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宋王侯 > 第五百七十七章 树欲静而风不止

第五百七十七章 树欲静而风不止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非常感谢流离de岁月、ache11ess的慷慨捧场和月票支持。

    徐铉叹了口气,说道:“南唐亡国在即,下官和宰相大人乃是同路之人,来日都会在宋国朝廷为官,自然要相互扶持。更何况宰相大人或许忘了,但下官却不会忘,下官当年参加科考中了状元,当时正是宰相大人担任主考。宰相大人对下官有提携之恩,虽然这些年因为政见不同,在朝堂上多有矛盾,但那是公事,私下里下官对宰相大人提携之恩可从未忘过。”

    …………

    …………

    没过多久,心中已经有了决断的韩熙载便来到崇政殿。

    跪拜过赵匡胤之后,韩熙载用眼角余光飞快看了一眼赵普,现后者脸色果然异常难看,心想果然如此。

    此时赵匡胤直接开门见山问道:“韩熙载!朕问你两个问题,你若如实回答,并向我大宋真心投诚,朕便许你高官,否则若有半句虚言,你便不用回金陵了。”

    韩熙载闻言,不由心中一寒,正想着要不要表现一番士大夫忠贞气节之后,再表示投诚大宋,不料不等他开口,赵匡胤却已经问道:“韩熙载,你昨晚上可是去宰相府见了赵普?”

    韩熙载故作犹豫,脸显恐慌,说道:“外臣昨晚上的确因为有事,所以去拜见了赵相公。”

    赵匡胤神色一冷,看了一眼赵普,紧接着又对韩熙载问道:“那你可给赵普送了五万两吴越钱庄的银票。”

    韩熙载心中一震,心道徐铉果然没有骗我,心中对徐铉的最后一丝怀疑顿时消散。但他在南唐当宰相二十余载,自有办法为自己开脱,当即说道:“外臣昨天见了陛下,回到礼宾院之后,将外臣和陛下的对话反复深思,深感南唐国的存在于天下百姓生计和我华夏正统传承没有半点好处,外臣身为儒家传人,当以我华夏正统为先,陛下的大宋如今实乃我华夏正统,所以外臣便有了投诚宋国,效忠陛下的想法。正因为此,臣才去见了赵相公。至于…………五万两银票,是臣听说大宋财政紧张,想通过赵相公将五万两银子交给大宋朝廷,也算是臣向陛下投诚一份微薄之礼。”

    赵普早在旁边听得心惊肉跳,但韩熙载如此解释,倒也给他一些辩驳的机会,当即抢在别人面前,大声说道:“陛下,臣并非是有意欺瞒,臣只是想着等韩熙载彻底投诚之后,再将这五万两银子拿出并禀报陛下。”

    卢多逊紧接着说道:“赵相公向来贪财,早已名闻天下,此时又何必狡辩。”

    赵普一系中书舍人董玉当即站出喝道:“卢大人慎言,赵相公何来贪财之名,卢大人身为我大宋当世大儒,说话怎能如此轻佻?”

    王悦风冷笑一声,说道:“何谓慎言?所谓空穴不来风,无风不起浪!,更何况事实俱在,卢学士所言并非轻佻,而是实事。”

    尚书省左仆射李进斯说道:“王大人身为御史中丞,怎能如此夸大其词,你所谓事实俱在,只不过捕风捉影而已。赵相公身为我大宋百官之,平时秉公办事,势必会得罪一些小人,王大人所谓空穴来风只不过是小人出来搬弄是非罢了,焉能当做凭证。”

    翰林学士院承旨陶谷朗声说道:“李大人此言差矣,何为小人,何为君子,李大人口口声声说…………”

    “好了!”不等陶谷将话说完,赵匡胤突然断喝一声将其打断,众人心中一凛,赶紧转身面对皇帝,躬身拜倒,无人再敢多说一句。

    赵匡胤目光扫过全场,最后在赵普和赵光义身上各自一顿,说道:“这件事情容后再议,退朝。”

    话音一落,不等众人跪拜,赵匡胤便起身离开了崇政殿。

    赵普和赵光义同时抬头,向彼此看去,各自眸中有寒光闪烁,此时此刻,如平时那样二人照面时的神色平和甚至微笑面对都已经荡然无存,到这份上,他们都懒得去伪装掩饰。只是赵光义此时神色中有些得意,而赵普脸色正好相反,却是异常难看,眉眼之间抑郁无比。

    …………

    …………

    退至后殿,赵匡胤想起今日上朝之前还有个年轻人闹事,便让人把那年轻人带来。那年轻人见到皇上,倒地便拜,口中连呼万岁。

    赵匡胤怒冲冲地问道:“你叫什么?为何状告宰相?”

    那人道:“启禀陛下,微臣叫雷有邻,现为左监门卫将,是雷德骧的儿子。”

  
重生之杀手至尊无弹窗
  一提雷德骧,赵匡胤忽然记起一个多月前大军开拔南唐前生的一件事情。

    当时他正在讲武堂阅事,判大理寺雷德骧突然满面怒容地闯了进来,一进门,便抑制不住满腔的愤慨,高声叫嚷,说是大理寺官属及堂吏,附会宰相,擅增刑名。他越说越气,竟然当着好几个大臣的面,直呼其名参奏赵普依仗权势,强买民宅,收受贿赂,敛金聚财,要求赵匡胤秉公处置,以正朝纲。

    平心而论,赵匡胤也知道雷德骧说的可能是事实,要不然也不会以如此方法来以自己面前有着这种说法?

    但从感情上讲,他当时却不愿相信这是事实,更不愿意让赵普这个情同手足的患难之交栽在自己的手里。他想了一阵,便对雷德骧呵斥道:“一派胡言。鼎钵尚且有耳,你难道连个耳朵都没有,就没听说赵普乃是朕的社稷之臣吗?”

    他本想把雷德骧斥退,替赵普留些脸面。谁知这雷德骧耿直而又暴躁,只认死理,居然在赵匡胤面前大吵大嚷起来。赵匡胤大怒,立即命人将他拖出去,交有司处以重罪。但赵匡胤怒气消了之后,又觉得对待他太过严苛,便又重新下令,只以擅闯宫廷之罪将其贬为商州司户参军,又一次回护了赵普。

    其实,赵匡胤也知道雷德骧参的多半都是事实,但一则深感赵普有功,大宋统一天下在即,需要一位能相帮他治理天下,这时候他还离不开赵普的辅佐。二则他实在不愿随便贬斥有功之臣,于是便动了点私情,“力亲者讳”,就将雷德骧贬职了。

    然而,今天雷德骧的儿子雷有邻又要来告赵普,究竟要干什么?

    想到这里,宋赵匡胤不禁黑沉了脸,冷冷地问答:“噢,你是雷德骧的儿子,莫非你对你父亲之事不服。”

    “陛下误解了微臣,微臣和父亲做这些事情都只是出于对国家社稷的一片赤诚。”雷有邻磕头如捣蒜。

    赵匡胤看雷有邻神色不似作伪,便语气稍缓,问道:“那你为何苦苦缠住宰相不放?”

    “那赵普自以为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朝中专权,一手遮天。这且不算,这几年贪墨成性,巧取豪夺,朝野上下谁不知道?上次微臣父亲参劾他之后,他倘若从此敛迹,稍加改过,微臣决不来告。但赵普非但不知收敛,而且变本加厉,一意孤行,连他的门生故吏和亲朋好友也都纷纷效尤。”接着,雷有邻便将赵普及其朋党如何假公济私、侵吞公帑、上下其手、索贿受贿、勒索下属、鱼肉地方的事实和盘托出,时间、地点、人证、物证俱在,言之凿凿,不由赵匡胤不信。

    赵匡胤只好命雷有邻暂且退下,立即叫人将李君浩叫来,命其对雷有邻所说之事秘密进行调查。

    结果,李君浩当场便拿出一个厚厚奏本,呈给了赵匡胤。原来这奏本里面已经查清了赵普许多重大的贪贿罪证,而且连他的好几个党羽,尚书省左仆射李进斯,中书舍人董玉,堂后官胡赞、李可度,秘书省中丞王洞,等十多人也都牵连了进来。

    赵匡胤大为震怒,监察司使李君浩拿出的东西自然和雷有邻的意义完全不同,至今为止,华夏卫府监察司查出来的证据从未有过差错。却是容不得赵匡胤不相信。

    “朕自登基以来,一再告诫臣属,戒贪倡廉,戒奢省费,一再给各级官员增加薪俸,意欲以高薪养.廉。可是想不到赵普如此不争气,连他的前后左右都是些贪鄙小人、国家蛀虫。”

    赵匡胤怒火中烧,他不能容忍平生最憎恨的贪贿行为在自己的朝廷里滋生蔓延,横行无忌。他当即下令让大理寺议处如何惩治赵普以下的贪官污吏。

    在李君浩带领华夏卫府监察司的配合之下,大理寺当天便拿出了结果,秘书省中丞王洞情节最为严重,被斩弃市;尚书省左仆射李进斯、中书舍人董玉,堂后官胡赞、李可度等人洞杖决后削职为民;堂后官胡赞、李可度被籍没家财。

    但是,对于宰相赵普如何处置,赵匡胤仍然下不了决心。尽管他也知道,只惩治这些中级官吏,不免有只打苍蝇、不打老虎之嫌,但他还是不忍心对赵普这位患难知己、布衣之交动真格。

    然而,树欲静而风不止。赵光义亲自策划的这场“倒普”活动愈加紧锣密鼓。明枪暗箭,刀光剑影,直让赵普无力招架。

    惩治了李进斯等人之后不久,卢多逊终于出重手了。

    待会还有一更,求捧场,求月票,求红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