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宋王侯 > 第五百七十四章 狗改不了吃屎

第五百七十四章 狗改不了吃屎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赵赞回过神来,深吸一口气,心神略微平静,起身把他送到帐口,恰见一位唐国使者从禁军大将冯鑫帐中出来,点头哈腰地尤自行礼,冯鑫站在门口满脸笑容正对他说着什么,忽地一眼瞟见赵赞,见赵赞帐中也走出徐铉,冯鑫便向他会意地一笑,遥遥拱了拱手,这才转身回帐。

    赵赞见了不禁暗暗摇头:“大难临头各自飞,南唐这些官吏们已经开始自寻出路了。这样也好,免得有人怀疑我和徐铉刚才谈话。”

    回到帐篷,赵赞却已神色肃然萧杀一片,喃喃自语道:“晋王、潘美…………好大的胆子,但以徐铉刚才所说,这只是叶尘和华夏卫府情报司的猜测,是否真是如此,还不能确定…………不过,这种事情自然是要未雨绸缪才行。”

    …………

    …………

    韩熙载、徐铉披星戴月,不几日到达开封,先向宋帝赵匡胤呈上李煜的乞缓师表。赵匡胤看时,但见此表辞采华美,情意哀婉,颇为动人。上面写道:

    臣猥以幽孱,曲承临照,僻在幽远,忠义自持。唯将一心,上结明主。比蒙号召,自取衍尤。王师四临,无往不克,穷途道迫,天实为之。北望天门,心悬魏阙,嗟一城生聚,吾君赤子也。微臣薄躯,吾君外臣也。忍使一朝,便忘覆育,号啕郁咽盍见舍乎?臣性实愚昧,才无异禀。受皇朝奖与……贻责天下,取辱祖先,臣所以不忍也。岂独臣不忍为,亦圣君不忍令臣之为也!况乎名辱身毁,古之人所嫌畏者也。人所嫌畏,臣不敢嫌畏也。惟陛下宽之赦之。臣又闻鸟兽微物也,依人而犹哀之。君臣大义也,倾忠能无怜乎!倘令臣进退之迹,不至丑恶,宗社之失,不自臣身,是臣生死之愿毕矣,实存没之幸也!岂惟存没之幸也,实举国之受赐也!岂惟举国之受赐也,实天下之鼓舞也!皇天后土,实鉴斯言。

    赵匡胤看罢表文,随手扔到一边,只淡淡笑道:“好一篇锦绣文章,只是于理不通。”

    遂下旨召见南唐使者。赵普、赵光义、吕馀庆、卢多逊等大臣都劝赵匡胤要作好准备,说是韩熙载和徐铉都是当今天下博学多才之辈,天文地理无所不通,又是天下闻名的舌辩之士,担心待会被问及无言以对。赵匡胤却轻蔑地一笑道:“朕自有办法,尔等无须多虑。”

    赵匡胤端坐于崇政殿的御座上,徐铉、韩熙载行罢叩见大礼,赵匡胤挥手让他们    平身。

    那韩熙载目光一闪,脸上一副持正愤然之色,看似是自恃才高八斗,能言善辩,竟然当面质问赵匡胤道:“自古以来,有道之君兴师励精讨伐,都需出师有名。今我南唐国主无罪,陛下却兴兵征讨,岂非出师无名?”

    赵匡胤冷冷地看着他,心中暗自好笑:真是一派狂悖而又迂腐的书生之见!

    但赵匡胤并没有打断他,而是静静地听他把话说完。这韩熙载说古论今,滔滔不绝,直说得唇于舌燥,口沫四溅,大道理说完,又打比方道:“我南唐国主对待陛下,一直谦恭而又谨慎,以小事大,就像儿子孝敬父亲那样,始终没有什么过失,陛下却不肯放过他。兴师伐唐,乃不义之举,也有违常礼。”

    听到这里,赵匡胤却突然哈哈大笑,开口问道:“汝既说李煜待朕如子事父,那么,你觉得父子之间,可以分成两家吗?这难道不有违常礼?”

    一句话,竞把韩熙载噎得张口结舌,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赵匡胤见他们无话,即命送客,韩熙载满面羞愧不语,但心中却是暗喜,今日他才能已经全部在宋帝面前表现出来,最后又故意露出破绽让宋帝抓住,从而保证了今日之辩不会让其不喜,这为来日成为宋臣,且能够得到宋帝赏识打下了良好的基础。他自认为刚才自进入崇政殿之后整个过程分寸把握得很好,特别是表现出的气节一直是充满忠贞正气,很完美的达到了即没有恶了宋帝,而且还会让宋帝认为他本性忠君、忠国,且拥有大才地目的。

    韩熙载这样想着,不料旁边徐铉突然说道:“陛下看过我南唐国主的乞缓师表,不知陛下有何看法?”

    赵匡胤看了一眼徐铉,却佯装糊涂道:“尔主高才,文笔甚佳,不过朕看了数遍,却一无所知,弄不懂他究竟要说什么。”

    徐铉讨了个没趣,却涨红着脸,继续喋喋不休地说个没完没了。这一次赵匡胤却不耐烦了,他没有时间听他这些酸溜溜的陈词滥调,突然沉下脸来,怒斥道:“你
超能小农夫sodu
休要再言,多说亦无用。纵使南唐无罪,但四海一家,乃天下大势。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睡也?”

    见赵匡胤突然怒,韩熙载和徐铉二人神色大为恐惧,但却也没有在大庭广众之下跪下请罪,士大夫的气节表现得很好,不过事情到了这个程度两人也只好先行告退。

    …………

    …………

    回到鸿胪寺礼宾院中,韩熙载回想今天自己的表现或者说表演,感到大为满意,特别是最后徐铉惹恼宋帝更是凸显了他的优秀,定然能够在宋帝心中留下极好的印象。

    “不过,这还是不够,带来的这五万两银吴越钱庄银票若是能够送出去,才能够彻底放心。”

    “赵普素来贪财,又是宋国百官之,在宋帝面前说话分量极重,此事求他帮忙,应该能成。”

    皱眉沉思半响之后,韩熙载喃喃自语,眸中闪过一丝决断之色。

    南唐大半疆土已经在宋国手上,亡国在即,派来的使团宋国自然不会看重,所以并没有安排人看守,甚至对其出入自由都没有限制。

    韩熙载带着几名使团中的心腹偷偷从礼宾院后门走出,找了一家成衣店,换了衣服,然后雇了一辆马车向宰相府行去。

    …………

    …………

    这些天,赵普和赵光义明争暗斗,指使各自能够影响控制的御史弹劾,以各种方式在赵匡胤面前互泼脏水,散布一些谣言,等等,可谓是用尽了手段,但结果却是两败俱伤。

    如此结局,却不是赵普愿意看到的,这几天他召集府中谋士、门客,苦思扳倒赵光义的办法,但一直没有找到有效之策,反而感觉到皇帝陛下对自己越来越不满,不由心中越来越担忧。

    “相公,晋王最近行事定是万分谨慎,不再会露出把柄和破绽给我们。所以,如今之计,扳倒晋王之法一时若是想不到,不如相公想办法保住或者提升在陛下心中的份量。”宰相府中最被赵普信赖和看重的朱姓老谋士说道。

    赵普闻言,眼睛微亮。是啊!自己这些天一心想着找赵光义的问题,到最后都是两败俱伤,并且陛下也已经察觉到给赵光义泼脏水是自己暗中指使,与其这样继续下去,继续两败俱伤,还不如换个思维,想办法将这些天在陛下那里失去的宠信重新找回来。

    想到这里,赵普微微颔,对朱姓老谋士所言表示肯定。其他谋士见此,明白赵普之意,当下也顺着直普思维开始出谋划策。

    皇甫同略一沉吟,说道:“当前在陛下心中,最看重的事情莫过于开疆扩土,相公若是在这方面能够再建新功,当能够一举恢复在陛下心中的宠信。”

    便在这时,有管家前来禀报,南唐正使韩熙载前来拜访。

    赵普略有些意外,但紧接着却是心中一动,想到某个机会或者说可能,说道:“将韩熙载请到书房,本相这就去见见他。”

    …………

    …………

    半个时辰后,韩熙载从宰相府后门走出,上了马车,长长松了口气。找赵普帮忙的事情比他预想中还要顺利得多。只是最后那五万两银子,赵普刚开始顾忌颇多,犹豫好半响,当他再三保证绝无人会知道,且赵普现足足是五万两银子巨财时,赵普才咬牙收下。

    为此韩熙载当时心中还暗自嘲笑赵普:贪财之人是狗改不了吃屎的,不管之前怎么下定决心不会再贪污受贿,但当五万两银子的吴越钱庄银票放在其眼前时,本性往往能够压下这等人的理智。韩熙载在南唐当宰相二十多年,又是出身江南最顶尖世家,单是在当官收礼的人心把握方面的经验却是比赵普还要强上一筹的。

    就在韩熙载心中愉悦向礼宾院赶回时,徐铉在礼宾院中终于从华夏卫府情报司安插在礼宾院暗子手中拿到一张他等待多时的纸条。

    纸条上就一句话:韩熙载有意投诚,刚才密见赵普,密谈半个时辰,并送五万两银子给赵普。

    看过纸条之后,徐铉心中松了口气,暗想今天面见宋帝时自己表现还不错,成功恶了宋帝,让其当着众臣的面了怒,这个时候刚好能够用得到。

    想到这里,徐铉随手将纸条用屋中油灯点燃,看其烧成灰烬,然后才出门而去。

    …………

    …………

    第二更送上,求捧场,求月票,求红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