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宋王侯 > 第六百零二章 封门

第六百零二章 封门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非常感谢威虎山老八的慷慨捧场和月票支持。

    叶尘走到玉道香身前,后者又撒娇的轻嗔道:“玉儿叫你坐嘛!还呆头鸟般站那里干什么呢?”

    她低沉却充满诱人磁力的声音在佛殿内回荡着,令叶尘仿如置身在幻境中,根本没有丝毫拒绝的念头。

    叶尘当即便呆头呆脑的喔了一声,移到玉道香前方学她般盘膝坐下。

    玉道香像个小女孩般赧然瞄他一眼,垂喜孜孜的道:“你个没良心的,这些天跑什么地方去了,让人家好想你!”

    叶尘心中激动,本来就深爱着玉道香,哪能受得了她烟视媚行的情态,当即便陷入情乱意迷之境。

    玉道香一双秀目闪着诱人的亮光,神态娇憨动人,声柔语软,轻轻道:“叶郎!抱我!”

    话音落处,玉道香又羞人答答地瞥他一眼,两边脸颊泛起红晕,不想入非非的男子肯定是铁石心肠。而这正是魔道魅惑之术的厉害高明之处,施展过程中没有半点放.荡或邪淫的意味,而一颦一笑,无不引人入胜。

    叶尘深情的看着玉道香,双眸中已经产生男女之欲:“玉儿…………”

    话音未落,叶尘张开双臂,将玉道香抱在了怀中。玉道香秀眸异采涟涟,在叶尘张开双臂抱住她的瞬间,双手连连挥动,瞬间便将叶尘十七处大穴点住,叶尘当即便失去了移动和说话能力。

    几乎与此同时,叶尘身体一震,双眸变得血红一片,神色之中爱意、感情已经荡然无存,有的只是不似人类该有的漠然和寒冷。

    …………

    …………

    大佛寺主殿外,叶尘被玉道香制住的瞬间,五名剑奴同样身体一震,然后双眼通红的向身边的华夏卫府金牌杀手出手。

    事突然,毫无预兆,五名剑奴又是全力出手,当场便有三名金牌杀手被一剑穿心,另有两名受了重伤,暂时失去战斗力。连继城带领完好的五名金牌杀手大惊之下,反应很快,开始反击,五名剑奴对连继城带领的五名金牌杀手,看似前者实力弱了一筹,但五名剑奴施展剑阵,且犹如疯子一般拼命之后,双方实力大体持平,一时间打了个旗鼓相当。

    当然,这个时候他们再也顾不了别人,比如说张无梦。

    一道鬼魅般身影绕开战圈,身形闪烁中进入了大佛寺主殿。对着正准备出手试着将叶尘体内黑血蛊母逼出的玉道香淡淡说道:“我劝你还是不要轻举妄动,否则即使将黑血蛊母从叶尘体内逼出,叶尘也变成了一个白痴。”

    玉道香闻言,抬头看去,不由脸色微变,说道:“张无梦,你竟然寻到这里来。”

    张无梦微微一笑,说道:“因为我是凭着对阳日玉佩的感应而来。”

    玉道香寒声说道:“当日你在上京将阳日玉佩交给我时,是不是便已经在阳日玉佩上做了手脚。”

    张无梦摇头道:“算是吧!”

    玉道香一脸警惕,冷冷的说道:“你来这里想做什么?”

    张无梦深深的看了一眼叶尘,说道:“我是来帮你将黑血蛊母从叶尘体内逼出的。”

    玉道香冷哼一声,说道:“我凭什么相信你。”

    张无梦看着玉道香,说道:“我可以道誓。”

    玉道香不由一怔,但紧接着便是惊喜交加。他深知对于张无梦这样修道之人,道誓意味着什么,更知道张无梦只要了道誓,便绝对不会违背,除非他想让自己修道走火入魔,然后道心崩溃而死。

    玉道香这般想着,冲着张无梦甜甜一笑,说道:“师父!您可否说清楚一点?”

    玉道香在契丹上京,曾经以皓月公主的身份拜张无梦为师,此时突然叫张无梦为师父,神态像个天真的小女孩,而她的玉容和体态,却充满成熟诱人的味道,两方面合成奇异的魅力,即使以张无梦的道心也是一阵恍惚,微微闭目,然后睁开眼才恢复一片清澈。

    玉道香眼见自己的魅惑之术如此轻易便被张无梦破去,便索性恢复如常,淡淡的说道:“半步先天强者,果然厉害。说吧!具体要如何帮叶郎逼出黑血蛊母。”

    张无梦丝毫不以为忤,还笑意盈盈的道:“我现在会告诉你有关日月星三佩的不传秘密,这些秘闻即使是你父亲玉老魔和太一道的陈景元都不知道,至于楼炎明更就不知道了。而当你明白事情的始末之后,便会知道我所说不虚。”

    玉道香心中一震,心想张无梦说出来会是如何惊天动地的秘密呢?为何他有把
最强国术小说5200
握自己会和其合作?

    张无梦说道:“先我必须介绍自己的出身,好让你明白为何我可以如此清楚日月星玉佩的秘密。”

    玉道香突然说道:“我知道楼炎明就在这附近,随时可能出现。”

    玉道香在追叶尘的过程中,无意中现楼炎明的踪迹,知道后者是冲着叶尘而来。

    张无梦从容道:“有什么好担心的,如他敢进来捣乱,我们联手杀掉他如何?”

    玉道香为之语塞。

    眼前的张无梦和楼炎明的同一个级数,如她和其联手,恐怕强如楼炎明也有一定可能性将其击杀。

    事情的变化,完全出乎玉道香意料之外。忽然间,他才察觉到主动控制权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在张无梦手上,所以张无梦才如此胸有成竹,一副不愁她不乖乖合作的态度。

    细想又似非如此,张无梦说出来的一字一语,都透出来自心底的诚意,像真有信心说服自己的样子。

    不等察觉到有些不对的玉道香多想,张无梦又说道:“我之所以这么清楚日月星玉佩,因为这玉佩中除了星佩之外,其它两枚玉佩本属我父亲所有。”

    玉道香失声道:“你父亲?”

    张无梦徐徐道:“我父亲也是陈景元的师傅。”

    这一点,玉道香并没有感到意外,因为玉老魔在生前给他说过,不过他还是一头雾水的道:“这和日月星玉佩又有什么关系?”

    张无梦道:“你听我说过之后,便会知道是什么关系了。我父亲空拥道家至宝阴月和阳日玉佩四十多年,一直寻找天星玉佩但却是一直未能找到,细节我就不多说了。我现要告诉你的事,是我父亲在临终前对我所说————天下间只有我一个人知道的日月星玉佩的秘密。”

    玉道香说道:“你和陈景元本是师兄弟,后来反目成仇,一南一北各建立道统的事情,我听我父亲说过,你就不用说了。”

    张无梦并不意外玉道香知道这些寻常人根本不知道的秘辛,而是接着说道:“自爹辞世后,我心中充满仇恨,虽然想着向夺走阴月玉佩的陈景元报复,但主要还是想将阴月玉佩夺过来,然后找到天星玉佩。但是不管是我,还是陈景元数十年下来一直没有找到任何天星玉佩的踪迹,直到叶尘突然出现在永乐边城,我和陈景元才利用各自手中玉佩感应到了天星玉佩的下落。”

    玉道香有些不耐的说道:“这点我知道,你直接说重点!”

    张无梦眉头微蹙,但没有多说什么,而是继续说道:“我父亲曾说过,天星玉佩会与拥有先天之体的人同时出现在世间,亦只有这个人,可以令日月星三佩合而为一,当三佩合一之时,进入洞天福地的封门将会打开。”

    玉道香倒吸一口凉气,失声道:“洞天福地?封门?”

    张无梦双目闪闪生辉,道:“没错,就是我父亲和你父亲玉老魔,以及我和陈景元,以及楼炎明都一直寻找的洞天福地的封门!古老相传只要实力达到半步先天,便拥有了进入通天福地的实力和资格,而只有进入洞天福地,我们这些晋升至半步先天的老家伙才能够更进一步,真正的晋升至先天强者,脱胎换骨,真正达脱离凡境,增加千年寿元。而日月星三佩合一打开那是我们进入洞天福地唯一方法,如今只有叶尘才能打开洞天福地的封门。”

    玉道香从她父亲玉老魔那里也听过这方面一些事情,只是没有这般详细深入罢了,此时不禁深吸一口气道:“此事实在是令人难以置信,通过这所谓封门入口,难道真的可以进入洞天福地?不知道能不能找找到道家宝典太平洞极经呢?”

    张无梦道:“想必你从你父亲那里听说过太平洞极经吧!只是此经早失传数百年,是否藏在洞天福地里,无人知道。”

    叶尘开始相信张无梦不是编故事来骗自己带着叶尘配合其行事,一来因张无梦语气透出令人无可怀疑的真诚,更因张无梦说出来的事既匪夷所思,又合乎情理。但张无梦一直没有说如何帮助叶尘逼出黑血蛊母。

    玉道香看了一眼一动不动的叶尘,说道:“你又如何帮叶郎逼出黑血蛊母?”

    张无梦说道:“这正是我接下来要说的话,据我父亲所说,手持日月星三枚玉佩,将其合一,洞天福地封门被打开的瞬间,会有先天之气灌注于手持玉佩之人体内,以先天之气的强悍,到时候你稍加引导,便可将黑血蛊母从叶尘体内逼出,或者将其直接杀死。”

    等会还有一章,兄弟们不要错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