引出来的不是一条蛇,而是一头老虎怎么办?

    胡三光皱眉沉思半响,迳直出了楼子,来到了监察司使李君浩办公房间,互相见过礼,胡三光轻轻握了握袖中的拳头,欲言又止。

    李君浩好奇看了胡三光一眼,说道:“胡大人有话便说吧。”

    胡三光一脸冰霜的脸上浮着一着隐隐的狐疑:“下官不知道陛下的安全能不能得到确认。”

    “有什么危险?”李君浩皱着眉头说道:“我大宋朝上到禁军、边军,下到厢军、乡军都在我们华夏卫府监视之下,根本不可能靠近玉皇顶,再说军部又有曹公坐镇,晋王即使想谋反,也调动不了任何军队。”

    “潘美呢?”胡三光眸中精光闪动。

    李君浩说道:“潘美此次北上只带了五百亲卫,陛下身边有两千精锐禁军,更有韩大人亲自带领的五百华夏卫。潘美即使想要做什么都不可能。我们唯一需要担心的则是圣堂不知道有多少的高手。当然,有许方义在陛下身边,带领数百探子和数千外围成员,晋王和潘美即使另有人手,也很难接近陛下而不被发现。再说白沧海和白子轩都在其中,即使真有敌人潜入玉皇顶,也不会有事。”

    胡三光想了一下,感觉李君浩说的有理,便不再多说。

    …………

    …………

    按照以往的惯例,祭天结束之后,皇帝都会在山顶祭庙中住上一晚,第二天再下山离去。赵匡胤此次依然如此。

    赵匡胤神色看似风轻云淡,背负着双手,但实事上心中已经愤怒到了极致。因为他的亲弟弟晋王赵光义消失了,而且山下一支军队隐隐出现了。

    便在此时,山脚下一只火箭嗖地一声划破夜空,照亮了些许天空,通报了山脚下出现紧急敌情。这意味着,此时山下,很可能已经是杀声震天,血肉横飞地场景。

    大宋开国以来,第一次,也是最胆大妄为地一次弑君行动,就此拉开了帷幕。

    “报!”禁军侍卫副统领李仝义快速跑来,跪在赵匡胤面前,快速地禀报了山脚下发生的事情,只是山顶山脚相隔极远,仅仅凭借几只令箭根本无法完全了解具体的情况。

    这位副统领面色惨白,在夜里地冷风中大汗淋漓,他只知道山脚下有敌来袭,这个事实就已经足够让他丢脑袋了。他实在想不通,这些来袭的军队是怎么没有惊动地方官府和华夏卫府的探子,便来到了玉皇顶地脚下,而在夜色的掩护中,便对着山下地两千禁军发起了凶猛惨烈的攻势。

    “许方义何在?”赵匡胤深吸一口气,神色中没有丝毫慌乱,沉声问道。

    李仝义突然反应过来,说道:“陛下,贼人到来,许方义不可能不知道,只怕许方义…………”

    “可笑之极,朕乃堂堂一国之天子,竟然在国境深处的玉皇顶上,被贼人包围!”到现在许方义都没有出现,显然华夏卫府情报司使许方义是内贼,否则不等贼人接近百里之内,赵匡胤便应该知道才对。

    杀声根本传不到高高的山顶,血水的腥味也无法飘上来,玉皇顶的巅峰依然一片清明,此时离山顶极近的那片夜空上,那层厚云忽然间消散,露出一轮明月来。

    “陛下放心,臣和韩大人定会拼死将反贼拒之山下,保陛下安全。”李仝义一脸视死如归的说道。

    赵匡胤说道:“包括你在内,你下去传令给韩虎,此次朕若是能够活下来,你二人皆是一等开国侯。”

    李仝义闻言一喜,脑子里面热劲直直上冲,单膝跪地行了军中礼,起身急奔向山下。

    …………

    …………

    凉如水。

    玉皇顶山脚下,背着悬崖的那一面,猛然间出现了星星点点的火光,虽是星星点点,但亮光足以传至山巅,可以想见那里的战场之上,像鬼魂一样冒出来的强大叛
火影之英雄魔龙吧
军,正在奋死冲击着两千禁军的防线,烧营时的火势已经大到了无法控制的步。

    好在夏时雨水多,加上山间湿气浓重。否则这把火会直接将玉皇顶烧成一根焦柱。将山上的所有人都烧死。

    又有几声凄厉的号箭冲天而起,却只冲到了半山腰位置,便惨惨然。颓颓然无力坠下。就有如此时山脚下禁军防御线,已经后力难继,快要支持不住了。

    此时强敌已杀至山脚,大宋皇帝赵匡胤背对着悬崖。站在山前的观景石栏之前,静默看着山脚下的动静。看着那些时燃时熄火,听着那些隐约可闻厮杀声。只是毕竟隔得太远,厮杀声传到山巅时,被风儿一吹。林梢一弄,竟变成了有些扭曲的节奏拍响。

    此时参知政事卢多逊、枢密院副使沈义伦和礼部尚书、太常寺卿等一应祭天官员早已从各处休息之处走了出来。随侍在沉默的皇帝陛下身后,各自心中无比震惊和愤怒,当然也有人无比的恐惧。

    禁军副统领李仝义此时早已往山下冲去,准备拼死在第一线上。只是恐怕他尚未到时,他的两千名禁军儿郎都已化作了黑夜中游魂,山林间的死尸。

    华夏卫府保卫司司使韩虎带领五百华夏卫在第二道防线,此时感觉嘴里有些发苦,下意识伸舌头舔了舔发干的唇,心里不可自抑生出无与伦比的震惊来————山脚下的这支军队究竟是从哪里来?为什么情报司及许方义带领的百情报司精英探子和数千外围成员没有提前侦知任何风声?或者说情报司早已得知风声,情报司为何没有上报陛下?

    一想到许方义可能参与此次谋反弑君之中,韩虎便感到心中一片寒冷。因为许方义参与谋反,那在京都坐镇华夏卫府总部,且向来和许方义关系最铁的李君浩是否也参与到其中。

    韩虎突然想起,二十多天前陛下离开开封西巡前给他下达密旨,让白沧海和白子轩各带五十名高手装扮成大内侍卫。难道陛下早已猜到此次西巡会有人要谋反。或者说陛下本身是在引蛇出洞。

    心中想着这些事情,韩虎心中稍定,但又禁不住开始震惊此时山脚下情势,看着火头的退后,听着厮杀声的起伏,从那些令箭中进行判断,他知道禁军已经抵挡不住了,

    两千精锐禁军侍卫居然这么快就要溃败!

    大宋以武力定鼎天下,此时京师禁军不同于北宋中后期京师禁军的无能腐败,虽然禁军常驻京都,但从野战能力上来讲虽然不也说是大宋最强军队,但比起北方大营和西北大营边军,以及潘美的江北大营,却是一点都不差。

    可是,如今这么快便溃败了。

    韩虎震惊之余,涌起一丝疑惑,来袭的军队究竟是谁家子弟?

    …………

    …………

    “是潘美亲手训练出的神弓营。”赵匡胤站在石栏之边,看着山脚下方向,冷漠说道:“禁军侍卫防御碰上潘美的神弓营自然不是叛贼的对手。”

    “潘美的神弓营?”沈义伦、卢多逊等人马上联想到了前几天禁军大将冯鑫在洛阳对状告潘美一事。只是潘美即使利用此事最多带领亲兵五百人而已,可是此时看山脚下情况,判贼恐怕不少于五千。

    虽然此时敌人已经到了,此时再想这些纯粹是浪费时间。但所有人心中依然禁不住生出疑问————潘美是用什么办法将这么多兵士从江南送到玉皇顶的脚下?有人想到了化整为零,然后再化零为整。但此事说起来就八个字,可操作起来极为复杂,且所需人力、物力、财力根本不是寻常势力所能承受。

    “在我大宋,要想瞒过地方官府和朕将五千大军送到玉皇顶,只有圣堂能够做到此事…………不,光是圣堂也不行,还需要华夏卫府………准确的说需要华夏卫府情报司的配合,才能做到此事。”赵匡胤缓缓说道,神色看起来极为淡定从容。

    有此脑袋不灵活的大臣这才反应过来,是华夏卫府许方义参与此次谋反。

    “朕想知道,此时山下的具体情况。”赵匡胤忽然冷漠开口说道:“朕,不想做一个瞎子。”

    赵匡胤上马上皇帝,本是大将出身,这些年更是数次御驾亲征,亲自领军南征北战,立下赫赫不世战功,是比曹彬、高怀德、潘美、赵赞还要厉害的无敌统帅,只是近两年多以来,他未曾亲征,再加上有叶尘这个异类的出现,否则说他是大宋第一名将都不为过。

    求捧场,求月票,求红票——————困死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