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宋王侯 > 第五百六十九章 三层保险

第五百六十九章 三层保险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各位,还不快动手,难道是不想要那夺天之功了吗?”

    耶律舛却不会怕什么诛九族之语,双眉一耸,掌中刀在空中缓缓划了一个半圆,垫步拧腰,大喝一声便向萧秀明当头劈了下去。四周谋反的皇族略一犹豫,纷纷扑了上来,残存的宫中侍卫和忠于皇上的武大臣纷纷赶到,与萧秀明并肩站在一起,这一来敌我登时泾渭分明,双方略一对视,便满脸杀气的混战在一起。

    祭坛附近六名神射手甫一发动,惊呼声刚刚传来,正提着皮囊喝酒谈笑的十多名耶律舛勇士立即弃了酒囊,拔刀劈杀皇城宫门武士。变故陡生,那些宫门武士哪想得到片刻之前还和他们称兄道弟、共饮一囊酒的耶律舛侍卫会猝下杀手,措手不及之下,登时被砍倒一片,血涂满地。

    其他谋反皇族的侍卫武士纷纷抽出一条黑色丝巾来系在手臂上,挥着锋刀,只要见到臂上没有记号的武士迎面便是一刀,未曾造反的侍卫武士占着多数,但是他们不及对方有备而来,一帮乌合之众只能各自为战,哪里是他们对手,登时被他们杀得节节败退。

    耶律舛那些武士却不追杀这些武士,反而持着血淋淋的钢刀扑向宫门,意图控制宫门,这时萧皇后和那名太监架着奄奄一息、脸色发紫的耶律贤已经逃到了祭楼阶下,身后跟着四名侍卫和玉道香、喻清妍,他们距离皇城宫门已经不远。

    只是萧皇后目睹祭楼下的情景,不禁脸色变得越发难看,因为十多名手臂上缠着黑布的武士挥舞刀枪向她们狂吼着扑了过来。四名侍卫悍不畏死的冲上去,因为人数相差太大,拼杀两三息便被砍翻在地,萧皇后一脸绝望,看着皓月娇叱道:“皓月!你还不出手,莫非看着本宫和你皇兄死在这里不成?”

    玉道香说道:“有我在,你们自然死不了。”

    话音未落,她的身影已经从萧皇后身后飘出,一阵眼花缭乱,只见她扭腰疾摆如风中扬柳,身子柔若无骨,仿佛能以任何不可思议的方式发生扭曲,从任何不可思议的角度发动袭击,仿佛激流中的一条游鱼一般,又似一道幽魂,那十多名向她们冲来,且明显比寻常契丹武士要勇武很多契丹勇士瞬息间便变成了死人,跌倒在地。

    不远处另外十多名耶律舛武士见此,立即抢上来助阵。但是依然如飞蛾扑火一般,轻易被玉道香杀死。

    萧皇后虽然从张无梦那里知道玉道香是一名高手,但却没有想到竟然如此厉害,瞳孔一缩,欣喜若狂,但祭楼距离宫门还有四五百步远,这四五百步一路上必然还有叛贼的人,而且耶律舛也很快就会带人追上来。虽然萧皇后相信皓月公主不会眼看着自己和皇上死去,但皓月公主刚才整个过程中神色中的漠然让她感到有些不安,所以萧皇后此时果断说道:“皓月,只要你今日护着本宫和皇上进得宫门,凡是本宫和皇上能够做到的任何事情,你都可以提一个要求。”

    玉道香闻言,心中欣喜,这正是她带着连继城、萧秀明等人促使契丹内乱提前发生,并且一手创造出眼前局面的最终目的。另一边祭坛边十六名一流刺客对付张无梦是第一层保险,这一边得到萧皇后的承诺则是第二层保险。

    这时祭楼上和街上的忠于皇上和萧皇后的人因为受人偷袭,纵然不死也大多身上带伤,抵挡不住如狼似虎的叛逆人马,双方且战且下,已自祭楼上杀了下来,耶律舛拎着血淋淋的钢刀大喝道:“皇上已死,速战速决!”

    四下里立即应声鼓噪起来,耶律贤此时气色甚差,但是尚未晕厥,他知道耶律舛此举意在扰乱军心,有心站出来稳定军心,奈何他本来体弱,此刻又中了箭,虽说他身穿暗甲,箭头被锁子甲锁住,未曾入肉太深,可是箭头上是淬了毒的,他又不曾如萧皇后之前那样以血洗毒,此刻头晕目眩,站立不稳,如何出言反驳。

    近处的人看得见他,自然知道皇帝仍然活在,可是远处正在混战的武士们却不知就里,人心顿时慌乱起来。萧秀明浑身浴血,举着大刀从阶上扑下,大喝道:“皇上仍在,休听叛贼蛊惑军心。逆臣谋反,宫卫军顷刻便到,反贼必束手就缚,众勇士速速护驾。”

    双方一面大打攻心战,手底下也是毫不松懈,楼下皓月公主出手三两下将自己安排的二十多名较为厉害的武士杀死,使得耶律舛心中大急,他千算万算,就连祭楼城上城下的侍卫人数和站位都计算的十分准确,唯独没有
抗日之特战兵王全文阅读
算到皓月公主这个变数,以致万无一失的计划竟然出现了变故。

    如果他不能迅速夺取皇上的人头,就无法瓦解宫卫军的死战之心,那样的话唯有执行第二方案,尽快脱离战场,逃出上京,调集耶律圳带领的秘密潜赴上京外围正蓄势以待的族帐军围住上京,静候耶律贤死活再做定夺。

    所以耶律舛忧心如焚,身先士卒奋勇搏杀,此时萧皇后和皇帝得了玉道香的相助,一路上又杀死数十名耶律舛的武士,向宫门方向且战且退,喻清妍自然紧紧跟随。

    这时,耶律舛终于将萧秀明打下祭楼,然后带人追了上来。

    眼看到了宫门,萧皇后听着身后耶律舛追上来的动静,和那名太监挟住耶律贤的腰,把他拖进宫门,大叫道:“封锁宫门!封锁宫门!”

    耶律舛目眦欲裂,大吼道:“万万不可让他们逃进去!”说着奋不顾身抢上前来。

    宫门内,再加上喻清妍,以及慌慌张张蹲在不远处,听见萧后吩咐这才壮着胆赶来的几名宫内太监合力将两扇沉重的宫门缓缓闭拢,萧皇后和喻清妍在门内大叫:“皓月,快进来。”

    玉道香此时却已被疯魔一般的耶律舛带着十多名武士缠住,耶律舛是真正的高手,甚至刚刚将同样一流境界的萧秀明击下祭楼至今生死不明,此时拼命之下,又有十多名帮手,即使玉道香拥有超一流境界实力,一时间也被牢牢缠住。但耶律舛想要带着十多人击退玉道香或者杀死是一点可能都没有的。喻清妍显然很清楚这一点,所以当萧皇后下令‘封门’的时候,她只是略一迟疑,但却并没有阻止。她还有她的任务,她的任务将是计划中第三道保险。

    实事上,第三道保险紧接着便到来。

    “轰隆”一声,宫门紧紧闭拢,映入萧皇后和喻清妍眼中的最后一幕,是玉道香犹如一条幽魂一般飘荡于耶律舛等十多人之间,与对方厮杀。时不时便会有一名耶律舛的武士被玉道香随手一拍飞出战圈,砸在数丈之外,吐出一口血,腿脚一蹬便咽气了。

    两根沉重的门闸一压上去,萧皇后立即吩咐道:“把皇上放下!”

    她匆匆撕开皇上的外衣,只见箭簇被锁子甲紧紧锁住,这时心惊手软,竟然拔不下来,萧绰也顾不得这时滴水如冰的严寒天气,立即连皇上的暗甲连着箭一起脱下,只见耶律贤左胸口高高贲起一块,颜色乌青,中间一个箭洞,竟无鲜血流出。

    “清妍姑娘,还请赶紧帮助皇上解毒。”萧皇后倒抽一口冷气,也不知毒气是否已经攻心,眼见皇帝气若游丝,知道不能再等了,果断将皇上放在原地,请喻清妍解毒。

    喻清妍点了点头,探下身子,略一检查之后,心中一松的同时,也禁不住暗中嘀咕:“这些契丹反贼所用之毒虽然猛烈,但成分也太过简单了,鬼医师父提供的解毒丸甚至都能够将毒解去。”

    这样心中一边想着,已经从怀中拿出两个瓷瓶,倒出两枚药丸,其中一枚是解毒丸,另外一枚自然是计划中的第三层保险。

    皇上已经到了弥留之际,萧皇后自然不会怀疑喻清妍,早有内侍找来清水,将两枚药丸给契丹皇帝送服了下去。

    所谓药到病除,契丹皇帝耶律贤一服下药丸,便发生了立竿见影的效果。虽然脸色依然苍白,但呼吸已渐渐恢复正常,伤口和嘴唇的紫色也渐渐淡化直至消失。

    …………

    …………

    宫门一关,耶律舛便知大势已去,当机立断,急喝道:“退,赶紧跟本王出城!”

    众叛兵得令,如潮水一般向上京城外涌去,玉道香却也没有追,而是身形闪烁间,向祭坛那边另一个战场掠去。若是能够不惊动萧皇后和皇帝,便从张无梦手中将阳日玉佩抢到手,那再好不过了。

    此时祭楼外一片混乱,本来准备拜见皇上和皇后的皇族、贵族东奔西跑,戍守的枪兵像一群没头苍蝇,又有二十多名骑士赶着百余匹健马,在祭楼门前往返疾驰,但见有士兵阻路,迎面便是一刀。

    耶律舛等人匆匆赶到楼前,一声唿哨,纷纷翻身上马,撇下苦战断后的敢死之士看也不看,便沿御街呼啸而去,蹄声如雷,震动天地…………

    …………

    …………

    今天第一更,深夜送上,待会还有第二更,兄弟们不要错过————————