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宋王侯 > 第五百九十四章 鸩酒

第五百九十四章 鸩酒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非常感谢‘a’‘威虎山老八’的慷慨捧场和月票支持。..

    赵匡胤大惊,问道:“是谁?”

    一直在前殿的卢多逊此时也跑了进来,说道:“陛下是寇准昏死了过去。”

    赵匡胤眉头一皱,喝道:“赶紧传太医,直接让钱乙过来,快!”

    有传旨小黄门跑去叫钱乙,赵匡胤便带人快步走到前殿,眼见寇准脸色苍白如纸,再见地上那一摊黑血,不由脸色微变,说道:“寇准中了毒!”

    大殿中所有人心中一跳。

    …………

    …………

    钱乙和听闻到消息的小皇子赵德芳没过多久便匆匆到来,钱乙准之后,却是脸色大变,失声道:“是鸩毒,不对…………是鸩酒…………这怎么可能,鸩鸟不是已经绝迹了吗?”

    包括赵匡胤在内,现场所有人闻言,不由脸色大变。这是因为鸩酒实在是名气太大。

    鸩是一种传说中的猛禽,比鹰大,鸣声大而凄厉。鸩酒,也叫酖酒,早在《左传》中就已提到。用鸩鸟的羽毛划过酒,酒即含有剧毒,就是鸩酒,饮之令人立即毙命。鸩毒毫无颜色和异味,毒性却能够尽数溶解于酒。

    鸩酒之所以名气很大,则是因为自古以来,鸩酒在华夏朝廷中是一种御酒,只不过与其它皇宫中的御酒不同,他是皇帝用来赐死罪臣专用毒酒。

    古籍上有很多关于以鸩酒赐死和饮鸩酒自杀的记载,“惧鸩忍渴”“饮鸩止渴”就源于此。如《史记》《汉书》中,都有这方面的记载。《南唐书申渐高传》中说:南唐皇帝李升顾虑大臣周本威望太高,难以控制,想诛杀之。有一次,李升倒了一杯“鸩酒”赐给周本。周本察觉了皇上的意图,用御杯分出一半酒说:奉给皇上,以表明君臣一心。李升当即色变,不知如何是好。这时,为帝王演戏奏乐的优人申渐高见此情景,一边跳舞一边走了上来,接过周本的酒说:请皇上把它赐给我吧。说毕,一饮而尽,将杯揣在怀中走了。李升立即暗遣人带着解药去给申渐高,未等药到,申渐高已经“脑裂”而死。原文虽未说明脑裂的详情,但听起来足以令人毛骨悚然了。

    另外,由于鸩毒的残酷性实在太过彰显,仁者一直反对使用这种奇毒。战国时,楚国的使者驸马共前往巴国,途中见到一人挑着一担下了鸩毒的酒正欲谋财害命。驸马共请求买下毒酒,但所带的钱不够,驸马最后把自己的马车也一并给了对方。东西到手,他立即把鸩酒倒入江里。这个故事,被作为宣传仁慈的例子广为流传。

    在晋代,朝廷曾下令严禁鸩毒,并不准鸩鸟过江。当时石崇任南中郎将荆州刺史时,曾经捕获了一只鸩鸟雏,交给后军将军王恺养护,司隶校尉傅诋立即向朝廷告了此事,朝廷下诏宽宥了石崇,但命令立即把鸩鸟当众烧死。

    东晋升平二年,王饶竟然向朝廷进献鸩鸟,晋穆帝司马聃大怒,下令把王饶鞭打二百,并把那只鸩鸟当中烧死在京城的十字路口。

    如这样的记载为数不少,所以只要是读书人没有不知道鸩酒的。

    “不是鸩酒,鸩酒中之立死,寇准虽然昏死了过去,但明显还没有死去。”站在一边的卢多逊最先反应过来,大声说道。

    所有人闻言,顿时也反应过来,包括赵匡胤在内全部乙,所有古籍中关于鸩酒的描述可都是饮之立死。

    “快查食物,确定是何毒。”赵德芳跑过来,一边将寇准抱在怀中,一边急声说道。

    钱乙在这个过程中已经施展医术将寇准毒性暂时压制,此时闻言摇了摇头,但还是拿起寇准眼前酒水闻了闻,拿出银针插入酒水和食物之中,没有变色的银针,说道:“酒水和食物都没有毒,寇准所中之毒就是鸩酒,不过鸩和酒是分开的,寇准体内早就被人注入鸩的口液,刚才寇准喝了酒,两者在体内相遇,便形成鸩酒。只不过,这里的鸩与历代朝廷中用来赐死罪臣所用鸩酒不同。而是鸩鸟中最为稀少的黑鸩,其毒性强而难,用酒为酒引子,一则动全身,只是不会如寻常鸩酒那般中毒立死。但也是无药可救………至少以老夫的医术,难以医治。还是赶紧将寇准送祥符王府找鬼医,以鬼医的医术或许还能够解此毒。”

    不等钱乙将话说完,赵匡胤下令安排,旁边小皇子赵德芳已经派人准备车驾,让侍卫抱着寇准向外跑去。

    但是等赵德芳亲自带领一队侍卫护着寇准离开大殿,出了皇宫之后,赵匡胤越想越感觉寇准中毒之事太过蹊跷,要知道寇准的才
祭炼山河笔趣阁
能虽然已经崭露头角,但毕竟还远未成气候,不管是弥勒教还是圣堂,都不会或者说没有必要对其下手。

    “不好,此事恐怕还是冲着叶尘而来的。”赵匡胤突然想起一事,脸色巨变,大声喝道,“辛石,你去祥符王府,追上寇准,告诉白沧海他们,寇准中毒很有可能是为了破坏叶尘解毒而去,让他们慎重斟酌,万万不可因为救治寇准而影响救治叶尘。”

    叶尘这些天在半死迷宫中解毒,胜算不到三成,并且只要未能顺利给叶尘解毒,必然会当场死去。赵匡胤身为大宋天子,这些事情自然会在第一时间知道。

    辛石心中一跳,答应一声,以最快的度跑出了大殿,带着几名侍卫骑马追向赵德芳和寇准。

    然而,辛石因为担心叶尘的安危,以最快的度追去,但是赵德芳带着寇准心急着解毒,同样全开进,最终辛石还是没有追上。

    辛石心急如焚,带着八名侍卫,纵马冲向叶府大门,一百名守在叶府正门处的华夏卫早有察觉,脸显警惕,随着带队的一名副部使一声令下,手中弩箭已经冲着辛石一行九人举了起来,两边高墙上树冠中房顶上密密麻麻的手持强弓的华夏卫,同样举起了手中强弓。半死迷宫内传出消息,总司使大人解毒已经到了最为关键的时刻,他们不敢有丝毫放松。虽然他们已经者是宫里面的人,但他们依然没有放松警惕。

    辛石将这一幕中,脸色微变,赶紧跳下马,并大声说道:“让开,咱家是陛下派来传旨的,十万火急之事,赶紧让开,否则耽误了大事,小心尔等的脑袋。”

    所有华夏卫无动于衷,强弩和硬弓并没有放下去,不过门的那名副部司使已经派人去请示负责叶府半死迷宫外防卫的胡三光。并上前客气的对辛石说道:“这位公公可有圣旨天子金牌之类证明身份之物。若是没有,还请稍等,本官已经派人去请示司使大人。”

    辛石闻言差点气的半死,他是奉天子口谕而来,且出来时仓促的很,哪有什么圣旨和天子金牌。但势,知道自己说什么都没有用,只能干着急。

    同一时间,叶府之中半死迷宫之前,胡三光和白沧海并没有立刻便将寇准带到半死迷宫去见鬼医,二人脸色有些难过寇准情况,互视一眼,从彼此眼睛之中各自猜测。胡三光咬牙说道:“这显然是弥勒教或者圣堂的阴谋,想要影响总司使解毒。”

    白沧海眸中杀机已经滔天,寒声说道:“虎子这小子很有可能和当初王一样,已经中了楼炎明控心术,送进去说不定会不顾一切捣乱。”

    胡三光说道:“没错,楼炎明多半已经猜到鬼医前辈必须要待在总司使大人身边,想以此方法让寇准接近总司使大人,然而让其伺机出手。”

    赵德芳听了二人对话之后,也反应过来,脸色变化中也开始犹豫起来。

    三人没有犹豫多久,白沧海叹了口气,说道:“虎子与总司使大人情同父子,不能见死不救,我亲自送他过去,他若是有所异动,我会在第一时间将他制住。”

    胡三光和赵德芳松了口气,白沧海从一名侍卫手中接过寇准,转身进了半死迷宫。

    这个时候,有华夏卫府过来向胡三光请示宫中来人想要进府之事,胡三光便亲自去br >

    …………

    …………

    半死迷宫,鬼医小院子,正厅之中,盘坐着四人。

    叶尘光着上半身,紧紧闭着双眼,盘坐在最中间,丹田位置散着点点星光的天星玉佩被诡异的吸在皮肤上。

    与叶尘面对面盘坐着的是上官冰云,二人都是双手平举,各自抓着阳日和阴月玉佩的两头,这两枚玉佩分别散着刺目白光和摄人心魄的黑光。

    上官冰云左右肩膀上各放着两只手,手的主人是玉道香和鬼医,他们一左一右坐在上官冰云身后。

    此外上官冰云与叶尘之间还有一根很细的输血管连着,上官冰云体内的血不断的输向叶尘。

    这个过程中,上官冰云鬼医玉道香三个人身体都在轻微的颤抖,而叶尘身体更是诡异,他的丹田之处有一阴冷一炽热,两股莫名之物,在体内各占一半身体,以某种极为玄妙的方式流转个不停。

    我接受评论区中几个兄弟的批评,在第五百九十二章中关于科举制度的描述内容是太多太啰嗦了一些,抱歉,以后我会注意的。

    公告:本站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告别一切广告。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进入下载安装: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