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宋王侯 > 第五百九十五章 黑血蛊母的分裂

第五百九十五章 黑血蛊母的分裂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两种世界最为极端能量侵袭全身,叶尘左边身体冰寒彻骨,完全已经被冰封起来,失去了一切感觉。小说而右边身体犹如放在了大火之中,炽热疼痛之极,要不是叶尘此时已经难以出声音,即使以叶尘铁一般的意志,恐怕也早已惨叫出声。可是奇怪的是,这两种极端属性能量好像只生在他身体上,竟然没有丝毫外溢传播,从外面看去竟然没有丝毫异样。

    和两年多前永乐城附近荒庙中生的那一幕一样,两股极端属性的能量已经把叶尘全身经脉化作角力的战场,两者不断激荡争持,那种痛苦犹如千万把细如牛毛的利刃,切割着叶尘的经脉和五脏六腑,只不过相比当初,叶尘此时的肉身已经不知强了多少倍。但是叶尘此时依然疼痛得全身抖震不已,受尽了这极痛之苦,这种疼痛足以让这个世间绝大部分人直接疼死。

    实事上,叶尘同样痛不欲生,情愿快点死掉好脱离苦海,但他求生的和强悍的意志,让他的神智尽可能的忘记这种极致的痛楚,死守着最后那点清明。

    而这样的坚持,不知不觉中,使得叶尘经脉、肉身、五脏六腑已经被这两种能量淬炼得脱胎换骨,变得坚硬、强悍了不知多少。

    这样的情况,或者说这般锥心刺骨的极度痛苦,叶尘已经经历了七天时间。同样的,他体内黑血蛊母同样在这两种极端属性能量追逐下,坚持了七天时间。

    不过,照此时情况,黑血蛊母已经被这两种极端属性能量追逐着无处可去。但叶尘的肉身和精神意志同样已经达到了极致,最多再有半个时辰要不变成白痴,要不身体直接崩溃。

    所以,这个时候叶尘是真正的到了生死存亡最关键时刻,说是与死亡赛跑,与死神拔河也不为过。也就是说就看他和黑血蛊母谁最先坚持不住。

    就在这个时候,白沧海抱着寇准悄无声息的走了进来,看清房中形势之后,将寇准放在喻清妍面前。喻清妍看了一眼场中叶尘,现输血管没有任何问题后,便开始查看寇准的情况。白沧海在旁边死死的看着寇准,他有百分之百的信心,只要后者稍有异动,便可将其制住。

    便在这时,叶尘体内心脉位置传出一道奇异的虫鸣声,声音极细,但却传出很远,声音之中蕴含着人类难以理解的恐惧和愤怒。

    几乎在虫鸣声传出的同时,一道细小黑影以极为恐怖的度从心脉位置顺着血管,逆流冲进了叶尘手腕处的输血管之中,向上官冰云冲去,所过之处,那输血管直接化为粉碎,肉眼几乎难以看清,比针尖还要细小的黑血蛊母半个身体便暴露在了天地空气之中,不过黑血蛊母的天性让其没有停止,而是继续冲向上官冰云。

    鬼医、玉道香、喻清妍被这一幕所惊,顿时欣喜若狂。前两人赶紧停止对上官冰云体内真气的灌注,并且出手将上官冰云向后拉动,与叶尘手中阴月和阳日玉佩分开。叶尘身体一震,体内两种极端属性能量失去后继来源,渐渐被叶尘丹田内真气吸收一空。

    然而,就在黑血蛊母暴露在天地空气之中的同时,寇准身体内散的一种人类难以闻得见的气息顿时被黑血蛊虫所感知到。

    电光火石间,黑血蛊母再次出一道奇异虫鸣之声。

    下一刻,诡异的一幕生了。

    黑血蛊母竟然从身体三分之一处裂开,变成一大一小两个部分。而且后面一部分瞬间长出一个狰狞的脑袋,而前面一部分断裂处蠕动之中瞬间愈合变成尾巴。也就是说黑血蛊母变成了一大一小两个独立的个体。不过,黑血蛊母从叶尘体内吸收的剧毒全部在前面那只黑血蛊虫之中。

    当然,黑血蛊母太小,寻常人肉眼根本难以看清生了什么。即使玉道香和鬼医眼力远寻常人,隐隐能够看清一些,但还是由于事突然面对紧接着生的事情还是反应慢了一些。

    小的那个黑血蛊母继续顺着输血管瞬间钻进了脸色极为苍白,已经剩下半条命的上官冰云体内。而与此同时,后面那只黑血蛊虫竟然瞬间转身冲向叶尘手腕,度快如闪电一般,玉道香一声尖叫,玉手抓了一个空。这只黑血蛊虫在最后时刻还是从精神疲惫到极致,意志涣散,陷入深度昏迷状态的叶尘体内钻了进去。

    下一刻,叶尘和上官冰云同时身体一震,同时睁开双眼,只不过两人的双眼均是一片血光,让玉道香、喻清妍、鬼医、白沧海心中咯噔一声,暗呼不妙,因为两人目光神色漠然寒冷无比,没有任何温度可言,更不蕴含
一剑破道全文阅读
丝毫人类感情。最主要的是四人从叶尘目光之中感受到了一股极度陌生感。

    “不好,叶尘被黑血蛊母夺去了神志,赶紧控制住他。”鬼医最先反应过来,失声大叫。

    玉道香和白沧海反应最快,已经出手。

    “杀了他们。”与此同时,叶尘突然说道。

    话音未落,上官冰云和叶尘同时动了起来。

    前者玉口一张,两道黑血便喷了出来,分别打向玉道香和白沧海。而叶尘身体弹射而起,犹如轻烟一般飘向大门。

    当白沧海和玉道香各自用剑将黑血劈散时,叶尘已经冲出了院子,白沧海和上官冰云激战到了一起,玉道香追了出去。

    …………

    …………

    半死迷宫出入口,胡三光和小皇子赵德芳,以及闻讯而来的水儿正聊着天,辛石已经回宫复命。

    突然,一道身影从半死迷宫中冲出,水儿最先认出,惊喜喊道:“是叶哥哥,他好了。”

    胡三光带领一群华夏卫和刺杀司的杀手大喜之下跪了下去。赵德芳也惊喜的喊了一声老师。

    然而,叶尘根本没有理他们,身体飘动之中已经不见。紧接着玉道香也从半死迷宫之中冲出,追了上去。与此同时,开封城南城一家茶楼之中,不知什么时候来到开封城的张无梦若有所觉,站了起来,离开了茶楼。

    城东大弥勒寺主持,那名高大肥胖的和尚离开了寺庙,不知所踪。

    半死迷宫中心小院子之内,白沧海一番恶斗之后,已经将本就身体虚弱到了极致的上官冰云制住。另一边,鬼医虽然担心叶尘的情况,但也暂时将其放在一边,开始医治寇准。

    到这个时候,包括鬼医在内,依然没有人知道导致刚才功亏一篑,且有如此突变的原因是因为寇准身上一种气息。

    …………

    …………

    皇宫之中,虽然生了寇准这样的意外,但殿试还是要继续进行下去,赵匡胤在辛石回来复命,得知胡三光、白沧海等人已经想到且有所防范之后,便暂时将此事放到一边,对之前拿到手中的殿试排名进行了一些调整。

    为一甲中人唱名的工作,依例要由宰相薛居正来完成。

    头三名,为第一等。

    第四名到第二十名,为第二等。

    以上二等同属一甲,为进士及第。

    第三等为二甲,进士出身。

    至于第四、第五等,则是三甲,同进士出身。

    薛居正接过名单,只一瞥,就看到了被朱笔修改的地方,手不由自主的就是一颤。

    第三,寇准。天子竟然直接将一百多名的寇准移到了榜眼位置。但他在这个当口,却不敢多说什么。

    实事上,这样的修改并不算什么。既然是殿试,最高的评审官就是天子一人。别说第三,就是直接将寇准提成状元,也是赵匡胤说什么就是什么。他说谁是状元,谁就是状元!

    薛居正已经开始唱名。

    等了不知多久,终于等到了名次公布的时候,被之前寇准中毒一事所惊的考生们精神一振,开始凝神静听,却是个个将心提到了嗓子眼上。

    只听第一名状元,从薛居正嘴里报出了刘寅的名字。

    看着惊喜难耐的刘寅上前叩拜谢恩,其他人几乎眸中全部流露出或嫉妒、或羡慕、或不服的目光。

    第二名、安守亮

    第三名、寇准

    薛居正先后念出了成为榜眼的两人的姓名籍贯,不少人都是一怔,本来第三名的王嗣宗更是一脸怒意。

    这个时候榜眼这个名次却是与后世有差别的。

    后世明清时期科举,榜眼是第二名,但如今的榜眼,却是第二、第三名。

    不得不说,第二第三名为榜眼,才是合乎情理的说法。

    天榜之中,状元郎高居正中最上,是为魁。其下名,左右并列,就像是位于两只眼睛的位置上,所以叫做榜眼正常人怎么可能只长一只眼睛?

    而后世作为第三名的探花,此时却是跟名次无关。探花郎的渊源来自于唐时。进士高中后,在曲江宴上,一榜进士中最为年轻的一人便会受命去园中摘花,回来后,分给所有进士插上,所以名为探花。理论上,状元都有可能成为探花郎。

    今日两更送上,求捧场,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