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宋王侯 > 第六百零三章 ‘真无’道长

第六百零三章 ‘真无’道长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玉道香皱眉沉思半响之后,有些不放心的问道:“三佩合一时,具体会出现怎样的情况?”

    张无梦摇头道:“我已经将我父亲临终前所说全盘告诉了你,至于三佩合一时的具体情况,我想没有人知道。”

    玉道香沉默不语,半响之后又问道:“我想知道日月星玉佩到底是怎么来的?”

    张无梦好像有用不完的时间,没有露出任何不耐烦的表情,解释道:“传说日月星玉佩是黄帝之师广成子白日飞升后遗下来的,还于坐化处以指刻地写下日月星玉佩的秘密,这段留言被记载在太平洞极经内,由那时开始,三佩从未试过合而为一,因为天星玉佩在叶尘出现之前,便从未在人间出现。”

    玉道香感到此事实在有些玄乎,便说道:“若是到时候叶郎未能令三佩合而为一,或者洞天福地的封门也没有打开,又当如何?”

    张无梦一双眼睛神光闪闪地凝望她,若无其事的道:“我便助你们杀掉楼炎明如何?”

    叶尘愕然无语。感觉到自己被张无梦说服了,何况纵使张无梦骗他,她仍有应变的能力。当然,寺外连继城等十名金牌杀手与五名剑奴火拼,且互相有死伤之事她在第一时间便已经察觉。只是她时刻不能离开叶尘,即使知道也无力去做什么。更何况,在玉道香心中,将黑血蛊母从叶尘体内逼出才是第一位的,至于华夏卫府其他人的死活,她实际上并不怎么放在心上。

    …………

    …………

    离东京开封越来越近了,赵匡胤和随从的大臣将士们都有些激动,西巡毕竟近一个月了,他们又要回到这个喧嚣的、但却是十分熟悉的都城了。

    队伍正在行进中,忽见前面一条小河岸上,一棵粗大的柳树下坐着个衣冠邋遢、满面污垢的道人。他敝露着灰腻腻的胸膛,打着赤脚,向着赵匡胤的车驾手舞足蹈,嘿嘿嘿大声傻笑。

    赵匡胤斜倚在宽敞的马车内,正在朦朦胧胧地打着瞌睡,听见有异样的动静,便向前坐正,从车窗口向外张望,觉得这个衣衫褴褛的疯癫道士有点眼熟,却想不起在哪里见过。

    正想着,那道士却突然从树下站起身来,赤着一双脚丫子向大道中间跑来,对着赵匡胤的马车远远笑着喊道:“别来喜安?”

    见这疯道士如此放肆无礼,护驾的侍从们顿时火冒三丈,一个个怒气冲冲地迎了上去,一边大声呵斥着,一边拉扯着他向路边拽。

    那道士却不在乎,仍然以手指点着赵匡胤说:“人云苟富贵,勿相忘,一当皇帝,就如此健忘,真个是贵人多忘事。一别三十年,难道就不认识了,还记得关中聚饮吗?”

    听着这个道士满口不伦不类、疯疯癫癫的胡话,众人都大吃一惊,唯恐赵匡胤责怪自己护驾失职。赵光义驰马向前,对侍从们沉声喊道:“混账东西,还不把他捆起来,送交地方。”众侍卫答应一声,手持刀枪,正要动手,却听赵匡胤说道:“慢着。让他过来。”

    然后赵匡胤便让马车停下,从马车中下来,走近前仔细打量了一会儿,忽然又惊又喜,脱口说道:“啊呀,原来是你,久违了,几十年不见,叫朕找得好苦啊!”

    众人听了,都是一愣,也不知道这道士究竟是个什么路数,只能干瞪眼瞅着。只有赵光义在无人察觉到角度中,嘴角有一丝若有若无的讥讽。

    赵匡胤却不管他们,上前拉着那道士脏兮兮的双手,径向小诃边的柳树下走去。一边走,一边对侍从和臣下们说道:“你们可各自歇息。拿过些酒菜来,朕要与这位道长席地畅饮。”

    原来,这道士正是赵匡胤在年轻时,只身闯荡江湖,在关中一喧结识的一个自称“混沌”,又叫真无的道人。此人行为怪诞,放浪不羁,唯一的嗜好就是喝酒,鲸吞牛饮,堪称海量。

    当年赵匡胤还是禁军中一名寻常将校时,在一个偶然的机会,让他遇上了这个道士。当时两人相谈之下,甚为投缘。从那以后,便常在一块,豪饮畅谈,几至烂醉如泥。

    这道士喝了酒以后,便手舞足蹈,又歌又笑,常常没头没脑地唱上几句,歌词不伦不类,让人听了茫然不解。当赵匡胤与这个道士分手的时候,道士设酒送行,二人也是在野外道路旁,抵掌痛饮。
袭魔帖吧
这位道士又喝得酩酊大醉,醉后故态复萌,放声而歌。但奇怪的是二人虽然对面咫尺,那歌声却似从半空中传下来,而不是从他的口中唱出来一般。且歌声又轻又细,随着微风从遥远的地方飘来,唯有赵匡胤独自一人能够听到,其他过路之人浑然不觉。

    最主要的是,歌词中有两句道:“金猴虎头四,真龙得其位。”赵匡胤听后,不知何意。待道士醒后,几次诘问,他都以酒后醉言无凭推托,不肯细道其详。

    酒后二人各奔东西,自那以后,再也未曾谋面。直到建隆元年赵匡胤禅代登基,当上了皇帝。事后他突然想到,这一年是庚申年,以天干对五行,庆辛为金,十二生肖申猴,正好为金猴,又恰恰是正月初四,正月建寅,寅为虎,岂不就是关中相遇的那个道士预言的“金猴虎头四,真龙得其位吗?”

    赵匡胤这才知道,这位号称“混沌”或真无的道士原来是世外高人,得道仙长。

    几十年来,赵匡胤不知多少次派人找寻他,却是“上穷碧落下黄泉,两处茫茫皆不见”,不仅踪影全无,就连点声息都没有,真个成了地地道道的真无。前年叶尘来到大宋为官,他曾经派人查叶尘过往经历,现是一片空白,便怀疑过叶尘是否与这真无道士有什么关联。

    不想,今日无意之中居然半路相逢,快三十年了,才见得一面,赵匡胤如何不喜出望外?

    当下侍从们在树荫下摆了一张小几,搬过酒坛,摆上酒碗,又摆上了五六样现成的酒肴。赵匡胤与真无仍是席地而坐,自斟自饮,命侍从们远远地离开他们,赵匡胤要再一次感受一下当年穷愁不得志时朋友们之间那种真正的友谊。

    两个人也不多说话,各自倒了一大碗酒,一口气倒进肚里。再斟一碗,真无正要喝,赵匡胤却笑道:“踏破铁鞋无觅处,寻来全不费功夫。一别将二十载,道长仙踪何处?”

    真无随手抓了块干卤鹿脯,放在嘴里咀嚼着,答道:“闲云野鹤,四海为家,哪里有个一定之处。”

    赵匡胤又道:“当年仙长日出谶语,说道金猴虎头四,真龙得其位,后来果然应验。道行高深,可见一斑,朕每思之,都敬服有加。”

    真无又将那碗酒一饮而尽,哈哈笑道:“真命天子一生所遇,无论吉凶兴废,皆为天数。贫道那时也只能点到为止,不敢泄漏天机。”

    赵匡胤又问道:“朕自登基以来,每以国事为重,朝夕惕怵,如履薄冰。也不知有何失德之处,朝政处置究竟如何,还请仙长赐教。”

    真无连连摆手道:“贫道乃是山野之人,不问政事,岂敢妄一言朝政。”

    赵匡胤恳切地说道:“正因为仙长乃山野高人,无求于朕,更不惧于朕,说的才是肺腑之言、真知灼见,今日务求不吝赐教。”

    真无听了这话,脸上的嬉笑之色一时散去,正色说道:“陛下临国十四年,藩镇归化,境内大治,民无冻馁之忧,国有充廪之粮,也算是一代盛世了。朝廷之德政,陛下之仁恩,四海之民颂声不绝,贫道已灌满双耳了。若说有缺失之处,贫道以为,朝廷为政过宽,乃为一失。幽燕仍在化外,不免终为缺憾。”

    赵匡胤听罢,频频点头,十分感激地说道:“仙长针砭时事,真乃一言中的之高见,这也正是朕昼夜忧思之事。朕此生最大的遗憾,便是至今不能收复燕云十六州,实现华夏一统。”

    说到这里,赵匡胤想起一事,略一犹豫之后,微微叹口气,小声问道:“请仙长为朕决断一事,不知可否?”

    真无状似无意看了一眼远处第二辆马车,一声惊疑,失声说道:“那第二辆马车内为何人,身有狐媚邪异之气息,当是祸国殃民之人,陛下切要远离。”

    赵匡胤闻言,不由心中一震,心想花蕊夫人有问题,叶尘早就给自己说过,之所以一直没有动花蕊夫人,一方面是因为他当时听信叶尘所言,不想打草惊蛇。另一方面他心底深处也是舍不得花蕊夫人这个绝世尤物。

    不想如今被这真无道长隔着车厢,未见其面,便看出其原型。

    “这真无道长果然是得道高人。朕所问之事他定能算出。”赵匡胤心中暗忖道。

    两更深夜送上,求捧场,求月票,求红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