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宋王侯 > 第五百七十三章 好重一枚暗子

第五百七十三章 好重一枚暗子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非常感谢轻轻的疯子、ars的慷慨捧场和月票支持。

    “韩熙载、徐铉?不见!若要本帅休兵,除非李煜自己出城向本帅称降,这两个措大莫非以为单凭口舌便能说服我大军休兵不成。轰他们回去。”帅帐中,得知曹玮和杨延平竟然以两万破十万立下大功,表面欣喜,但实际上心中很是郁闷的潘美冷笑说道。

    “且慢!”

    赵赞上前道:“大帅,李煜不降,却遣使来见,名为求和,实为拖延。朝廷大军已兵临城下,自然不可能再答应他什么条件,不过金陵城高墙厚,易守难攻,若是多困他几日,消弥城中守军士气,对我们是有利的。此外,我军一路攻来直取金陵,江南诸多城池仍在李煜的掌握之中,若是一一去打,难免劳师动众,今若围困金陵迫使各路唐军勤王,正可逸待劳一一剪除。而且,我军粮草辎重现在有些接济不上,唐国坚壁清野,无法就地补允,要待国中运来,尚需时日。最主要的是,我军兵卒一路奔袭亦已疲惫不堪,原也需休整些时间,大帅何不见见那韩熙载和徐铉呢。”

    禁军大将冯鑫也上前说道:“大帅,末将认为赵将军所言有理,若能不战而屈人之兵,逼得李煜走投无路主动投降,自然要比强攻硬打以致我军死伤和金陵城内生灵涂炭好。金陵繁华,不逊开封,若是逼急了李煜,一把火将倾国财富付之一炬,岂不可惜?何况,如此坚城绝非只凭人力就可以攀附攻打的,要制作各种攻城器械也需要时间,如今他们需要时间调兵遣将,我们同样需要时间筹措准备,为何不将计就计,至于议和…………此战打还是不打,要看李煜降还是不降;此战是胜是负,要看双方的实力强弱。就如大帅刚才所言,韩熙载和徐铉二人虽然负有才名和文名,但空有一张利口,岂能扭转时局,怕他何来?”

    潘美双眉一轩,展颜笑道:“二位将军所言有理,好,来人呐,击鼓聚将,唤唐使韩熙载和徐铉进见!”

    大帐中战将如云,人人顶盔挂甲,肃立如山,看那渊停岳峙、一片萧杀的气势,便让人胆战心惊。韩熙载和徐铉博带高冠,昂然入帐,见此情形却是目不斜视,从容自若,单是这份气度倒也与他们在南唐身份地位和名气相仿。到了潘美面前,韩熙载和徐铉微施一礼,各自报了名号。

    潘美夷然一笑,问道:“本帅奉皇命讨伐叛属之国,如今兵困金陵,南唐国主李煜不来出城请罪,却让二位大人赶来,意欲搬弄什么唇舌?”

    韩熙载肃然道:“大帅此言差矣,我唐国已复国号,称皇帝,如今我主乃唐国皇帝,与贵国君上一般无二,皆是至尊,何来叛属之国一说?本相奉国书、持节钺,此番出使,欲见贵国皇帝陛下当面陈辞,大帅岂可将此国家大事戏谑为搬弄唇舌?”

    潘美失笑道:“原来韩相公此番出城乃是到我宋国出使,贵国领土如今仅止于金陵城内了么?哈哈,失敬,失敬,实在失敬,不知贵国金陵皇帝有什么话说?”

    帐前众将轰然大笑,韩熙载不动声色,待笑声稍歇,这才淡淡说道:“本相奉我皇命,欲见宋国皇帝陛下,休兵议和。若是大帅做得了这个主,那本相便将国书奉与大帅,与大帅洽谈,却也无妨。”

    说着,韩熙载微微一笑,双手微微拱起,手中捧着一卷黄绫卷轴,以明黄丝线系着,向前走了一步。

    潘美看着徐铉手中国书,两道浓眉跳了跳,脸色有些难看,强压怒气,作不得。帐下鸦雀无声,众将领都屏息看着,赵赞和几名禁军大将眸中深处闪过一丝讥讽和寒光看着潘美。

    潘美沉默半晌,忽地哈哈一笑,满面春风地离座道:“韩相公说笑了,我宋国大事,一应取决于圣意,本帅身为陛下臣子,岂敢做主。韩相公此来既以国使身份欲见我家皇帝,本帅岂敢阻拦,如今处处都是乱兵,北向路途颇不安静,今日天色已晚,就请韩相公暂在我大军营中住下,明日一早,本帅亲自派人送你们赴京。”

    韩熙载微微一笑,收回国书,拱手称谢:“多谢大帅。”

    打了韩熙载和徐铉出去,众将退出帅帐,潘美一拳擂在帅案上,额头青筋砰砰直跳,愤怒半晌,他忽喝道:“李明,近前来!”

    帐前一个亲兵立即应声上前,叉手施礼。此人乃潘美亲信,为人精明、做事得力,潘美一些之事都交于此人去做。


爱你无尽时txt下载


    潘美吩咐道:“李明,你去挑选惯使船的水军一个指挥,择一艘快船,同时预备快马车轿,遇水行船,遇路乘马,一路护送他们,日夜兼程赶赴开封,如果韩熙载和徐铉有意拖延,你就把他们当死狗一般,拖也要拖去开封,不得让他们在路途上耽搁一日。”

    李明心领神会,立即领命去了。

    潘美冷哼一声,鄙夷地道:“韩熙载和徐铉费尽心机,为李煜谋取时间,又能改变什么?本帅自今日起一边休养兵马,一边建造攻城器械,只待你铩羽而归,便立取金陵城,但凭你一张利口,又有屁用!更何况让这二人去往开封也好,以赵普脾性和晋王殿下的手段,刚好能够利用韩熙载和徐铉成事。”

    …………

    …………

    “赵将军,在下听说赵将军为大宋一代名将,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赵赞走出帅帐,就见南唐国的使节团实在庞大,足有数十人是从使身份,从帐中出来的诸将见了这么庞大的使节团,都觉得十分稀罕,站在那儿指指点点,引为谈笑。赵赞也站住脚步,正好奇地观望,徐铉忽地闪身出来向他施礼,并说了这样一句莫名恭维的废话。

    赵赞微微一愣,随口敷衍道:“徐学士过谦了,我宋国虎将如云,比在下更甚之人比比皆是。”

    徐铉眸中有异光一闪而逝,声音压低说道:“比赵将军更强者自然是有的,比如贵国祥符郡王殿下。”

    赵赞心中一跳,深深的看着徐铉,从后者神色中他看出对方意有所指。他猜测徐铉话中深意,徐铉陪笑靠近,左手向他一碰,一个纸团已自大袖下塞到他的手中,赵赞一怔,若无其事地捏紧纸团,心中一动,却是想到一种可能,说道:“呵呵…………徐学士言之有理,赵某虽然为武人,但对徐学士南唐第一才子之文名向来仰慕,难得今日在我大军营中见到足下,今日赵某于秦淮河中钓了一尾肥鱼,正好佐酒,徐学士可愿与赵某同去小酌几杯?”

    徐铉眉开眼笑地道:“将军如此抬爱,徐铉敢不从命?”

    当下随着赵赞欢欢喜喜地去了,使节团中各位官员见徐铉身为使团副使竟然如他们一般与宋国官员攀交情,并且度如此之快且又是宋军中第二号大人物,不少人望着徐铉不由露出羡慕的神色,当然也有鄙夷之色。

    到了赵赞帐中,赵赞摒退左右,只留心腹守住帐口,展开那纸团一看,只见上面写着东面城墙,城楼向南百丈至两百丈可破。这一句话。赵赞心中一跳,肃容问道:“徐学士这是何意?”

    徐铉一进帐,谄媚的笑容便不见了,他先是镇静地看了眼守在帐口的赵赞亲兵,问道:“此人可靠么?”

    赵赞答道:“与本将亲如兄弟手足,徐学士勿需担心。”

    徐铉点点头,拱手道:“徐铉早在去年出使宋国时,便被祥符王殿下感召成为祥符王殿下在南唐一枚暗子。”

    赵赞深吸一口冷气,心中骇然,叶尘和华夏卫府果然深不可测,如徐铉这样的人物竟然都只是华夏卫府的暗子。但转眼间他便明白徐铉给的纸条上那句话的意思,不由心中狂喜。

    果然,徐铉紧接着说道:“这句话的意思是说,在东面城墙城楼向南百丈至两百丈范围内,是徐铉的人,只要赵将军的人去攻打这一段城墙,守着这段城墙的南唐官兵便会放赵将军的人上去,以此为缺口,便可破城。”

    徐铉说到这里,心想原本接到叶尘的命令是将这一大功送给杨延平或者曹玮的,不料这二人被潘美留在了采石矶,昨日刚刚接到新的命令,改为赵赞。

    赵赞早已欣喜不已,他前面攻城略地不比潘美差多少,只是潘美为主帅,有统兵之功,正常情况下稳稳压他一头,但他若有了破金陵大功,此次伐南唐,所立大功至少也能够与潘美平风秋色。叶尘送的这份大礼不可谓不重。有了这份大功,他回到开封,便可和潘美争一争枢密院副使的位置。

    但紧接着徐铉说的另外一件事情,却是让他脸色巨变,猛的站起,心神摇撼。

    徐铉将叶尘昨晚上派人给他密函中提到的事情告诉赵赞之后,便笑吟吟的站起身来,拱手道:“徐铉若多做停留,恐对将军不利,这就告辞了。”

    今天第一更深夜送上,等会还有一更,兄弟们不要错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